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7章 再相逢

第77章 再相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流个鼻血好得很快,也没什么脑震荡之类的后续问题,但是陈远鸣尴尬的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对了。

    也许是因为上次感情已经逝去太久,也许是被那种纯粹的阳光和温暖打动,甚至可能只是不自觉地欣赏,陈远鸣发觉自己越来越无法把孙朗当成个普通的童年玩伴看待,记忆中挂着鼻涕的毛头小子,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俊朗的青年。

    这种微妙的心态变化让他陷入了某种窘境,不是因为孙朗不好,恰恰相反,他非常的出色。家庭,尤其是坚强勇敢的母亲赋予了他很多美好的特质,让他的热情和真诚充满了感染力。这样可以说恰恰击中了陈远鸣心中的某些渴求,让他能放松微笑,再次找回生活的乐趣。但是同时,却也跟坚壁一样横亘在他面前,让他寸步难行。

    孙朗是个直男。

    他就像任何一个这年岁的普通大男孩一样,喜欢运动、喜欢游戏、喜欢所有新奇有趣的东西,以及那些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们。感情上的笨拙和迟钝也无法掩盖他的性向,对于不是一个圈子的人而言简直一目了然。

    这样的男人,放在同志圈里就是一句话:敬而远之。喜欢掰弯直男的不是没有,但是结果往往不怎么美妙,这个世界的阻力要远超他们的心理预设,而生活会把其他抹消殆尽,让感情褪色,让承诺变质,最终沦为一场可笑的悲剧。

    如今可是1994年,在大6,同性恋仍然被归为精神类疾病,传宗接代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因此不管是出柜还是不婚,压力都大到让人难以承受,上辈子他不也深柜了小2o年,唯一一场认真的爱情还赔上了公司和生命。现在虽然有了足够的财富,有了可以让很多人为之俯首的能力,但是可以期待的爱情,依旧是个奢侈物件。

    并且凭良心话,陈远鸣并不想让孙朗发现自己这点小心思,他的眼神太干净,心思太率直,没必要为这种不属于自己的纠葛困惑难受。

    只是有了决心,放在行动上却颇为困难,同样也因为孙朗是个正正经经的直男。对于直男而言,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甚至关切呵护到肉麻都是平常,他们的心思根本就没放在这上面,这些在外人看起来黏糊过头的行为,统统会被归为兄弟情,哥们义的范畴。但是对于陈远鸣而言,却变成了一种甜蜜的折磨。

    搂住肩上的手滑到胸前、背上?常有啊!

    钩在腰上的手摸到了屁股?嘁,多稀罕。

    坐车困了靠在肩上眯一会?别说肩膀,大腿都能坦坦荡荡的枕上。

    更别提还有周末回家脸对脸窝在一起盖棉被纯聊天的情况发生……

    面对这样肆无忌惮的肢体接触,陈远鸣别说抗拒了,能保持自制都算坚忍。就像任何久旷空窗的老男人,就算没恋爱谈,那点揩油的小心思也难免出现。更不幸的是,如今他心态是够成熟,但是身体却年轻的过分,这种甜甜的美味放在嘴边,光看不舔已经要耗干他的自制力了。

    有了种种难以言说的顾虑,陈远鸣不由自主收敛起了一些不易察觉的东西,孙朗对他则有些保护过度的味道,真把自己当成了亲哥,开始避免那些容易出危险的运动,满世界疯跑运动就变成了公共机房和图书馆的小聚。

    由于上次夸下的海口,孙朗还真带陈远鸣去见了好几个北理的编程高手。如今国内依旧是dos系统的天下,window和macintosh的操作界面还没能渗透入中国,这些高手也无一不是dos专家,还有不少研究起了c++等新潮计算机语言。

    就连孙朗搞到的小游戏也没逃出众人的毒手,只是半个月功夫,类似的仿品已经流传在局域网上,这可是暴雪主页提供的dos游戏试玩版,但是对于这群计算机疯子而言,并不存在什么技术难题。

    对于软件,陈远鸣是个真正的外行,但是不意味他看不出这些人的创造天分,游戏只是很小一个方面,浏览器、输入法、局域网内即时通讯软件,甚至一些攻击性木马和防御性杀毒软件都已经有了雏形,在二进制和纯思维逻辑的世界,中国这些年轻的计算机天才们比起老外毫不逊色,这还是北京理工,换到清华、北大或者专门的计算机研究所,水准只会更高。

    这样优秀的创造力某种程度上拉开了陈远鸣的注意力,如今在美国,点金石的投资项目已经超过了6o个,大半年来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nVIdIa公司,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公司如今还是个需要首轮融资的细小幼苗,但是任何组装电脑的商家都不会不知道nVIdIa显卡的大名,于此同时,图形处理、音效表现、3d建模也成了陈远鸣关注的重点,这些无疑都是改变电脑以及游戏产业的重中之重。

    但是视线转回中国,陈远鸣却有点吃不准了,这些优秀的软件设计师们缺乏的只是正版支持和政府维护吗?为什么中国的软件业那么轻易就被击垮摧毁,甚至没能留下多少薪火……

    疑虑没有持续太久,下一个周末到来时,孙朗终于从老妈那里拿到了赞助资金,兴致勃勃的拉着陈远鸣跑去了中关村电子一条街。

    再次走上中关村大街,这次为的已经不是远景和布局,而是仔细的观察思考,曾经被抛诸脑后的盲区开始展露在陈远鸣面前。这里的确将成为中国的硅谷,但是发展方向却与真正的硅谷泾渭分明。一方面是欣欣向荣,还没有被盗版摧垮的软件业,另一方面则成了电脑散件的淘换集散地。最赚钱的不是搞研发,而是小摊贩,质量低劣的仿品、毫无技术含量的销售才是中关村的主流。

    硬件开发在哪里?电脑不是只有整机,还有相应的cpu、主板、显卡、光驱等等配置,但是中国的电脑往往核心硬件掌握在美国大公司手中,cpu能离开Inte1、amd吗?显卡芯片又有多少来自nVIdIa?内存呢?硬盘呢?说是攒机,说是自主研发,但是核心依旧被这些上游厂商拿捏。在硅谷,软件商们的日子可能同样风光,但是那些有实力也有能力的硬件厂商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支柱。

    对于这个重文轻武的中关村,他是不是也该加大对于硬件的投资呢?

    一旁孙朗在兴致勃勃的挑选着自己的新电脑,另一边陈远鸣却不由自主走起神来。逛街这种事情,男人有兴致了也一点不比女人差,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孙朗聊着天,两人几乎是用挪的晃到了街角,一栋即将完工的大楼出现在眼前。

    陈远鸣微微眯起双眼,如今海龙大厦还没有开工,电子大世界和四海市场才是中关村的卖场主力。但是不远处这栋新楼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不算太高,结构规范,一看就是纯粹的办公楼,而且据销售说这栋楼会成为中关村里第一家铺设宽带的公司。

    地理位置如此优秀,硬件配置也说得过去,陈远鸣确实有些心动了,这会是点金石落足的好选择。远远看了一会,他扭过头对背后正在跟老板神侃的孙朗说道,“二哥,我先去那边看看,你慢慢挑着,等会再回来找你。”

    孙朗有点惊讶的看了对面一眼,“那楼不是还没盖成吗?”突然有点反应过来,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是不是挑电脑太没意思了,呃,我马上就好,你先去那边玩吧,等会我去找你!”

    陈远鸣笑了,忍不住也揉了揉他的头发,“不急,你慢慢挑。”

    “去去,别跟这儿捣乱。”

    笑着跟孙朗挥别,陈远鸣走向那栋大楼,销售部其实是设在一条街外,但是有时候实际观察跟听销售员舌灿莲花完全就是两码事儿。这栋楼目前刚刚封顶,还在进行内外部装修,公开发售应该放在年后。虽然目前商品房的预售概念尚不完善,但是这种紧俏楼盘,也不会等到彻底完工才开始卖房的。

    走进工地边,陈远鸣找到了一个小工头,向他说明来意。对方明显就是一愣,来看房的不是没有,但是一般不都是跟着销售部的人一起来么?上下打量了陈远鸣片刻,他终于还是开口,“这事儿我不能做主,不过今天我们公司的老总正好在,要不我去问问他?”

    “嗯,也好。”陈远鸣当然没有二话,耐心的站在工地旁等起来。

    几分钟后,只见那个小工头又一路跑了回来,“老总说没问题,只是他现在有点忙,不方便招待,让我先带你上去参观下。”

    陈远鸣是正经来看楼盘的,也不在乎是谁招待,点了点头,就跟着对方就走进了大楼。有了老板的叮嘱,工头明显殷切了很多,对于客人的询问更是知无不言。这栋楼只有12层,电梯已经安装完毕,逛起来也挺快。房间格局宽敞明亮,方向选择非常优秀,更难得的是考虑到了写字楼和住宅楼的区别,在布局上做的相当细致,走线也是双线入户,几层开始装修的房间内,还能看到墙上隐蔽的电话和电脑接口。

    这设计明显已经跟国际接轨了,对于如今还没能普及网络的中国而言,新潮的有点过火。陈远鸣弯下腰摸了摸网线接口,“明年确定能通网络吗?”

    “那当然!”工头显然对这个十分了解,“布线的全都是光缆研究所出来的呢,据说也跟电信总局打过招呼了,直接从主干道里分支,还是ddn专线呢。”

    居然是专线上网,这答案可有点出乎陈远鸣意料了,看来这个建筑商的能量确实不小,眼光也够开阔,倒是个理想的合作伙伴。想了想,陈远鸣站起身,轻轻拍掉手上的浮灰。

    “你们老总在哪儿,能替我引荐一下吗?”

    和几个技术人员蹲在外面的工地上,肖君毅认真听着对方的意见。网络布线如今在中国还相对新鲜,需要克服的问题也不少,就算引进了高质量的光缆,其他大大小小的问题也足够让人头疼。而且技术方面并不是自己的强项,想要把这些东西理解吃透,很是花了他不少力气,现在竣工在即,可不能功亏一篑。

    “肖总,那位客人想见见您……”

    正说着,那个下工头又凑到了跟前,肖君毅微微皱了下眉,却没有拒绝。他为这栋楼花了太多心力,当然也想为它找到一些合适的主人,既然买家想见,那就见见吧。

    快步跟着工头向前院走去,肖君毅把脸上的表情调回了“待客”模式,这两年来他跟太多高官、商人打过交道,自家那点大院脾气早就被磨的七七八八,也习惯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套交际方式,只希望这个客户不想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就是他!”

    工头往前一指,肖君毅定睛向那边看去,只见一条身影背对着他站在大楼前,个头不低,身材也相当合宜,由于穿的是休闲服,有些猜不出年龄。肖君毅清了清嗓子,走上前一步,“您好,我就是君腾公司的老总……”

    那背影微微一滞,慢慢转过身来。看清来人的样貌,肖君毅也僵在了当场。

    怎么会是他!

    一时间,两人都没了声响,现场出现一片尴尬的空白。距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一年半时间,除了罕少几次通话,他们根本就没时间也没机会见面闲聊。然而一年过去,记忆中的一切都不知不觉的改变了样貌。

    肖君毅有些发愣的打量着身前的少年……不,应该说是男人。他的变化太大了,曾经那个矮自己一头,瘦弱年幼却总是故作老成的男孩彻底消失。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身高腿长,视线几乎和自己齐平,那张稚嫩的脸蛋彻底长开,英气勃发,也棱角分明,配合深不见底的黑眸和愈发沉稳的气度,不会再有人把他当成是个孩子。

    看着肖君毅这身打扮,陈远鸣也着实有些惊讶,那个永远带着漫不经心微笑的青年像是换了个人,遍布尘土的工装代替了精心搭配的衣着,曾经那副纨绔范儿也转为端正的商人姿态,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世,估计能直接把他当做凭技术吃饭的一线人员。

    相互的打量只是片刻,最终陈远鸣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这是你的公司?怎么偷偷跑回北京来了,我还以为你在肖大哥那边负责安信的业务呢。”

    肖君毅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这可不是他预期的见面方式,至少不是带着个破安全帽,穿着一套脏兮兮工作服的情况下。飞快摘了自己脑袋上那个硬壳子,肖君毅顺了一把头发,才想起来自己早就剪成板寸的脑袋没什么可顺的东西,脸上的笑容就越发不自然起来。

    “嗯,前段我去河北转了一圈,听小叔说你也来北京了,正想找个时间去找你……”

    “谁知被我堵上门来了?”陈远鸣笑了笑,“实在没想到这楼是你盖的啊,很有远见,怎么样,分我一层呗?”

    “一层?”肖君毅终于也笑了出来,“你是要把飞燕总部搬到这边吗?要那么大干什么?”

    “当然是在中关村开辟新财路啊。”陈远鸣倒是毫无芥蒂,他在美国开公司的事情知道的人还不多,但是肖家却是足够可靠的合作伙伴,如今又碰上肖君毅的楼盘,哪里还有隐瞒的意思。

    “怎么?最近要在中关村发展了?我还以为你是来上学的……”肖君毅眼睛一亮,追问了一句。

    “哪能光顾着充电……”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陈远鸣微微一顿,扭过头向身后招了招手。转过脸时,他突然低声跟肖君毅说了句,“对了,我这边的身家,还请暂时帮忙保个密。”

    保密?肖君毅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个身影从远方跑来,稳稳地停在了陈远鸣的背后,自然而然勾住了他的肩膀。

    “豆豆,我选好了!咱们去把那台买下吧!”

    豆豆?这人是谁?看着那个旁若无人揽住陈远鸣的小子,肖君毅剑眉一挑,“远鸣,他是……?”

    “发小。”陈远鸣并没有躲开这个熊抱,只是自然而然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腰。

    被这一问一答吸引,孙朗也好奇的抬起头,“这位大哥你认识?”

    “是啊。”陈远鸣顿了顿,坦然一笑,“还是过命的交情。他名叫肖君毅,正好在这边上班。”

    “啊。”听到‘过命’二字,孙朗也没多想,礼貌的伸出了手,“肖哥好,我叫孙朗,是豆……咳~远鸣的二哥,从小一起长大的。”

    只是过命吗……心底有些五味成杂,肖君毅脸上的表情却没有改变丝毫,微笑着伸出手跟对方握了一下,“我还是第一次听远鸣谈起发小呢……”

    “那是自然。”孙朗露齿一笑,“他也就我这一个哥了,是不是啊豆豆。”

    “叫大名。”陈远鸣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却没有反驳。

    肖君毅淡然的收回了手,突然把安全帽往旁边一头雾水的工头怀里一扔。“既然大家都是熟人,又好不容易见面,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

    陈远鸣微微一皱眉,肖君毅常去的地方,可不太适合带孙朗去吧。但是身边的大男孩毫不介意,干脆的一口应了下来,“好啊,天色也不早了,要不明天咱再来搬电脑也行,我带着钱呢,请你们吃饭!”

    “呵呵。”肖君毅不冷不热的笑了两声,“哪能啊,怎么说我也是远鸣的学长,当然应该我请你们才对。”

    看到陈远鸣张嘴想说什么,肖君毅话头一转,“而且人大这边我熟,好吃的馆子也认识不少,不如交给我这个地头?”

    看了看孙朗跃跃欲试的神情,陈远鸣也没有废话,干脆应了下来,“下次有机会再请回你吧。”

    话里的深意不言而喻,肖君毅只是微微眯起了自己那双桃花眼,低声答道,“那再好不过。”

    有了目标,三人一起朝人大方向走去。冬天日头黑的早,但是电子一条街上依旧人声鼎沸,不知从那家铺面传来了一阵歌声,似乎是日语,鼓点轻快又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僕は忘れなぃこの日を

    君を誰れにも渡さなぃ

    君のためにつばさになゐ

    君を守りつづけゐ

    ゃゎらかく君をつつむぁの風になゐ

    三人却没有留意到这段歌声,并肩消失在街角尽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