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43章 余波

第43章 余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站在病房外,透过带着一层水汽的玻璃窗,陈远鸣注视着花坛里的冬青树丛,久久无法回神。昨天把肖君毅送进急诊室后,他转身就给肖云去了个电话,那边的反应比他想象的还要沉着冷静,说隔天就会到上海,让他别担心,呆在医院不要妄动。

    随后不到十分钟,上海市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搅动起来,公安系统迅速反应,连夜展开侦破,两个受伤的劫匪被及时扣押,还躺在病床上就进入审讯。结果来得很快,根据获取的资料,上海周边的国道、省道、铁路全部进入戒严状态,几十辆警察车撒网下去,终于在凌晨时分找到了那辆天津大发,并在附近的便捷旅馆里捕获了在逃的两位人犯。

    然而呆在医院里,陈远鸣所能做到的就是一遍又一遍的答复警方的问题,询问医生手术进展情况,还轮番见了一遍局长、市长级别的高官。一夜未睡,他的精神早已困倦到极点,可是内心的焦躁却毫无减退。

    太大意了!

    据警方汇报,这群匪徒来自潮汕地区,为首的黑脸大汉化名“豪哥”,曾是香港4.10绑架案的外围接应人员,后来香港风声日紧,他就带领一群小弟流窜到了上海。时值沪市高点,全民炒股的狂热促使他把劫持案获取的几十万块全部投入了股市,但是好景不长,由于操作失败,钱转眼就被熊市套牢。眼看“卖命钱”一口气没了大半,豪哥就被小弟们鼓动着割肉出局,谁知没过几天却就又迎来了牛市反弹。这一起一落着实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人开始铤而走险,干起了老本行。

    通过私下渠道,豪哥抱着极度的仇富心理盯上了证券公司的百万大户室。这两个月来由于股市风云骤变,大户室人员更迭密集,不少富豪都已经离开上海,再也跟踪不到信息,唯独陈远鸣是个特例,酒店住所固定、收益丰厚、经历传奇,再加上年龄和外貌的独特,早就被红马甲们当做业内谈资传播了出去。

    根据这些线索,2月初匪徒们就锁定了陈远鸣的住所和交友情况,不过顾忌肖云这个传说中的大院子弟,一直没敢轻举妄动,好不容易盼走了肖云,谁知陈远鸣这时突然又离开了上海,不知所踪。这一变故激起了豪哥他们的恶念,在得知股票账户和酒店客房还没有退掉后,他们在酒店外整整蹲守了一周,终于在昨夜碰上了返回时落单的陈远鸣,实施绑架。

    整个过程意外的简单,却又凶险无比,如果不是肖君毅舍命相救,他现在估计尸骨都沉在黄浦江里了。仅仅是一个疏忽,就换回了如此可怕的后果,让他怎不寝食难安。

    眉峰紧蹙,拳头握紧,掌心的伤口迸出了一阵刺痛,陈远鸣正看着窗外发呆,这时一阵汽车马达轰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医院大门口开进来了一串军车,全部挂着南京军牌,刚一停稳就从车上走下几人。看清楚来人,陈远鸣身形晃了晃,迎了上去。

    披着一身厚重的大衣,肖云快步走上前来。陈远鸣喉头一颤,“肖大哥,我……”

    “具体情况我都知道了,别担心。”肖云上下打量了一眼陈远鸣,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孩子估计一宿没睡,脸上的血迹都没擦干净,胳膊、大腿上草草包扎了一些绷带,脸上青青肿肿,看起来十分可怜。摇了摇头,肖云问道,“小毅呢?”

    “还在病房里躺着,昨晚刚做了手术,估计麻醉还没退。”陈远鸣顿了顿,“医生说这次刀伤过深,损伤了动脉和部分肌肉群,不过神经没有大碍,昨天手术相当成功……”

    部队里出来的,肖云对于各种损伤的认知可比陈远鸣熟悉多了,肌腱损伤更是部队医院里熟手中的熟手,所以比起面前少年的紧张,他自然也更沉得住气。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肖云坦然一笑,“都说了,别担心,还有长辈在呢。”

    这时从走廊外急匆匆走来一个男人,陈远鸣昨晚见过他几次,好像是政府哪位高官。只见他快步走到了肖云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肖云剑眉一挑,“压下去。现在是什么时候,挖是要继续深挖,但是消息不能见报,特别是关于受害人的情况,一定要全面封锁,别大动干戈。”

    在这事上,肖云和自家大哥已经有了安排,目前侄子受伤的消息就没传回北京,害怕长辈们受不了刺激。而且大会刚刚开始,一切以稳定为重,根本就不是掀摊子的时候,查是该查,但是动作绝不能大。

    那人唯唯诺诺应了一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谁能想到呢,今年上海第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居然落在了军方大佬的儿子身上,昨天南京军区就有人过来拍桌子,上面更是雷霆大怒。才一宿时间,人就从沈阳军区专机过来,排场之大,是个人都受不了。那群毛贼怎么就这么不开眼呢?!

    简单又嘱咐了两句,肖云客气的点了点头,让身边的警卫员送走了人。这时院方也派了一位护士过来,说病人已经清醒了。长长舒了口气,肖云领着陈远鸣向病房里走去。

    病房安排的是个单间,一片柔和的蓝色压住了医院里本该呈现的惨白,只是躺在病床上的青年俊脸白的有点难看,连嘴唇都毫无血色,头发乱糟糟搭在前额,看起来虚弱又憔悴。

    “怎么样?知道老爷子操练你的用意了吧?”走进门,肖云就毫不客气的说道,“平时不流汗,战时就要多流血,都是你妈把你宠坏了,几个毛贼都对付不了!”

    这话说的可够呛人,但是病床上的青年难得没有反驳,只是尴尬的抿了抿嘴,“小叔,揭人不揭短……”

    看到侄子还有兴趣跟他打诨,肖云心里顿时一松,扭头拉过陈远鸣,把他按在了床边的座椅里。

    看到陈远鸣,肖君毅的眼神顿时一亮,不过在看清楚对方狼狈的形容后,又是皱了皱眉,“昨晚没睡?”

    “就你这挫样,几个人能睡得着啊。”肖云倒是毫不客气,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这时肖君毅才反应过来,小叔一晚就从沈阳赶到上海,估计也是通宵没睡吧,有些尴尬就想抬起手摸一下鼻子,谁知胳膊刚一动,掌心就是一阵钻心的痛。轻轻嘶了一声,他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昨晚那群垃圾如此难缠,不过好在远鸣没事。”

    “是啊,好在远鸣没事。”肖云也轻轻吁了口气,听到案情报告时,着实让他也冒出一身冷汗,原来一个月前就被人盯上了,那时自己可还在上海,压根就没想到过这种事情,实在也是83年严打过后社会风气比较正,又时值两会期间,谁能想到大上海会出现这样恶性的绑架事件。

    “不过上海也不能再待了,我听小毅说过,你最近正在安徽那边搞实业项目,要不先离开这里避一段风头?”肖云扭头向陈远鸣建议道,就算消息压的再牢,还是会冒出点传闻来,一个身家过亿的孩子孤身在外,谁能放心?

    陈远鸣犹豫了一下,照实答道,“其实这次回来我是想转移一下股票账户里的资产,想去美国看一下情况……”

    肖云一拍大腿,“出国更好,等风头过去再回来就行。不过你股票账户里钱还不少吧?我派人跟你一起处理资金问题。还有你这一身,赶紧收拾下,再睡一觉,小毅这边有我在呢。”

    听到这话,陈远鸣有些犹豫的站了起来,“可是……”

    肖君毅笑了笑,打住了陈远鸣的话头,“别可是了,昨天我要是让你被劫走,才该被小叔打断腿呢。好好去睡一觉吧,我这边养几天就好了,不用担心。”

    两人众口一词,陈远鸣眨了眨眼,实在说不出什么话,只好轻轻点了下头,推门走了出去。

    当少年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后,肖君毅突然出声,“这事不会让家里知道吧?”

    “现在知道怕了?”肖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老爷子和你爸是知道了,老太太和你妈还被蒙在鼓里,你爸的意思是让你赶紧跟我回沈阳,养伤、复健,顺便管管公司的事儿,好好收收心。老爷子则恨不得把你再扔进部队里操练一遍,别给肖家丢脸。”

    “小叔!”

    “行了,你的意思呢?”

    肖君毅沉默了片刻,“我也想回沈阳了,有些事必须抓紧,要不会被人远远落下……”

    “伤自尊了?”肖云微微一笑,“听你说远鸣在合肥的事情,我也挺惊讶,这孩子是能成大器的人物,只是还太年轻,容易被事情绊倒。既然和咱家扯上了关系,就不能让他被这些小事耽误了……”

    看着费力点头的肖君毅,肖云暗自笑了下,虽然这次伤的真不轻,但是自家侄子看起来也真的成熟了不少。出身军人世家,肖家的家训从来都不存在“怯战”一说,可以流血不能流泪,他这辈儿还有不少亲身上战场的,但是下一辈却越发不成器了,别说进部队,连骨气都十分堪忧。这次肖君毅的表现着实让几位长辈松了口气,聪明又不是孬种,这才是肖家值得培养的人才。

    对于陈远鸣这个人,肖家也形成了统一意见,是个大才。不管是成为助力还是成为盟友,他都十分值得维护,更别提对于肖君毅的正面影响,更是让人心中长出一口气。现在双方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身家什么确实也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既然保了就要一保到底,省的荒废了这样难得的人物。

    又闲聊了几句,肖云看侄子的眼皮又开始耷拉,笑着站起身来,“你好好养病,过几天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跟我回吧。”

    失血和手术反应让肖君毅很难保持清醒,不过他还是挣扎着动了一下肩膀,“远鸣那边,也要做点保护,犯人还……”

    “行了,你就别操心了。”一把按住侄子,把人压回床上,肖云轻轻拍了拍他的发顶,“英雄已经逞过了,下来交给我们这些专业人士好了。”

    被臊的面颊微红,肖君毅的脑袋在枕头了蹭了下,嘟囔了句,“他可是我救回来的……”

    “这小子……”哑然失笑,肖云站直了身体,看着侄子慢慢闭上了双眼,才轻轻舒了口气,走出门去。

    下来,要操心的事情还多着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