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6章 春雷

第36章 春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月1日,下了火车,再次踏入上海这座充满了冒险和机遇的大都市,陈远鸣深深吸了口气。没有了家乡那厚重的阴霾,这片称不上蔚蓝的天空看起来似乎也晴朗了几分。

    今天是年后股市开盘的第一天,虽然车次没赶上正经开盘时间,但是回到酒店后,陈远鸣翻阅了最近几期财经报纸,在上面显示的依旧是一片大好局势。年后第一天沪市就跳空高开,上证一路走红,除了少数新股波荡不定外,其余基本都在稳步攀升。于此同时深市也爆出了良好业绩,似乎整个中国股市都正在往欣欣向荣发展。

    除了这些消息外,占据财经类报纸最大版面的,就是海南的房地产热潮。自从新中国建立后,这是第一次涉及房地产方面的建设风潮,比之同期内地各省市对于房地产业的谨慎和懵懂,海南的地产热呈现出一种让人惊恐的发展速度。当然这里也少不了南巡讲话带来的影响,“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口号一出,号角就被吹响,数千亿资金涌向南方沿海城市,在那里砸出激荡的浪花。

    土地价格扶摇直上,人们不再考虑商品房是否超出了当时工资标准,不再考虑人均居住面积是否已达饱和,而是不停的在地块上添砖加瓦,为可预期的利润挥霍着资金和劳动力。就连银行和劵商也把手伸进了浑水之中,大量不良贷款出现,似乎只要给那些地产公司一根撬棍,他们就能掀翻整个海南的地皮。

    这样可以直视的利润明显更符合更多中国人的习惯,于是比股疯更狂热的地产疯就爆发了。

    陈远鸣看着眼前的报纸,轻轻摇了摇头,这一个陷阱里不知又要栽进去多少人……

    第二天开盘日,早早来到了大户室,陈远鸣诧异的发现在隔间里已经坐上了两个人,正是肖云叔侄俩。看到陈远鸣的身影,肖云笑着站了起来。

    “远鸣,从家里回来了?新年过得还好吗。”

    陈远鸣笑了笑,“看到股市这一片红,我自然就好了。”

    这句话引得肖云会心一笑,这时肖君毅也凑了过来,跟陈远鸣打了个招呼。

    肖云笑着拍了拍侄子的肩膀,“这小子非说年假还有些日子,要过来上海陪外婆,我就让他一起来了。怎么样,不介意吧?”

    “哪会。”陈远鸣对这小子倒是没直观的好恶,当然也不会在意他的存在。

    只闲聊了两句,几人又坐回到了沙发上,对着大盘研究起来。

    开盘依旧强劲,但是最近半个月,两人账面上股票都不再出入,只是静待高点。喝茶、看报、聊大盘,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悠闲。这样一直坐到了11点,肖君毅瞥了眼陈远鸣淡然的神情,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小叔。”打断了自家小叔的专注目光,他低声说道。“不是跟家里说了吗?你准备什么时候撤离股市呢……”

    这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隔间同样狭小,被话题吸引,陈远鸣自然而然看了过来。“肖大哥你要撤出了?”

    肖云有点懊恼的瞪了一眼侄子,这事他本来是准备晚上约陈远鸣吃饭时谈谈的,没想到这时候就被捅出来了,这话题开的可真糟糕。不过话都出口了,再隐瞒也没什么意思,露出了一个苦笑,肖云懒懒的靠在了沙发上。

    “老爷子发话了,不让再在股市里浑水,说太伤阴德。”

    这话说的不轻不重,摸不清楚对方的实际意思。陈远鸣笑了笑,“伤什么阴德,咱们又没坐庄坑人。”

    “别提了,这半年老爷子身边,大哥身边,多多少少都栽进去人。有挪用企业公款的,有利用银行资产的,有滥用职权的……本来都作风不错的好同志,被钱一冲就昏了头,实在是凄凉的很。老爷子就看不下去了,直把这股市当做洪水猛兽。”

    对于这个陈远鸣确实无话可说,在股市上有太多这样的先例,金钱迷人眼,会让人做出些铤而走险的事情,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容易昏头。不过这东西不是真正的理由吧?这波牛市只有3个月行情,最多坚持到2月中旬就会进入下降通道,而且是极其严苛的政策性收紧,肖云这个退法,可有点太巧了……

    肖云抬眼看了看身边少年,轻声一笑,“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黄河路如何?”

    93年的黄河路美食一条街正是生意开始走向兴旺的时节,餐馆越开越多,天南地北应有尽有,特别是生猛海鲜类奢侈菜肴,针对的顾客就是那些在沪市一夜暴富的炒股赢家,算是金融界里一个相当有名的交际中心。

    正聊着突然约去吃饭,陈远鸣就知道对方是想跟自己谈些不适宜在大户室里说起的话题,当然从善如流答应了下来。

    收了市,三人一起向黄河路走去。这时肖云也知道了陈远鸣的怪癖,跟他出行从不带车,一般都是步行。一路上倒是见了几张股市里常见的熟面孔,更多则是带着同样嚣张气焰的暴发户,清一色的油头墨镜,金链皮衣,还有几个不顾2月天的阴冷空气,站在马路上就掏出砖头机大聊特聊。

    这时代的移动电话,也就是所谓的“大哥大”已经风靡上海,基本都是摩托罗拉3200,市价就超过了2万,黑市更是5、6万才能入手。机身净重足有一斤多,待机时间只有短短10个小时,加之通话质量奇烂,基站又少得可怜,性价比简直惨不忍睹。就是这样的玩意,还能成为身份和地位的代名词……

    陈远鸣收回了嘴角的一抹苦笑。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现在的中国,在移动通讯业上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如果能够入主这个领域,等待他的将是无法衡量的财富。但是如今从头做起,未免起步有些晚了,1992年华为产值估计就已经过亿,他们的团队具备何等能量,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成的……

    胡乱想着事情,陈远鸣跟着肖云一起步入了一家酒店,在二楼包了个临窗的雅间。随意点选了几个最近时兴的菜色,泡上龙井,谈话终于传入正题。

    “远鸣啊,看你刚才对我那番话不置可否,心里是不是也有什么打算?”肖云先开了话茬,这个问题他刚才就想问了,虽然没有直说,但是陈远鸣似乎并不反对自己撤资离市,是不是最近这一片繁荣在他眼里也险境环生了呢?

    预先知道点风声并不奇怪,如今的股市靠的就是政策支持,越是体制内的,越是容易获取利益。但是陈远鸣的古怪并非在此,而是那种能够精确到日的操盘,知道大势可能会提前退出,也可能会在利好时提前入市,但是这小子却次次都选在了涨跌前的关卡,卖就要卖在最高点,买就要买在最低点,这是个什么概率?似乎股市K线图在他眼里不是线条,而是标注了日期的银行账户。这种绝非是来自政策前瞻,而是一种更为奇妙的能力,所以称他为股市天才,半点也不为过。

    陈远鸣抿了口茶,“是啊,原计划2月中旬就要抛了吧,本来还想给肖大哥一个提醒,没想到这次您比我知道的都早了。”

    果然。肖云在心底叹了口气,他其实是想坚持到2月下旬呢,如今看来,自己北上的行程也要提前了。

    “你也听到消息了啊……这次大会一开,上面就要变天了,老爷子那边已经下了严令,让我赶紧撤退。”

    大会?陈远鸣一怔,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是说3月的人大会议吧。如果按照这个作为起点,倒也不算错。在这届上台的可是后世鼎鼎有名的铁腕总理,93年中的宏观调控16条,立竿见影就遏制住了海南的房产热,随后就是近两年的熊市。94年的停发新股、政策救市,95年3.27国债期货风波,一直到97年经济软着陆后股市才逐渐回暖。在这漫长的几年中,除了极短暂的上升行情,来来回回都是暗潮汹涌,哪里还是正常人可以涉足的地界。

    明白了对方的原因,这个结果就合情合理了。陈远鸣笑了笑,“老爷子说的不错,这几年我估计也要另谋出路了。肖大哥你有什么打算呢?”

    听到这话,肖云眼神就是一动,随即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想了挺久,最后还是决定回老家吧。东三省是我们家的根基所在,这几年裁军搞得沸沸扬扬,底下不少军工厂都开始想法子另谋出路,我这笔款子还是要烂在锅里才行啊。”

    一听这话,陈远鸣哪还不知对方那一摇头的含义。军工确实是军方大佬们的囊中之物,合作对象自然不会选一个连身份底细都不清楚的外人,就算肖云有心,他陈远鸣也插不进军转民序列。不过想归想,对方长久以来的照顾却实实在在放在明面,而且军工这个行当嘛……

    心头一跳,陈远鸣突然皱起了眉。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指尖敲了两下桌面,陈远鸣突然抬起了头,“肖大哥,不嫌弃的话,能说下你们那边军工厂的军转民主要集中在什么产品上吗?”

    肖云眉头一皱,这话也不是不能说,但是说出来还真有点丢人,犹豫了片刻,肖云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还能是什么,不过就是自行车、家用电器之类的东西,还有些心野的想搞汽车,但是钱投了不少,到现在也没听到个声响。”

    陈远鸣笑了,“这可没法体现军工的优势啊。”

    怎么不是呢……身在这个系统之中,没人比肖云更了解上面那批大佬们的心思了。脱离市场太久,几乎都是一头热看到什么赚钱就投什么,生产线开了一条又一条,赚钱的却没几个。销售、管理上更是一塌糊涂,把本来很有实力的厂子弄得民不聊生。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空有技术不错,投向哪个方面,就连他也一头雾水呢。不过听陈远鸣这话……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吗?”

    “成熟的想法还谈不上,但是军转民嘛,说到底就是把军工的长处、强大的科技力量应用到民用产品上,彩电、冰箱、自行车哪个人不会做?产业链又竞争不过民营,自然就败的一塌糊涂。但是军工也有军工的优势,品质过硬、技术领先民用不止一个台阶,如果能把这个优势转化为生产力呢?”

    肖云慢慢坐直了身体,军工的优势自然不用多说,但是同时限制也太多,一些军用技术想要往民用发展,面对的不止是政策,也不止是理念,还涉及到很多精密的细节,所以方向才更加至关重要。万一选错,付出的代价会远超于一切民用生产线,甚至关系到了一间军工厂的存亡。但是与之相反,如果成功了呢?

    看到对方已经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意思,陈远鸣也不再卖关子,直接扔出了答案。“我觉得移动通讯是个很好的投资方向。”

    移动通讯……听到这词,肖云愣了半天,没反应出这是个什么玩意。一直坐在旁边的肖君毅却轻笑了出来,“要做大哥大?”

    这俗称一出,肖云顿时明白了过来,随之眼睛就亮了起来。是啊,如果是这种移动通讯,军方确实非常熟悉,任何地面战争、航空、航天都离不开通讯。战地移动电台、军方独立通讯波段,在无线电、卫星信号的运用上,军方完全拥有一套足够成熟的系统。甚至就他所知,大哥手下就有个专门制作无线电发号机的军工厂,技术相当过硬。

    “可是大哥大这东西,是需要民间通讯网的吧?”然而并未马上被冲昏头脑,肖云提出了最关键的一点。如今民用移动通信网并不完善,就算是大哥大也只是几个大城市拥有基站,如果要自己铺设基站,还要跟来自国外的先进技术竞争,这个压力未免有些太大。

    陈远鸣却摇了摇头,“不是大哥大,应该说是……呃,一种座机电话的延伸物。可以使用市话的无线网,但是又能像大哥大一样,可以带出家门使用。”

    没错,陈远鸣所想的,就是风靡后世十数年的一种神器:小灵通。

    和真正的手机通讯信号不通,小灵通本质上还是市话的一种延续,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和缺点,但是在1996年至2006年这十年间,小灵通几乎制霸整个中国移动通讯市场,这年代可还没有联通、移动这种庞然大物,走在政策边缘的小灵通就是靠着物美价廉和操作性强占据了中国市场。

    而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种技术其实是从日本传来的,早在93、94年就已经研制成功,但是在日本并未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应,96年落户中国后才开出丰硕的果实。也就是说,这种技术已经可以被民用掌握,那么军用呢,估计只是一张窗户纸的问题吧?更别说军用品的质量,再生出个中国的诺基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座机,市话,无线,大哥大……”几个词在肖云嘴里翻来覆去,他的心确实热起来了,中国的座机现在有多少?未来又会有多少?如果真的做成了这笔买卖,那可不是单纯的几笔利润,而是一套闪亮亮的金光大道啊!

    桌上的饭菜已经放的冰凉,但是激流在胸腔内沸腾,小小的雅间似乎都刮起了一阵狂澜。看着面前一大一小聊的起劲的两人,肖君毅深深呼出了口气。这才几句话?!如果这件事真的弄成了,小叔又该怎么对待面前这位少年,甚至自己的家族呢……

    这小家伙,太有意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