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4章 重逢

第74章 重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拥抱来的很猛烈,去的也异常迅速,只是片刻,孙朗就反应了过来,噌的一下抽身弹开。有点尴尬的看了看自己又是血浆又是尘土的外套,以及对面人肩背上惊悚的血手印,他不好意思的用手背蹭了下鼻子。

    “啊,忘了这个,豆豆你这身衣服……”

    陈远鸣偏头看了下自己的肩膀,笑着摇了摇头,“不碍事。”

    似乎只是一个笑容,几年分离带来的陌生感就消散褪尽,孙朗的嘴角裂开了,忍不住又伸出爪子揽住对方的肩。“你小子这次可不能逃了!走,跟哥回家去,这几年你到底跑哪儿去了,怎么从来没给我回过信,我都给你寄了十来封呢……”

    “二哥……”被拖着走了两步,陈远鸣有些哭笑不得的停下了脚步,“衣服,你的衣服。”

    “啊!”猛然想起来自己还穿着一身血衣,孙朗愣了一秒,飞快把那件外套扒下来,又转身跑到路边,捡回了个背包,把脏衣服往里胡乱一塞,他抬头看了看周遭仍旧乱哄哄的现场,一部分同学已经押着肇事司机去公安局了,还有几个似乎正在找什么人,微微一缩脖子,他低声道,“豆豆,咱该撤了,你还要等那个开车的朋友吗?”

    陈远鸣也抬眼看了一下四周,果真有几个学生正在跟刚刚赶到的校警和一位上年纪的教授比划着什么,看样子是想找见义勇为的同学。明白孙朗想躲的是什么,陈远鸣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不用等他,我有他的电话,回头联系就好。”

    “那就好!”心头担忧落定,孙朗开开心心拽着对方的胳膊往车站走去,“幸亏今天回家取东西,要不铁定又错过了,等会儿我打个电话给老妈,她一定也可开心啦!”

    被半拖半拽的走向车站,陈远鸣眼底的笑意一直没有散去,是啊,他也没料到,居然能这个时间、这个地方跟故人重逢。

    自从去年得知刘芸带着儿女返乡的消息后,他也花过一段时间托人寻访他们的踪影,但是线索都断在了她的老家山东德州市,据说刘芸只在家开了段时间商店,后来不耐烦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就又离开了山东,不知去向。所幸刘芸本人十分要强,离婚时不但分走了大半家产,在德州市的店铺也红红火火,过得应该不差,最终陈远鸣才放弃了继续找人。

    谁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这样的不费功夫。几年过去,那个曾经莽撞的少年如今也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家庭的变故依旧没能抹去他脸上的笑容,反而让他多了几分勇气和担待,更加成熟。

    孙朗家离海淀区不算太远,只坐几站就能抵达目的地,一路上他的嘴硬是没停过,叽叽呱呱恨不得把三年来的闲话全部补上。陈远鸣只要负责竖起耳朵听就好,有时候连句话都插不上。当下车走进小区时,孙朗自豪的指着面前6、7层高的新住宅楼说道,“我妈去年在这边买下的,花了十几万块呢,算是这边水准最高的小区了,加上盘的店铺,我家也是个暴发户了哦!”

    这话听得陈远鸣哑然失笑,这小子,有这么夸自家有钱的吗?

    不过这房子确实不赖,虽然还是那种古早的大卧室、小客厅结构,但是三室一厅在当时已经算是最豪华的户型了,房间里收拾的干净利落,却也不乏审美意趣,能看出主人出色的品位。孙朗随手把背包仍在沙发上就先跑去冲澡了,又是抓犯人又是抱伤患,他身上也染了不少血污,刚才心情激动还不觉得什么,现在可就有点受不了了。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陈远鸣仔仔细细打量着面前的房间。这里没有自哀自怜或者悲观沮丧,就像孙朗这个人一样,每一处细节都透露着阳光和自信,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母子三人的照片,以大海为背景,海风吹乱了三人的发丝,却吹不走他们脸上明亮的笑容。

    只是看着这张照片,笑容就忍不住浮上面颊,看来环境的改变不但没有让他们丧失原本那些美好的品行,反而开阔了他们的视野,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生活。曾经那些忐忑和担忧如今全然散去,陈远鸣轻轻舒了口气,他确实无意间改变了这家人的命运,但是结果却并不算坏。

    就算有燃气热水器,十月天在家洗澡也冷得够呛,只花了几分钟孙朗就结束了战斗,套着一身短打就从浴室里窜了出来,本来想再去加件衣服,正好一阵开门声从外间传来,孙朗飞快的奔过去拉开了房门。

    “妈!你看我碰上谁了!”

    “你这死孩子!”一看儿子这身打扮,刘芸马上柳眉倒竖,“这都几月了,洗个澡也不知道擦干了再说,皮痒了想感冒是吗?”

    “哎呦我的太后喂!”孙朗嚎了出来,“事有轻重缓急嘛,来来来,让你也惊喜一下!”

    拉着自家老妈的手,孙朗硬是把人拖了进来,陈远鸣也从沙发上站起身,定睛看向面前的妇人。已经三年未见,但是刘芸并未显出半点老态,反而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身上那种工厂女工的疲惫和软弱已经全然消褪,腰杆挺的笔直,眉宇之间多了一份坚毅和自信,搭配脸上精致的妆容以及那种江南淑女般的内蕴,显得异常美丽。

    真的是变了……陈远鸣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刘阿姨,好久不见了。”

    “你……你是豆……远鸣!”刘芸愣了好一会,嘴唇一哆嗦,终于发出了声音。用力甩开儿子的手,她几步冲了上去,拉住了陈远鸣的手臂。“远鸣,真的是你!你都不知道阿姨多担心你,都怪那时我粗心大意,让你受了牵连,你……你这两年过的还好吗?”

    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真切,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中都泛出了一丝泪花。陈远鸣只觉得鼻头一酸,轻轻拍了两下对方的手背,“放心,刘阿姨,我过得很好,只可惜去年回家的时候没找到你们……”

    “那些信……”刘芸说了一半,突然醒悟过来,会这样说应该是对方根本就没看到信吧。一想起陈远鸣那对家长,她也不禁露出了点懊恼的神态,“都怪我没想到,要是留个其他联系方式就好了。远鸣你也真是的,那时候跟阿姨说一声,哪怕我当时辞了工作陪你一起南下,不也比你一个人出去闯荡要强……唉~~算了算了,不提了!现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静心打造的女强人面具彻底掉的一干二净,刘芸硬把陈远鸣拉到了沙发上,一副想要促膝长谈的模样。孙朗那身凉爽打扮也被老妈全然抛在脑后,狠狠打了个打喷嚏,他无奈的揉了揉鼻子,自己跑去找衣服去了。

    先是被孙朗的连珠炮轰炸,现在又被刘芸的连环问答套牢,然而对于两人几乎称得上过度反应的态度,陈远鸣却没有半分厌倦,一股暖流在心底涌动,这种毫不掩饰的关切和呵护之情,又如何不让他动容?在生意场上奋斗太久,他甚至都忘了这种类似家庭的温馨是何等滋味了。

    “那你现在不是正式上学吗?”听到陈远鸣的回答,刘芸一瞬间露出了点遗憾,“二毛都能考上北京理工,按远鸣你的成绩,上个清华北大还不轻轻松松。光读培训班有什么用啊?你还年轻,趁现在赶赶进度,这一两年还耽误的起。”

    “妈,别叫我二毛了,叫大名……”端着三杯茶,孙朗从厨房里钻了出来,边把茶杯往桌上放,边附和道,“是啊豆豆,要不你先来哥这边旁听着,现在大学都不禁止旁听生呢,好好复读一下直接考出来不就行了。”

    “你个臭小子,光你的小名不能叫,人家远鸣的就能叫了!”刘芸用力拍了儿子的手臂一下,差点让他把茶灌进鼻子里去。

    陈远鸣笑了笑,“晴姐不也上了培训班,知识只要学到手就好,也不用太在意文凭。”

    晴姐说得是孙朗的大姐孙晴,开始也辞职跟母亲一起开店,后来发现做原创,做品牌远远比二道贩子要来的赚钱,跟刘芸商量过后,就跑去上了个中央美院的培训班,现在则在上海的中国纺织大学继续进修服装系。

    刘芸一皱眉,“你大姐那只是业余的嘛,够开公司就行了。你那么聪明能干,将来前程绝对非同常人,不能因小失大啊……”

    陈远鸣哑然失笑,在学业方面真的很难说服这个年代的长辈,只是自己真正的事业规模还不方便跟对方说,也就成了难以解释的话题。想了想,陈远鸣反问道,“不过这两年晴姐不在身边,阿姨你的店铺还顾得过来吗?”

    虽然有点不甘心对方转移了话题,但是说到自家的铺子,刘芸还是露出了笑容,“好,怎么不好!当年你给我留的那封信写的实在太周密了,就算按步照班都能混出个样子!如今阿姨也算是个小老板了,西单商场那边的柜台搞精品销售,动物园的铺子则走批发路线,5、6个店员看着,生意别提多红火了!”

    没错,当年陈远鸣留下的信确实帮了刘芸大忙,那不但是个近期规划,更有着十分清晰的远景目标。南方进货、北方经销,差异化经营,品牌路线,提高营业员素质,用绩效促销售,满足消费者心理……这样简单明晰的提示,就像一条真正的金光大道,踩在这样的道路上,刘芸咬紧牙关,一步步摸索完善着自己的经营之路,把那些来自后世、经过千锤百炼的成功理念真正消化吸收,变作了自己的养分。

    虽然长期南下进货让自家那个败类前夫有了可乘之机,嚣张的把小三、小四的艳情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刘芸并不后悔,她终于认清了自己所托非人的事实,并且干脆的踹掉了这个人渣,带着一双儿女展开了新的生活。

    经过几年的奋斗,现在她终于赚钱了,赚了大钱,在奠定下经济基础的同时,她内心那份自豪也彻底觉醒,这个新时代不会再把女人关在房间内,不会再用三从四德,夫为妻纲来限制她们、胁迫她们,她赚钱经商也完全不是为了补贴家用,不是为了某个不相干的外人含辛茹苦的付出,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以及远大目标。这种充实感是她熬夜织毛衣时能够体会的吗?是她苦苦等待一个不着家的丈夫时能够感受到的吗?

    而带给她这种天翻地覆变革的,正是面前这个年轻人,一个让她屡屡吃惊,同时也无比钦佩感激的男孩。仔细端详着对面这人,刘芸心中突然有了一丝释然。是啊,15岁时陈远鸣就能做出那么惊人的举动,三年之后的今天,自己又在为他忧虑什么呢?如今那个黑黑瘦瘦的小子早就变成了真正的成年人,跟儿子那个傻大粗的儿子几乎一般高,还有着远远超出同龄人的成熟和沉稳,他会没有自己的打算吗……

    想明白了这一点,刘芸突然嫣然一笑,“你看阿姨这记性,这都几点了,远鸣你还没吃饭吧?等阿姨给你做饭去……”

    “嗳!妈你坐着!今天的一定要我来!”旁边的孙朗先跳了起来,“豆豆,看哥给你露两手,现在哥做饭可好吃了。”

    说完这小子飞奔跑去厨房,开始稀里哗啦干起来。

    陈远鸣愣了一下,忍不住大笑着喊了句,“二哥,会切菜吗?别伤了手。”

    “矮油我去!你小子欠揍不是,老老实实给我坐着!”从厨房里传回一声大喊。

    刘芸笑了出来,按住了想要起身的陈远鸣,“让他忙去吧,这几年我跟他姐都忙得要死,家务全都落他身上了,现在二毛手艺好着呢。”

    陈远鸣微微一笑,顺势坐了回去。真的,变化又何止一点两点,想想当年那个刷碗都抱怨磨蹭的少年,谁能料到今天呢?

    孙朗的动作果真迅速,一盘盘菜像流水一样端了上来,红烧的排骨、清炒的虾仁、油煎的茄盒、爽滑可口的蒜蓉菠菜……七八盘菜满满摆了一大桌,就像好几年前那样,身边两人不断往他碗里夹菜,把饭菜堆成了摇摇欲坠的山尖。

    “怎么样?哥手艺不赖吧!”孙朗边给人夹菜还边不住炫耀道,“手擀面做得更地道,这次就是时间不够,下次好好给你扯碗面条吃!”

    陈远鸣忙着消灭碗里那堆不断增高的小山,几乎都说不出话来,饭菜的滋味按说比起那些高档酒店还差得老远,但是这种家乡的味道却绝不可能在外面吃到。一顿饱餐后,孙朗又硬是把人留到了家里,还不让陈远鸣睡客房,直接在自己房里加了条被子。十月的北京还没有开暖气,但是这晚陈远鸣却感觉不到任何寒意,在孙朗含混的絮叨声中,慢慢闭上了双眼,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一起被刘芸赶了起来,挤上北京早高峰的公交向学校驶去。大口嚼着嘴里的油条,孙朗还嘱咐着陈远鸣,让他下课去找自己玩什么的。人大和北理差得也就几步路,串门最方便不过。

    对于这样的盛情邀请,陈远鸣又怎么会拒绝呢?带着一直没有散去的微笑,他下了公交,在人大校园外跟孙朗挥手告别。扭过头来,一道笔直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张刚早就注意到陈远鸣,这时正快步朝他走来。

    “老板。”带着一丝不赞同,张刚把陈远鸣落在车上的大哥大还给了他。昨天他就收到了一通电话,连人在哪里都不知道,身为保镖一夜找不到被保护人,这滋味可不太好受。

    “抱歉,张大哥,昨天我碰到了个熟人。”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陈远鸣收起了手机,“对了,那个姑娘怎么样了?”

    “伤的有点重,昨天抢救了一夜,终于给救回来了。”张刚的眼神里却没有放松,“不过撞人的却没有出现在医院,当时我看了,那人渣开得是辆奥迪1oo……”

    奥迪1oo。陈远鸣一愣,不由皱起了眉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