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8章 新芽

第38章 新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走出酒店大门,肖君毅的摩托车就停在路边。跟上海正流行的铃木王、本田王不同,这小子的座驾是台本田巡航车CBX125,有着十足的美式风范,以后世眼光来看,这玩意显然也更符合陈远鸣的审美,只是这时代骑摩托不带头盔才是主流,就难免有点找死之嫌了。

    看着肖君毅跨上摩托,摸出自己的唯一骑车标配——一只蛤蟆镜带上,陈远鸣略带无奈的摇了摇头,跨坐在车后。

    “要去哪儿?”抓紧身前人的窄腰,陈远鸣有点漫不经心的问道。

    对于这位少爷能带他去的地方,陈远鸣也服气了。从歌舞厅到会所,从高尚娱乐到电玩游戏,各个派系的餐馆更是不在话下。按理说这种略带试探性的行为会惹人生厌,但是他硬是把每一次邀请都弄得妥妥帖帖,甚至连作陪的人都不是最初那些纨绔子弟,而是更加成熟,能在某方面聊上一聊的人物。

    如果把它当做一个拓展人际关系的渠道,对陈远鸣而言理应大有裨益,但是肖君毅能够接触到的层次,毕竟还是太浅了,这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未来俊才们目前还没有成熟的商业构思,交情不到,话也只能说到泛泛,又没太多可以预期的合作目标,交际就只能沦为赶场。在一片对于前景的困惑中,这样的赶场无疑会让人产生一丝烦躁,但是除了继续赴约外,他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背后的人坐稳之后,肖君毅一踩油门,摩托车轰鸣向前方驾去。

    快一周了,越是相处的多,背后这小子身上的谜团似乎就越大。以前他只是觉得这小子有点太傲,但是接触久了才发现,他的确跟小叔说的一样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酒场过了一轮轮,介绍来的朋友都是一个“识趣”的评价,但是跟谁似乎都保持着隔膜,没有半点真正想要亲近的意思。在陈远鸣平淡的外表下,在他那种得体合宜的态度下,隐藏着的是警惕和冷漠。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吸烟、喝酒、歌舞娱乐、甚至连这个年纪最难拒绝的女色也毫无触动,就像是一块坚冰,或者一台毫无情感的机器。除了工作和学习,没有什么能真正触动他的心扉。

    想想这小子在跟自家小叔谈生意时那种激扬的情绪和天才式的反应,再反观这几天他对于自己邀请的无奈和一丝烦躁,肖君毅真的觉得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嘴。这该是16岁小孩的正常反应吗?反正他是没见过这样孩子。既然此路不通,那就试试另一条好了。

    摩托车沿着马路飞速前进,绕过了一条有一条街巷,最后驶上了中山南路。坐在肖君毅身后,陈远鸣慢慢睁大了眼睛,在他面前,一条巨大的桥梁如同卧龙般盘旋在地面之上,长而优雅的桥身舒展开去,跨过了汹涌的黄浦江面……

    南浦大桥。

    1991年底才刚刚通车,如今还崭新如初的上海第一座市内大桥。虽然后世曾无数次从这座桥上驶过,但是在现今的黄浦江边看到这么一座桥梁,震撼感依旧存在。此时不过是下午4点,天色还未黯淡,本该华灯溢彩的大桥如同一条沉睡的巨龙,毫无声息的横卧在江面上。

    摩托车开得飞快,不一会就驶上桥面,从桥上居高临下望去,两岸是一片杂乱,没有目所能及的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也没有上辈子去世前仅有一面之缘的世博园中国馆,只有低矮的建筑群鳞次栉比,和这座宏伟的大桥形成了鲜明对比。

    陈远鸣不由自主握紧手指,这可不是他能想到的事情。这是要去……浦东?

    他没有猜错。近千米的桥面转瞬而过,不一会儿摩托车就驶上了浦东的地面。仅只一江之隔,就似乎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现在可是1993年,建设浦东的号角刚刚吹响,这里几乎就是一片喧闹的工地。各式各样的建筑车辆如同工蜂一样穿梭在浦东大地,举世闻名的上海速度正在这里上演。

    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建设潮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涂抹着城市,在陈远鸣眼里,这里与他后世所知的上海几乎没有多少共通之处,但是摩托车行驶在浦东还称不上平坦的路面上时,久违的熟悉感却在心中翻腾。只见前面不远处,一座建筑物的雏形笔直矗立在黄浦江畔的工地内,机械吊臂在空中盘旋,几根立柱撑起了一个庞大的球体,没有灌浆、没有粉饰,钢筋骨架如同一只奇异的猛兽,向世人展现着自己的壮美……

    摩托车停在了工地不远处,陈远鸣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走下车去。

    “怎么样?”站在陈远鸣身边,肖君毅笑着问了句,语气中不乏自得。“东方明珠电视塔,开工才两年。我跟哥们说了声,可以让咱们登塔转一圈。”

    既然不爱休闲,不爱娱乐,那就来看看正经东西吧。这座东方明珠是将来浦东的地标,可能也会成为整个新上海的地标之一,如此的奇景,又有几个人不好奇呢?

    陈远鸣没有做声。实际上,他的心神早就飞离了眼前壮观的建设工地,呈现在脑海中的是一副更为绚烂的光景,东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厦辉映,整个上海就像是一座由繁星打造的都市,无数灯光构成了一条多彩的银河,铺满目所能及的一切。坐在上球体的旋转餐厅内,带他来的那个人在耳边呢喃低语。震撼和甜蜜交织,敬畏与谦卑共存,他就像个第一次得到心中珍宝的孩子,被这一切迷乱了心神……

    一只手臂搭上了他的肩膀,陈远鸣猛然一惊,从那片幻象中挣脱。身边的青年似乎早就猜到他会失态,正一脸打趣的看过来。

    “吃惊吧,上面更让人震撼呢。跟我来。”

    不由分说,肖君毅拖着少年走向正在施工的工地。迎面出来了一个小工头,三言两语打过招呼后,递出两个安全头盔,肖君毅把其中一个扔给了陈远鸣,也不嫌脏,干脆把另一个戴在头上。

    陈远鸣拿着头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带了起来,紧跟在青年身后踏上了升降机。跟后世的360度全透明观光电梯很类似,这台升降机的视野涵盖了周遭,整个裸露在半空中,只是缺乏了该有的防护措施,2月的寒风扑面而来,吹得人遍体生寒。

    但是一行人都没为这点温度挂怀,升降机走得不快,在这缓慢而颠簸的移动中,整个上海慢慢呈现在他们面前。老旧的、新潮的、代表着过去的、预示着未来的……这些复杂多变交融在一起,混搭成让人瞠目的独特风格。陈远鸣看的很用心,似乎想从这里寻找到一些更熟悉的存在,但是他没能找到,浦东的变化太大了,他所熟识的一切都尚未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升降机发出了嘎吱一声轻响,停了下来,他们登上了一个临时平台。这时第一个大球体已经基本完工,但是第二个球体尚未开始修筑,站在这个高度,上下毫无依凭,头顶是一片接近黄昏的晚霞,脚下则是万丈深渊。强劲的寒风呼啸而过,似乎想要把人卷起掷下,湮灭在这天地之间。

    “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肖君毅并没有在意同伴近乎失礼的静默,自顾自说道。“上次那边的工地还没有开动,现在基坑都已经几十米深了,这才多长时间。站在这里看上海,总是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想要参与这场举世无双的变革,用双手控制或者打造什么……”

    说着,他扭过了头,那双从来都溢满戏谑的桃花眼里有了几分认真,直直的看向陈远鸣。“你知道吗?这次浦东建设投资已经超过200亿了,还只是开端。这个国家还有多少需要建设的地方,还要投入多少钱在里面?”

    陈远鸣并没有答话,但是他确实知道。第二次浦东开发继续投入600多个亿,第三次上千亿,只是一个上海,就容纳了如此庞大的资金,那么这个国家呢?看着面前这片尚且空白的画卷,陈远鸣笑了笑,“怎么,你有兴趣搞房地产?”

    肖君毅却摇了摇头,“至少目前还不是,上海吸引的以外资为主,北京别墅建造已经开始叫停,海南嘛……”他微微顿了下,“那不叫开发,不叫建设,纯粹是浪费和欺诈。国家不会放任下去的。”

    陈远鸣略感惊讶的看了对面的青年一眼,他也看出海南局势不妙了?如果只凭推测得出这个结论,那他的观察力和决断力都堪称优秀。

    “不想做房地产,要做什么呢?”

    像是在问对方,又像是在问自己。陈远鸣看着面前的世界,问出了问题。他前世最想要的不过是有钱,不用再卑躬屈膝,不用再起早贪黑,可以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堂堂正正、被人尊重。如果可能的话,再找个一心一意的恋人,不用在乎世人的目光……一个并不复杂,但是让人心安的生活目标。

    然而今生,他已经很有钱了。只要找对门路,也必然会更加有钱,一辈子衣食无忧,不只是家人,就连身边所有亲戚朋友都能一一关照,他的收获已经超出了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的一切。但是坐在这堆钱上,他却有点迷失了方向。他知道很多很多可以迅速赚钱的东西,简单、利润丰厚、且毫无危险。但是这些却并非他真正想要的。心底似乎总有一个空洞,在咆哮着什么,让他惶惶不可终日,内心充满焦灼。

    如果上辈子的目标已经完成,那这辈子他该为了什么而活?

    “做什么?当然是先家族,后世界。”肖君毅答的异常干脆,“做一些真正的大事,就像老爷子的家训,脚踏实地,利国利民。”

    声音率直响亮,在这咆哮的寒风中掷地有声。

    很简单,却又很复杂。在年轻人口中是勇气和无畏,在那一代开国元勋口中,却重逾千斤。陈远鸣愣了片刻,突然笑了,伸手握住了身边的钢铁支架。那只手已经不再稚嫩,曾经被烈日灼黑的肤色在长时间的室内保养后,正慢慢恢复白皙,他手心的厚茧会一点点脱落,心头的抑郁会一寸寸抹平。时间总会带走一切,不留任何痕迹,但是这样就够了吗?

    如今这具躯体还很年轻,只有16岁,实实在在的年轻。就算此生依旧活不过32岁,他也还有16年的生命可以去拥抱,可以去享用。这样崭新的人生,为什么总要耽溺过去。他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不是吗?

    看着突然露出了笑容的少年,肖君毅微微一怔。这样的表情他可从没在这孩子身上看到过,那层包裹严实的坚壳似乎突然绽出了一条细缝,露出了一个更加真实可亲的人类。一个活人。

    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仔细回想了半天,肖君毅也没能得出答案,但是两人之间一直紧绷的气氛却着实一松。肖君毅只是微一沉吟,也笑了出来。管它呢,这么多天想尽办法也没做到,现在不还是做到了嘛!这个孩子……不,也许不该再把他当做一个孩子。这个陈远鸣是他见过最为特殊的人之一,对于这样一个人物,他是真心想要结交,不是为了家庭,也不是为了小叔。

    虽然没在交谈,但是两人的视线一起看向了脚下的大地。那些车辆、那些机械吊臂还在不知疲惫的劳作着,为了打造一个新的奇迹奔波不休。寒风和心头的暖意交织,两人在高台上站了很久,最终还是被施工人员请出门去。

    跨上摩托车时,肖君毅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比起陈远鸣身上的冬装,他那身皮装实在是太不耐寒了。

    陈远鸣微微一笑,“找个地方吃饭吧。”

    揉了揉鼻子,肖君毅也笑了出来,“外滩有一家饭店,粤系菜肴,里面还有卡拉OK设备,条件不错,就那里吧?”

    “你做东,自然你说了算。”陈远鸣也不在意,跨坐在了摩托上。

    “最近电视上播的那部白蛇传大热,新出了一批镭射影碟,正好找个机会去看看。不过是说这镭射碟估计也快该到头了,听我小姨说她亲戚里面有个正在研制更新换代产品呢……”

    陈远鸣的动作顿时一滞,“你说什么?”

    “白蛇传啊,那个新白娘子传奇,赵雅芝演的……”

    “不不,你小姨的亲戚!”异常罕见的,陈远鸣声音里带上了一份急迫。“那个能代替镭射光盘的东西,是什么!”

    肖君毅诧异的扭过了头,瞟了眼背后坐着的少年,这是怎么了?但是对方眼神里的认真让他不由的也认真了几分,想了半天,他终于记起了那个名字,“应该是叫Video compact Disc吧,视频光碟?据说跟CD差不多大小,但是具有影像效果……”

    果然是VCD!陈远鸣的心头一热,是啊,这个时间点,他怎么没想到呢!

    肖君毅自然发现了对方浓厚的兴趣,挑了挑眉,“要找个地方详细谈谈吗?”

    “当然!”

    肖君毅微微一笑,也不废话,一脚踩下油门,向南浦大桥驶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