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6章 变化

第76章 变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京青年报的动作很快,只花了两天功夫,一篇声情并茂的报道就刊载在了头版头条。这篇文章 大体可以分为两个环节,一方面是对于现场目睹的学生采访,另一方面则是访问依旧陪伴在加护病房的受害者家属。报道没有采取惯用的煽情手法,而是非常写实的描述出了车祸的惨状和肇事者的嚣张行为,以及对交通、公安等部门的严厉质问。

    报纸上还附带了一张黑白病床照,绷带、吸氧器、以及瘀肿变形的伤痕遮盖了少女本来俏丽的容颜,受害者的老父坐在床边,轻轻握着女儿那只细瘦的小手,含着眼泪期盼昏迷中的女儿能早日醒来……

    这时青报刚刚改为日报,发行量急速增加,可以说是整个北京学区销售最广的一份报纸。这个报道一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由于事故就发生在人大西门,很多学生都直接或者间接了解到事情真相,如今得知肇事者根本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哪个热血青年不感到义愤填膺?在报纸的烘托下,这种骚动就越发激烈。

    面对整个大学区的呼声,北京市立刻紧张了起来。这时距离学潮不过4、5年时间,有太多人对那场事件记忆犹新。如今再次有了群体运动的先兆,各大高校率先组织安抚,同时人大校方也代表自家学生介入了这场声讨,用行动平息学子们的愤怒。

    针对学校的强硬态度,高层也没法一护到底,那位张副局长首先站出来澄清,自家儿子是因为当天被捕时受伤才保外就医,并非要逃避责任。但是这样的狡辩无法为事故洗清责任,无照驾驶和酒后开车才是铁一般的事实,虽然1994年还没有颁布道路交通法,对于交通肇事罪也没有明确定义,但是这两条过失以及确凿的逃逸倾向已经足够世界大多数交通法的严厉惩罚了。

    如今小轿车还属于极少数人的特权,对于这种新兴事物,太多人还保持着敬畏和懵懂,他们不明白这样一种钢铁巨兽能带来的可怕后果,也对驾驶者有一种天然而盲目的信任,但是这则浮上水面的事故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也对车祸事件有了全新认识。随着话题的深入,已经不单单是围绕此案进行探讨,而变成了规范交通法则的一场争议。

    不过交通法什么的,明显还需要点时间,判定肇事罪却花不了太久。因为性质太过恶劣,法院迅速对张某进行了审判,最终处于7年有期徒刑的重责,同时支付受害人全额医药费和2o万元精神损失费。这个处罚还不算完,不久后,另一个动作悄然而至,涉嫌本案的1位财政局官员,2位公安局官员被中纪委施行了双规,又从其中牵扯出另一些高层,一个小小的派系瞬间灰飞烟灭。

    然而上面搞出的政治花样、舆论戏码,最终并没有落在陈远鸣眼里,最近这两周,他的生活突然就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起因当然是那个永远也闲不下来的家伙:孙朗。

    9o年代的大学教育可是十足的真金,这时的大学生很少有逃课,更不会偷奸耍滑、胡乱应付学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只会苦读、死读那些枯燥的课本,相反时代的巨大变革给了他们足够的冲劲和活力,高水准的师资力量则给了他们充足的成长空间,此时的大学生无疑是骄傲且向上的,似乎他们的每一天都被各种新鲜事物占据,充满了让人期待的惊喜。

    在这之前,陈远鸣完全无法体会到大学生活的本质,他就像一个偷偷潜入高校系统旁听的外人一样,不声不响,甚至有些畏首畏尾。在他内心深处,其实依旧有着一丝微妙的隔阂,一种并非堂堂正正考入大学的遗憾,加之心理层面的年龄差距,更是无法跟任何人形成交集。

    但是孙朗可不管这些,几乎是半强迫式的,他用力把陈远鸣拖入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一起去校外小店打牙祭,抱着课本在图书馆昏天暗地读上一天,跑去最热门的溜冰场开心的玩上几小时,或者偷偷夹带人进入公共机房,在狭小的电脑屏幕上炫耀dos版文字小游戏……这种几乎幼稚的行为让陈远鸣频频哭笑不得,但是不可否认,孙朗的热情也在慢慢感染着他,让他不知不觉融入了真正的大学生活。

    偶尔陈远鸣还会带着孙朗溜到人大的联网机房,此时研修班配备的是真正的“外网”,而非高校系统的局域网,绝非什么人都能摸到的。在这个媒体上,孙朗惊讶的看到了整个英特网世界的全貌,在三两次实践后,他熟门熟路摸上了如今最大的互联网门户网站,并且开心的炫耀给陈远鸣看。

    “雅虎?”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陈远鸣装出了一副吃惊的表情。

    “超级棒的网站!”不敢长时间连在网上,孙朗下好自己需要的东西后,飞快的退出登录,“据说现在已经有好几十万人浏览了,里面分区详细到不行,简直能看花人眼!”

    陈远鸣差点笑出声来,不,那不是几十万,如今雅虎的浏览量刚刚突破百万,就在1o月初,他对这家公司进行了第二次投资,金额超过4oo万美元,股份则从原先的1o%涨到了28%,如果再进行下一轮融资或者上市准备,雅虎的两位创始人无疑会选择更大规模的风投公司,不可能继续屈就点金石,但是目前的收益已经足够让他满意了。

    孙朗当然无法理解陈远鸣脸上表情的深意,略显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软盘,“我从里面的游戏网站下到几个小游戏哦,老妈说了,再过几天就给我买电脑,到时候咱们就拷回家玩!”

    陈远鸣笑着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脑门,“阿姨给你买电脑是让你玩游戏的吗?而且你个工科生,整天折腾电脑做什么。”

    “去去,边儿去。”孙朗一把打掉了在脑门上动土的爪子,“自动化懂吗?计算机才是根本嘛。咱虽然不像机电系那群变态,但是顺应潮流才是正经,你就不知道我那些学长们对计算编程有多痴迷,如果能把这些应用在实际生产上,工厂哪还用得着那么多参差不齐的劳动力,让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家伙统统滚蛋才是!”

    这句话说得强硬,甚至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陈远鸣看着对方脸上略显严肃的神情,内心却不由有些感慨。这大男孩看起来十足的开朗活泼,但是家庭的剧变怎么可能毫无痕迹,他父亲孙军正是从生产车间一路爬上来的干部,如果自动化真的全面代替了人工,估计很大一批老式厂房也要停工减员……这样的就业选择,又何尝不是一阵态度坚决的报复呢?

    不过这团乌云来得快,去得更快。似乎只是眨眼间,孙朗就又恢复了一派没心没肺的开朗,还拉着陈远鸣去参加他们院系的足球赛。

    说是院系比赛,不如说是粉丝互掐。如今的中国足球可不像后世的过街老鼠,1994年甲a刚刚职业化,每逢比赛日工体那都是人山人海,分帮扎堆为自家的球队呐喊助威。北京市参加甲a联赛的就有两支球队,然而这届比赛国安队只拿到了第8,八一队还比它落后一名,多少北京大老爷们泪洒当场啊,因此申花、万达等队的支持者也就成了他们的死敌。

    换到大学里,来自天南海北的学生们当然也会选择支持本省的球队,联赛掐的不过瘾,那就自己亲身下场练练呗!各种大大小小的校内足球赛也就应运而生,这次算是北理自动系的内战,人手凑不齐就混乱呼朋唤友,踢是要认真下场,但是毕竟跟系外或者校外比赛不一样,说是比赛,不如说是自家兄弟们的小打小闹,没人会打出真火来。

    然而这样的游戏性质,陈远鸣一开始也有些不适应,他不是没踢过足球,但也要看看是哪年的事儿了。早就把幼时的技巧忘得七七八八,这一年多虽然跟着张刚进行了系统的体能训练,但是个人搏击和足球明显是两个世界的东西,一上球场自然就原形毕露。铲球铲不到,传球能传到敌方脚下,偶尔带球都能带丢,这样惨不忍睹的水平居然还不算场上最差,双方闹出的乌龙简直数不胜数。

    比起来孙朗的水准就高太多了,之前算是高中校队主力,开学后又代表系里出去打了几次比赛,也算个小有名气的足球健将。在这样一群菜鸟的映衬下,他生龙活虎的英姿就更加招人,每次进球后,求表扬的眼神就闪闪发亮,恨不得跟所有队友、观众炫耀一番。

    虽然也在场上添着乱,陈远鸣却发现自己目光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跟在了那个大男孩背后,看他开心的大笑,旁若无人的炫耀,跟队友们挤成一团打闹。3、4o分钟跑下来,汗水早就浸湿了上衣,那小子就掀起还有点干的衣角,胡乱抹掉脸上滚落的汗珠。在撩起的运动衣下,紧致的腰腹毫无瑕疵,腰线勾出了一条漂亮的弧度,浅浅的人鱼线被运动裤盖住,留下一丝让人遐想的空间。

    陈远鸣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口干舌燥起来。在这彻底的青春氛围包裹下,那颗提前老化的心脏似乎也重新跃动起来,发出砰砰的声响。只是这一瞬间消逝的太快,还没等他缓过神来,身侧就传来一声大吼。

    “小心!”

    赛场上走神是个什么后果?现在陈远鸣知道了。足球几乎是迎面飞来,距离太近,他只来得及用手虚虚挡了一下,但是这动作不但没有挡住球,反而连带手臂一起撞在了脑袋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脚下一滑,哐当一声仰面摔倒在地。

    鼻子被砸得火辣辣一片,摔得太猛甚至产生了一阵眩晕,陈远鸣吸了吸鼻子,发现热热的液体沿着嘴唇滑落,伸手一摸,一片鲜红。

    “豆豆!”

    正上方传来一声低呼,不知何时孙朗已经跑到了自己身边,正一脸紧张的看过来。

    “操,都流鼻血了,刚才是谁踢的!哪有照人脸开球的啊!”愤怒的扭头冲背后的同学们吼了一声,孙朗干脆扒下自己的球衣,递给了陈远鸣,“先拿衣服堵着,我带你去医务室……”

    “哪有那么夸张。”仰躺在地上,陈远鸣含含糊糊的说道。

    孙朗可不听这一套,直接拿衣服抹掉了那些碍眼的鲜血,一把拉住了陈远鸣的手腕。“那可是足球,小心脑震荡!”

    有力的手掌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不那么干燥,带着汗湿的潮热。手里是半湿不干的球衣,鼻腔内充斥着血腥味,还有操场上的泥土和阳光味儿,乱七八糟的混杂在一起。太阳已经微微西斜,橘色的光线从上而下打来,给身前那人蒙上了一层温暖的光晕,似乎连他那长长的、如同小马驹一般的浓密睫毛都变得金灿灿闪闪发光。

    陈远鸣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没有半点反抗就被对方拽起身来。一条手臂用力的撑在腋下,帮他站稳。孙朗略带担忧的面孔凑了过来。“还能走吗?要不我背你?”

    陈远鸣轻轻吸了口气,差点被鼻腔里逆流的鲜血呛到,干咳了两声,“不用,我能行……”

    “你这小子,踢球时发什么呆啊……”带着丝关切,一只手伸到他头顶胡乱揉了两把,把汗湿的短发弄得更加凌乱。“走,跟哥去看医生去……”

    热乎乎的肩膀靠的很近很近,几滴汗珠随着动作滑落,滴在了满是泥土又沾了点鲜血的手臂上。陈远鸣只是顿了顿,低低的嗯了一声,迈步向前走去。

    依旧是开始熟悉起来的校园,依旧是这片平凡到乏味的操场,但是突然之间,有什么东西悄然改变……

    放下手中的电话,肖君毅深深呼出了口气。终于搞定了!

    这次之所以来河北,正是因为这边首屈一指的电线、电缆工业。作为北京的科技辐射地带,河北省在产品生产和应用上的表现一直相当出色,对新兴科技也相对敏感,这两个月里,他跑遍了省里大大小小的工厂和研究所,终于花大力气挖掘了一批对于通讯电缆十分在行的技术人员,组成了自己的团队。

    今年他在中关村的主要动作就是盖楼,但是普通的建筑公司并非是他的目标,和写字楼配套的电话、网络布局才是关键。1994年4月国内就已经跟世界联网,9月又与美国sprint公司签订了协议,准备把这个网络从高校推广,普及到社会应用。

    肖君毅也上过网,也被因特网的丰富和精彩震惊,但是他看到的不只是那些新鲜有趣的信息,更是一个可以跟电话一样,普及到千家万户的庞大新兴产业。如果这个系统在中国有个起始点的话,应该非大学环绕的中关村莫属,只要在这里先声夺人,占领网络基础建设的阵脚,那么等待他的未尝不是一条金光大道。

    如今自己修建的第一栋写字楼即将完工,光缆的铺设和研究团队也已经到位,等到楼盘正式上市,同时开通中国第一个民用宽带网,自己的事业应该就真正步入了正轨。以铺设网络为根基,以研发光缆为源动力,他有足够的自信完成自己的预期目标,在网络大潮到来前跻身于国内同行前列。

    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左臂,又长长伸了个懒腰,一抹浅浅的微笑在唇边浮起。是该回去了,等到一切正式完工,他也该给那人一个惊喜才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