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80章 隐怒

第80章 隐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中经开,全称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在后世,中国任何一位学过证券投资的行内人都该知道这个名字,甚至对于很多老股民而言,这个名字也代表着一段让人无法直视,也无法忘却的历史。

    作为中国财政部旗下唯一的信托公司,中经开曾经就是整个中国证券市场黑幕重重、刀光剑影的缩写。327国债案、长虹转配股上市疑云、银广夏造假案、东方电子欺诈案……一串串血淋漓的名单下,隐藏的是数以百亿记凭空消失的资产,是千百万中小散户的血泪,也是中国证券市场一个充满了嘲讽意味,却又无法甩脱的污点。

    这群披着人皮的鬣狗,凭着自己“官办”的身份在金融市场上大吃大嚼,撕碎了曾经是中国第一证券公司的万国证券,把几十亿财产瓜分鲸吞,又因为坐庄栽倒在更加恶劣的舞弊行为上。当这颗参天大树终于腐朽垮塌后,一批流淌着中经开血脉的中小庄家应运而生,一直到2oo4年为止,这些大大小小,层出不穷的恶性庄家才是中国股市的主流,为了香甜的利益四处奔走,疯狂掠食。

    陈远鸣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个大庄时代,但是绝不会无视这个年代“天下第一庄”的能量,要知道现在可是1994年11月,再过三个月,震惊中外,被英国金融时报称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的327国债风波就要来临,在这个时间点上,被中经开系的人马找上门,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看到陈远鸣脸色大变,在场几人却没有半丝意外,已经秃了半个脑壳的姚飞还阴森的露齿一笑,“小孩子家家,这下知道怕了?财政口是个什么地方,你也敢乱捅马蜂窝,幸好蒋总跟郭系那票人有点隔阂,否则……嘿嘿~~”

    两声冷笑透着股让人胆寒的味道,威胁之意再明白不过。确实,刚刚掀翻了一支财政局人马,又被财政部堵上门来,十个平头百姓,九个半都要心里颤三颤,但是真正让陈远鸣色变的却不是这种低端的狐假虎威,而是这个邀请背后代表的东西。

    “放心,哥哥们可没想害你。”巴掌打了,甜枣自然也要给,茂恒春笑着安慰道,“这次中经开可是剑指国债期货,既然你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就该懂国债操盘是个万无一失的好买卖,财政部本来就是我们自家后院,利好利空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大家都是聪明人,总要做点聪明事才对嘛……”

    一边是威逼,一边则是利诱,图穷匕见。那几条毒蛇般的目光在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想要择人而噬,陈远鸣微微收紧了手指。过了好半天,他慢吞吞的挤出一句,“可是小弟我从没炒过期货,这次又是本家的买卖,似乎也不用我下场……”

    话一出口,一大半人脸上就是一喜,彦文亮马上就是豪爽一笑,“看老弟说的,这种场子当然用不着你那惊艳手笔,但是这场过了还有下场嘛,等期货这边翻盘后,股市还可以继续操作,急什么……”

    另一边茂恒春也放松的靠坐在了沙发上,“是啊小陈,期货这玩意就是热身,股市才是正经,先跟哥哥们下场耍耍,等到有花头了再来其他也不迟。”

    一应一和,两枚钉子就敲在了钉板上。如今事态已然全盘明了,跟他那两位真正来学习的“朋友”不同,茂恒春恐怕才是这个期货团队楔入研修班的暗桩,用一些花言巧语勾引那些有钱的财主入局跟庄,汇拢难以计量的财富形成大势,压倒他们的对手。要知道在3.27国债这场战役里,位于中经开对立面的可是以万国证券为首的正经学院派金融家,是那些吃透了金融业规律的天才和中流砥柱们,他们的力量同样不容小觑。

    而自己面对的则不仅仅是跟庄的邀请,还是入局的暗示。中经开虽然有门道有财力,但是真正的做盘高手,特别是那些凭真本事一手在股市翻天覆地的人才并不多,这种硬伤才是他们在其后银广夏、东方电子案上巨额损失的根源所在。不论任何时候,有真本事的人都是吃香的,端看这人的屁股是坐在哪边了。

    所以这次的邀请也不啻于一张投名状,在国债期货这种黑到每个毛孔里都透出血污的场子里滚上一圈,他就再也别想洗白,再也别想轻松摆脱这群大佬的控制,只能乖乖俯首听命,为他们在这个血腥的猎场里搏命拼杀,撕碎面前所有的猎物……

    一环扣一环,多巧妙的一盘棋局。但是这一刻,陈远鸣内心中感受到的并不是恐惧、也不是嘲讽或烦躁,而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愤怒。

    虽然只在研修班里呆了几个月,但是那些朝夕相处,天天拿着课本笔记本来认真听讲的同学们,哪个不是在脚踏实地学习工作,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真真正正的总裁、董事长,他们本可以站在自己的成就上花天酒地吃喝嫖赌,但是他们没有,而是选择了充实自己,努力完善那些缺失的知识体系,同时也把自己的企业推上更高更好的位置。就算是被那群权势狗挤出一线的宋厂长,就算是那个天天摆着官架子拉人脉的孟主任,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努力学习提高,在为自己的前途打拼。

    可是这个茂恒春不是,他真不是!他不过是一条躲在羊群里的饿蟒,想要把这些踏实肯干的实业家们拖下金钱的泥潭,想让这些有钱人尝到金融赌场的滋味。如果他们胜了,谁敢说这种巨利不会让人迷失本性,上瘾发狂。如果他们败了,那些良性发展的厂子就会倒闭垮塌,灰飞烟灭。

    而像茂恒春这样的小团体,在如今的北京还有多少?在如今的中国还有多少?华尔街模式是一把真正的双刃剑,它能轻松营造出一片繁花似锦,热钱沸腾的盛景,也能转眼就造成大厦倾覆、尸横遍野的惨剧。如今的中国金融市场还太过稚嫩,根本就没有足够严格的监管和符合市场规律的法则,在这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新兴地界里,这群鬣狗凭着关系和黑幕虏获了多少惊人的财富,又让多少本来拥有前途和希望的企业家们黯然退场。

    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沸腾,可是陈远鸣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现,他甚至还放松了握紧的拳头,让自己的声音和情绪保持在正常状态。

    “恕小弟鲁钝,这么大的事情,实在是没法子一下作出决断,能不能给我几天时间好好想想看?而且钱的问题……”

    “哈哈~~钱这个不用发愁。”彦文亮伸出自己又肥又大的肉手,也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现在国债期货还没到正经发力的时候,咱们哥几个先玩一把短期就行了,投个几千万把场子炒热,等人跟进直接收钱,方便极了。小陈你在认购证上赚了那么多,东家总不至于一毛不拔吧?”

    陈远鸣的嘴唇微微抽了一下,“这两年在国外,所以……”

    “再推可以伤情分了啊。”茂恒春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笑容里的味道有些古怪,“豪车一辆辆换,豪宅也住的滋润,但是有钱也不是这么个玩法啊,钱放在兜里就是个死物,还是要拿出来下崽孵蛋才能细水长流嘛。”

    这时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蒋涛也挑起了嘴角,狼性的双眸紧紧锁在陈远鸣身上,“小陈,你是个难得人才,但是毕竟太年轻,对于中国现行的规则还太陌生,海派的思路在中国是玩不转的,吃一堑长一智总该有,别在同一个沟里摔第二次了。”

    话一出口,面前的年轻人立马绷紧了嘴唇,眼神里多了些奇怪的东西,蒋涛心底轻轻一笑,看来这小子在肖家身上栽的跟头不小,既然已经是别人的弃子,就别再摆什么臭排场,乖乖放低姿态听话才好。

    有了心思,就再难安心玩乐,只是过了片刻,陈远鸣就起身告辞,几个人倒是没有留他,就这么笑着放人离开。

    看着对方年轻到过分的背影,茂恒春眯了眯眼,凑到了蒋涛身边。“蒋总,你看这小子如何?”

    “气性不小,脸嫩心软,还是太年轻。但是如果当年肖家的战绩都出自他手,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先别急,秤秤斤两,也摸摸底子吧,不行就废掉,别让其他人捡了便宜。”

    像是点评着什么没有生机的死物,话里话外都透着股阴森傲慢,但是在场没有一个人觉得奇怪,得到了明确指示,几个跟班会心一笑,不再在这玩意儿上费心,刚才安静的跟鹌鹑似得美女们也重新活跃了起来,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又一片歌舞升平。

    走出了房间门,昏暗奢靡重新变作高雅清贵,一直蹲在楼梯间的张刚快步迎了上来。“老板?”

    “出去说。”

    没有任何停留,陈远鸣快步向外走去,步履称得上仓促。很快两人就走出了俱乐部,11月的北京有着足够凛冽的夜风,被冷风一吹,刚才那股混合着烟臭的香水味才飘然散去。站在路边,陈远鸣深深吸了口气,像是要把胸腹内的浊气一呼而出。

    埋伏设局、威逼利诱,这群败类就这样把一颗包着糖衣的毒药塞到了他嘴边。吐掉这口药,甚至反手抽回一个耳光对他来说都不算难事,但是砍掉这一颗蛇头,他们就不会长出其他脑袋了吗?

    这条盘踞在中国大地上十年之久的蛇怪,还将在这片大地上肆虐多久,毁掉多少让人惋惜的东西。但是隐藏在这群人背后的是一片真正的黑幕,挑战一个人、一家公司也许能够取得战胜,但是挑战一股可怕的利益集团,把手伸进蛇窝,等待他的只会是粉身碎骨。他需要去做这个为之殒命的英雄吗?

    冷风呼呼的刮在脸上,吹得人遍体生寒,在路边站了很久,最终陈远鸣笑了笑,拉开车门,坐上了车。

    “老板,要去哪里?”

    “回家。”陈远鸣的声音不高,却蕴含着什么让人振奋的东西,“养精蓄锐,闯一闯龙潭虎穴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