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49章 捡漏

第49章 捡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关于下游建厂事宜,陈远鸣和燕乔森又进行了一些相当细致的讨论,最后决定还是以陈远鸣为主,燕教授为辅,在深圳华强北附近寻找合作伙伴,前期先设立光盘厂,后期等VCD产业发展起来,MPEG-2进入开发后,再切入芯片厂的构架。不过具体详情依旧要知会孟力生,而且新厂的合作人也必须谨慎挑选,所以今天达成的不过是个意向,后期策划还需要更大心力才行。

    谈完了正事,天就已经擦黑了。这次由燕教授做东,一行人去了附近颇为有名的牛排馆就餐,不过同样是米其林星级餐厅,这里的饮食氛围可跟华尔街相差太远了,西装、晚礼服根本就看不到影子,也没有那种有礼到了虚伪的造作食客,只见三五成群的都是些身着牛仔裤、T恤衫的年轻人,半数以上还顶着厚重的眼镜架和一头可与鸟窝媲美的乱发,有着一股子跟高档餐厅完全不符的随性气氛,似乎不小心闯入了某个大学联谊会的现场。

    面对如此轻松惬意的就餐环境,陈远鸣倒是有了些小小的感慨,美国东西岸两大淘金圣地这种让人惊诧的反差,又何尝不是美国文化的一个有趣折射呢?在这个吵杂又欢闹的餐厅里,陈远鸣保持着微笑吃完了自己面前那份可口的牛排。

    第二天,没有再叫上燕教授,陈远鸣开始了自己的硅谷之旅,这次他的旅行目标不是任何一家知名的高科技公司,而是位于门罗公园市的那条有名街道,沙山路(Sand Hill Road)。

    走上这条只有两三公里长的道路,高高低低的建筑物就映入了眼帘,这里可不像东海岸遍布摩天大厦的水泥丛林,建筑物大多舒缓安逸,有着十分丰富的植被和绿地,似乎他们面对的不是被誉为“西海岸华尔街”的伟大风投中心,不是那些决定着硅谷命运的金融巨头,而是一片以休闲为中心的别墅区似得。

    路上也没有太多形容匆忙的上班族,倒是隐隐约约会看到一些典型“硅谷” 打扮的青年人夹着自己的资料,或兴奋或沮丧的穿过街道,在那些最知名的豪车旁取走自己的小破车,带着梦想或者破灭的希望离开这个冒险家的天堂。陈远鸣笑了笑,没有在路上耽搁太久,径直走向了自己的目标。他这次选择的并非红杉资本、KPCB之类的大型风险投资公司,而是一家业内口碑非常不错的天使投资社。

    说起天使投资社,可能很多人都会产生一阵茫然。其实对于风险投资界而言,这才是风投的起点,也是真正的原矿。那些处于起步阶段的小公司、合作团队或者个人,很可能除了脑袋中天才式的构思,连最基本的创业基金都不具备,他们需要的不是多达百万、千万的巨额融资,而是一个简单的目标:活下去。

    而天使投资人针对的就是这样可怜巴巴的小团体们,这些具有绝佳眼光的业界人士,通过一份份粗略的计划书看到了新技术所能带来的潜力,对创业者进行第一轮投资——少则几万块,多则百十万美元的数额——通过这笔钱圈养起那些明日之星,等到公司日渐成熟后或进行二轮融资,或直接上市套现,获得超过一百倍的高额利润。

    在获取了难以想象的利润同时,这些投资人也拯救了那些只有梦想却无力付诸的年轻人,自然就被冠上了“天使”的名头。只是想做天使,有时候面对的风险也更加高昂,毕竟看走眼、把钱打了水漂的时候仍有不少,所以天使投资社跟真正的大风投公司在于资金来源上有着很大差异,往往不受大基金会的青睐。

    走入这栋如同花园别墅似的建筑物,一位美丽的接待小姐迎了上来。能够做到接待,当然在为人处世上相当通透,只花了一眼,这位美女就发觉眼前的华裔年轻人不是真正寻求投资的创业者——毕竟合体高雅的定制西装+墨镜保镖不是那些穷科技宅能够拥有的——而像是一个真正的富豪,这是位投资人?

    “先生,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美女的仪容无可挑剔,声音清脆悦耳,带着真诚的友好。

    陈远鸣微微挑起了嘴角,“是的,最近我想做点投资生意,听说这里是业内口碑很不错的投资团队,就来了解一下情况。”

    “亚伦投资公司有着业内最成熟的天使投资团队和信息渠道。”接待小姐脸上的笑容更加甜美了,“请您稍带片刻,容我联系一下公司资深合伙人乔纳森先生,他将会给您最详尽的解答。”

    只在旁边舒服的真皮沙发上坐了几分钟,一位30岁出头的金发男子就从二楼快步走了下来,看到陈远鸣时露出了硕大的笑容,“哇哦,您就是苏西说的那位陈先生吧,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我是亚伦投资的埃文-乔纳森,资深合伙人之一,请这边来,我们可以详细讨论一下关于天使投资的相关事宜。”

    在这位殷勤的合伙人带领下,两人走进了二楼拐角处的一间会客室,不像一楼其他房间温馨怡人的情调,这个会客室带有明显的华尔街风格,简单流畅,但是充满了低调的奢华。在沙发椅上坐定,桌前摆放的是手工研磨的牙买加蓝山咖啡,怡人的香味飘散在鼻端。对面的墙壁上,装饰着三排总共20余个LOGO,昭示着亚伦投资曾经成功的投资项目,其中甚至有几个连陈远鸣都耳熟能详。

    乔纳森是一位相当善谈的职业经理人,有着一副天生的好口舌,不像是典型的硅谷工程师或者华尔街金融家,反而有点像位资深律师。他详尽而系统的向陈远鸣介绍了目前亚伦投资公司的现状,这是一家个人联合型投资团体,通常拥有8-12位投资人,超过半数是硅谷内知名公司的高管或者创始人,剩下则是对高科技有着强烈兴趣的普通合伙人,负责筛选每日投来的项目,找出那些其他合伙人不太感兴趣,但又具备潜力的项目,然后筹集资金、联系金融家或者富豪们注资,成功的话从中收取高额佣金。

    乔纳森就是后者,专门负责资金筹募,陈远鸣这样的潜在客户一直以来是他最大的目标,这次居然直接送上门来的,自然让他喜不自胜。目前在硅谷的风投业虽然不算冷门,但是风投公司们往往针对的还是那些需要二次融资的发展型公司,而非一穷二白高风险的雏鸟们,亚伦也就长期面临着资金匮乏的窘境。

    很认真的听着乔纳森先生的介绍,陈远鸣大致熟悉了这家公司的基本构造,现今他在硅谷的关系网还很狭窄,即便有燕教授帮忙,也很难找到真正值得投资的项目,所以有一个这样的中介机构简直再好不过。

    在介绍终于告一段落后,陈远鸣笑着点了点头,“不错的公司,和我想象中的非常相似。不过有一点我想问清楚,像我这样非硅谷出身的投资者,能否直接参与到项目选择,挑选自己喜欢的企划,而非以基金形式托管呢?”

    乔纳森愣了下,但是依旧尽职的回答到,“陈先生,我很理解您想要自行控制资金走向的意愿,这可以说是每一个天使投资人最初的目标,但是高科技不像其他传统产业,不是每一笔投下的钱能获取令人满意的收获,所以如果自行选择项目的话,您面临的将是更大的风险。”

    陈远鸣的笑容加深了一点,“既然来玩风险投资,自然就是想从这种冒险中获得足够的乐趣,所以这点无需介怀,我对手头的资金有完全的掌控权,是赔是赚都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乔纳森眨了眨眼睛,没有让心底那抹苦笑泛上面颊,他现在已经发现了,这位年轻人可能是依靠某种途径获得了大量遗产或者创业基金的富二代,不耐烦华尔街那套古板的基金操作模式,想来硅谷碰碰运气,顺便挥霍一下祖产。不过对方的目的并不是他所需要挂怀的事情,不论何种投资,他们目前都是欢迎的。

    “当然,陈先生。”再次开口时,乔纳森已经换上了一副妥帖的赞赏口吻,“风险确实也是这种投资的乐趣所在,如果是自行选择项目,那么我们每年只会收取全部投资金额5%的佣金,还有2%的利润分成。但是同样,投资的风险就需要您一力承当。”

    “很公平的买卖。”陈远鸣轻轻击了一下掌,“那我先期就投个二百万进来吧,看看这里有什么让人惊喜的东西。”

    二百万!乔纳森又眨了眨眼,好悬没撑住脸上的笑容,亚伦公司目前的风投金额普遍从十万起,五十万止,罕少有超过百万的个人投资,光这笔钱就足够支撑少则4家,多则十数家小公司的投入了。这还是“先期”,眼前的年轻人究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深深吸了口气,乔纳森抽动了一下有点僵住的面颊,露出个略带尴尬的笑容。“那么这笔钱是需要您的律师来核准支付,还是……”

    “哦,这个倒不用麻烦。”陈远鸣坐直了身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刷刷写了几笔,随后撕掉了那张纸条,递了出去。

    一张面额2百万美金的银行支票出现乔纳森面前,这次他连眼睛都不眨了,保持着依旧僵硬的微笑,礼貌的站起身来,“我将马上通知公司的律师和财务,核对您的支票,并签署合作协议。”

    说完他就快步转身离去,虽然看起来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陈远鸣微微摇了摇头,把支票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不一会,合同被拿了出来,在精心核对过上面的内容后,陈远鸣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支票也验证无误,协议正式成立。

    已经恢复了一派淡然的乔纳森先生把备份合同递给了陈远鸣时,脸上挂着真实的笑容。“那么陈先生,您对哪方面的项目更加感兴趣呢?我们每天都能收到从全国各州寄来的项目申请,有时一月就多达几十份。既然您要亲自挑选项目,我们自然会把您感兴趣的东西递交到您手上。”

    “哦,个人电脑方面的吧,我对电脑挺感兴趣的。”陈远鸣照实答道。

    乔纳森先生脸上的表情又僵了一下,“呃,关于电脑方面的项目其实是最近的热门,所以会有非常非常多这类信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您最好划定一个大致范围,我们好准备相关的材料。”

    “这样啊,那就软件和硬件相关的东西吧。”这次回答更干脆了。

    乔纳森一时没能说出话来,过了几秒,他似乎认命的点了点头,“等到明天我会把相关的项目企划送到您下榻的宾馆,等你选定项目后,我们会派人跟那些公司取得联系,进一步商讨投资事宜。”

    对于这个答案,陈远鸣当然没有异议。不过第二天,当他在客房里看到堆积成山的资料箱时,不由也苦笑了起来。他的私心是有,也想趁着自己的先知先觉拣选出那些未来可能盈利的公司或者项目,但绝不是像现在这样,满满七个大纸箱,堆满了项目协议。热门的威力果真无穷啊……

    不过即便任务量比自己想象到的还要艰巨,陈远鸣依旧没有退缩,而是逐一开始翻阅起来。如今他想做的也就是个类似古玩街捡漏的事情,海量的拣选自然无法逃避。但是一份份阅读这些千奇百怪的项目企划,着实让人头疼。这些发来企划的小家伙们大多只有一腔的热血和梦,他们没有成熟的计划,没有具体的商业目标,甚至缺乏对于远景的设想,完完全全就是为了兴趣而活。就算这里有无数精彩的点子,但是糟糕、怪诞的描述方式让人无法轻信。

    如同在垃圾堆里翻找金矿,陈远鸣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从这堆企划里找出了3、4份也许派的上用场的东西。一份是关于电脑通用串行线的构思,通俗点说,就是专门研究USB接口的企划。一份是一个类似ICQ低级版的即时通信软件,不过目前构架非常草率,还没有真正成型,并且只能在DOS系统下短程运作。还有两份则是粗糙的程序设计,不过都是以目前还非常新潮的C语言为蓝本,具有一定程度的可兼容性。

    这三份企划除了USB接口的项目,其他甚至连完整的雏形都尚未建立,自然不会受到任何投资者的青睐。而USB本身是需要几大电脑厂商共同协议、联合制定的标准化接口,个人小团队反而无法成功。不过基于这些构思的前景,陈远鸣还是愿意尝试一下,最终把它们全部留了下来。

    七箱资料翻得很慢,但是终究还是会翻完,当看到最后一箱,快要松一口气时,一个怪异的文件夹突然出现在陈远鸣面前,那是个专门剪裁的大记事本,封面用十分有装饰风格的字体标注了“硅与神经键”几个大字,旁边则是手绘的三位低矮粗壮的维京人形象。

    陈远鸣皱了皱眉,耐着性子翻开了活页夹,只见里面是一个关于游戏的简短介绍,关于公司开发的《失落的维京人》目前的进展,之前研制的两款游戏取得的收益(这里还没写清楚,估计是没多少),以及下一款游戏的构思。整个企划充满了类似艺术家和技术宅混杂的狂热,作为一份企划可谓失败透顶,但是作为一份游戏介绍,却有几分意思。不过这年头PC游戏还没有开始崭露头角,这份企划获得赏识的可能性称得上微乎其微。

    然而在翻到页末时,陈远鸣突然睁大了双眼,在最后几页关于下款游戏的企划中,描述一个即时战略游戏,没有太过详细的内容,故事梗概大概是个关于人类和兽人之间的战斗,有几款粗糙的角色设计草图。只是在那段文字的末尾,还加了个不太醒目的预定名: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噌的一下,陈远鸣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那个魔兽世界?!!

    匆匆又把企划册翻回了封面,盯着那个古怪到极点的公司名称,陈远鸣露齿一笑,是不是它,亲眼看看不就知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