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81章 挑灯

第81章 挑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是养精蓄锐,但是陈远鸣的内心却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回到家之后,他打开了客厅的所有窗户,任冷风呼呼吹进室内,自己则安静的坐在了沙发上,开始闭目整理那些纷乱的思绪。

    这场导致国债期货市场永久关闭的事件,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玄机?中经开的后台,是财政部。这一句话,就已经定义了整个327国债事件的始末。

    按照国债期货的固有性质,它本该是个风险度极低的金边债券,由政府发行保证还本付息,目前的三年期国库券票面利率为9.5%,3年到期本息支付共128.5元,清楚明白的一个数值,并不存在什么浮动空间。但是由于90年代初中国出现的巨大通货膨胀,1993年底财政部宣布国库券参照中央银行的保值贴补率给予保值补贴的决定,确保购买人不至于因为人民币贬值遭受损失。

    且不论这个政策的本意如何,保值补贴方案一出台,马上让透明的国债期货市场蒙上了一层诱人的面纱。保值补贴率的变化就意味着票面价格的变化,票面价格变化了,期货市场做空做多才有了可行性,加之1994年保值补贴率开始月月变化,更是增加了想象的空间,让国债期货热炒有了可能。股市低迷、其他大宗期货陆续关闭,热钱开始盲目闯入国债期货市场,瞬间引发了连锁反应。

    如果此时的中国证券市场是一个有着良好秩序,并且监管严格的有序市场,那么这种变化带来的隐患可能不大。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中经开代表的多方采取的是贿赂财政部官员,鼓动贴息,操作内幕,甚至违背了国情直接促成利好诞生。

    做空的万国证券参照的虽然是对于市场的预测,但是他的操作同样也违反了正常的期货交易,不但持有的期货口数远远超过了国家规定,还在事发当天巨额透支,抛出远超实际百倍数量的单口,让整个期货市场瞬间天翻地覆。

    至于跟在万国后面做空,又临时反水做多的辽国发,更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民间炒家,以坐庄而起,恶意拆借融资,涉案金额达到数百亿。直到327案事发后涉案人员出逃,背后还留下了16亿之多的负债,让很多机构和个人蒙受了损失。

    一场泼天的买卖,70亿人民币的输赢,最后的结果是万国轰然倒下,辽国发主管出逃,就连真正的赢家中经开这一役后账面上也只多出了1亿元的进账,主事的负责人还在北京街头被刺,最后也销声匿迹。

    金融衍生期货本来应该是个零和游戏,零和就意味着有人输了多少钱,就该有人赢得相应的钱才对。但是这场豪赌的结果呢?

    在前世,一篇篇解读,一段段采访,仔仔细细看下来,最初可能是义愤填膺,最终却只能是触目惊心,是黯然一笑。所以这辈子他压根就没想过趟这滩浑水,局面太大,根本就不是一己之力能够解决的问题。但是事情就是这么阴差阳错,那些人非但没有离开自己的视线,反而满怀恶意的想把他也拖入这个泥潭。

    震惊之后是愤怒,愤怒之后呢?默默睁开了双眼,陈远鸣看向眼前一片漆黑的房间,亚运村目前交通还不算发达,周围的附属建筑也不多,从高处望下,万籁俱寂,灯火阑珊,仿佛他身处的不是帝都北京,而是后世哪个休闲度假村一样。唇边露出一抹浅笑,是啊,愤怒之后,余下的只有跟这11月的寒风一样,清澈冰凉的冷静。

    百般推敲,反复揣摩,面对这样一个局面,最后依旧是那句话:它并不是一己之力可以解决的问题,甚至不像是保护VCD专利权那样,可以用舆论,用人心来,用企业之间的双赢来潜移默化。这是一场真正的上层战争,也唯有依靠上层来慢慢澄清这池污水,监管市场、规范法律、最终才能走上良性循环。

    那么,他这个一己又能做什么呢?

    单枪匹马挑掉中经开?冒天下之大不韪跟财政部死磕?仗义出手挽救万国证券于水火?其实都不是,也不该是。没有任何理性的投资者会把血本放在稳输的买卖上,而且有些脓疮,不让它发出破掉,反而会毒气攻心,夺人性命。

    所以,从根本上而言,他要做的并不是救世主,也不可能成为清道夫,龙潭虎穴是必须闯,却不是为了真的跟恶龙猛虎拼的你死我活,而是尽自己的所能把他们的视线从那些良善身上移开,清扫移除那些藏在阴暗处狐假虎威的水蛭和吸血蚊虫。

    用强硬的手法,施一记缓针。

    慢慢的,陈远鸣的眼睛亮了一起,窗外吹来的寒风,远方闪烁的孤灯,以及屋内这片黑暗似乎都在离他远去。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沙发,一个想法慢慢在心底凝结,一点点化出形貌,它可行吗?也许行,也许不行,但是他总要试试看才好。

    从沙发上站起身,陈远鸣漫步向隔壁的书房走去。自从有了固定的家之后,他常年积攒下来的报纸,订阅的各种期刊,还有中文、英文的资料和书籍终于有了摆放的地方。站在足有整面墙高的书柜前,他从书堆中抽出了一个硬皮笔记本,还有两本杂志。用指尖轻轻拂过封面,他叹了口气,上辈子没能完成的,现在重新来过吧。

    打开书桌上的台灯,摊平那个有着密密麻麻内容的笔记本,陈远鸣提笔慢慢写了起来,他笔下所写的是一篇关于今年美国债券市场的论文,1994年的美国债券风云,又何尝不是中国这片大陆的前兆和缩影。

    为了抑制通胀,美联储加息0.25%,欧美两国债券市场应声崩溃,万亿资产灰飞烟灭。而不久后的中国,将会宣布国库券加息5%……这种补贴对于抑制通胀确实是件好事,但是对于期货这个二级市场呢?

    太久没写过论文,理应笔头生疏,言不成句,但是陈远鸣却写得出奇顺利,后世那些资料和今生的亲身所历似乎渐渐融为了一体,顺着笔杆倾泻而下。在不知不觉中,他终于迈过了那道隔开了凡庸和天才之间的屏障,开始真正消化自己体内那份多出来的知识,并且理解字面下的深意……

    只花了两天时间,一篇初稿就完整写就。长长舒了口气,陈远鸣揉了揉自己酸涩的双眼,看向身边放着的电话。如今第一发子弹已经有了,但是他不可能这样孤身上阵,这样一场战争,总要有一些盟友才好。

    然而数了一遍自己的关系清单,最后转轮依旧绕回了那个名字。

    肖云。或者说,肖家。

    虽然早就从股票证券这个泥坑里拔足而出,转向了真正利国利民的实业,但是肖家确确实实是该在财政、金融系统有些门路的,否则当初肖云就不会拿到认购证将要火爆的消息,也不可能倾尽家财来炒作这个新兴事物。

    因此不论这条线上至哪里,他都应该好好接触一下,把它化为己用。跟那些蛆虫鬣狗臆测的不同,他跟肖家的关系从来就不是什么军师弃子,或者奴婢仆从。从一开始,他跟肖家就是一种互惠双赢的合作模式,只是最初靠的是虚张声势,后来则实打实的泼天财富,而当自己的VCD帝国建立起来之后,他就已经慢慢走出了对方的阴影,开始划定自己的势力范围。

    今后,当自己的点金石公司真正发展壮大,他所拥有的将会是一个庞大的关系网络,一个覆盖了很多层面,很多人物的利益集团。届时莫说是肖家,就连一些心怀不轨的大势力也不可能再轻易动他分毫,因为那个利益网牵扯太多了,牵一发而动全局。这就是共赢法则带来的奇迹。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它都是个足够好用的东西。

    而现在嘛,就让他用利益来开开辟新的道路,用钱来通一通神好了。

    随手拨出一个号码,不一会儿,听筒里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肖云的声音可足够的意气风发,“听小毅说我们的小灵通准备开辟北京市场了?”

    “这个倒是没想到……”陈远鸣微微一愣,旋即笑了出来,是啊,也该到时候了,东三省的网络已经奠定,自然到了向全国铺开的时节。当小灵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就不需要他们上门求人,而要别人上门求他了。“是个好消息,不过今天我确实不是为了这个找你的。”

    “哦?又有什么新的发财门路了?”陈远鸣这小子是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如今主动打电话可太稀罕了,肖云也不免产生了一点好奇。

    “能说是财,也能说成是非,就看怎么处理了。”虽然话说的云里雾里,但是陈远鸣的声音却意外的笃定,“我这边最近遇到了点事情,是从一场车祸而起……”

    简简单单描述出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没有渲染也没有夸张,甚至没什么愤怒。肖云却越听越沉默,一直到等到陈远鸣说完,才冷哼了一声。

    “这群兔崽子,好狗胆!”干脆利落的喝骂声从话筒里传来,“郭系算是什么玩意,不过是一个副司长,那个蒋涛估计连郭系的人马都不如,还敢玩这种低端的把戏,狗眼长腚上了么?!你说吧,想怎么整他们!”

    “倒不是这么个弄法……”陈远鸣笑了,“我想做的不是搞垮一两个副司长,或者打杀他们麾下的走狗,而是针对正经开和财政部门的一些想法,一些关乎中国证券发展大局的东西……”

    安静的听着陈远鸣的讲述,电话里逐渐没了声息,过了好半天,肖云苦笑了一声,“远鸣,你不至于吧……”

    这想法实在是太独特、也太稀奇,不过是几只蛀虫,需要拉到房梁,重新筑楼吗?不过陈远鸣声音里的东西太过认真,让肖云也不由产生了几份疑惑。想了半天,他终于还是叹了口气,“这么说,你是想拉一下上层路线了?如果是这样,你该换个更理解这些的人,对于金融我确实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陈远鸣没有接话,因为肖云并未说完,他不懂,那么就该有人懂才对。

    果真不出所料,肖云只是顿了一顿,就接着说道,“至于人选嘛……嘿嘿~~最近你应该已经见到君毅那小子了吧,找他去吧,他能带你见见那个肖家真正懂的人。”

    “什么?”陈远鸣不由微微一愣,肖君毅?他似乎从未表现出半点对股票或证券的兴趣啊?

    “嘿嘿,因为那小子的亲娘,我的大嫂才是肖家真正懂政治经济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