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3章 意外

第33章 意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陈远鸣皱起了眉,仔细看了看父母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不由沉声问道,“他家出什么事了?就算搬家,怎么可能联系不到?”

    王娟纠结了半分钟,终于还是不情不愿的开了口,“豆豆你还小,根本就不知道大人之间的那些脏事,本来我都不想说呢……大概去年年初吧,孙军在厂里乱搞男女关系的事情被捅破了,他两口子就大吵了一架,快把一分厂办公室给砸了,闹得人尽皆知。后来就离了婚,孩子判给了刘芸,听说还分到了大半家产,她就直接辞职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去了。被这事影响,孙军也被降了职,现在调到分厂当车间主任去了,哪儿还能管到事……”

    陈远鸣皱紧了眉头,这个他真的没想到,怎么会离婚?!1993年会选择离婚的女性可太少了,而且这样说走就走,难道就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吗,当年他走时可是给孙朗留了信的,如果刘芸真的心动下海,也该想办法跟自己保持联系才对啊……

    看到儿子紧皱的眉头,王娟忍不住劝了句,“别想那么多啦,我就说这两口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跟他们家纠缠不清,你都不知道当初孙军是怎么说,别提多难听了,什么赚钱赚疯了不顾家,什么心野想往外跑才闹出矛盾,差点都把咱家拖下水了呢。刘芸也是,哪有说离就离的,过日子不都磕磕碰碰,他们自己不好好过,也不想想孩子,二毛本来都考上市一高了……”

    “妈!”陈远鸣再也忍不住了,打断了母亲的八卦。他真的想起来了,当初母亲责骂他时似乎说漏过嘴,孙军在厂里的名声估计早就不堪到了极点,而刘芸知道这件事后,没有选择跟当时大多数女性一样忍耐,反而干脆离婚,这哪是不好,分明是爽利到了极点,奈何在当时保守的社会氛围下,成了不守妇道的典型……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说清楚。压下一肚子火,陈远鸣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问了句,“那刘阿姨走时就没留下什么通讯方式吗?孙朗跟我关系那么好,寄信什么总该有吧……”

    王娟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有点不敢直视儿子的目光,这是真出去做大生意啦,认真起来还有点吓人,让她心里闹慌慌的。可是当时丈夫扔了那几封信,她也举了双手同意,这家人影响太坏,再交往下去谁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走了更好!

    这时陈建华也开口了,“那家子都闹成那样了,还会记起你?不赖你身上就不错了。房子什么等回头我跟你妈再打听,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赶紧吃饭!”

    这话说的死硬死硬,怎么也遮不住欲盖弥彰的味道,又看了父母一眼,陈远鸣没再多话,捡起了手边的筷子闷头继续吃了起来。看到儿子不再追问了,陈建华夫妻都是松了口气,不问就好。一顿饭吃的别别扭扭,但是最终还算相安无事。这两天一家人都累得不行,又害怕电视机太费电,最终还是9点多就关了电视上床睡觉。

    可是躺在木板床上,这次陈远鸣是怎么都睡不着了,计划好的事情就这样脱出了掌控,让他措手不及。在预想中,刘芸本该是下一步走向实业的契机,是一个可以推上前台,又不至于让自己落入被动或险境的绝妙合作伙伴。他有充足的资金和对于流行的远见,对方则有卓越的审美和称得上开明的头脑,在服装这个范畴绝对大有可为。流行时尚、奢侈品本来就是烧钱的顶尖产业,如果一步步稳扎稳打,做大做强,未必不能成为中国的香奈儿、范思哲。

    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空谈,就算能问一下她当年的同事、朋友,找起来也困难无比,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的老家可是在山东境内,这年头连固定电话都不普及,更谈不上网络、手机,人海茫茫,一时半儿他又怎么可能找到……

    在床上翻了个身,陈远鸣闭上了双眼,看来要先另寻出路了。只是上辈子自己最熟悉,也最成功的只有金融一途,而在现今,他手头的资金已经超过了安全阙值,今后两年中国股市将进入政策锁紧的整顿期,长达2、3年的熊市正等在路上。之后那段岁月更是派系林立,让股票彻底沦为各地方大佬、关系网们角力的掘金场,直到庄家时代覆灭,才开始慢慢扭转了风气。

    拥有大笔资金,却不能再在股市上滞留,带给他的压力势必会数倍递增,同时年龄和身家就像两把大锁,锁死了他能涉足的大部分道路。如今钱是有了,用这些钱干什么就成了新的问题,哪怕多了一辈子经历,哪怕他知道很多东西的发展轨迹,外行始终是外行,连从何入手都所知甚少,他又该拿什么当做契机呢……

    然而困扰陈远鸣、让他辗转反侧的东西,距离陈建华和王娟却太过遥远。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已经破坏了儿子的创业大计,他们照常心安理得的为自己理想中的美好生活奋斗着。转眼就是春节年假,两人今年都没有选择加班拿工资补贴,而是早早回到了家,开始享受这个有史以来最为幸福的春节。

    除夕夜,天刚刚擦黑,大堆丰盛的饭菜就摆在了饭桌上,几乎要撑爆那张小小的圆桌。鸡鸭鱼肉俱全,酒配的是陈远鸣带回来的五粮液,说是四川的好酒,没贴价格标签,但是喝起来醇美异常,让平时少言寡语的陈建华都称赞了数次。簇新的电视机里正播放着199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时春晚虽然已经播放了整整十年,但是王娟和陈建华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亲身经历,别提有多兴奋了。

    窗外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火光映红了家人的笑脸,晚会的主持人还是青春尚在的赵忠祥和倪萍,冯巩的口头禅还不是“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董文华依旧站在舞台中央,高唱着主旋律……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在屏幕上轮番出现,直到年度金曲《涛声依旧》悠扬动听的旋律响起时,陈远鸣看着当年的情歌王子,露出了一个难以言说的笑容。

    是啊,这还是一个多么天真的年代,那些身败名裂,那些年华老去,那些黯然消失,如今还未曾出现在观众面前。这是一个多好的年代,充满了洋溢的希望,又无畏而勇敢,可是同时也是一个险恶的年代,暗潮在平静的水面下翻涌,陷阱处处立林,如果行差踏错,就是一个万劫不复。他已经在钢丝上走了那么久,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呢?

    12点的钟声终于敲响了,陈建华也拿出了一挂1千头的鞭炮,挂在窗台上噼里啪啦放了起来。王娟则有点羞赧的递给了陈远鸣一个小小的红纸包,“豆豆,妈知道你现在赚住钱了,也不稀罕这个,但是压岁钱总是要有的,妈也祝你今年平平安安,心想事成啊……”

    打开纸包,里面躺着三张新崭崭的五十元大钞,这是父母两人一个月的工资,也是他们本能给予的极限……捏着那个薄薄的纸包,陈远鸣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就是他的父母,永远让他痛苦不堪,却又无法放手的存在。

    最终,陈远鸣还是笑了笑,把红包装进了口袋里。

    “谢谢爸妈,也祝你们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

    于此同时,在北京西城区的一所军区大院里,鞭炮声已经震耳欲聋,盖过了电视里的一切声音。宽敞的客厅里摆着两张圆桌,暖气伊人,酒菜丰盛,但是房间里的气氛却不那么融洽。

    鞭炮声只是稍微停歇,主座旁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就忍不住了,拍拍自家丈夫的手臂,“你也别整天骂老四了,他才多大,难道还要一辈子靠哥哥姐姐过活?现在上面那位都说要改革开放,要振兴经济,你非说这是歪门邪道,如果股票真是歪门邪道,干吗还说试一试……那话怎么说来着?”

    哪里不懂这是母亲给自己找机会,肖云马上站直了身体,端端正正的答道,“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开放;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慢关,也可以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

    “听听这话说的,这能是歪门邪道吗?”

    听老妻在这边偏帮,老爷子就是一肚子的火,巴掌嘭的一下排在桌子上,一堆碗碟都跟着跳了下,“你知道个屁!这小子都是让你宠坏的!就这个股市,多少人都栽进去了,挪用公款的,滥用职权的,还有人看别人赚了钱,心里打算着怎么进去浑水摸鱼呢!你就光想着赚钱,不想想现在是个什么局面!3月大会一开,股市肯定要被整治,决不能让老四拖了家里的后腿!而且赚钱怎么不是赚,非要靠逼死那些小老百姓捞钱,你心里也不亏得慌!”

    这话说的可重了点,肖云皱了皱眉,有点倔强的顶了句,“我可从没做过庄,这钱都是靠着大势赚来的,实实在在,没有半点亏心。”

    “哎呀老四你也少说两句吧。”坐在一旁的一位中年女性马上拦着了话头,让老爷子没有发作的机会。笑着看了看身边的众人,她用带着上海软绵腔调的普通话说了起来。“赚钱是该有个好渠道,现在既然局势不允许,那换个营生也是好的嘛。这股市说到底都是数字游戏,是无根之草,否则当年上海滩金融也不是不发达,为何我家祖上就选择了实业,而非那些金融行当呢?实业强国,这总是没错的。”

    这话说的有礼有节,即替老爷子说出了心里话,也给了肖云一个台阶。作为大量炒股本金的持有者,在这话题上,她的意见还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肖云低头想了片刻,最后也点了点头,“大嫂的意思我懂,只是现今股市还在上升通道,好歹也要做完这波行情。在这之后,我会好好筹备下步的打算。股市虽然迷人眼,但是这里面有太多的取巧,也不是我真心所好。总会拿出个交待的。”

    听到这种服软的话,屋里的气氛顿时和缓了起来,拉的拉,劝的劝,最后又变回一团和气。一直坐在旁边那桌侧耳偷听的肖君毅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看着桌上那道桂花糖藕,他突然就想起了当初那个奇怪的小子。自己小叔都准备退了,那小子又会如何打算呢?

    手指敲了敲桌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