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69章 坐下来谈谈

第69章 坐下来谈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次会谈由飞燕方面发起,劲科首先相应,踌躇了几天后,利达终于也跟上了脚步,最终会面地点定在了深圳的劲科总部。并非那种带着公关部、法务部的正式谈判,与会的只有公司法人和零星几位高管,在独资企业为主流的9o年代初,这些人就能全权代表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因此这也是一场真正“王对王”的谈话。

    飞燕参会的自然是孟力生和燕乔森两位,没有带口舌如刀的林学文,也不方便让陈远鸣这样年龄的孩子在正式场合抛头露面,两位飞燕当家人自然义不容辞的踏上了旅程。巧的是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也跟孟、燕二位一样,都是由技术转经营的前辈,因此三家公司4位高管,坐下来到有些学术研讨会的味道。

    劲科的创始人林总是四人中年龄最长的一位,也是背景最硬,后台最强的一位,作为真正的红二代,他经历过新中国的诞生和发展,也是第一批响应改革开放号角,弃学从商的专业人才。论资历论身份,他都能稳稳压住在场所有人,因此当众人坐定之后,也由他率先引起了话头。

    “这次我和小吴可被你们打了个措手不及啊。”虽然带着一丝笑意,但是林总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严肃,尤其是那双极其锐利的眼眸,让他更像一位军人,而非学者或商人。

    “哪里的话。”孟力生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是我们没有料到两位的公司会如此介入Vcd产业,实在是飞燕被逼上绝路,只能发动群众力量进行这场论战。其实作为我国光盘业的发起人,我还是很尊敬劲科公司对于激光唱盘业的推进和努力,如今市面上还有很大一部分正版碟是由劲科灌装生产,也可以说Vcd业的发展同样离不开劲科的帮助。”

    “帮助?”林总脸上最后一丝笑容也逐渐散去,“我看是拖了你们的后腿吧。”

    这话实在是不好回答,孟力生笑了笑,没有接话。

    林总却似乎明白孟力生的尴尬,淡淡说道,“这次飞燕的宣传可谓别出心裁,其他人不好说,我是相当吃惊的,没想到会被这样回击。我做了一辈子的高科技,从建国初期一直到8o年代初,所接触的人物,经历的事件,何止万千,但是从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过什么盗版、侵权的问题,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燕乔森本想说些什么,却被孟力生一把按住,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怅然,他静静的直视着对方锐利的双眸,平静答道,“我同样出身于科研院所,对这个问题,我说不好还真知道。是因为……技术封锁,对吗?”

    林总挺得笔直的腰背没有放松,表情却有了一丝松动。“果然只要是科研院所出来的,都清楚这里面的道道。”锐利的双眼扫过在座几人,他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一种经历了时间冲刷的沧桑。“你们还年轻,没有经历过那个最艰难的时代。建国初期中国的工业就是一片废墟,是彻彻底底的白地,别说高精尖的机床、发动机,就连手表、收音机这种最基础日用品都难以独立生产。西方国家对我们实行了封闭和禁运,尤其是工业和军事方面,如果没有苏联的支持,我们恐怕连基础工业都无法建立。”

    “但是他国的支持就是那么便宜的吗?”林总的声音不大,话里的东西却让人揪心,“告诉你们个实价,一斤资料折合一斤黄金,唯有苏联肯卖,还是落后世界三代以上的产品,有些实在买不起,人家也不肯卖的,我们只能高价买回实物,一点点拆开来研究。2o米长的导弹,彻底分解要分成多少份?光这样还不够,还必须仿造生产,因为我们买不起足够日耗的配件。”

    “为了研究吃透那些对我们来说几乎就是天书的技术,整个新中国的科研人员花费了难以计量的气力,可是刚刚看见曙光,6o年代苏联专家撤走,留下一地烂摊子,紧接着又是饥荒和内乱,别说科研,就连正常的生产生活都难以为继。等到一切结束,重新打开国门时,中国和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足足落下了几代。”

    “没人会原地等你,事实上,那些西方国家不但不会停下脚步,反而变本加厉的扼制技术出口,阻断中国的前进道路。所有企业,所有研究院所想要获取新鲜的技术,唯一的途径就是仿冒,就是拆开别人的产品,用实物来学习提高。所以在我们这一代科研人员心中,不会存在盗版意识,不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侵权心理,不这样搞,你还能怎么办?任由中国继续一穷二白下去吗?”

    看着哑口无言的燕乔森,林总露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就像飞燕,你们的起点就很高,中美合资,资金充裕,可以来研发来创新,但是对于我们,几个月前我连mpeg格式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来跨越这种技术壁垒带来的禁锢呢?”

    话题太过沉重,一时间会场没了声息,一旁许久没有发言的利达老总则轻轻叹了口气,“林老的现状还远比我们要强,利达的起始只是一个校办厂,虽然生意不错,但是它的所有权并不全在我手里,总归要交给上面那些头头脑脑。漳州地理位置独特,是个引进盗版的天然集散地,Vcd市场火了以后,马上有人投产了光碟生产线,但是飞燕的碟机并不能识别这些Vcd光碟,有些人就通过上层关系打通了渠道,为我们提供研究资金,尽快生产出合适的播放器。作为一个总经理,如何运用这些资金促进发展才是我该作的,其他却并不是……”

    哪怕这个使用方向并不正确,哪怕这个产品的用途值得怀疑,他也不得不去做。这番话燕乔森听懂了,他的嘴唇抖了抖,没能说出话来。什么是现实?这就是现实!在如今这个时代,想要用美国那套标准来衡量中国企业,不但做不到,可能也没人愿做,没人敢做。横隔在中国企业家面前的不仅仅是那些意识形态或者道德规范上的问题,更是切切实实的重压和阻力,是无法逾越的大山。

    这个官司要怎么打?还要打吗?有一瞬间,燕乔森甚至产生了这样的疑惑,他是个地道的二代华裔,虽然还能说汉语,也从父母辈那里传来了对于祖国的眷恋,但是这片土地正在发生的事情他并不全然理解,也无法准确判断,那些本该正确如同真理的道理,难道在这边就无法实现吗?

    孟力生也沉默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张开了口。“其实我开始也没想过申请专利的,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符合我们这代人的思维模式,包括国际上的推广,包括那些轰轰烈烈的广告,它全都不是我想到的。但是有个年轻人告诉我,该这么做,而且很直接的用事实给出了这么做的好处。如今我们的飞燕已经冲出了中国,走向世界,就算是Vcd同盟内的索尼和飞利浦也很难从我们身上剜下肉来。同样,这个专利权意味着诸如东芝、先锋等大牌公司无法轻动我们的利益,意味着我们有足够的资本站在新闻集团这样的巨头面前,不是卑躬屈膝的恳求,还是堂堂正正成为合作伙伴。光凭这些表面或者背后的利益,就足够飞燕吃的肥肠满肚。”

    “但是我们自己富了,就能不管别人了吗?”孟力生摇了摇头,把手边的一份资料推给对面两人,“这是最近中国几大影业公司正在洽谈的一个草案,关于中国所有正版影碟业统一实行css密匙的协议,如果没有意外,它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公诸于众。这是中国第一个行业联盟协议,也是第一次让他们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这样的战线,在日本有,在美国有,在世界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都有,为什么之前中国却没有呢?”

    看着面前两位前辈,孟力生脸上的笑容显得如此苦涩。“因为中国仍然在进行着一场内耗,一种千百年来经久不息的内斗模式。大家太习惯把视线放在身边的同胞身上,中国太大、人口太多,只要能守住这个国家,就可以获取难以计量的财富。这种家天下的思维扼制了我们的目光,让我们无法看到世界的真容。如今的地球早就不是千百年来的样貌,跨国公司、巨型财团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如今的世界正在以国家为利益集团,以综合国力为衡量标准,用国家的力量来抗衡残酷的竞争。如果没人敢于把目光投向世界,那么我们就永远只能在这个泥坑里搏杀,为了那一点微薄的利润恶性竞争,拼的你死我活。”

    “因此,即便我非常理解目前中国企业面临的困境,非常明白两位的难处,这场官司依旧要打,而且要打赢。”孟力生深深吸了口气,“这场官司不只是为了飞燕一家企业,也是为了背后的中国影视业同盟,更为了扫平我们进军欧美市场的障碍和威胁,为了这些目标,我们不得不拼上所有,只为了一个胜利。”

    话说的斩钉截铁,却也有着一丝难言的豪情。这时燕乔森也轻轻点了点头,双眼直视着皱紧了眉头的林总。“刚才林老您曾说过中国最早一代科研人员的苦难,这是我们这代人没有经历的事情,我这种华裔出身更是没有切身体会,但是世界总归在发展,因循守旧并不符合这个世界的残酷运作法则。如果贪图一时便宜,那么摧垮的将是那些敢想敢闯,且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

    “在现今这个社会,留学已经不再是稀罕事,硅谷那片土地上也有了大批华裔的身影,我们开始逐步摆脱一穷二白的困境,各式各样的新型人才正在孵化诞生,就像Vcd机的研发,就像我目前进行的dVd项目。也许现在我们还比世界慢了一两步,但是努力总会赶上它的发展脚步,而抄袭、剽窃却永远不是正道,只会让中国处于被动,被世界发达国家包抄围剿。我们该做的是相信自己的创造力,而非压制它、摧垮它。”

    “没错。”孟力生点了点头,又对吴总微微一笑,“而且现在的发展局势,我想很难再有人强迫吴总去做盗版了吧?总有一天我们会摆脱身上的层层枷锁,正大光明做自己的良心企业。我们的这场官司并非是为了挤垮二位的公司,更不是为了独霸中国市场,我们从未想过占有这么大一块蛋糕,甚至我们还希望有足够强大的同盟加入这场盛宴,就像日本的那些财团,用公平正当的手段来分食这片领域,共同发展,创造共赢。”

    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孟力生取出了两份厚厚的材料。“这不算是庭外和解,但是它的内容远比庭外和解来得重要。我以及我身后的飞燕想用这个作为今后中国影视业的发展蓝本,来共同维护这个市场,让它朝良性的方向发展。也许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会有很多企业会面临灭顶之灾,会被击溃压垮,但是留下来的那些将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足以站在国际舞台上的力量,这种变革也将带给我们更加美好的中国,一个不再劣币驱良的理性社会。”

    说着,他微微一笑,“在飞燕,有人曾经说过,我们要做的即是千金,也是马骨,我深以为然。如果可能的话,我真心希望这个事件能够成为中国的转折点之一,只是不知二位愿不愿意和我们携起手来,共同树立这个具有独特意义的标杆。”

    两份资料端端正正摆放在两人面前,上面是一行清晰规整的文字。

    中国影碟业发展策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