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2章 初抵

第72章 初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处理完手头大大小小的事宜,9月初陈远鸣终于踏上了进京之路。这次他没有选择继续在肖家安排的大院里暂住,而是直接在亚运村买下了一间公寓。

    这时亚运村在北京可以称得上新贵首选,“拿大哥大、开小轿车、住亚运村”已经成为社会上广为流传的炫富段子,9o年代初刚富起来的那群明星、大款们有不少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实不实在姑且不论,面子上总要能过得去。因此这片区域的房价已经飙升到5ooo元/平方米,对于后世的北京房价可能不值一提,但是在当时却堪称天价。

    当然,对于陈远鸣而言选择这里可不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只是个方便点的暂住地罢了。此时北京的别墅区尚在萌芽阶段,除了个别外汇房外,几大知名别墅板块要不刚刚开始兴建,要不就是连地皮都还没划拨,他所中意的西山别墅区更是尚未开始建设,也就只能先选择个权宜之计了。

    安置好住处,陈远鸣倒也不急着跑去学校报道,而是先在北京城里慢悠悠的转了几圈。上次抵京纯粹是为了招兵买马,根本就没时间端详这个城市。如今稍稍闲下来,也该放松一下心情了。

    1994年的北京城显然比十年后的它要更加原生态一点,除了几个开始热起来的商圈和观光景点外,大部分街区都带着一股子慵懒散漫的味道,胡同和四合院还破败又生气勃勃的蜗居在大街小巷内,由于住房体制改革刚刚下达,如今的北京市连建设潮都未曾兴起,和上海那种高速发展的节奏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不过陈远鸣骨子里却不是个文化人,后海有没有酒吧,胡同文化是否消逝,对他而言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算什刹海的景色再怎么怡人,他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扫向了中关村那片毛地。对于自己而言,选择半年的集中培训并非只是因为他欠缺的知识太多,更重要的则是在未来中关村的发展布局。

    1994年是中国互联网诞生的一年,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的开通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了因特网时代,开始于国际同轨。到了1995年,互联网就将通过电话网和ddn专线等方式进入公众的眼帘,从此以后,中国的信息产业将进入一个急速发展的快车道,而被各大名校环绕的中关村就会成为另一个硅谷。围绕着这里,那些后世赫赫有名的企业将一步步发展壮大,引领北京乃至整个中国进入高科技时代,也创造出让人震惊的辉煌和鼎盛。

    因此这时正是在中关村扎根的绝好时机,如今中关村西区还未划拨,各大国企也未在这片热土上扎根,高盛、软银等风投巨头更是没有从美国本土移开视线,只要找打一个合适的契机,他和自己的点金石就能在这里埋下种子,并且发芽成长……

    不知不觉中,陈远鸣又把休闲抛在了脑海,将开学前最后这段时光也花在了远景规划上,更是把海淀区踩了个通透。只是如今太多地标建筑还没有出现,他也就只能对着一片荒地和那罕少几栋正在施工的建筑物思量规划了。

    一忙起来,时间总是转瞬而逝,几天后就是研修班开课时间。跟正经的大学开学季拉开了些间隔,这个总裁高级研修班没有任何开学典礼和仪式,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进入了授课。由于后世的人大明德楼这时还未动工,教学就安排在了西门附近的一栋现代化小楼里,学员则比想象中的还要稀少,一共只有18人参加半年集训课程。

    毕竟跟mBa和emBa班的性质不同,这个研修班主旨并不在镀金拿学历,而是那些低学历人士的快速自我提高,因此来的大多是真正的董事长或者总裁,也有个别国企干部和官二代子弟,打眼过去满屋子都是3、4o岁的中年男人,让陈远鸣这个白T恤牛仔裤的年轻人显得异常扎眼。

    而别人看陈远鸣时觉得意外,陈远鸣看这屋子人又何尝没有点感概呢?上辈子自己就读的是夜校,那里学员的成分不言而喻,这辈子好容易上一次大学,依旧是一群中年校友,而且由于普遍学习程度都不到大专,那几个经商的还都带着浓重的乡土气息,跟体制内人士组成的圈子几乎泾渭分明。

    在成人的世界,有圈子就有了纷争,陈远鸣倒是不急着参与这种纠葛,找了个前排座位安安稳稳的坐下来,静待老师前来上课。

    由于报名时就进行了入学摸底测试,这次的课程可谓是因材施教,基本符合整个班级的综合水准,课程包括企业战略管理、人才资源管理、投融资和资本运作、宏观经济形式分析、改革开放专题研讨、国有企业发展策略、领导管理艺术以及党建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师资力量更是由人大顶尖教授构成,别的不说,光深入浅出,明晰风趣方面就大大出乎了陈远鸣的意料。

    第一天上课倒也没太复杂的内容,只是提纲挈领的介绍了一下半年内的课业,以及让所有学员自报家门,互相了解。通过一番自我介绍,陈远鸣大致了解了班级学员的构成,其中大部分是来自河北、山东、山西的民营企业家,而且从事的多是制造业和外贸进出口,还有几家在当时颇有名气,剩下则是2位非正职的国企干部和3位没什么名头的官宦子弟。

    作为研修班里最扎眼的异类,陈远鸣当然也颇受瞩目,不过无论是飞燕董事的身份,还是点金石公司的名头都不适合放在这种地方炫耀,他也就单纯报了个名字。这样的做派放在这群狡狯的人精眼里,倒是有了各种不同的解释。

    第一天上课,当然不会拖的太久,只是一上午就结束了课程。不过研修班里的学员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各自攀谈结交了起来,来找陈远鸣的也有3、4位之多。虽然没想在这里拓展出多大的交际圈,但是该有的应酬总不能少,毕竟今后半年还要和这群人一起同窗,弄得太难看也没什么意思。最终陈远鸣还是应下了邀请,和这些新同学一起去吃个便饭。

    说是便饭,选择的却是王府饭店,作为京城最有名的一家五星级豪华酒店,它的名气一点也不亚于上海的和平饭店,就连很大一部分学员也是第一次到这里就餐,很难说这是个真诚的邀请还是个纯粹的下马威。设宴的是京城本地那三位大少,为首的名叫孟广禄,今年35岁,据说是外经贸部哪位官员的亲戚,对于一票同学而言算得上对口部门急需巴结的衙内,各种或明或暗的吹捧自然就接连不断,但是这位衙内却独独缀上了陈远鸣。

    带着一丝和煦的笑意,孟广禄笑眯眯的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小陈你的车可够别致啊,新出的悍马?”

    “是的,刚托朋友买的悍马h1。”陈远鸣笑了笑,没怎么在意。

    他不在意,不代表别人不在意。这时开的名牌车基本集中在奔驰、宝马、马自达之类的车型,个别喜欢卖弄的也不过开开6地巡洋舰Lc8o或者日本野马,像悍马这种嚣张霸气的车型,全北京估计都没几台。更别提其他学员大多是自驾,这年轻人身边却带着个军队系统出身的保镖,其身份就更加难以揣测。

    见陈远鸣没有想要深谈的意思,孟广禄好脾气的笑了笑,“看小陈不像是本地人嘛,这次来北京有合适的落脚处吗?老哥我虽然没什么大门路,安排个住处还是很轻松的。”

    “谢谢孟大哥。”陈远鸣这次回答的更干脆,“我刚在亚运村那边买了套小房,住着还不错,倒是不用麻烦您了。”

    “呵呵……安顿下来就好。”孟广禄笑得一派风轻云淡,心里却更加泛起了嘀咕。亚运村那是个什么地方,除了暴发户没人会住,偏偏这人又真不像是个暴发户,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这边打着太极,那边却喜笑颜开。这群在官场、商场里混油了的老油条们迅速打成了一片,吃饭喝酒那是人人都熟门熟路,该怎么灌酒,怎么攀交情,怎么打探消息简直伸手就来。气氛着实热闹,却又着实透着股虚浮。来来去去都是些生意场上的话题,不是一个行业的往往能大吹特吹,同一行业内的却又彼此带着点伪善的提防,唯一能称得上共同话题的可能就是股市、期货这种偏门生意。

    最近正好是又一次大牛市,短短一个半月内股市就从3oo点攀升到了1ooo点的高位,在座还有不少人赶上了这波行情,如今正在高位震荡期,说退说进的各执一词,倒是争的相当热闹。陈远鸣没什么兴趣插嘴,只是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吃着饭菜,连酒水都没沾多少。

    “怎么?小陈你对股市没兴趣?”一旁又传来另一个声音。

    陈远鸣打眼一看,说话的是跟孟大少走得很近的另一位京城子弟,应该是叫茂恒春,跟孟广禄那种典型的官员做派不同,他倒是长得斯斯文文,很有点狗头军师的味道。

    “嗯,最近没留意过,不太熟。”陈远鸣答的含糊,没有深谈的意思,对方却并未松口。

    “年轻人就该多接触下新事物嘛,股市这玩意儿是个好东西,看准了来钱很快的,最近这波行情不也挺有趣,一口气攀升了3倍的价格呢。”似鼓动,也似试探,茂恒春唇角的笑容显得有些莫测。

    陈远鸣瞥了他一眼,淡淡答道,“太热的东西都不靠谱,就像海南那边,不是正途。”

    这话说的含蓄,却也未必没有深意。如今股市正是一波典型的政策市,全靠监管部门的三大政策救市,明眼人一看就是知道里面的玄虚。如今说是高位震荡,不如说是庄家开始清盘出局,这时才介入不过是接盘的傻货,九成九是要栽进去的,拿海南那边的政策毁市类比,倒也算是切题。

    茂恒春呵呵笑了声,早就明白过来这不是个真雏儿,顺势也就收回了话头。

    一顿饭整整吃了2小时,下午还要续摊kTV时,陈远鸣率先拱手告辞,如今正经会所还没兴起,这种土财们去的场合不用想也能猜到一二,他是真没兴趣奉陪了。这次校方也给研修班的学员们提供了宿舍楼,全都是标准双人套间,还配备有完善的卫浴、通讯系统,条件相当便利,但是一天接触下来,陈远鸣实在不想跟这群人长时间混在一起,就直接申请了个校内单间,算是在人大落下了脚,正式进入了自己的求学生涯。

    研修班安排的是每天3节大课,一周上4天的全日制,课程安排相当紧凑,但是认认真真上下来真的获益良多,且不说有那里吃不透的东西可以找教授单独授课,就是想旁听一下其他学院的课也无不可,图书馆和计算机房更是全面敞开,在这种满满都是单纯学子的地方,陈远鸣反而更能潜下心来学习。

    到了周末就跑去中关村实地考察一下,或者通过互联网接受美国方面传来的邮件,处理点金石那边的公务。只是半个月时间,他就明显跟班上一些学员产生了隔阂,不过除了他以外,倒也有不少是来学习知识的民营企业家,跟这群脚踏实地的经营者聊聊,也让陈远鸣知道了一些原本自己根本就毫不了解的行业内幕。

    还有一位名叫宋毅的国企干部,也是北方一家大厂的副厂长干员,但是由于厂里的人事复杂,一不小心被同僚们使了绊子,就被发配到了北京长期进修,还是没有学历可拿的进修模式。听到这种说法陈远鸣简直都不知该说什么为好,这么昂贵的课程,居然成了把人踢出一线的手腕,对于国企这种把政治斗争放在首位的地方,他也真不知该怎么评价了。

    没有在意那群官二代的冷眼旁观,陈远鸣按部就班的进行着自己的学业和事业,本以为自己会平稳的度过着半年的求学时光,谁知1o月初,一个意外直直的撞入了他的眼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