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41章 振翅

第41章 振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业界,学习机的来历从不是个秘密。虽然打着寓教于乐,普及电脑键盘操作等等旗号,但是本质上,这种机型的内核就是对任天堂红白机的抄袭和模仿,除了驳接一个简单的键盘外,学习机的使用系统,操作模式,乃至卡带上加载的游戏,全部来自任天堂,是无视版权法的剽窃行为。

    可是对于消费者而言,他们并不关心产品来自哪里,或者专利权归属何方,他们所关心的只有东西是否新潮好用,是否物美价廉。由于仿制的狡猾,以及对消费思维的精准揣摩,学习机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就做到了独大一方,把无数模仿红白机的低端仿品挤出了市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但是这种成功背后的启示,对于自己又意味着什么呢?看着妻子漫不经心的表情,孟力生只觉得汗水从脊梁上滑了下来。比起红白机,VCD的构造其实也复杂不到哪里,特别是光盘的灌制和影碟机的播放模式。如果产品上市,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去研究,相信不出几个月,就会勘破制作工艺,复制出同样的产品。

    到那时,如果VCD机真的符合中国市场的需要,真的有那么大的销售区间,别人凭什么要放弃这块不设防的肥肉,让自己独霸VCD市场呢?届时他所面对的将是一个又一个具有强大资金支持,充足科研力量的对手,将是一个无序且充满混乱的强盗式市场。

    身形晃了一晃,孟力生再也站不住脚了,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只是这样的旁枝末节,他少看了一眼,少走了一步,面对的将是什么?!而那个少年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在乎,只要求两点,只带了两台机器,这又意味着什么?

    就像自己内心深处的弱点被人洞察的一清二楚,又对症下了猛药,孟力生在眩晕的同时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肖君毅的那句话瞬间浮上了心头,“他的眼光和能力无可挑剔”、“肖家站在他背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孟力生露出了一丝苦笑,现在他终于知道这话里的真实性和重量了。被彻底击溃的感觉着实不妙,但是同时他却又万分庆幸,这少年是打算站在同一战线的友军,而非敌人。

    也许他真该放弃所有成见,勇敢的踏出一步。这个商海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太多,并非自己和燕教授这种科研人员能够掌控的……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孟力生豁然起身,拨通了一个国际长途。如果要合作的话,他们也该拿出十足的诚意,不是吗?

    &&&

    “学习机和红白机?”

    肖君毅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名字,对于他而言,这两种机型都不算陌生,由其是红白机,在那个圈子里更低一辈的孩子中很受欢迎,连带他也玩过几次超级马里奥、冒险岛之类的游戏。与之相反在那些红白机爱好者眼里,学习机就有点不堪入目了,尝尝被人用鄙视的口吻说是“杂牌货”。

    这些小孩子当然不懂正牌和杂牌的真正区别,但是放在现在这个场合说出,肖君毅哪还不知这话里所代表的含义。这就是刚才远鸣提到的“专利权”问题吧?目前国内的专利法其实并不健全,任天堂也没有开拓中国市场的意图,才会放任学习机横行无忌。但是如果没有专利权,没有合法维护的手段,那些新生事物将会面临怎样的局面呢?

    一个军工厂,拉回生产线就能制造冰箱、彩电,一个只有几十万资产的小公司,模仿窃取别人的创意后就能成为国内游戏业的霸主,市面上各式各样的仿品更是数之不尽,这个国家目前还没有严苛的法律保护措施,各种无序竞争正在摧垮市场本该蕴含的活力,今天陈远鸣说的是游戏机业的现状,那么未来的VCD呢?或者更远的移动电话呢?

    这次没有打诨插科,肖君毅微微皱起了眉头,“我也该跟小叔他们说一声,对吗?”

    陈远鸣点了点头,“理所应当。”

    看着面前表情严肃的青年,陈远鸣微微叹了口气,这番话肖君毅已经完全明白了,那么孟力生这位VCD之父会不会也产生一些触动呢?其实对今天这一招,陈远鸣思索了很久,如何才能出奇制胜,如何才能成功说服处于这个时代的僵化头脑。这是他迈出的第一步,也是整个大计划的根基,是扭转这个时代的蝴蝶振翅。

    VCD的专利权旁落真的只是一个商业失败案例这么简单吗?其实在陈远鸣眼里,并不尽然。或者说学习机的成功,VCD帝国的群雄并起,正是中国产业化的两大悲剧表象。在这里,两个极端恶劣的榜样被树立了起来,它们昭示着创新并不那么重要,想法和点子远远不如剽窃来的迅捷。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中国并未进入世贸组织的事实更是给那些短视者充足的保护。

    从90年代开始,中国制造业飞速进入了模仿和贴牌的快车道,“山寨”成为了一种精神,大量的人力物力被用在投机取巧上,人们再也不重视发明,不重视科研所代表的综合国力,由于创新费用的昂贵,大量真正的技术人员被束之高阁,有想法有思维有气节的人最后面临着食不饱腹的困境。快速、低廉、零成本才是那些“赢家们”重视的唯一目标。

    而这种堂而皇之的市场态度,也正在慢慢蚕食消费者们的观念。曾经对于三大件的信任,对于凤凰自行车、上海手表的民族自豪,逐渐转变为了“正版高价,谁买谁傻”的讽刺和嘲笑,既然有5块钱一张的盗版碟,何必去卖15块的正版?既然能看网络下载的电影,谁还要进电影院消费?知名厂家销售的药剂那么昂贵,为何不买点同类低价产品?既然山寨货物美价廉,又何必花大价钱买个正版……

    一个个看似天真,却又无比残酷的问题让所有良心企业都无语凝噎。这种可笑的自信,在进入世贸后被残酷的现实敲的粉碎。由于DVD的版权限制,中国向外销售一台DVD机,只能赚取1美元的利润,却要缴纳18美元的专利费,曾经占据世界80%以上的DVD制造业,弹指间就变做他人嫁衣。大部分电子产品的芯片都仰仗进口,上游稍微卡住,下游的价格就飞速猛涨。几乎世界所有大牌厂商都在中国拥有代工工厂,那些高昂的、奢侈的、新潮的产品只凭专利和技术挟持,就毫不费力的掠夺了大量血汗金钱。

    世界工厂,山寨王国,听起来辉煌荣耀,又何尝不是阿Q式的自我嘲讽。在前世的记忆中,这个国家整整浪费了十年时间,付出了无比昂贵的学费和代价,在阵痛中痛苦挣扎、浴火重生。在现在,这片蓝图尚且空白,他能否成为那只蝴蝶,来煽动、改变这个世界呢……

    思绪慢慢飘远,陈远鸣停下了交谈,目光看向窗外那颗挺拔的大树,如今只是三月初,树梢还光秃秃一片,未曾发出一条新芽。不过它会的,随着时间的抚慰,随着雨水的滋润,再一次枝繁叶茂,华盖擎天。它所需要的,只是一场春雨罢了……

    当天夜里,孟力生打来了电话。比起之前的盲目无礼,这次他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认真。在电话里他告诉陈远鸣,自己已经联系上了身处美国的燕教授,经过严肃讨论,他们决定三天之后再次登门拜访,共商合作事宜。

    放下电话,陈远鸣轻轻呼出了口气,露出一丝笑容。

    &&&

    和之前的约谈不同,这次他们没有选择孟力生家,而是把商谈地点定在了一家饭店内。豪华套房里,一边是佳肴满桌的餐厅,另一边则是窗明几净的会客室。几人端坐在沙发上,茶杯里香茗翻滚着热气,大摞的资料摆在面前,一个男人谨慎的开了口。

    “这就是我们目前所具备的全部信息了。”和孟力生不同,身为美籍华裔的燕教授身着一套合体的西装,不论精神面貌还是心态作风,都更符合后世商业精英的做派。

    陈远鸣抬起了头,冲对方轻轻一笑。“很清晰,一目了然。”

    在他手中,摆放的就是关于VCD生产的全部策划细节,包括必须投入的生产线价格、对于市场的销售评估、前期宣传需要的费用乃至人力资源配置等等,不一而足。对于这些,陈远鸣不敢说精通,但是从大体规划上可以看出两人的认真。

    “关于之前提到的专利权问题,我和燕教授也仔细考虑过了。”另一边,孟力生有点忐忑的开口,“专利确实是目前我们需要克服的一大问题,昨天燕教授已经联系到了美国一家专利代理公司,他们在申请专利上具备相当经验,只要产品做出来,马上就能系统的申请除中国外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工业产权,商品品牌我们决定命名为‘飞燕’,已经委托设计商标了。”

    说着,他顿了顿,有些为难了瞟了眼肖君毅,“至于国内的产权问题,目前中国实用的专利法跟国际通行有些出入,所以估计只能靠我们自己申请专利,这上面牵涉到很多部门,可能要花费一些时间。”

    对于目前的中国而言,专利法确实是个新鲜事物,有所顾忌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如今飞燕摆脱了依附银行贷款产生的种种掣肘,对于地方扶持也不像前世那么看重,为了留住这个很有潜力的新兴产业,本省也会以更加开放合理的态度来支持企业的发展吧。对于这点陈远鸣倒是不太担心,前世能拿出一千多万美元来搞VCD产业的地方政府,如今也不该为了这点问题横加阻挠,更别提还有肖家这尊大神在。

    笑了笑,陈远鸣放下手里的资料,坐直了身体。“你们的诚意我已经非常明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我之前说过的VCD光碟,在我的计划里,生产制造VCD光碟并不在预期目标中,这里面涉及太多相关部门,不应该由播放机的厂商插足。”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可是如今不生产VCD,我们的影碟机要怎么销售……”

    陈远鸣摇了摇头,“你们的思维陷入了误区,或者说是产品定位不够明确。VCD机要代替的不该是卡拉OK设备,而应该是录像机。是一种电视机的补充产品,用来播放影视作品的工具。”

    说完,他轻轻弹了弹手上的资料。“其实不只是VCD机,VCD光碟也是必须申请专利的,这个专利主要目的不再是获取利益,而是用来交换版权。如今市面上音像公司的生产主要依托在卡带和CD光盘上,听歌其实是无需用双眼的。但是影视作品却相反,镭射影碟价格太过昂贵,录像带不止昂贵,还具备可擦写模式,对于销售都并不理想。但是如果出现了一种廉价的替代物,那些影视公司就不会心动吗?”

    “同样是算数问题,一部影片在上映之后,它盈利空间就会急速缩减,电视重播、录像带贩售带来的收益都不算可观,但是有了视频光碟,这些电影将会随着VCD机迈入千万家的大门,如果销售一台VCD机,就能卖出一百套影视光碟,那么其中蕴含的商业前景又是多少呢?”

    孟力生长大了嘴巴,“可是……时长……”

    陈远鸣笑了,“对,时长不符。如果必须用VCD作为载体,那么一部电影就需要双碟才能放完,会极大增加播放难度,并不符合最简原理。这就是我对于VCD业第二个顾虑的根本所在——它不是最佳的载体。光碟难道就不能容纳更多的容量,更长的时长吗?VCD绝不该是终点,而是这个巨大市场的第一步。所以在我的设想中,不止要把精力放在VCD的发展上,同样也要为下一次换代产品投入更大的精力,这不是一战定胜负的事情,而是场连绵不断的战役,每一次先机都至关重要。”

    没错,这就是VCD业的第二大隐患,在中国制造业为VCD的巨大利润沾沾自喜时,日本就已经进入了DVD研制,并与1994年推出第一代DVD光碟,随后在1995年,DVD标准由6C集团划定,一举卡死了世界范围内DVD业的专利权,获取了无可计量的财富。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想着革新,那么再辉煌的胜利转眼就会成为过眼云烟,如今他们要做的就是跟时间赛跑,跟一切潜在的敌人较量,这将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不能放任中国输在起点上。

    这番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很久,燕教授轻笑了出来。“江山有待新人出啊……我们真是老了。”

    孟力生也无奈的点了点头,“谁会想到这点呢?我原以为是自己眼光卓绝,才会想到开发VCD,但是没想到在起点就是不成熟的……”说着,他看向了身边的合伙人,“老燕,怎么样?有信心来搞下一步开发吗?”

    燕教授哈哈一笑,“第一个做出了MPEG格式,当然还能第一个做出MPEG-2,在这点上,目前我们不会输给任何人!”

    语气里的自信几乎要满溢出来,透着一股子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豪情。在两人兴奋的交谈中,陈远鸣轻轻靠在了沙发背上,疲惫,但是心中有一种力量正在蒸腾。这个,就是他的第一步了……

    隔天下午,在参观了VCD研发工作室,现场查勘了厂房选址,并且针对一些细节问题研讨后,几人商定了初步合作意向。陈远鸣作为VCD产业的最大投资商,将对项目前期投资5百万人民币,加快研发进度,预计6月中制作出原型机。同时提供2千万人民币,作为建厂、定制流水线等建设费用。

    待原型机成功后,孟力生和燕教授负责国内外专利权的申请和注册,而陈远鸣则负责找人联系影视公司,洽谈VCD光盘生产事宜。一切尘埃落定后,预计在十月正式投产。在这之后,他将会继续投入1千5百万人民币作为宣传费用,1千万人民币作为研制更新换代产品的追加费用。

    除了陈远鸣投入的5千万外,燕教授将注资1千万人民币进行研发生产,孟力生则以科技入股为主,三人股权分配为3:2:4,以孟力生为公司控股人,余下10%股份作为企业吸纳技术人员的优先股,另行分配。

    对于如今国内的环境而言,这份意向书无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确定大体事项后,陈远鸣再次踏上了返回上海的航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