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39章 闯关

第39章 闯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比来时快了一倍,太阳刚刚从天际落尽,两人就坐在了饭店的雅间内。这次没有外人作陪,气氛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融洽,在点过饭菜之后,肖君毅往椅背上一靠,饶有兴趣的看向面前的少年。

    “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这时陈远鸣的激动情绪已经散去,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听到这个问题,他微微一笑,是啊,如果说小灵通是因军工厂产生的灵光一闪,那么VCD就实在是太过超前。如果没记错的话,现在VCD可连原型机都还没出现,更谈不上流行或热门,同类的录像机、镭射机销量在中国也只是马马虎虎,就算有前瞻思维,也不可能前瞻到这种地步。如何让以后的合作伙伴信任自己,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停下轻轻摩挲着茶杯的手指,陈远鸣敛起了笑容,一字一句认真答道,“因为你说的,换代。”

    两个字干脆简洁,却又意味深长。肖君毅微微一怔,就凭这个?

    看到肖君毅略带疑惑的表情,陈远鸣也不再卖关子,“不要小看换代这个词。当年的录音机代替收音机,有多少厂家直接崛起。从录音机换代到CD机后,又创造了多少的利润空间?”

    像是在整合自己的思绪,陈远鸣的语速并不算快,但是条理异常清晰。

    “现代社会,知识在爆发性增长,电话、电视从出现到成熟不过花了百年时间,黑胶唱片、盒式录音带、CD光碟……50年里仅音频读写模式就发生了数次变革,每次更新换代,就意味着一次前所未有的机遇,如果不抓住这个,马上就会被时代淘汰。这已经不是过去千年那种闭关自守的模式了,模仿不再有效,创新才是一切。如果能有东西代替现在繁琐、高昂的录像带、镭射碟,我愿意进入第一序列,成为那个吃螃蟹的人。”

    认真的听着,也琢磨着这话里的含义,肖君毅却没有马上答复。无他,有些事情,就算陈远鸣有想法、有意愿,也并非能够按照自己的预期实现。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这块蛋糕好不好吃,而是拥有蛋糕的人,是否愿意把自己那部分让给别人。

    想了一会,他摇了摇头,“想法确实不错,但是据我所知,那位已经在研制VCD上投入了相当大的资金,就算你有钱,人家也未必会接纳你。经商不像是炒股,不是有钱有眼光就能成事,还需要更为复杂的东西,比如人脉,比如技术,比如管理能力。”

    而这些,恐怕你连一个都不具备。

    话没出口,但是陈远鸣却心知肚明,微微摇了摇头,他坦然说道,“我要的不是控股、不是决策权,不是对一个公司的实际操控力,而是一个投资点,一个让我手中这笔巨额财富能翻倍增长的契机。而且也不是我看好这个项目,就必然会给他们注资的,必须亲眼见到项目的负责人,亲身跟他们谈谈,能够满足我的预期,才可能有下一步打算。简单来说,就是一项风险投资。”

    人大商学院出身,又怎么会听不懂“风险投资”是个什么意思。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肖君毅只觉得胸中的感受难以言表。其实眼前这个男孩尚未彻底长开,不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泛着十足的青涩,一眼看过去就是少年模样。然而他的神态却全然不同,双眼中闪烁的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坚定,似乎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常人所见的模样,而是一片更为直接明了,能够一手掌握的笃定存在。

    要帮他一把吗?这个问题只是闪现了一瞬,肖君毅就笑了。其实自己能帮上什么呢?不过就是牵线搭个桥罢了,其他一切都不论,光凭自己对他的那份好奇,这个“小忙”就必须帮,他何尝不想看看,这个古怪的小子能做到哪一步呢?

    看到肖君毅唇边露出的笑容,陈远鸣悬着的心就落在了地上。其实他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胸有成竹,未来十年里,中国VCD制造业将面临着无数艰难险阻,而一切都要归根在第一台VCD面世时埋下的隐患。如今有机会溯本求源,不但是个机遇,同样也是个挑战,现在只是他面临的第一道关卡,是否能重塑这个VCD帝国,是否能以此为契机,开启电子时代的序幕,还要一步一步慢慢来。

    如果成功了,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伟业……

    &&&

    当天夜里,肖君毅就联系上了自家小叔,在汇报过事情的经过后,电话那头也是一阵长长的沉默,过了良久,听筒里传来了肖云有点感慨的声音。

    “只是‘换代’二字就能想的如此长远,我还能怎么说呢……行啊,我们就帮他一把吧。虽然最后跟远鸣合作的并不是肖家,总是让人有点失望。”

    长途电话的信号并不算好,让那声音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其中的遗憾之意不容辨错。

    肖君毅并未错过小叔话里的要点,不是“你”,是“我们”,这件事就从他个人的亲戚关系,变成了肖家对于陈远鸣的报答。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对于那个尚未诞生的VCD产业,也会尽力为之护航。不论陈远鸣想或者不想,他都已经成功搭上了肖家这条大船,只是这意料外的第一步,就惊艳如斯。

    想归想,肖君毅却转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今天听远鸣说关于换代的问题,我突然想到等新一代产品做出来,是不是BP机就会直接被淘汰了呢?”

    BP机,也就是传呼机算是这年代时尚人士的标准配置,可以通过电话连接寻呼台,再发信息给被连接者,如果严格定义,也算实现了“半移动”的目标。

    对面电话了静了几秒,笑出了声,“你也发现了?最近我跟你爸也在讨论这个问题,制造寻呼机的生产线我们也不是没有,但是长远来看,只要移动电话一出现,它被淘汰可以说势在必然。不过好在我们在这上面铺设的线并不长,在新产品出现前后,关停转让即可,现在这玩意正火着呢,不愁卖。”

    听到小叔的解释,肖君毅也松了口气。这就是家族企业的好处,一个人想不到的东西,总有人会查漏补缺,他还太年轻,还有得要学。只是那个更年轻的孩子呢,他是否也会有疏忽和遗漏?挂上电话,肖君毅只是愣了一小会,转手就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没关系,这次他肯定是要跟在陈远鸣身边的,如果对方想不到,自己也可以搭把手不是吗?

    三天后,联系妥了相关事宜,肖君毅和陈远鸣两人一起坐上飞机,踏上了旅程。

    &&&

    坐在家里,孟力生有些焦躁的看了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自从两天前接到那个电话后,他就陷入了这种莫名的烦躁。自己正在研制VCD的事情在亲朋好友间并不算秘密,但是耗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在成果触手可及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有意愿投资的陌生人,着实让他在惊愕之余有些苦恼。

    在任何年代,科研都是件十分烧钱的事情,想把一件发明转化为实际产品,需要的不只是技术和人才,更要有充足的财力。从科研院下海这么多年,他也算是小有积蓄,但是研制VCD一年就烧掉了将近50万美元,这还只是前期费用,将来成立公司、创办企业,建立生产线、聘请员工,乃至宣传推广,哪块不需要钱来支持?目前这个项目的实际合作人只有他自己和MPEG格式的创始人燕教授,两人的总资产加起来也不过1、2千万,资金的掣肘就意味着需要银行贷款,需要不停的为钱奔波。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寻找投资人的打算。银行可以用利息打发,合伙人却不能。注资意味着分薄管理权,意味着丰厚的利润被鲸吞剥削,万一合伙人不靠谱,面临的将是无法计量的损失。这个险他们并不打算冒。

    然而这次出现的投资人却出乎了自己想象,一方面是亲缘关系带来的情面,另一方面则是那个“风险投资”的诱惑。如今在欧美,风险投资也是个相当前卫的行业,这里没有利息,无需抵押,也不用偿还,只是把钱投入自己看好的行业,用高风险换取高回报,如果成了就是一本万利,如果失败则是一无所有。对于创业人来说,这样的模式当然再好不过,但是对于投资者,却诚然是一种赌博。

    只是这个投资人是否能做出如此大的决断,他所谓的“风险投资”又需要怎样的报酬来实现。在电话里,他还听肖家那小子说过,这次的投资人十分年轻,钱基本来自之前股市的盈利,这样的人选,真的可以信任吗?

    脑海中千思万绪,一时无法决断。孟力生起身又给自己倒了杯浓茶,继续盯着石英钟发起呆来。

    下了飞机,陈远鸣照例选择了一趟公交车,向这次的目的进发,肖君毅耸了耸肩,无奈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两人聊了很久,天南地北应有尽有,在这上面他终于找回了一点对于话题的掌控权,但是闲聊也没法阻止旺盛的好奇心,站在陈远鸣背后,他十分好奇的打量着对方手里拎着的两个大盒子。现在是刚过了元宵节没错,但是这次不是来谈生意的吗,怎么还带这种礼盒来?这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然而当他问陈远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时,那少年只是狡黠一笑,“此乃锦囊妙计。”

    朝天翻了个白眼,肖君毅撇了撇嘴,没再追问下去。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倒车和步行后,两人终于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VCD的研发人孟力生是肖君毅小姨夫的表弟,关系有点绕,但是好歹能搭上亲。站在门外按响了门铃,不一会房间内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拉开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孟叔叔,新年好。”肖君毅摆出了合宜的笑脸。但是对方的目光完全没有停在他身上,而是瞪圆了双眼看向他身后。

    陈远鸣也露出了笑容,友好的伸出了右手,“孟先生您好,我是肖君毅的朋友,名叫陈远鸣。”

    小肖的朋友,陈远鸣……孟力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后被妻子推了一把,才猛地打了个激灵。这就是电话里提起的那位投资人吧,可是……这是“年轻”可以形容的吗?这分明就是个孩子啊!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茫然的伸出手,孟力生握紧了那只带着暖意的手掌,心底一片迷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