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83章 釜底抽薪

第83章 釜底抽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旁边的肖君毅再也坐不住了,震惊的看向身边人。他说多少来着?1o亿美元?!

    怎么可能!!没人比他更清楚,当年陈远鸣在股市里赚的可能还不到2亿人民币,在飞燕上进行了那么大的投资,又开了家纯撒钱的风投公司,就算没把钱都贴进去,现在能掌握的流动资金也不会超过千万,怎么可能一下子蹦出这样一个级数?!

    那可是1o亿美元!按现行8.7的汇率,就是接近百亿人民币!半年的斩获?!

    并没有理会肖君毅失态的表现,陈远鸣双眼直视着面前那位女士,认真说道,“半年前,美国出现了债券风波,就像我论文里写的那样,整个美国金融界都蒙受了巨额亏损,诸多投行和对冲基金首当其冲。为了弥补这个惊人的损失,他们必须把钱再次流动起来,投入下一个赚钱的行业,这时国际金融期货的火爆就成了必须。”

    “在短短半年内,铜价递增了几个阶梯。同时铝价也因为去年的巨额跌幅产生了联动影响,世界范围铝厂的协议减产拉高了价格,铝价也进入了高速攀升期。在年中时,我通过花旗银行拿到了1.5亿美元的贷款,把这笔钱投入期货市场,长线重仓,如今两支期货已经创造了超过6o%的涨幅,加之保证金不足1o%,我共获得了7.5倍以上的收益,除去本金,依旧有1o亿的盈余。”

    描述非常简单,条理也异常清晰,但是其中蕴含的东西几乎惊心动魄,这得是多么强大的赌性,或者多么天才的观察力才能做到。他从出国到开始进行期货贸易,一共才花了多长时间,不到两年啊!

    面对房间里短暂的冷场,陈远鸣轻轻呼出口气,“在任何时候,金融市场的规则就是如此,哪里跌了,就要从另一个方向赚回来,金钱永不眠才是唯一的真理。零和游戏的本质就是你死我活,意味着胜利或者彻底的失败,因此在国际市场上,坐庄、操盘依旧是存在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些金融巨鳄只会对外,而非对内,用一己之力颠覆他国经济,才是他们热衷去做的事情。而他们,并不会轻易放过中国。”

    如果说之前那段话让人震惊,那么现在这段话,就足够让人心生畏惧。早在1993年初,关于欧洲外汇案的总结报告也已经摆上了中央的案头,它带给人的启示太过可怕,也让很多有识之士提前想到了这点:如果面对这场危机的是中国,我们能躲过吗?答案是否定的,以现有的外汇储备,他们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为了这个结果,多少金融经济序列的大能们开始策划应对方案,才有1994年的外汇体制改革,才有了后续很多的发展布局。

    但是这种可能,只会发生在外汇上吗?

    眼前这个年轻人,用一个很简单的事实给出了答案。如果一人之力就能从期货上获取5倍以上的巨额利润,那么这个市场只会成为更加香甜的蛋糕。比起金融业,随着经济腾飞,中国在原材料上的缺口只会越来大,对于国际期货市场的需求也会逐年增加,就像那个让陈远鸣赚取了几倍利润的国际铝期,它的上扬难道就跟上海期货交易所没有任何关系吗?今年沪铝的飙高不也正是随着国际期货指数舞动吗?

    隐藏在数字后面的,就是这么可怕的东西。在心底仔细揣摩着这些话的含义,刘兰馨的神情却没有多大变化,“你知道,我国在国际期货或者其他贸易上的认知还很薄弱,而期货涉及的层面太多,并不是一个让人放心的投资场……”

    “自己手中操控的国债期货才是吗?”嘲讽意味不再收敛,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就算是去交学费,也不能避开国际期货这个领域。在自己布下的场子里练拳,结果只会被外面的豺狼虎豹一口咬死,中国已经吃了太多同样的亏,逃避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看着眼前寸步不让的少年人,刘兰馨的唇边也溢出了一抹苦笑,“即便要出去磨练,也不会有人敢把国家的钱交给你这样的小人物。”

    这就是另一个无法绕过的坎儿,陈远鸣不是体制内的人,他的可信度并不比那些中经开的财政部退休干部来得高。哪怕他比那些人有能力百倍。

    “我也不需要这种权利。”陈远鸣这次答得更干脆,“这只是一个建议,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作为咨询者为那个出去打猎的人出谋划策,但是下场的终究要是那些可信,且有足够能力成长的人。成功的话,它会是一笔财富,巨额的财富。失败的话,它则会成为一种经验,一种人才的储备。这是个没有负手的买卖。”

    “当然,如果相信我的话……”陈远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当年我出国的时候,肖大哥给了我2千万人民币托我代为管理,如今它已经变成了2千万美金。如果只是生钱一途,我还是有足够自信的。”

    这句话简直掷地有声,但是谁也不敢否认,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着无可比拟的天赋。在他手里,钱生钱已经是个太过简单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刘兰馨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这个建议切中了事情的本质。所有一切的根源,就是因为缺钱。没有钱,国家就无法进行建设,人民就谈不上富足,所以才会有改革开放,才会有证券市场,才会有这些纷纷扰扰的变革和新奇事物。而这个提议,就是指明了一条新的、也可能是将来国家发展最重要的财路。

    钱是不会凭空出现的,它必须通过交易、通过掠夺来获取,但是国内的市场只是把一部分人口袋里的钱移到了另一部人口袋里,这种转移除了填饱某些人的腰包外,对国家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助益。但是国际市场就不同了,这种交易和掠夺将成为一种更为隐蔽的战争,如果能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里取得胜利,哪怕是局部的,是暂时的,都会对中国未来的经济产生绝大的影响。

    更奇妙的是,这一点也恰恰应在了目前的发展国策之上。摸着石头过河,就意味着哪怕你会弄湿裤脚、会滑倒呛水,也要坚决的过河。只有趟过这道激流,才有前途,才有未来可言。也许国际金融贸易对于目前的中国还是一条过于深、过于湍急的河流,但是如果本意是想过去,并且尽快早的过去,那么上层就不会反对。这才是改革开放的真意所在。

    今天说了这么多,说了这么复杂的层面,是针对中经开麾下那一两条走狗吗?是针国债期货的过热现象吗?是针对证券市场的弊端吗?其实都不是。它只是很简单的一招,化内部矛盾为外部矛盾。有了生钱的新去处,有了新的战场,那些在国内挤压,并且一步步激化的热钱才能慢慢被梳理重整,而当一些人的利益被稳固后,维持大后方的安稳才会成为压倒性的需求,这个市场才就会迫不及待的清理那些蠹虫豺狼,来营造更好更安逸的环境。

    而这个建议,真的只是一条建议。没有涉及任何复杂的国策,没有试图扰乱任何正常的秩序,也没有强迫任何人为之却步的意思,他只是引开了那些人的视线,来了个釜底抽薪。

    过了很久,刘兰馨终于绽开了一个笑容,“所以,你还是想发表这篇文章 喽?”

    “很想。”陈远鸣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哪怕不署名也要发出去。”

    “这样的话,不如我联系下财政部下属研究院的孙院长吧,我们正好是同期的校友,很是能说上话。不过……”刘兰馨笑了笑,“你的身份还是要稍微换一换才好,就算不是官场的人,也该镀些金嘛。”

    话里的意思再清楚不过,陈远鸣笑着应道,“镀金什么不敢当,正好最近赚了点钱,不如给母校捐栋楼吧,也算聊表心意。”

    “哦?那作为前辈,我就先替母校谢谢你了。”

    一句话,就让屋里的气氛彻底轻松了起来。刘兰馨又拉着陈远鸣说了好一会话,一直到吃过午饭才放人离开。

    这次肖君毅倒是没有跑去送人,只是略显丧气的窝在沙发里,傻傻的看着天花板。好嘛,续自家小叔这个“肖大哥”后,后又了自家母亲这个“刘学姐”,如果计划真的能顺利实施,估计还会有很多人跟他称兄道弟,建立密切的关系。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利益更稳固的同盟了,而陈远鸣就这么顺顺当当的,把自己和一个更大的利益集团绑在了一起。

    他不像沈万三,不像胡雪岩,富可敌国的同时也为国家割肉输血,直至家破人亡。而是成为了一个更高端的项目合伙人,把自己跟那些国家发展避不开的项目捆在了一起,跟所有参与者一起获取财富。这样的眼光,这样的心态,他真的需要人保护吗?

    挫败经历的太多,都快成了习惯,可是他就跟犯贱一样忍不住上去找虐,忍不住想要去碰碰那道耀眼的光,在灼伤指尖的同时,体会到那种明亮和暖意。

    这真他妈的是自虐啊……

    “君君,又开始生闷气了。”一只温柔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的才能是体现在不同方面的,就像我不能代替你爸打仗一样,这种事多想无益……”

    “我不是在想那个……”肖君毅闷闷不乐的答了一句,“我就是在想,如果现在用我公司5o%的股份,换远鸣公司5%的股份,他会答应吗?”

    刘兰馨一愣,屈起指头敲了他脑壳一下,“别动歪心思占人家便宜!”

    肖君毅嚎了出来,“妈!那可是5o%换5%啊!”

    早就听出自家儿子不过是在苦中作乐,刘兰馨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不行,以后总能行嘛。你可是家里最像我,也是最像刘家子的一个,怕什么,你才多大,时间还长着呢……”

    那边是温情脉脉,这厢的吉普车中,陈远鸣却比那母子俩想象的还要安静。没有志得意满,也没有嚣张兴奋,他的视线平稳的望向窗外。

    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其实今天说的这些东西,在后世的中国也有,只是改了个名字: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就是传说中的“中投”。续中经开之后的财政部全资公司,管理着高达2ooo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且以此为资本进行投资,实现利益最大化。

    这是相当有魄力的一笔,也是中国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但是在如今的陈远鸣看来,中投出现的太晚了。且不说那两年他切身体会到的全球性金融危机造成的影响,就是没有这个危机,它的诞生也比其他国家晚了十年、二十年之久。缺少了这些时间,中国丧失的又何止是一两宗商品的定价权。

    就像中投对于美国黑石公司的投资,3o亿美元的投入,造成了高达1o几亿美元的巨额亏损。这就是中投付出的高额学费。市场规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摸透的,尤其是别人的地盘下规则。当习惯了国内的浑水池后,那些人就无法适应国际市场的洪流,而这一进一退,损失的何止是几个亿。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走出国门,去闯一闯,试一试,才能见分晓。而自己所知的呢?是未来十数年的世界发展大局,虽然仅仅是金融证券一隅,虽然只是几个大宗期货的发展轨迹,只是美国科技股的变迁,对于懵懂中的中国,也足够了。

    就像住友事件,它是几大金融大鳄的迫切需求,是欧美两个大市场对于日本的压制,一支微小的中国基金会改变它吗?不会。

    就像美国的互联网泡沫,它是美国电子科技腾飞的标志,也是美国市场的大需求,多出几亿、几十亿的资金,它会停滞或者消失吗?也不会。

    什么是大势所趋,这就是。就像中国经济腾飞势必会影响世界经济格局,任何一个有着基本经济理念的人,都能懂这个道理。

    有了那份先知先觉,在这上面他能轻松的做到稳赚不赔。而把这种稳赚不赔从一个人,引向一群人,一个部门,甚至一个国家,代表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这个第一步才如此的至关重要。

    只是第一步走完了,却也要有第二步。轻轻揉了揉额角,陈远鸣唇边露出了一丝冷笑,第二步,就不该如此温柔体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