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67章 破局

第67章 破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焦点访谈?”燕乔森微微一愣,还没明白这条的意思,旁边的孟力生就已经喊了出来。

    “焦点访谈!如果真能进去的话,确实是个可行办法!只是央视……”

    “就因为那是央视,才比较好进。”一旁的林学文笑着说道,“别忘了2o世纪福克斯那5o部电影的Vcd贩售权,就算央视那群人是吃风喝露的神仙,也由不得盗版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抢钱啊。”

    “没错,而且不只是央视,目前整个中国的影视业,甚至包括出版、传媒和音像都是我们的天然盟友,盗版对于他们的危害最为直接,也最为广泛,如果能在一定程度上打击盗版,就保住了他们的饭碗,增加了他们的收益。前期我们已经在几大厂,在上层路线上花足了力气,蛋糕也已经分出,他们不可能任由其他人虎口夺食的。”

    看着陈远鸣笃定的神情,俞永安却摇了摇头,“那政府方面呢?别说漳州和深圳,光是安徽省我们就不可能踢开不管,这样直接捅到天上,带来的负面影响呢?”

    “会有一些,所以才更该把事情降低到商业层面。我们不需要指责地方政府的保护主义,甚至无需拆穿那些幕后最为肮脏的东西,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结果,一场Vcd领域内的胜利。没有人能够一口吃个胖子,也许这次案子递上去,我们也拿不到什么切实的补偿,但是只要能让几家企业甩脱地方的遏制,能在明面上形成平衡就够了。说句良心话,利达和劲科都是相当优秀的厂子,是我们本来需要建立同盟的伙伴,如果能跟他们协作,在将来dVd的发展上也会有很大助益……”

    “如果目标并非高额赔偿,或者把对方挤出市场,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这时一直没有吭声的销售部主任孙志强插嘴说道,“我们的生产能力确实跟不上目前的市场需求,之前也联系过几个厂,但是他们的诚意只是表现在模仿上,也就是标准的贴牌制造。对于这样的企业真是半点都不能放心,但是如果出现利达、劲科这样的强力盟友,就是另一幅面貌了。”

    “划定这样一个目标的话,庭外和解可能比上庭更重要。”梁卫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紧不慢的说道,“但是不论起诉还是和解,都需要先把局势营造到位,只有推动者不仅仅是利益时,才能让企业往良性的方向发展。”

    “造势这种事情很简单。”林学文的语气里充满了傲然,“笔头官司本来就是个推广的大好时机,再加上最近Vcd标准的确立,我们有太多可以炒作的东西,也有太多可以炒作的助手……”

    “等等!”眼见一群人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燕乔森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他们,“我能先问一下,这个‘焦点访谈’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这句话引来了一阵短暂的安静,孟力生率先笑了出来,用力拍了拍老友的肩膀,“谁让你这几个月都呆在美国呢!焦点访谈这玩意确实刚出现两三个月,是央视的一档新闻栏目,就在新闻联播之后播出,出发点是针对时弊,披露黑幕,把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展现在大众面前。目前收视率高的惊人,社会反响非常不错,是一档好节目,也是一档最适合我们现状的节目。”

    “利用舆论影响?”说到这里燕乔森自然就懂了,在美国这不是个新鲜事儿,舆论监督本来就是媒体拥有的特殊力量,也是斧正一些社会弊端的利器,只是他没想过,如今的中国也有了这样的窗口。

    “是的。”陈远鸣点了点头,“只要我们能找准出发点,焦点访谈起到的作用远比一两条关系要简单快捷,这是真正的直达天听,也是真正的社会影响,没有比这更好的途径了。”

    “那么在这档节目里,也会公布建立反盗版基金会的事情?”燕乔森又问了一句。

    “没错,宣传就要最大化,反盗版基金会确实该在那里提出。”陈远鸣点了点头,认真答道。

    “嗯,那我就不同意。”

    什么?这话一出,房间内大部分人都吃了一惊,要知道燕乔森也是公司的重要股东,他的意见同样能够干扰决策的制定。

    “5%的股份简直是开玩笑,你是想现在就撤资,还是想把股息作为基金会资金?基金不是这么搞的,正经做法是拿出公司利润的5%,用每年的盈利来支持基金会的运作,同时接收各界捐款,设立专门的财务,法务,以及公开透明的运作方式,是你拍个脑袋就能决定的吗?”燕乔森的声音里多出了几分无奈,“而且财主也不是你这样当的,飞燕又不是你独资的公司,这么大的事情,当然也该通过董事会研究才对……”

    终于明白了那个“不同意”是指什么,孟力生轻轻吁出口气,也露出了一丝略带调侃的微笑,“这次我是要站在老燕这边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情,又怎么能让你自己出风头,还是要把这个广告效应让给飞燕才是。”

    面对这些或打趣或鼓励的友善目光,陈远鸣愣了片刻,也露出了笑容。

    半个月后。

    回到家已经超过7点了,肖君毅疲惫的把饭盒扔在桌上,打开了电视。如今工程进度过半,但是监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这群偷奸耍滑的工头只要稍不留意就能捅出漏子,害得他也要跟着风里雨里跑,无关紧要的交际早就被推的一干二净,别说玩乐,能吃上口热饭就谢天谢地了。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肖君毅抓紧时间开始填饱肚子,外卖已经有点凉了,又冷又腻,但是饥饿是最有效的调味品,他边吃边翻阅手头的资料,处理着明天的公务,耳边是新闻联播没什么起伏的背景音,听着听着就被全盘抛在了脑后,饭越吃越慢,手头的资料却越看越快,在翻过另一页纸,正想举箸夹菜时,一个声音突然冲进耳畔。

    “这些都是飞燕公司收缴的仿冒、盗版产品吗?”

    仍是清晰平稳的广播音,但是肖君毅刷的一下抬起了头,直直看向不远处的电视机,只见屏幕里一位记者举着话题,正在采访个什么人。画面上有着焦点访谈独特的栏目Logo,还有一排小字,“飞燕公司公关部主任费安恒”。

    真的是那家公司,肖君毅扔下筷子,飞快抓起一旁的遥控器把声音调大,只听电视里略带忧虑的声音响起。

    “没错,这些全部都是,而且只有总量的万分之一。”

    镜头随着他的手势扫向一间仓库,里面满登登的全是盗版碟、播放器,足有半间屋子之巨。引领着摄像机走向一边的货架,男人把一些摆放更整齐的盗版产品指给记者看。

    “这些盗用飞燕Logo,模仿飞燕名称的Vcd机已经严重的侵害了我们的权益,也为身后成山的盗版影碟提供了便利。最近几个月总有消费者上门询问,为什么他购买的影碟无法被飞燕Vcd机读取?原因很简单,他们购买的是盗版。”

    说着话,他从旁边捡起了一张碟,是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但是并非飞燕出品的纸盒包装,而是一个简单的塑料袋包装。

    “比如这个,没有生产厂家,没有发行批号,当然也不会有正版碟的保护密码,它根本无法被我们飞燕的播放器读取。这个碟片防盗措施就是用来保护发行商的权益,但是盗版剥夺了它,愚弄了消费者,也让我们的努力化为乌有。”

    “可是你们不是播放机厂商吗?就像录像带,没有厂商会考虑可擦写、可翻拍对于影业公司的损害,他们只需要卖机器就行了,你们会什么要采取如此复杂,又低效的手段呢?你们的目的何在?”记者抛出了话头,换来了对方的一个苦笑。

    “这个问题问得好。”男人的声音低沉了一点,“为什么飞燕要采取这样出力不讨好的手段,很简单,因为Vcd机就是飞燕研制的,我们制作它的本意是希望个人娱乐进入千家万户,希望能用更便利更廉价的方式带给大家欢乐,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能够无视光盘上内容物的来源。”

    “取消光盘防盗识别对于飞燕而言很简单,但是舍弃它,就意味着舍弃了一个从业人员最底限的道德,就意味着舍弃了整个中国影业的发展和未来。如果那些拍摄出好作品的人无法从光碟业获取自己应得的利润,市场就会萎缩,源头就会掐灭,那些认认真真拍片子的人就会丢掉自己赖以生存的基本。维护他们的利益,其实本质上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让这个社会的基本伦理得以维系。”

    “如今,飞燕在Vcd这个领域已经取得了让人惊喜的成果,就在一个月前,我们和索尼-飞利浦联盟达成了协议,共同制订了Vcd标准,这个标准将会应用在世界上每一个有Vcd的国家里。这是我们中国人参与制定的第一个国际标准,但是很可悲,在我们的国家却无法顺利实施。”

    “为了维护产品的权益,我们在上市之初就申请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专利权,但是如今国内却有一些企业明知故犯,来侵犯、损害我们的权益。为什么同样的机器,其他厂家可以卖的更便宜?因为他们不用花费巨额的研发费,不用费力制定标准、申请专利,他们可以去偷、去抢、去无偿的占有我们为之奋斗的成果,并且用这种强盗行径损害更多公司的利益,把这个产业链拖下无底深渊。如果这样的霸王行径不受任何法律的制约,那么我们国家正常的市场秩序就会被彻底摧毁。没人肯为研制新产品花费力气,我们国家的民族品牌又从何而来呢?”

    “那么对于那两家侵权公司,飞燕又会采取怎样的举动呢?”记者的声音里有着略带紧迫的担忧,这种担忧也影响了电视机前的观众。

    “当然是寻求法律的保护。”男人的声音里多了一份坚定,“我们已经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事件,同时飞燕公司董事会通过了一项决议,从公司划拨5%的毛利润,以及3千万元人民币建立一个反盗版基金会,通过这个基金会打击那些恶性侵权行为,这个基金会不止是针对飞燕,同样也是为了所有那些被损害、被侵 犯的中国企业,让那些良心企业拿到自己应得的利益。”

    镜头转回了主持人,他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明显的沉重。“一家中美合资企业,却因为维护中国影视业的正常发展陷入困境;一个全世界遵行的法规,在中国却寸步难行。企业应得的权益无法保障,应该遵行的法规无力执行,我们国家在1984年就制订了专利法,十年后的今天,想要依法维权却依旧如此困难,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我们期待有关部门作出反应,也希望那些良心公司能够维护自己应有利益。谢谢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再见。”

    电视画面从节目上转开,换成了一个吵吵闹闹的广告,肖君毅浑身僵硬的在饭桌前坐了半天,突然扔下手里的遥控器,向客房冲去。直接拨通了小叔的电话,话筒里却是一阵忙音,在反复打了整整半个小时后,电话终于接通。

    “小叔!今天的焦点……”

    “焦点访谈是吧?”电话里的声音平静沉稳,“我看到了,也问了一些人,飞燕目前的情况是有点不妙,涉及到某些集团的利益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帮他一把?比如找找孙叔叔,让他帮忙递个话……”

    “目前还不用,远鸣可没求上门来,就证明他有着自己的打算,如果我们擅自妄动的话,说不好会打搅他的大局。如今这步棋走得很不错,已经打开了局面,远比托关系来得堂堂正正。”

    “可是他才几岁!那群老奸巨猾的混蛋还不知憋着什么坏水,至少要帮他盯着点背后,要不我怎么能……”

    “小毅!冷静点!”一句话干脆的打断了他的话语,“人家都没慌,你是慌个什么劲!我们这边会帮忙盯着的,远鸣也不是会束手待毙的人,先看看他的应对手腕吧。”

    又叮嘱了几句,对方挂了电话。听着话筒里传来的一阵忙音,肖君毅咬紧了牙关,狠狠扣上了话筒。

    他会焦虑吗?会害怕吗?会像电视里那男人一样忧虑委屈吗?那张略显稚嫩的面孔出现在脑海中,肖君毅觉得自己的指尖又开始轻颤发麻,带上了一丝痛楚。深深吸了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走回了饭桌前,翻开那堆让人头疼的资料继续读下去。可是那双明亮、镇定的黑眸却反反复复出现在脑海中,久久不肯离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