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79章 作局

第79章 作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长泰?陈远鸣皱了皱眉,这名字听起来可有点耳熟……

    看到面前青年不置可否的表情,茂恒春笑了笑,“是家俱乐部,就在长城饭店副楼,刚开业没多久,估计陈老弟你还没听说过吧。”

    长城饭店副楼……捏着金卡的手指骤然一紧,陈远鸣压下了嘴角那抹古怪的笑容。难怪会耳熟,这家俱乐部——不,该称之为夜总会——在后世还有个更加响亮的名字才对。

    手指轻轻翻转了一下卡片,陈远鸣把东西递了回去,“承蒙茂大哥高看,但是我对这种地方实在没什么兴趣……”

    “哪里的话。”茂恒春哈哈一笑,“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嘛,你还这么年轻,要学会享受生活才对。而且怎么不得摆个庆功宴,财证部郭系大半倒台不也全托小陈你的功劳,有些人找你可找破脑袋了呢哈哈哈~~”

    这威胁可就直白了,陈远鸣顿住了手上的动作,直直看向面前的男人,“小弟鲁钝,有点听不懂茂大哥你的意思了。”

    “呵呵,所以才该坐下来聊聊嘛。”茂恒春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我们哥几个留意你很久了,总得个给机会不是?”

    要设鸿门宴吗?瞥了下对方按在肩上一直没有抽开的手,陈远鸣最终还是笑了笑,“那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终于得到满意的答复,茂恒春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个满含深意的微笑,大摇大摆离开了教室。

    略带玩味的把玩着手上的卡片,陈远鸣微微眯起了眼睛,盛情邀请,却之不恭啊。只是稍一思虑,他就拨通了张刚的电话。

    “张大哥,麻烦晚上来接我一下吧。咱们去赴个宴。”

    ——————

    “到了。”张刚停稳了车,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店面。只见一片五彩霓虹灯正在低矮的副楼前闪烁。“老板,我听说这里……”

    “听说这里是个风月场?”陈远鸣笑了笑,抬脚跨出车门。这些日子因为双规的事情愈演愈烈,他的座驾已经换回了那辆大切诺基,倒是不怎么惹眼了。

    “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一闯啊……”

    稍稍整理了下衣襟,陈远鸣带着张刚从容的向那家俱乐部走去。如今这间店尚且没有转手,距离后世鼎鼎大名的样貌也相差甚远,下层的歌舞厅里人声鼎沸,来来往往都是穿着时尚或充满暴发户气息的男男女女,但是陈远鸣并未留意这群狂蜂浪蝶,直接把手里的卡片交给站在一旁的大堂经理。

    看到陈远鸣递过的金卡,那位经理立刻堆满了笑容,躬身一礼,“陈少是吧?您的几位同伴正在三楼贵宾厅,请跟我来。”

    绕过一楼的歌舞厅,踏上电梯。只是两层之隔,俱乐部像是换了一副天地,风情万种的交际女郎转身化为优雅贵妇,三楼的风格不再以喧闹挑逗为主,整体布局高雅沉静,穿着制服的帅哥美女们面露微笑,步履轻盈,带着一丝端庄的诱惑。

    这才有点后世风韵嘛,陈远鸣在心底轻轻一叹,跟在经理身后走进一间客房。刚一踏进房门,一声大笑就迎了上来。

    “陈老弟,终于等到你了!”茂恒春快步走上前来,正想要拉住他的手腕,站在一旁的张刚毫不客气就是伸手一拦,把人晾在了一边。没想到这出,茂恒春浅淡的眉毛往上一挑,眼看就要发作。

    陈远鸣轻轻咳嗽了一声,“小张,别放肆。我这边还有正事,你先出去等着吧。”

    张刚轻轻瞥了眼屋内的情形,又看了看陈远鸣脸上的神情,最后没说什么,稳稳地退了出去。

    “哈哈,老弟,不是哥哥我多话,你这保镖架子可够大啊。”看到人转眼就走出门去,茂恒春轻轻哼了一声,“怎么,退不掉?”

    “哪里的话。”陈远鸣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径直向屋里走去。

    这是一个总统套间,比长城饭店的高级套房丝毫不差,又多出了几分奢靡,走进正厅打眼一看,只见昏暗的大屋里摆着几组真皮沙发,两个中年男人分据一方,一胖一秃,每人身边都偎着个衣着暴露的美人。角落里还窝着个人,脸隐藏在一片阴影里,看不清面容。但是三双眼睛,六道视线,都直勾勾的盯在了陈远鸣身上。

    “茂大哥,不给老弟介绍下诸位老板吗?”面对这个阵仗,陈远鸣微微皱起眉,扭头看向茂恒春。

    眼看探不出保镖的虚实,茂恒春轻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走上前去揽住了陈远鸣的肩膀,“呵呵,这屋里恐怕也就陈老弟你能称得上老板了吧?在座几位都是自家兄弟,钱是没几个,消息倒是有一大摞。”

    “哦?”陈远鸣却没打算应下,“可能是哪位大哥消息有误了吧,小弟我怎么能算老板。”

    “怎么不算。”坐在沙发外侧的大胖子哈哈一笑,接上了腔,“当年炒认购证时,也就属陈老板收获最丰了吧,那么大排场,哥哥们想忘都忘不掉啊。”

    陈远鸣心头咯噔一下,眯起了双眼。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看到身边的年轻人陷入沉默,茂恒春笑着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陈老弟你那时在圈子里也算是一道传奇,如今韬光养晦这几年,就不想重新出山试试手吗?”

    过了很久,陈远鸣才淡淡答道,“既然大家都知道老弟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为什么收手不玩这个了……”

    “呵呵。”茂恒春二话不说,把人带到了屋中央的沙发上落座,“不是老哥我说你,跟那些军二代们就该保持距离,天天喊打喊杀谁能受得了?如今在美国躲了两年,多少生意都荒废了,就凭老弟你那手神乎其神的把戏,随手弄个几千万还不跟玩儿似得……”

    刚才说话的胖子也笑了出来,“是啊,十个散户,六个赔钱,三个赔命,能赚钱还能保住命的,简直稀罕极了。当我听老茂提起你时还不敢相信呢,没想到你还真回国了,还跑去上什么研修班……哈哈哈~~何苦呢?何必呢?”

    听着身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陈远鸣渐渐明白了过来自己到底碰上了什么情况。

    原来那个胖子名叫彦文亮,曾经也算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开发商,只是两年前股市刚刚开始大热时,他一个把持不住就跑去上海炒股了,不巧正赶上深圳认购风波前夕,高位套牢,很是赔了一笔。直到找上几个同伙开始坐庄新股,才勉勉强强把局面拉回。

    从同伴嘴里,他就听说了陈远鸣这号人物,年轻胆大、操作手法又十足的老辣,还有什么“拆庄高手”的名头,虽然当时陈远鸣用的还是假造证件,但是形态样貌总是改不了,一来二去彦文亮也就把他记在上了心。

    后来茂恒春跟他提起陈远鸣,以及对方相当可观的股市眼光时,彦文亮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当年那人,为了瞅准身份,他们还专门买通了当年申银大户室的红马甲,让对方远远辨认过,确定是本人无误。

    这一下几人都坐不住了,真正的天才操盘手就坐在身边,还意有所指的选了亚运村那边的房子,其中没个猫腻谁信吗?

    只是当年陈远鸣跟肖云混的太近,有不少人盛传他是肖家的军师,再加上肖家某位公子哥闹出的大案,让事态更加扑朔迷离。之后陈远鸣就被肖家送出了国,谁也摸不准这是保护还是弃子。如今人是回国了,名字却改得彻底,几人就更闹不准他跟肖家目前的关系了。

    正犯着嘀咕,就赶上陈远鸣陷入了车祸案这个泥坑,茂恒春顿时意动起来,想借这个契机试试虚实。如果陈远鸣当时动用任何私人关系,他们可能都会提高警惕或敬而远之,谁知这个年轻人选择了剑走偏锋,用舆论引导把事情做到绝处,大大超乎几人的意料,也一口气坐实了他根本没有后台的“事实”,再碰上双规案触了某些人物的逆鳞,就成了威胁他的最好机会……

    点点滴滴拼凑起来,就弄出这样一套西洋景。不动声色的垂着头,陈远鸣心底急转,这时是该笑他们胆大,还是该夸他们心细,如果自己真是个军师、弃子,恐怕现在已经被逼上绝境了,但是他是吗?

    压下心底的冷笑,陈远鸣端起面前的酒杯谨慎的喝了一口,语气却有些犹豫,“不瞒几位大哥,小弟之前虽然在股市发了些财,但也只是浮财,没什么身家。如今市场又是大熊之际,实在没把握冒然闯入,否则又怎么会起心思跑去上学呢?”

    听到这话,对面几人不由交换了一下眼神,都露出了几分喜色。茂恒春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他柔声说道。“陈老弟这就不实诚了,股市是熊着,但是别的市场不还火的很吗?你都住进了亚运村,难道还不清楚这里面的道道?”

    陈远鸣摇了摇头,“茂大哥你是说期货吗?我开始是有些心思,但是后来市场那么乱,谁还敢胡乱踏足。那是蛟龙才能玩起的深海,不是咱们这种小虾米可以下场的池塘。”

    这确实是事实,1993-1996年的中国期货市场可以说是最混乱,也最可怕的时段,今年国家已经相继关闭了钢材、白砂糖、煤炭等期货,前几天粳米和菜籽油也被迫叫停,无序炒作几乎击垮了中国市场,也让这些大宗期货难以为继,而那些小型期货无一不陷入更加混乱的境地。真正的聪明人这时该选择的是观望,而非涉足险境。

    “呵呵,小陈果真胆大心细……”突然,一直坐在沙发角落里的男人缓缓坐直了身,开口说道。

    他一出声,身边几张嘴顿时都闭了起来,陈远鸣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看向那人。只见他大概4o岁出头,身材很是瘦削,偏偏说起话来不紧不慢,配上斑驳的少白头和带点钩的鼻梁,整个人看起来都阴沉沉的。而且比起其他几人的小聪明或者圆滑的官场味儿,他眼中的东西并不是那么简单,带上了点狼性的犀利。

    “炒其他可能需要的是财力,但是另一些东西却不用那么麻烦。只是看跟什么人炒,用什么方式罢了。”

    话说的玄妙,陈远鸣皱了皱眉,“您是说……”

    “中国说到底不过是玩黑幕、玩消息,再有天赋也玩不过这种手腕,身份摆在哪里,就是让用的,你给别人打了那么久的工,还不懂这点吗?”

    男人的声音有点冷,却也有些古怪的教导之意。一旁茂恒春笑了,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小陈,这就是咱们这群人里的老大哥了,中经开系统里出来的大拿,蒋涛蒋老总。”

    人名是没听过,但是中经开……陈远鸣身体一震,不由扶住了面前的矮几。他懂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