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7章 惊蛰

第37章 惊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天下午,两人坐在雅间里聊了整整三个小时,饭菜都热了好几次,还错过了下午的开盘。晚上回到家后,肖云直接拨出了一个长途,联系上了自家大哥。

    “跟市话驳接的移动电话?”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比实际还要低沉两份,透出一股威严。

    肖云不由自主点了点头,续而答道,“没错,就跟野战时用的无线电机类似,但是接受频道更单一,而且对通话质量要求未必很高。”

    肖家一门将星,对于这些基础方面的东西自然是一点就通,那边很快就领会了肖云的意思,“这种技术的话,可以试试。”

    “没错。”肖云声音里透出一股兴奋,“按照军方的无线通信技术,这东西理论上应该不难造,就是造型和大小需要考量,今天我跟陈远鸣聊了一下午,他还在纸上画出了几个设想的电话雏形,等到我整理好手头股市上的事情,就马上飞回沈阳!”

    “这么快?你开始不是说要呆到月底吗,股市处理的如何了?”

    “陈远鸣说他2月中旬就要撤资,在股市行情上他从未错过,我看是马上就要到高点了,早两天晚两天区别不大。”

    “嗯……”对方沉吟了一下,“那行,10号左右回来吧,我跟几个相关部门研究一下,到时坐下来一起谈谈。如果可行的话,可以上马这个项目。”

    “不,大哥,不是上马项目。”肖云断然拒绝了这个方案,“是由我牵头注册公司,建成以科研为主体的实体单位,分管经营和销售。厂里只能安排生产,不能涉及其他。”

    “呵,口气不小啊。”

    电话那边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威压更胜,肖云吸了口气,寸步不让。“没办法,就军工厂里那个制度,我实在没法信任。而且军工和民用必须分离,否则摊子做大了,被上面摘桃子的事情还少吗?”

    “你这可是挖国家的墙角!”

    “哈哈,总比那些顶尖人才去研究怎么做冰箱压缩机要强。这墙角我还真就要挖了,这不是一竿子买卖,是个能够撬动整个中国的大事业。现在中央还没有真正涉足这个领域,但是上面真不会管吗?那可是通讯,是国之重器,不容人染指太久的。所以现在就要做大做强,把自己放在没人敢轻易动弹的位置。”

    “……想得可真远,老四,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听自家大哥这样淡淡一提,肖云突然觉得有点脸红,是啊,这些不少都是今天下午跟陈远鸣讨论出来的,让他一个人,真没法想这么长远。只是对方才几岁,自己又有几岁,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定了定神,肖云露出了丝苦笑,“照实说,整个点子都不是我的……”

    “那个叫陈远鸣的小家伙?”

    “是啊。以前我只觉得他是个炒股的天才,但是现在看来,他的眼光不止能用在炒股上,其实他真的是个挺好的合作伙伴……”

    “我知道你的意思。”对面打断了他,不容质疑的说道,“但是那个小家伙不可靠。我之前已经让人查过了所有军政商世家里,根本就没有这号人物。年龄不对、身份不对、态度不对,这不是目前咱们能用的人,特别是涉及军工。”

    肖云无话可说,他确实知道,所以今天跟陈远鸣聊了一下午,也没有牵扯丝毫合作的意向,在这上面他真做不了主。甚至就算知道了陈远鸣的真实身份,依旧没用。这是块大蛋糕,但是陈远鸣的资金却已经庞大到能够包揽整个项目,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如果用军工搞通信,那么肉只会烂在锅里,不会放到外人手上。

    对于这个事实,陈远鸣可能也清楚无比,所以今天下午他也没提半句合作,没给自己难堪。这孩子太通透,太世故,不该说的事情,他绝不会乱说。

    但是也正是因为对方这个态度,让他更加的内疚。这技术真的必须军工吗?恐怕未必,如今技术换代如此迅猛,只要找个足够靠谱的合伙人,几年内就能拉出摊子,但是陈远鸣二话不说把东西让给了自己,这份情他必须承。

    犹豫了片刻,他终于还是开了口,“不注资、不参与,但是利润必须给他一部分,否则我于心有愧。就算是……技术入股?”

    对面也沉默了一会,“分红理论上可以,这个我要跟老爷子,还有相关的人士谈谈看,但是前提是不涉及核心管理层,如果上市的话也没有控股权,额度不超过5%。”

    肖云稍稍松了口气,5%听起来不多,但是如果变成价值几亿的产业,就是个不小的数字了,而且只要公司不倒,就一直能拿到,也算还了点人情。敲定了这件事,又跟大哥闲聊了几句,肖云挂上了电话。不管怎么说,下一步他终于有了目标,也有了充足的干劲,剩下就是努力实践了。

    想了想,肖云打开房门,向另一间客房走去。自从搬到这边的饭店,他就给肖君毅定了个单间。上海实在是寸土寸金,就连肖君毅的母族刘家这种身家,最后也没能留下祖产,建国后房子统一划归国有,只留下静安别墅里的一个小套间,实在也是老太太故土难离,不舍得离开。但是那房间还不到30平,一个人住都有点够呛,所以来上海也只能凑合在外面租房,就这一点来说,还是北京更舒坦啊……

    敲了两下门,不一会房门就被拉开了,里面站着的青年诧异的挑起了眉。

    “怎么,不欢迎?”肖云沉声问道。

    那双桃花眼马上眯了起来,露出一个笑容,“小的哪敢,叔叔您里面请嘞~~”

    没好气的瞪了眼打花枪的侄子,肖云推门走了进去。只见房间内灯火通明,电视没开,相反书桌上摊着一堆书籍。

    “哟,少爷你在学习啊,难得难得。”看到书桌上摆着的内容,肖云忍不住笑了,听大嫂说这死孩子今年期末考得不错,没想到来上海还能加班加点,这就比较稀奇了。

    其实论起头脑,肖君毅是真不笨,但是由于从小老子就在东三省公干,出生时身边够岁数的长辈基本都下乡再锻炼去了,这孩子就被长辈宠的有点没边,还是老大家的幺子,老爷子想揍都要掂量着老妻和长媳的面子。

    后来动乱结束,家里升官的升官,下海的下海,更是没时间管教孩子,结果这小子就养成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性,跟纨绔子弟也相差无几了。虽然考上了重点大学,但是成绩一直挂在中游,从没好好学过。但是这次……肖云笑了笑,他还真就抓住了这小子的脉门。他太骄傲了,那一代同辈里成才的很少,他的身家和学历都算得上数一数二,自然有骄傲的本钱,但是放在陈远鸣这边,就完全不够看了。

    16、7岁时一般人能干出点啥名堂,至多也就是拉帮结派,打打群架,闹点小事罢了。但是陈远鸣这家伙硬是一年时间就赚出上亿身家。如果硬说股市是运气,那么今天下午就是彻底的天赋,这东西没人能赶上,但是对于某些不服输的人而言,就成了前进的动力。

    瞟了站在旁边的侄子一眼,肖云晃悠着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怎么样,中午开心吗?”

    “我好像都没插上话嘛。”肖君毅满不在乎的坐在了对面,但是桃花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哟,还生气了?你可够主动啊,我本来想找远鸣单聊,都能被你插进一脚来,听了一下午还不过瘾?”

    看着侄子的表情,说不暗爽那是假的。这小子跟过来不就是想在见见那个让他耿耿于怀的小家伙,没想到谈的事情他完全插不上嘴,整个下午基本被无视的一干二净,对于个天之骄子来说,打击可有点大了。

    肖君毅撇了撇嘴,没有搭腔。不过能看出他并不是完全的排斥,只是需要点……调整吧。肖云笑了笑,也不再深究这个问题。

    “不过今天该听不该听的,你都听了,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上海,回到沈阳搞这档子事情去了,你打算怎么办?要跟我一起过去吗?”玩笑开了两句,还是绕回了正题,没错,家族企业就要有家族的样子,作为家里唯一正经商学出身的,肖君毅是辅助这件事的不二人选。刚开始创业,就算底子再厚,事情也有一大堆,把侄子带去磨练一下总是好的。而且那边可是他爹的天下,在老子眼皮底下也容易管教不是?

    肖君毅沉思了片刻,却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怎么,学校里不让?我记得大四就是实习了嘛,出来干点事总比闷在象牙塔里好。”

    “不是那个。”肖君毅停了一下,最终还是坦白,“我很好奇陈远鸣那小子,这次的项目他不会参加对吗?军工方面不会允许外人介入的,但是他看起来完全不介意的样子,我就是有点好奇……”

    “好奇他下一步怎么走?”

    “小叔你就不好奇吗?”,肖君毅反问了一句。

    肖云哑然失笑,好奇啊,他怎么能不好奇。这个小子已经给了他太多的惊喜,如今要分道扬镳,他还有点遗憾呢。不过正事总不能耽误,肖云敲了敲沙发扶手。

    “好奇不能当饭吃,该干的事情还是要干。”

    这话说的不假,肖君毅有点无奈的搔了搔头发,“要不这样行么?我再在上海呆半个月,看看那小子下一步准备做什么,等到3月再北上。你们前期肯定也有不少需要筹备的东西,估计用不上我这个小辈,就当放我个假好啦。”

    这还真上心了。肖云微微一笑,干脆拍板。“行啊,那就再呆几天好了。这边确实也要关注一下,关系不维持就会冷掉,现在是咱们有求于人,可不能让对方冷了心。所以……”肖云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家侄子,“你那少爷脾气也要改改,远鸣年龄虽然小,但是为人处世上很通透,别把人家得罪了。”

    肖君毅挑起了唇角,“看您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你不是,你身边的人才是好吧。”没好气的骂了句,肖云站起身,“也别学太晚了,明天还有的是时间嘛。”

    “嗯。”肖君毅把人送到了门口,突然问了句,“小叔,这次不带人家玩,总该有些补偿才对。钱都送到您嘴里了,吃相可不能太差……”

    “哟,你还撑起腰了。”肖云忍不住笑出声,“行啊,这次远鸣在上海的消费你就包圆了吧,给你个表现机会……”

    “小叔!”肖君毅不依不饶的追了句,不像在开玩笑。

    肖云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你有这个心就行了,具体都交给大人吧,不会亏待远鸣的。”

    送走了小叔,肖君毅关上房门,把头靠在门板上。其实也就这点最讨厌,在所有人眼中,他都还是个孩子,但是那个真正的孩子,却被当做成人对待。这种强烈的落差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所以在好奇、在惊艳、在充满了兴趣的同时,也有着满满的失落和无力感……

    “妈的!”轻轻锤了下门板,肖君毅抬起头,脸上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天才又怎样?他也会做到的!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频繁的会谈和讨论,肖云和陈远鸣针对移动电话的事情又聊了很多次,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细致。作为小尾巴,肖君毅每次都顽固的缀了上去,但是能插上话的地方实在不够多,他有想法、有能力,但是通信毕竟不是他的长项,能够想到的,面前这两人似乎都已经想到。在挫败和不甘的折磨下,终于熬到了2月10日,微笑着送走了自家小叔,肖君毅长长呼出了口气。终于解放了!只是下来,他又该怎么和对方套关系呢……

    如今大户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陈远鸣倒是没啥不良反应。这次他并没有打算做到正好15日,最近股市反映出的姿态已经相当明显,部分庄家开始套现,有些个股也出现了十分诡异的波动,风雨欲来之势已然呈现。是该撤出了……

    但是撤出股市后,下来该怎么做他依然有些踯躅。把小灵通业务让给了肖云,只是灵光一闪的想法。其实现在发展小灵通还有些早,市话在这个年代尚未普及,一口气跳跃到更高档的移动通信显然有点超前。而这种超前反映在实业上,就需要更加强大的关系网和对于产品的维护。这两点如今哪一条他都做不到,不如把点子让出来,结个善缘。但是出乎意料的,肖云还是给了他5%的利润分成,而且不是毛利,是纯利润。这个数字就有些惊人了,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设想。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未来小灵通产业会成为一个多么夸张的庞然大物。中国有多少城市,有多少家庭,如果每家每户都选择安装市话,又有多少人会忍不住申请小灵通业务呢?今后几年,中国急速迈入了电话时代,通讯即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革,如果能吃下一部分市场,对于以后的成长和进阶将是难以估量的。而他现在,已经搭上了通向这条金光大道的快车。

    只是目前而言,这条路自不是自己能大展手脚的地方,他的根子太薄了,几乎就是孤身一人,对于庞大的实业很难真正掌控。就算是最暴利又最低端的服装和餐饮业,也必须找到合适且完全能够信任的前台代理,才能开始动作。对于如今的他而言,最重要的已经不是资金,而是盟友,但是信任这种东西,又怎会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呢……

    唉,还是前路茫茫啊……轻轻摇了摇头,陈远鸣从沉思中回过神,伸了个懒腰,刚想关电视走人,就见一个身影快步向他走来。

    “远鸣,收市了?”面前的青年人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亲切妥帖,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风度。“晚上有安排了吗?”

    陈远鸣微微皱了下眉,这小子,简直就是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从肖云走后就天天跑来接送,都快成自己的专属司机——还是摩托车司机——了。几天内就把上海市转了个遍。虽然这次是真没有那种孩子气的针对行为,对自己的试好也不容忽视,但是对于目前而言,闲逛还是有些浪费时间啊……

    但是这些情绪并不适合直接表现出来,和肖家的合作刚刚迈上正轨,他又怎会为这点小事影响真正重要的事情。陈远鸣笑了笑,“我还能有什么事,回家也就是看书读报罢了。”

    似乎完全没注意到陈远鸣那一瞬的犹豫,肖君毅好心情的抛了下手中的钥匙,“书什么时候不能看。那今晚就交给我这个地主好了,也带你去见识些有意思的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