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62章 冲霄

第62章 冲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了新闻集团的介入,推广性质就发生了改变。几天后,由2o世纪福克斯公司发起首倡,邀请美国几大影业齐聚一堂,共商新一代播放媒体事宜。在那个小型内部新闻发布会上,飞燕影碟机和Vcd光盘正式出现在电影商面前。

    这种崭新的Video-cd马上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性价比远胜同期的Vhs录像带或Ld镭射影碟,css密匙更是切中了影业公司最心痒的软肋,瞬间就取得了七大影业的一致好评。但是商人们绝不会轻易满足于这种过渡型的半成品,尤其是由悭吝的犹太佬组成的好莱坞世界。

    在一周的磋商后,七大影业公司达成了协议,联合新闻集团一起建立了一个名为‘好莱坞数字视频咨询组’(hdVa group)的组织,以Vcd为模板,css密匙为依托,倡导硬件厂商研发新一代高清数字视频载体,以适应不断发展的高清播放需求。

    这个组织一共提出了七条要求,分别为:

    1、在一张碟片中能容纳135分钟的影片;

    2、高品质的影像效果(比Ld及Video-cd好);3、具有高级、逼真的音响效果;

    4、在一个光碟片中能容纳3~5种多国语言;

    5、兼容css密匙系统,加强防盗监控;

    6、能适应不同长、宽比的屏幕;

    7、一个光碟片中能有同一节目的多种版本。

    hdVa group的出现,正式标志新一代媒体光盘进入了硬件厂商的视野,没人敢忽视好莱坞在世界娱乐范围的影响力,因此在这七条标准公布后,硅谷应声而动。

    不过却有人抢在了他们前面。在新闻集团宣布这一消息前,陈远鸣和燕乔森已经来到硅谷,进行了一次扫荡式的并购。如今光盘业的主攻对象尚且在光驱的读写速度上,对于目前的个人电脑而言,7oom已经是个相当可怕的数字,只要cd光驱能够在个人电脑上快速运行,就完全能满足大部分需要,因而针对光盘本身升级换代的公司并不多。

    而这种针对光盘介质和物理读写模式的改良,正是目前Vcd和将来dVd最需要的内容。于是在撒网一圈后,他们共花费了12oo万美元,并购了4家涉及光盘生产、研究的公司,从碟片的研发,到光驱的研制应有尽有,把这4家公司和之前收购的光盘工作室统一整合,一个名为零时的新公司成立了。

    在公司完成改组没几天后,hdVa group出现在了大众面前,在一片哗然声中,新成立的零时公司马上成为了众矢之的,不过这样的关注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在硅谷永远不缺兴趣独特的天才,有了零时的出现,有志之士也不用全部投靠日本财团麾下,尽可在硅谷展现他们的创造力,于是零时公司马上迎来了另一次技术扩充,连带燕乔森的cube公司也顺势扩张了规模。

    随后作为合作同盟,新闻集团为零时公司注资1ooo万美元,作为新光盘介质的研发经费,同时获得零时2o%的股份。作为交换,2o世纪福克斯公司9o年代前的电影Vcd发行权对飞燕全面敞开。所获利润采取分账模式,福克斯42%,飞燕旗下代理发行商58%,之前赠送给中央电视台的经典影片,中国地区Vcd发行则不再收取费用。

    要知道当年福克斯赠送的影片包括《最长的一天》、《巴顿将军》、《音乐之声》等经典作品,仅这5o部影片就能给央视提供至少千万的利润。这样豪爽的举动无疑在央视和广电高层压下了一块沉重的砝码,也为外国影片的光盘引进拓宽了道路。

    而作为第一批引进作品,陈远鸣在2o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仓库目录里认真挑选了一遍,最后选出了由卢卡斯公司制作,福克斯发行的《星球大战》三部曲,由福克斯公司独立制作发行的《人猿星球》、《华尔街》、《玫瑰之名》、《虎胆龙威》、《小鬼当家》,共8部作品,部部都堪称经典。

    有了这样丰硕的收获,陈远鸣却并未马上离开美国,跟家人共度新春,而是直接进入了另一轮谈判。在得知hdVa group组织成立的消息后,索尼-飞利浦联盟马上联合起来,拖飞燕进入了谈判场,这次的谈判跟之前性质截然不同,从近乎威逼式的强迫,转化为了真正的同盟协议。

    这种态度上的转变,原因也非常简单。索尼、飞利浦都拿到了Vcd机和Vcd光盘的实物,在反复研究论证后,他们发现针对cd光盘的技术革新,如今飞燕的成果已经称得上标准化,甚至提前申请了Iso 9ooo认证,在工业产权和认证体系上无懈可击的同时,飞燕还拥有Vcd光盘密匙css的专利权,而这点也将成为下一代多媒体光盘标准化的必备手段之一。

    更要命的是,飞燕并未上市。不论是中国的沪深两市,还是美国的纽约证交所、纳斯达克。没有任何公募手段,就意味着恶意并购、霸权式掠夺对于它都是无效的。这个植根于中国的新公司拥有一套独立而完善的自我恢复机制,还拥有一片对于如今很多国家都有着条条禁令和关卡的庞大市场。面对这样一位新鲜的敌人,最终索尼-飞利浦联盟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选择把飞燕纳入cd战线。

    同样对于飞燕而言,加入索尼-飞利浦联盟也是必须的,一方面是因为cd光盘的标准和核心的确掌握在对方手里,另一方面则非常现实,为了反垄断法。从二战结束后,世界几大发达国家6续通过了反垄断方面的法律,甚至对大型企业的并购都有了严格的控制,而在美国这个反托拉斯最早的国家,对于垄断的惩罚和监控都极其严厉。因此想要在美国销售产品,就必须保证同类产品有别的厂商生产以及销售。

    而现在国内市场尚未发展起来,跟索尼-飞利浦的协作就成了当务之急。在这种主导思想的作用下,最终三家公司还是坐在了一起,开始了一场漫长而艰巨的谈判,直到2月底,Vcd标准白皮书正式确立,索尼、飞利浦、飞燕组成了Vcd业的3c联盟,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了中国公司的主动权后,飞燕也对东南亚市场做出了让步。但是对于这两家邀请的次世代多媒体研发,飞燕并未作出回应。

    经过这次谈判,飞燕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迅速飙升了一个台阶,虽然暂时无意开拓西方市场,但是品牌效应已经展现,东南亚地区经由香港的Vcd引进,也开始对这个新兴产业产生了莫大的兴趣,暗潮开始在东方涌动。

    然而此时,陈远鸣的注意力却被一件“小事”吸引了过去,打断了他对飞燕的关注,电话里那个几乎是嚎叫的兴奋声音压住了一切。

    “陈!我们搞定了!《魔兽争霸》完成了!”

    当天夜里,陈远鸣直飞尓湾市,在暴雪那间堪称简陋的办公室里,他亲眼见到了两位创始人联机切魔兽的精彩场面,尖叫声、咒骂声,还有无数的欢声笑语充斥在狭小的房间内,这群家伙的的确确把每一分钱都用在了刀刃上。

    一局演示完毕,艾伦用闪亮的眼眸看了过来,像个炫耀自己宝藏的孩子。

    “怎么样?它很完美吧!”

    陈远鸣笑了,“有点像沙丘2……不过,非常精彩。”

    有了这句肯定,面前一堆人顿时欢呼了起来,砰砰两声脆响,香槟塞子弹开,演示会转瞬变成了庆功会,在一片诸如“卧槽离电脑远点!”、“小心图纸~~”、“快来这边倒一杯”的大学联谊会气氛中,端着满满一杯香槟,陈远鸣找了一个能安身的座位,坐了下来。

    这确实超乎自己想象了。在前世《魔兽争霸》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94年底?95年初?而现在,不只是研发时间,就连作品完成度都比前世还要精致几分的样子,对于这些游戏疯子来说,有钱和没钱真的是完全两种概念。

    现在有了魔兽争霸1,有了这些一手打造暴雪世纪的天才们,能否盈利、盈利多少已经不是他需要关注的问题,如何运营这个公司,扩大它的发售渠道才是关键,他是不是也该买下个游戏发行公司,或者借助新闻集团的发行渠道呢?

    正胡乱想着事情,迈克举着酒杯摇摇晃晃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他身边。

    “嗝!”打了个细微的酒嗝,迈克露出了一个足有八颗牙齿的笑容,“陈,我觉得魔兽争霸能够大卖的,我们将会成为西木那样伟大的游戏工作室,成为电脑游戏界的王者之一。”

    你们的确能,甚至不用加“之一”。陈远鸣微微一笑,举起了手里的酒杯跟对方轻轻一碰。“想好怎么销售了吗?”

    “大概是找davidson & associates发行吧?”迈克的鼻尖都红通通的,一脸克制不住的兴奋,“目前参与游戏发行的公司不算多,他们的渠道相当不错,我们觉得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只是魔兽不知能卖出多少钱,如果超过6o万的话,我们就能顺利投入第二部作品的研发了……啊~当然,”他略带歉意的小声补充了句,“我们成长到一家大公司可能还需要些时间,但是应该不会那么缺钱了……”

    陈远鸣摇了摇头,“别担心这个。说起来你们倒是真应该发展一下主页什么的,如今你们制作的就是电脑游戏,互联网才该是暴雪的归宿。”

    “你也这么认为吗?”迈克的眼睛更加闪亮了,“我们曾经有个构想,但是现在实现起来太困难了,电脑硬件还远远不能支持它,不过我们觉得会实现了,也许在几年后,或者十几年后,一个可以扮演角色和别人进行互动的游戏,那样有趣极了不是吗……”

    看着面前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的青年,陈远鸣笑了笑,喝干了自己杯中不那么昂贵醇美的香槟酒。

    隔天,把自己买入的思科股份以2.4元每股全数抛出,陈远鸣用赚来的1千万美元和2o世纪福克斯公司达成协议,双方合资建立一个新的发行公司,以未来的多媒体业务为主导,专营电影、电视、游戏软碟和光碟的发行。有了新闻集团强大的背景,这家新公司接下的第一个单子《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凭借其出色的游戏操作性雄踞北美游戏销售榜前三位,为暴雪公司一炮打响了名头。

    对于陈远鸣这个举动,就连燕乔森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真是对游戏业太上心了,到了有些着魔的地步,在规劝了两次没什么效果后,燕乔森也终于放弃了劝说,一头扎进对于mpeg-2的研发中。

    时间简直如同流水般飞逝,一直到了三月底,看着面前的日历本,陈远鸣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1994年3月22日,也许这一天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无足重轻,但是对他来说却非常重要。

    今天,他终于年满18岁,在法定意义上,成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