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4章 家族(上)

第34章 家族(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除夕夜守岁,直到凌晨1点多才睡下,但是第二天一大早,陈远鸣还是被母亲从床上拖了起来。

    “都几点了,还不赶紧起床收拾收拾!”

    王娟麻利的把两床被子摊平在床上,又在上面铺了个崭新的床罩,牡丹大花图案,又富贵又喜庆,顿时让整个房间亮堂了几分。窗帘挂的是喜鹊登枝,灯泡换上了60瓦的大灯,一家人都穿上了新衣,打扮的整整齐齐。这可是大年初一,是要等人来拜年的,怎么能马虎。

    把昨晚的剩菜翻出来,热乎乎的就是有一顿早饭,这可不是纯粹为了节省,而是俗例讲究初一不动刀,要吃“余财”。飞快吃完饭,又忙忙碌碌摆上果盘,拿出瓜子花生,等着亲戚上门。

    在L市,会初一来串门的只有一家,就是陈远鸣的小舅王涛。坐在床上看着电视,但是陈远鸣每隔几分钟就会不由自主看向门口,回来这么多天,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想见一见圆圆,那个曾经阴沉自卑的表妹。比起账户里的数字,也许这才是他改变人生最直观的表现。

    十点刚过一刻,房门就被敲响了,陈远鸣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拉开屋门。站在门口的是一大一小两个孩子,男孩大概有12、3岁,女孩只有10岁左右,两人看到陈远鸣都是一愣,然后男孩先反应了过来,大声叫了声“表哥新年好!”就一头冲了进来。

    被这半大小子一冲,陈远鸣差点没站住脚,拽住毛头小家伙的衣领转手就塞给了母亲,他扭过头,看向门口那个带着羞涩笑容的小女孩。

    “圆圆,还认识我吗?”陈远鸣微微蹲下身,露出一个笑容。两年没见了,小姑娘出落的越发水灵,眼睛大大圆圆,一双浓淡合宜的柳眉,唇红齿白,还扎着两个小揪揪,别提有多可爱了。

    这小家伙似乎也不怕人,忽闪了两下大眼睛,甜甜的叫了声表哥,想了想又补了句新年快乐,看起来无忧无虑,哪里还有自己印象中那个齐刘海黑镜框一脸木然的阴沉模样。心头顿时一热,陈远鸣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顶,轻声说了句,“你也快乐啊。”

    过了没半分钟,两个大人也进了家门,电视开到了春晚重播,一家子嗑着瓜子,看着电视,说说笑笑好不热闹。话题不知何时转到了小姑娘身上,王涛带着满脸的自豪夸耀道,“别看圆圆小,可坚强了,当时重新做手术那么难受,她硬是没有哭闹过,休学了两个月成绩也没落下,我看这次一定能考上拖一中!”

    小妗子孙佳佳也笑着跟了句,“多亏二姐家帮衬,要不圆圆这手术费我们都不知该怎么出。这两年厂里效益又变好了点,据说开年还要涨工资呢,等攒够了一定要把钱还上!”

    王娟哪听得这话,迭声推让了起来,“看弟妹说的,当年家里老人看病时,要不是你家帮衬,我们不也过不来吗。谁家没个难事,哪用算的这么清楚。再说今年拖厂不也要分房了,小弟这小组长肯定也能拿一套吧?花钱的地方那么多,还是先紧着重要的事情来吧。现在我家豆豆也能赚钱了,真不缺钱花。”

    这话孙佳佳绝对爱听,当年借钱给二姐家,他们也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活,当时跟丈夫没少闹矛盾。但是看看现在,人家发达了也没忘记咱,这才是正经亲戚嘛!想着赶紧抓了一大把瓜子,放在一边逗小姑娘说话的陈远鸣手里。“就是啊,还是豆豆厉害!当年出门打工,谁能想到局面会成这样,咱们国家领导不都说了,要下海,要开放嘛,也就是豆豆这种眼光的才能赚住钱呢。”

    左右都是吹捧,陈远鸣笑着拿起瓜子,嗑了起来。真的不一样了,比起91年那种保守的社会氛围,南巡就像一股真正的春风,让这个国度开始了萌芽和蠢动。据父母说,这一年里从厂里辞职下海的都有几十个,广州市场也不再是孤零零的一栋百货大楼,而是被鳞次栉比的小商店包围,夜市更是摆起了各种小摊,似乎一夜之间全民都有了经商的热情,也开始向着美好的“钱途”奔去。

    只是这种变革虽然改变了一部分人,更多则依旧安于现状,这个时代的国企就像把擎天巨伞,遮住了大多数人的目光,让他们满足在温饱线上。先富后富说起来是运气和实力,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勇气和眼光。然而不论是自己父母还是小舅一家,目前都还不具备这种条件罢了……

    放下手里的瓜子皮,也没有打断自家老妈和小妗子间热火朝天的闲聊,陈远鸣笑着坐在了小舅身边,“小舅,这两年厂里效益还不错吧?升了官,离发财也不远啦。”

    王涛笑呵呵的回了句,“别听你妗子瞎说,这两年拖厂也就是几个分厂利润比较好,像我们这种冷门部门,能保持效益就不错了。”说着他稍微压低了一点声音,“不过我听上面露出了口风,这两年厂里想要筹备载重卡车项目了,上面有心把这事儿揽过来,如果能成,那日子就有奔头了。”

    陈远鸣却微微皱起了眉头,目前国内的载重卡车已经有了分庭割据的势头,东风、解放、斯太尔之类成熟车型已经有了相当的市场占有率,陕汽、重汽、徐工等等厂家更是蓄势待发,这些厂将在未来的二十年中蓬勃发展,鲸吞整个中国的货运市场。载重卡车是能赚大钱的生意,但是他前世跑过货运,又是L市本地人,哪能不知拖厂在载重卡车上栽的跟头,几亿的投资最后都打了水漂,再加上管理模式的落后,致使未来十来年里拖厂一蹶不振,再难翻身。

    这时候进入载重卡车项目,无疑是把自己的前途搭在上面。记得前世小舅最后也就停在了球铁分厂车间主任的位置上,没能再挪一步,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呢?然而想归想,这时候去泼冷水实在是没人会听,陈远鸣笑了笑。

    “那敢情好啊,不过小舅你这球铁分厂可不如装机或柴油机分厂啊,不管造什么车,都离不开核心嘛?现在上面开始拉派系,如果真的把载重卡车项目独立出个汽车分厂,小舅你有把握进进入新分厂管理序列吗?”

    这话说的王涛一愣,是啊,自己从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多得是走门道,挣破脑袋往这边靠拢的人,他就光顾着近水楼台了,不打量下自己是什么位置!如果凭资历和关系网,他那点真是不够看。到时候进了新分厂还是个小调度,那划什么数啊。

    但是这话却不能跟自家侄子说,王涛笑了笑,“看你说的,这事儿都还没个谱呢,先顾虑那么多干什么。咱心里有数就行了。”

    陈远鸣笑了笑,也不再多话,有些事心里有数就足够了。只要小舅稍微动些心思,能逆流而上,把自己从新分厂里摘出来,进入装配或者动力部门,那么就不会受到之后项目失败的牵连。而在拖厂,装配和动力才是真正的核心部门,也是大有可为的盈利部门,如果能做大做强,分出新厂也不是不可能。拖厂早年在整个中国的影响力都是能数上号的,只是经营模式限制了它的成长,但是论内涵和底蕴,它不会输给任何新兴企业。

    “豆豆你也别光说你小舅啊。”那边孙佳佳笑着调侃了一句,“你爸也算是技术标兵了,勤勤恳恳在厂里干了那么久,还是个平头百姓,这年月真的不能光埋头苦干啊,要跟紧领导,跟上面套好关系才行呢。我家涛子技术真就那么强?我看也未必,还是要会来事才行嘛!”

    王娟尴尬的笑了笑,看看自家丈夫,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哪里不知道,同期进厂的,当组长、科长的数不胜数,混成主任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自家丈夫这张笨嘴,不得罪人就不错了,那还会讨好人家。

    陈远鸣也看向了坐在一边,露出点窘态的父亲。从自己有记忆以来,父亲一直都在加班,几乎把所有热情都倾注在了工作上,起早贪黑、兢兢业业,从未喊过苦累。责任心和家庭负担更是让他把技术磨练的精纯无比,只为了多拿一些加班补贴。但是农村的出身和学历的匮乏让这个男人失去了基本的自信,也把满腔的期待和不甘压在了儿子身上,造成了父子关系的常年紧张。

    如果父亲也能迈出这一步,踏上更高一点的位置,他心中的抑郁是否也能为之一清呢?

    想到这里,陈远鸣笑了,“是啊爸,现在咱家也不缺钱了,别老想着加班,还是多走走门路才是。过年买点礼物去拜访一下分厂厂长,或者想办法跟车间主任拉拉关系,人情总是要有的嘛,多点交往总没有坏处。”

    这话顿时迎来了小舅和妗子的一致赞同。听着弟弟、弟妹的附和,连王娟的心都热乎了起来,看了看还在纠结的丈夫,她在心里暗暗做下了决定。就是嘛,不过是送个礼,拜个年,总不会弄出坏事来,如今他们家是有钱了,但是光有钱就行了吗?她也想住更大的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

    中午一家人在小房间里吃了顿午饭,热腾腾的传统烩菜,把油炸带鱼、荤素丸子、油炸肉片、蘑菇和豆腐干一锅烩了,再撒上浓浓的胡椒,倒上点醋,酸辣酸辣的,别提多美了!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表弟表妹每人还得了个高达50元的大红包,这欢乐的气氛就一直没散。

    第二天一大早,王娟就把陈建华从屋里拽了出来,带上儿子捎回来的五粮液、软中华,还买了两大兜水果,一起去领导家拜年。这对夫妻俩可能不懂他们拿的礼物价值多少,但是收礼的人怎么会不懂。当天回家时,夫妻俩都带着喜滋滋的笑意,看起来很是受了一番礼遇。陈远鸣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又分出点藏货,让父母再接再厉。

    当天夜里,劳累了两天终于躺在床上时,陈远鸣心底萦绕的焦虑似乎也减轻了许多。虽然由于种种原因,现在他能为家里做的并不算多,但是这一步又一步,连下来何尝不是一条通途!

    想起了那个在自己身边撒娇甜笑的小姑娘,陈远鸣露出了一丝笃定的笑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