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5章 家族(下)

第35章 家族(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连着给领导们拜了三天年,几乎把这辈子的勇气和情商都一起用尽,初五时陈建华终于松一口气,这天是妹妹们上门拜年的日子,他当然乐得在家等人上门。又一年不见了,对于两个身处县城的妹妹,他还是相当挂心的。

    然而王娟却没丈夫那么期待,在她眼里,这两个小姑子实在讨厌到了极点!

    由于陈家老爷子过世的早,陈建华早早就担起了家庭重担,称得上长兄如父。而母亲中年丧夫,心态发生了转变,对两个女儿就异常呵护,特别是小女儿陈秀玲,爹死时才11岁,跟个小菜苗似的,又娇憨可人,简直被一家人宠到了天上。结果做大哥的18岁进城务工,工资全部都用来养家,这妮子倒好,16岁就跟男人带球跑了,差点没把母亲气出个好歹。幸亏男人还算靠谱,婚后日子虽然过得马马虎虎,倒也算和美。

    相反大女儿陈秀丽就是个彻底的悲剧,由大哥供着上了师专,有一份县城小学老师的好工作,加之长相不差,理应有个光鲜的人生。奈何本人性子太懦弱,又嫁了个糟糕到极点的丈夫,结婚后只生出个女儿,常年被婆婆挤兑,被丈夫虐待,别说帮衬家里,连亲妈快病死时都拿不出一毛钱,最后只落得在坟头上痛哭一场。后来丈夫在外面偷人,小三都闹到家里了,她还只会哭天喊地,死拖着不想离婚,最后小三挺着几个月的肚子大咧咧住进了家里,她才无奈的带着女儿净身出了户。

    这么两位,大的软弱可欺,小的任性骄纵,别说相处了,见都不想多见!但是自家丈夫却实实在在只有这两个妹子,现在爹妈都不在了,对她们更是恨不得掏心掏肺。她还能怎样,拦着不让见?

    前两天的好心情散的一干二净,王娟实在摆不出个笑模样。在这事上陈建华也知道自己理亏,偏心偏的太厉害,也就不敢多说什么,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陈远鸣看在眼里,只能轻轻叹了口气。修正小舅的人生轨迹还好说,潜移默化,规劝利诱,总有办法可想。但是这两位姑姑,除非能把她们从那个县城里捞出来,改变她们所处的环境,否则根本别想扭转两人顽固的思维模式。

    一家三口人心思各异,客人可不会顾虑那么多,快到晌午时,两家人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家里。这时从县城到市里只能坐那种小巴,路根本就是条土路,连水泥路面都没,一口气坐2、3个小时,能把胃都颠出来。只见大姑面有菜色,估计又是吐的一塌糊涂,而小姑那旺盛的精气神似乎也被打掉了一截,有点蔫蔫的。

    一堆人进了屋,这个职工宿舍立马局促起来,几乎都站不下人,谁知还没安排坐定,陈秀玲就睁大了眼睛,看向屋里那台大彩电。

    “大哥,家里换彩电了啊!”声音里的羡艳简直能滴出水来,表弟李明更是干脆,直接抓起遥控器就开始胡乱倒腾起来。

    王娟嘴唇抽了下,她能不知道,这小姑子家两年前就买了电视,现在反而跟这儿嗷嗷,装什么怪样子。扭头看了眼一脸惨白的陈秀丽,她叹了口气,拿出个苹果递了上去,“丽丽,先吃个苹果,酸的能压压反胃,看你这脸,都瘦脱形了……”

    陈秀丽虚弱的接过了苹果,露出个苦笑。能不瘦吗?离婚后她就住在自家祖屋里,虽然小学的工作还算稳定,但是县城就那么大,她这个离婚女人头都抬不起来,天天被同事们用异样的眼神揣测,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女儿也是个炮仗,性子不知随了谁,天天跟同学们打架闹事,折腾得鸡犬不宁。

    另一边陈秀玲则稳稳坐在了床上,笑眯眯看着自家熊孩子在那儿捣腾电视,一边好奇的问道,“这都是豆豆在外面赚钱买来的?哎呀还是打工能赚住钱啊,大嫂你真是好福气,有个这么能干的儿子!”

    小姑夫李树才则注意到了对面嫂子脸色不太对,一把抢过儿子手里的遥控器,把人赶到边上吃瓜子去,也乐呵呵的坐在了妻子身边。“就是,现在孩子都长大了,哥哥嫂子你们也终于能喘上口气了。哎,不像我们在县城里,想干啥也干不起来,儿子成绩还不好,真是愁死人了……”

    陈秀玲立马帮腔道,“就是就是,我看县里有些人都跑到下面种烟叶去了,听说这两年卷烟厂的利润可好了,我们这边田地种烟叶又合适,我跟树才两人天天就惦记这事呢。但是你看这家里穷的叮呤咣当响,小明成绩又不怎么样,这都高二了,你说万一考不上大学,不是白上两年高中嘛……”

    李明在那边喊了声,“我才不上大学呢!豆豆都能赚钱,我才比他小几个月,也能出去打工嘛。豆豆你跟老板说一声,让我也过去好啦!”

    这话一出口,一半人脸色都变了。陈秀玲一巴掌拍在儿子胳膊上,“你说的是个屁,不好好读书,将来给别人开一辈子大车啊?!”

    听到这话,王娟脸色更差了,她儿子开大车怎么了?你家那个小兔崽子去开车就能赚回几万块吗?!还带你去?这是跟人打工,又不是自家的店面,怎么可能直接往里塞人,这哪儿来拜年,这他妈是来讨债的吧!

    坐下才不到半小时,屋里气氛就糟到了顶点,陈建华干坐在一边,看着妻子脸色都黑了,也不知该怎么说。这时陈远鸣在一边笑了笑,“小姑说得是,在外面开车可苦了,一口气10几个小时不能休息都是正常,万一车子磕了碰了,还要从工资里扣,又苦又累,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就算现在能赚几个钱,以后还能给别人开一辈子车?还是读书好啊……”

    这话陈秀玲爱听,又揍了儿子一巴掌,“看你豆豆哥说的,好好听着点!今年不行明年再继续上,复读也要考上个学校,你想跟你爸似得当一辈子农民啊?!”

    李树才却没有马上附和,而是又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看你说的,哪有那么轻松,万一咱家要去种那个烟叶,家里大把的开销,复读要掏多少钱呐……”说着话,他的眼神就瞥向了干坐在一边的陈建华,眼神中的含义再清楚不过。

    陈建华哆嗦了下嘴唇,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妻子不善的目光,又把话咽下去了。其实让他说,现在家里有钱,帮衬着妹妹家也行嘛,只是借钱,回头总是能还……好吧,老实说他也知道这钱借出去可能就没影了,但是都是一家人,他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

    看到父亲没马上开腔,陈远鸣倒是松了口气,只要心还在自家这边就好,至于钱,能用钱解决的事情还算个事儿?仔细想了一会,陈远鸣搭上了话茬。

    “复读能考上个好学校自然是最好,只是不能再在县城里读了,教学质量不高,浪费钱罢了。如果真有心学,可以去临县的一高复读,那里是全封闭强化教育,据说升学率比市一高还要厉害,去那边好好复读一年,考个好点的学校还是不成问题的。”

    “临县一高……”陈秀玲哪能不知那所高中好,但是价钱也昂贵的不行,他家怎么可能出那么多钱供儿子复读?

    陈远鸣当然知道对方顾虑所在,微微一笑。“当年父亲能供两位姑姑上学成人,如今我自然也供得起弟弟妹妹。复读的费用我可以出,一年为限。如果顺利考上了好大学,学费我也能代出。但是超过一年还没考上,不如踏踏实实在家种地的好。”

    话说的掷地有声,换来满室震惊。王娟已经忘了该说什么,惊愕的看着自家儿子,这怎么行?!到底是谁家孩子,怎么能都赖在自家身上,就算能赚钱也不是这样糟蹋的啊!就连陈建华也睁大了眼睛,是不是太大手大脚了……

    陈秀玲和李树才则对视一眼,再也掩饰不住面上的惊喜,这样的好事他们可从没想过,原本只是想跟哥哥嫂子借点钱而已,居然能一举解决儿子的学业,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有豆豆你这句话,姑姑怎么也不得让这小兔崽子好好学习!”瞬间反应过来,陈秀玲马上给板上敲了个钉。

    王娟脸色铁青,刚想说什么,谁知陈远鸣接着对陈秀丽也说道,“大姑家也是,如果婷婷考上了好学校,学费也由我来出。上学是大事,不能因为钱耽搁了。”

    简直是意外之喜,陈秀丽根本就没想过这茬,谁知道侄子居然连她家的事情也包圆了,顿时嗫嚅了两句,泪就上了眼眶。她现在也是难啊,能有把帮衬,怎么会不开心呢。

    陈秀丽这一哭,王娟到是彻底说不出话来了,结结实实瞪了儿子一眼,转身跑到门外做饭去了。自家老爸不怎么吭气,老妈又不在屋里,话头自然又落在了陈远鸣身上,在好生安慰了大姑几句后,陈远鸣想了想,建议道,“反正大姑是有教师资格证的,还是正经师专生,不如离开县城,到市里找个工作吧。这年头市里小学也越开越多了,还有幼儿园之类,换个环境不比老呆在县城里强?”

    陈秀丽刚想说什么,身边的女儿已经应声而起,“就是!那狗屁地方还待着干吗?你就会哭哭哭,哭有什么用!搬出来就不能活了?”

    “可是你的学业……”

    “县城里的学校有哪里值得留恋的!我马上就要初三了,这次考个好成绩,到市里上高中!你还能就近照顾我,不比老窝在县城要好!”小姑娘倔强的看向陈远鸣,“哥,我上高中你管不管?!”

    这话可够气势逼人的,但是陈远鸣干脆的点了点头,“能考上市一高的话,就管。”

    这话顿时激起了宋婷婷的怒火,“不就是一高!我当然能考上!妈你听到了吗?快给我搬出那个鬼地方!”

    一边发火一边哭,闹得人再也坐不住了,小姑和姑父也不得不劝慰起来。一直到中午吃饭时,气氛还很够呛,窃喜的、忧虑的、生闷气的,还有不在状态的……一家子脸色都不太对。吃了午饭,又不咸不淡聊了一会,两家就要坐车回县城了。拿着同样是50元的大红包,又对生活有了新的期许,这两家倒是看起来舒坦了许多,但是关上门后,王娟却受不了了。

    “豆豆你怎么能这样答应?!这学费摊下来一年不得有几千块,咱家是从天上捡钱的吗?一个个都管要管道什么时候?!”

    “也就是上学的时间,而且不但姑姑家的要管,小舅家的也要管才是。”陈远鸣淡淡答道,“现在咱家有钱了,未来我也会赚更多钱,学费只是个小数目。但是上了学,开阔了眼界,看事的眼光自然会变,咱们毕竟是一个家族,不能一家一户考虑,要为了更远的将来打算。妈你放心,钱真的不是问题,家庭和睦才是关键。”

    这话噎得王娟差点没喘过气,自家弟弟也管,她心思未尝不是一动,但是这样下去,家里还能成个样子吗?坐在旁边一直没吭气的陈建华终于张了张嘴,憋出一句话。

    “娟子,儿子这真是好心。家里的老大,就是不能只顾自己……你别担心,儿子赚钱我也能赚,回头我好好跟领导套住了关系,也弄个干部当当,家里日子会好起来的,咱家人也不是真没心没肺,如果都能好起来,咱们不也更省心吗?”

    看着意外统一了战线的父子俩,王娟久久没法说出话来。最终,她还是点了点头,“行啊,钱都是你们赚的,你们说了算吧!”

    如果都能过上好日子,她又何尝不希望顺顺当当的呢?

    看着眉宇间露出了喜色的父亲,和虽然勉强,但也不再阴郁的母亲,陈远鸣轻轻呼出了口气。就是这个了,家族基金。现在可能还是学业,将来则会变得更多,能够涵盖创业、婚姻、养老方方面面。他现在是真的不缺钱,如果能用基金的方式抹平家里的伤痕,能够培育出优秀的下一代,这个家才会真正的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值得依靠的家族。

    也许这个目标还有很久很久才能实现,但是第一步已经迈出,总会变得更好起来的。

    事情一一敲定,年假转瞬就到了尽头。没有答应母亲的苦苦挽留,陈远鸣还是踏上了前往上海的火车。在他的沪市账户里,还躺着即将收割的大笔利润,而更加复杂多变的机遇,还在等待他的探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