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57章 告捷

第57章 告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促成陈远鸣到访的,其实不是飞燕在香港电影圈里的风头,也不是VCD业可以预期的辉煌前景,而是非常非常简单的一个小手段。陈远鸣通过中介渠道在新界浅水湾购买了一栋价值300万美元的豪宅,房子的主人正好跟那位传奇老人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喝茶聊天。

    此时正值九七回归前香港移民潮的最后一波热潮,浅水湾的豪宅区有不少住户都转移了资产,移民海外。这家刘姓富商就是其一,要去的正好就是美国,能把房子直接套现为美元,价格还相当称心,他当然喜不自胜。在听说接手的新主人很想认识一下香港影业无冕之王后,就笑呵呵的帮忙去牵线了。

    由于确实住的近,又有老友从中周旋,最终邵爵士应下了会面,时间就定在周末下午。

    坐在新买的路虎敞篷里,陈远鸣照旧带着墨镜,看向窗外的美景。浅水湾风光独好,别墅区都是依山而建,居高临下看去,一路上除了绿树隐映就是碧海蓝天,分外让人心旷神怡。只是景色虽美,耳边却有些聒噪。

    “老大,你出手未免也太阔绰了吧?2千万港币就为了见人一面,难道就没啥更便宜的方法了吗?”

    一头飘逸的中分都快被吹成了草窝,费安恒按着自己的脑门,不死心的问道。

    这人其实是个地道的天津人,平时虽然看起来一副正经精英相,骨子里却是个话唠,估计是天性使然,也就顺势学会了5种以上方言,正好被拖来香港宣传。身为中国广播学院的毕业生,费安恒也算是目前国内顶尖的专业公关人才了,招人时还花了不少功夫,对于本职工作也够称职,就是私下相处时废话太多。

    陈远鸣也懒得跟他磨嘴皮子,轻声哼出个鼻音。

    “不过现在找他还干嘛啊?”看到自家老大带理不理,费安恒也不恼,在一边自言自语解闷。“上次开招待会时邵氏压根就没去人,邵爵士早就从电影这个坑里跳出去了,找他还不如再去跟嘉禾拉拉关系,这都啥年月了,难道你还指望邵氏兄弟复活吗?”

    在香港,提起邵氏兄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以说正是邵氏为香港电影的繁荣打下了稳固的根基,营造了号称“东方好莱坞”的影视帝国。黄梅调、新派武侠基本都是由邵氏发轫,也塑造了一批堪称经典的佳作。邵氏出品,必属佳作可以说是发烧友们盛传的金句。

    不过费安恒说的也没错,自从嘉禾电影兴起,香港院线进入火并年代后,邵氏当家人就开始收拢手头的电影帝国,转战香港无线电视台(TVB),直到80年代中期完成了从电影到电视的华丽转身。然而在关闭邵氏电影后,曾经的佳作也统统被封存了起来,没有录像发售,也没有电视转播,当年痴狂于电影的邵爵士就像个最为狠心的地主一样,把这些珍贵的影片锁在了自己的库房内,不再挖掘它们的剩余价值。

    因此在如今的大陆,迷恋83版《射雕英雄传》的大有人在,经历过《霍元甲》播放时万人空巷盛景的也比比皆是,但是邵氏电影?对不住,听说的人太少,估计还都是录像厅里看风月片得来的印象,在大众心目中,邵氏那些佳作估计还不如逸夫楼出名。

    所以会走这一步,确实让人有点摸不找头脑,至少在林学文编的脚本里,没找到这一出啊。

    “既然山不来就我,那我去就山吧。”汽车行驶的速度似乎减慢了点,陈远鸣却没有移回视线,只是淡淡说道,“比起嘉禾,我还是更看好邵氏。”

    费安恒摸了摸下巴,“老实说如果83版射雕能出个VCD,我倒是挺有兴趣买一套回家收藏呢,老大,从这上面下手行吗?”

    “乖乖做你的翻译,别瞎搞。”

    早就习惯了陈远鸣有话留半句的做派,费安恒也不在意,悠哉的靠回了座椅上,其实他又何尝不想见见那位传奇老人呢?机会难得,就去混个脸熟好了!

    由于距离不远,只开了大概十几分钟,一行人就来到了邵氏的山顶豪宅。比起自己买的400平米的独栋别墅,邵氏拥有的是一座实打实的庄园,占地足有几千平米,虽然还比不上清水湾邵氏基地的排场,但是在浅水湾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

    在保镖的带领下,几人沿着小道向庭院深处走去,如今已经快到临近10月,香港的体温仍旧偏高,然而在这个半山别墅里,有的是一派地道的苏州风光,整个院落都是中式结构,小桥流水、亭台掩映,把园中有画的精巧做到了极致,穿过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一间小小的凉棚出现在眼前。

    当看清楚凉棚里安坐的人物时,就连一贯心态良好的费安恒都不由收敛了气息,摆出一副最为谦恭的姿态,唯有陈远鸣依旧神态自若,稳步走了上去。

    “六叔好。”

    有礼却不谦卑,站在那位老人面前,陈远鸣微微躬身行礼,做足了晚辈礼仪。

    面前的老者坐在躺椅里,一身休闲打扮,午后柔和的日光从凉棚顶间的藤蔓中洒下,燥热尽消,只剩凉风习习,暖阳一片。像是被这怡人的天气影响,老者的眼皮微微低垂,看似有几分困倦,低低唔了一声。

    “好年轻。少年仔,那边坐。”

    纯正的粤语,声音也不大,带着一丝漫不经心。陈远鸣微微一笑,在旁边的椅子上端端正正坐下。

    “第一次来香港吗?”

    “是的。”

    “香港如何,好玩吗?”

    “弹丸之地,却做出了十分精彩,很有趣。”

    这话钩的老者唇角一挑,却没有接过话茬,只是继续淡淡问道。“听说你是从安徽来的?”

    陈远鸣这次微微摇了摇头,“公司开在安徽,我之前待的却不是那里。一直在走南闯北,下过珠海,上过北京,也跑了不少地方。”

    “哦?”老者似乎终于提起了点精神,端起手边的参茶轻轻抿了一口,“年纪轻轻,就要多出门闯荡,少年仔好志气。只是那些地方,现在比香港如何?”

    “不能比。”陈远鸣的声音里带出了几分郑重,“一者初生,一者垂暮。”

    听到这话,一直恪尽翻译本职的费安恒就是一滞,正想怎么翻才不至失礼时,老者挥了挥手,“我能听懂,不用翻译。”

    陈远鸣也笑了,“六叔的粤语我也能听懂,只是不会说。”

    老者这次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国音幼时只听上面吵吵,没来得及学,后来事业都在香港,说多了白话,莫说是国音,连乡音都忘得七八。”

    这说的是一场公案,民国时期在“国语”上发生过一次南北之争,就“京音”、“国音”,去尖去入之类发音问题展开过长达10年的争辩,最终在1921年定下国语基调,然而邵爵士自幼长在上海,接受的也是英式教育,1926年就下南洋闯荡,自然不可能经历当时的民国教育。只不过邵氏早期影片面向的多为台湾、南洋市场,国语其实占了大多数,就算十几年未曾拍摄国语片,也不可能全然忘了国语如何听、说。

    陈远鸣却只是点了点头,“京吴粤闽本就是一体同源,即便发音不同,书写也是能通的。多听多说,自然也就会了。”

    没有夸赞或疑问,没有顺势的感慨,反而这样作答,老者移过了视线,认真的看了眼前的少年片刻,轻轻一笑,“少年人,就该有这样的锐意。”

    坐在一边的费安恒嘴角抽了抽,差点没苦笑出来。他认识陈远鸣也有几个月了,最大的感触就是这小子表里不一,也不知道心眼是怎么长的,除了老成持重就是故弄玄虚,一点也没年轻人的模样,现在反而有人赞他锐意?只是坐在旁边,看着面前一边鹤发鸡皮、蓬头历齿,另一边则风华正茂、青春四溢,他突然也生出了一丝感慨,这又何尝不是“一者初生,一者垂暮”呢……

    然而现场没有人在乎他的想法,这一老一少聊的很慢,话题也无甚目的,似乎只是闲话家常,绕来绕去,不知何时提到了过往。

    “那时家贫,十户邻人才有一台电视,每到夜间都齐聚一处,就为了看一眼靖哥哥、蓉妹妹。”

    听陈远鸣这么说,老者笑了笑,“可惜第三部未能上映。”

    陈远鸣也笑了,“不过我还是看了,大陆流行录像厅,二三十尺的屋子,能塞进30多人,通宵达旦放映,门票只收10块。在那里播过不少片子呢,除了连续剧集,还有风月艳、情,都是时下热片。”

    听到这个,老者却没有作答,只是又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陈远鸣唇边露出了一丝苦笑,“六叔莫嫌弃这录像厅买卖,大陆可谓每县每市皆有三厅,人们生活贫瘠,缺乏娱乐,自然就要给自己找些乐子。这中国有多大,靠租赁录像带发家的可不止一家两家。”

    “所以你才想做VCD买卖?”老者终于放下了茶杯,脸上的表情抹了个一干二净。“还为它砸下那么大的手笔?”

    所谓手笔,是指飞燕此厂,又何尝不是指浅水湾那栋豪宅。陈远鸣微微一哂,“是也不是。如果只是想做买卖,方法多得是,也不一定要花这么大力气,费这么多功夫。只是心有所念,想做一个正正经经的民族企业。”

    “民族企业?”老者嘴角微挑,却说不出是嘲讽还是感慨。

    陈远鸣却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就像六叔您的电影,拍给华人看,才能在华人心中留下印痕。若是真的只为赚钱,想来还有其他办法。如今中国正值新一轮的大革新,我宁愿多花点时间,一步一步慢慢走,也不想它跌入一轮盲目为钱的漩涡。娱乐必不可少,只是该走正道,盗买盗卖来得是快钱,却脏了人手,也污了人心。”

    老者半天未曾接茬,他历经几十年磨砺,早就老于世故,什么是真话,什么是假话,打耳一听就能分出。但是面前这个少年却很奇怪,一个3、40岁的中年人说出这番话不足为奇,他却明明只是个少年。

    面对老者的沉默,陈远鸣并未气馁,“如今跟几年前也不一样了,离开北京时我曾托朋友帮忙疏通李翰祥先生的事情,上面确实已经有了些松动。现在香港回归在即,也不是当初港九自由会盛行的时节。大陆那片热土总有一天会重新开放,那可不像香港这一千多公里,挤下5、6条院线就能撑爆的市场,那将是几亿观众、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大市场。如今光碟就是先头,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有一杆正旗立在港岛之上。”

    顿了顿,陈远鸣微微一笑,“而且老实说,在大陆射雕英雄传可比逸夫楼有名多了。”

    老者一愣,不由露出几分笑容,“沽名钓誉,有逸夫楼就足够了。”

    陈远鸣摇了摇头,“逸夫楼是利国利民的大业,又岂是那群宵小能够体会的。只是您的百年基业都由邵氏兄弟而来,何不让它在那片华人故土上重现异彩?不是通过录像厅,不是通过内参放映,而是正大光明的走进千家万户。”

    过了良久,老者终于轻轻摇了摇头,“老了,有时就会太多顾虑,太多怀念。有些事情就交给你们年轻人去谈吧,不过是枯骨一把,倒是可以聊作旗柄,为你们压压阵脚。”

    陈远鸣双眼顿时一亮,直接站起身啦,向那位老者鞠了一躬,“谢谢六叔!”

    “哪里的话。”那人风轻云淡的挥了挥手,“没有一掷千金,也换不得褒姒一笑。”

    眼见着鹤发老人把自己比作绝色美女,陈远鸣也不由挑起了嘴角,“做不得周幽,也可以当当明皇嘛。”

    虽然是一个意思,却换了个调调,老者也不由哈哈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陈远鸣的胳膊,“少年人,你很好。有空多来陪陪老人家聊聊天,邻里邻居,要常来常往才好。”

    面对这样的邀请,哪还有不好,陈远鸣欣然应答,又跟老者闲聊了半晌,才告辞打道回府。一出庄园大门,憋了一下午的费安恒终于忍不住了,脱口就问道,“你们这一下午打的是什么机锋?我怎么似懂非懂呢……”

    陈远鸣轻笑了一声,“看起来是文化,写到纸面上却是政治。两岸三地太多纠葛在里面,牵累了一大帮人啊。所以邵氏才必须拉拢,没人能跟邵爵士一样在内地投入那么大的手笔,谁的都可能难进,偏偏他的不会。”

    这手笔说得自然就是逸夫楼了。从1985年开始,邵爵士年年都在内地投入一亿港元资助教育,获得的美誉可不止一二。然而港人却对于这件事始终褒贬不一,时间太巧,不少人都言传邵爵士是在向红色政权示好,甚至不少大陆人也这么认为。

    费安恒挠了挠头发,“可是就算好进,邵氏兄弟在香港也风光不再了啊,那些经典影片哪部不是2、30年前的东西,光是时代就差着一节呢。”

    “经典永不会过时。”陈远鸣却摇了摇头,“现在国人的审美也不到真正开化的时节,邵氏不早不晚,是正好的过渡。而且如今邵氏威名尚在,跟港岛却没有利益纠葛了,用来竖旗再好不过,爵士他一点就通,也愿帮我们一把,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太特么复杂。”费安恒叹了口气,“管他呢,你能谈成就好,只是下来怎么办呢?”

    “我们这些大佬商定了,下来自然就该你们跑断腿了嘛。”解决了心头大碍,陈远鸣的语气也不由轻松了下来。“一骑红尘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费安恒嘴角一歪,好嘛,这两位一个是明皇,一个是贵妃,亲亲我我好不腻歪,自己却沦为驿使,风里雨里满世界跑。不过……嘿嘿冷笑两声,费安恒伸手一扶车窗,直接跳进了车里,“行嘞,您就瞧好吧!”

    几天后,从TVB内部传出消息,无线台跟飞燕达成联盟协议,建立自己的VCD生产线,专门出产影碟,内容包括热门连续剧和精彩综艺节目,同时邵氏兄弟宣布授权8部影片,在内地发行VCD,分别是《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倾国倾城》、《大醉侠》、《独臂刀》、《金玉良缘红楼梦》、《少林三十六房》和《七十二家房客》,可以说一举囊括了邵氏历年经典,并且打破邵氏不出衍生品的惯例。

    此消息一出,港岛震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