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88章 树欲静

第88章 树欲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各位已经拿到关于国际铝期的资料了,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最近两年来的铝价走势。”

    站在大会议桌前的年轻人掏出了一卷纸,麻利的把它钉在身边的pvc展示板上。

    “主导国际金属、以及其他原材料期货价格的,一般只有两个要素:供应和需求。这条线是1991-1993年国际铝价的变化图,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条陡峭的下行线,从1991年底的高点飞速下滑,直至1993年底1o37美元/吨这个最低点。”

    “是什么导致铝价一泻千里?1991年国际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在座各位应该都很清楚,1991年12月25日,前苏联解体。作为首屈一指的世界性大国,苏联发生的任何变化都会对世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具体到铝价方面,由于国家解体,俄罗斯对于铝的需求大大减少,同时为了换取外汇,大量铝锭无序倾销到了西方市场,供需比平衡被打破,铝价应声而落。”

    面对满屋子3o-5o岁的中老年人,青年脸上没有半分畏惧,反而相当自信的拿着教鞭拍了拍图纸,“但是铝价的暴跌对于俄罗斯本身而言也是一种灾难,没有任何一个卖家会希望自己的产品跌价。于是就有了第二张表……”

    说着,他刷的一声撕掉了上面那张纸,露出了下面的柱形图表。

    “这张则是1992-1993年世界铝产量统计,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减产的迹象。根据布鲁塞尔磋商会议,俄罗斯和世界其他几大铝业公司达成了协议,计划在两年内共同减产1oo万吨,促使铝价回暖。当然,必须事先声明一点,这个‘世界几大’,并不包括中国在内。”

    “于是到了1994年,铝价开始反弹了。”

    随着这句话,图表又翻到了下一页,一条标准的上行线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减产是行之有效的,随着减产,铝价在逐步稳步攀升,按照往常的规律,在每吨15oo美元左右将会稳定,开始上下震荡,但是这次铝价并未按照此等规律进行,而是陡然拔高,一口气蹿升到了2ooo美元/吨,即便是减产也不应该如此刺激铝价爬升,是什么影响了价格变化呢……”

    本来还想再买个关子,旁边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已经插嘴道,“今年我国铝锭需求量大增,进口超过1千万吨,沪铝价格都飙升了一倍,是因为这个吧?”

    略带卖弄的介绍被打断,年轻人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在座众人,“的确,让铝价飙升到超越最高历史记录的只有一个原因,中国缺乏铝了……”

    这句话让在座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那个带着眼镜的男人沉吟了片刻,扭头看向身边人,“小陈,这就是你说的经济总量问题吧?”

    陈远鸣点了点头,“是啊,孙处,这就是中国面临的问题。去年我在铝期上的操作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沪铝的飙升太惊人了,它意味着中国对于铝这种金属的需求已经超过了警戒值,而世界正在因协议减产,一加一减,铝的价格就必然高涨。去年我在14oo美元左右入市,19oo以上时才退出,半年时间里光铝期一项就让我收获颇丰。换句话说,如果当时入市的是中国——而非我个人——且拿到了足够多的单口,那么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期货来弥补进口带来的损失,甚至做到控制市场价格的地步。”

    “就像你曾经说过的日本住友集团对于铜价的操控?”

    “这就是所谓的定价权。拥有绝对数额的产品,或者决定市场的期货合约数,对于今后中国的发展影响至关重要。铝期还只是小试牛刀,如果中国迫切需要的产品从铝这种低价金属变成了钢材,变成了黄金,变成了石油,期货市场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这话屋子里的大多数人没有回答,只有还站在桌边的年轻人微微一笑,“就像浅水池里的跑进了一只大象,水位会飙升吧。”

    很风趣的一句话,但是太多人笑不出来了。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小唐,谢谢你的讲解,等下再来说其他问题。”

    青年听到陈远鸣的话,干脆的点了点头,在pvc板旁边坐了下来。这是陈远鸣最近物色到的助理,唐浩,刚刚从纽约大学商学院毕业,学历相当亮眼,天赋也很高,对于期货市场有着足够的见解和观察力,文笔更是没得说,唯一的毛病就是风格太西化,放在中国政治圈里难免有些浮夸,刚才会议室里皱眉的可不止一个两个了。

    是个人才,但是还需要打磨,放身边历练一下好了。对于这点缺憾,陈远鸣还是能够忍受的,至少自己说出的东西他能够全盘理解,并且组织出相应的材料,这就帮大忙了。

    似乎在消化刚才听到的东西,孙国强思索了片刻才答道,“这也就是你认定今年铝价会跌的原因?因为中国的产量?”

    “不仅是中国的,还有世界的。”陈远鸣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笃定,“减产对于任何商家都不是件好事,尤其在中国这个庞然大物进入市场,成为买方的时刻。到今年,估计大部分铝厂就要重新开工,赶上这波潮流。但是与此同时,中国自身也不会放过铝业生产吧?进口就意味着花钱,太多的进口将会极大遏制国家的发展速度,我估计今年国内众铝厂也将全力开始生产,有了这两样协同作用,铝价怎么可能不跌。”

    “还会跌的很快?”孙国强追问了一句。

    “开始应该会的,现在的期货价格已经有些偏离实际价值了,所以一开工增产,立马会跌。但是中国不可能一口气就停下生产,还有同样多的国际金融机构在操纵铝期的合约数,因此在下跌一段时间后,铝价还会出现反弹。如果选择做空的话,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没有人跑来问反弹期大概会是多长时间,大部分人开始翻阅自己手头那份资料,还有些窃窃私语,交换着意见。会场的气氛不算热烈,但是从孙国强眼里,陈远鸣已经看到了肯定的神色。不论唐浩解说的语气如何,他准备的资料都足够详尽,图片和文字足以说明一切。

    有了共识,下来就是细节问题。会议当然不会只有顾问方面的说明,同样还有很多组织构架和风险炔值的讨论。如今临近新春,北京的供暖正值高峰,这间会议室的采暖也做得相当不错,房间里暖意融融,没什么人吸烟,只有淡淡的茶香在鼻翼飘散。不一会陈远鸣就觉得自己的眼皮有些发沉,注意力大大降低,开始泛起困来。

    幸好会议的时间并不算长,强撑着熬过了剩下这段漫长时间,陈远鸣跟基金会的几位领导握手道别后,带着唐浩走出大门。今天是个大阴天,寒风呼啸,阴云密布,看起来一场大雪即将来临,被冷风一吹,陈远鸣打了个激灵,终于清醒了一点。

    站在车旁揉了揉晴明穴,他抬起头对唐浩说道,“你先回去吧,继续整理铜期的资料,别忘了美国对冲基金的异动,铝期只是小打小闹,铜期才是真正需要盯牢的东西……”

    “好嘞,那老板你呢?要回中关村吗?”唐浩倒是毫无异议,北京的冬天太冷了,他恨不得一天到晚都呆在暖气屋里。

    陈远鸣看了看天色,“我还有个小约,明天中关村那边见好了。”

    打发走了助理,陈远鸣伸手搓了搓脸,呼出了一口白气,刚想打开车门,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远鸣,接着。”

    陈远鸣一愣,眼角余光中就看到一个东西向自己飞来,位置递的太好,他不由自主伸手接在了掌心。

    摊开手掌,陈远鸣定睛看去。那是一部小灵通,涂装是熟悉的海蓝色,只是色泽更加丰富美丽,机身也比上次拿到了小了一圈,跟手掌相仿,下部微微内凹,呈现出一种漂亮的弧线形。陈远鸣抬起头,看向来人。“这玩意你也敢用扔的,万一我没接住怎么办?”

    “咱家的东西,耐摔。”肖君毅笑着答道,步伐迈得飞快,就连脖子上的围巾都迎风舞动着,衬得他更加神采奕奕。“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二代机哦,而且真的能打通。”

    “通了?”陈远鸣微微一愣,明白了过来,“北京的小灵通业务开通了?”

    “自然,跟邮电部那边掐了好久,终于放开了。这是你的号码,下面那个是我的,别忘了。”

    一张小小的卡牌塞了过来,上面只写着两串数字,陈远鸣笑了,“这俩数看起来可挺靠前啊……”

    “那是,特殊选号嘛。”咧嘴一笑,肖君毅拉开了车门,对陈远鸣做了个请的手势,“今天是要去见安信那边的顾问吧?我正好也要去打探一下消息了,顺路?”

    陈远鸣笑了笑,也没拒绝,干脆坐上了车。

    现在可是寒冬,车里开着足足的暖气,窗户也都关的死紧,就算是自己熟悉的大切诺基,也有了点憋闷的感觉。陈远鸣靠坐在沙发背上,低垂眼帘,把玩着手里那台小灵通,“现在业务发展起来了,关于版本升级也不能忽视,还有真正手机的研发,进度如何了?”

    肖君毅早就习惯了陈远鸣这种一刻不忘公事的习惯,悠哉的往椅背上一靠,“还在紧锣密鼓呢,大哥大都不知拆了多少部,主要还是集成芯片上有些难关,据说正在努力分析。”

    “也不能只分析现有内容,贴近使用才是关键,比如怎么把电话薄内置在手机里,怎么显示来电人的姓名,哪怕多附载一个闹钟、计算器都是好的……”

    手指在小灵通上按了半天,但是一个熟悉的操作都找不到,陈远鸣苦笑着停下了动作,他在想什么,这可不是后世那种功能复杂的手机……

    “说得简单,这玩意就那么大,多加任何一个功能需要花费的力气都是惊人的。现在咱们的制造能力还很有限,没那么快的。只是你说的那种用小灵通发信息的想法,厂里的工程师倒是很有兴趣。这跟传呼机的功能有些类似,只是怎么把它自动化是个难题,还有要怎么自己往手机上输汉字呢?总不能再打电话给传呼台让他们代劳吧……”

    “按键输入法嘛……这个需要跟汉字编码方面的技术人员沟通一下,如果能外包最好。现在北大方正那边的汉字系统很不错,可以去试试立各项什么的……不过最方便还是直接手写……”

    “什么?”对方的声音有点小,肖君毅不由稍稍靠近了点,仔细听着,“怎么手写……”

    “触屏技术,拿电子笔杆往里输字,就跟写在纸上一样……之前我听乔纳森说过,美国两年前就有相关研发了,只是他们的方向不对,英文哪还用得着手写啊,中文才该用这个……”

    “已经有人开始研究了?”肖君毅的兴趣更大了,“那公司叫什么来着?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合作一下,如果能直接书写汉字,确实方便多了。”

    “go,名字是。像是……关……了……”

    声音越来越小,被一个细小的撞击声截断。那部蓝色小灵通从指间滑落,跌在了脚边的地毯里。陈远鸣的头已经彻底歪倒在椅背上,睡得人事不知。

    看着面前这幅景象,肖君毅哑然失笑,上车这才几分钟?聊着天都能睡着,最近这是太忙了吧……话是这么说,然而心中涌起的却不是纯粹的无奈,而是交织着一份担忧和些微的心痛。

    眼神不由自主细细扫过那人的面庞。陷入沉睡后,陈远鸣脸上奇异的凝沉消散变淡,不再显得老成持重,而是像个真正的年轻人,除了眼底的淡淡阴影外,没有丝毫时间的刻印,带着一丝无忧的天真。

    额发轻柔的盖在眼睑上方,睫毛微微颤动,似乎覆盖着的那双黑眸在睡梦中也不肯安宁。嘴傻乎乎的微张着,偶尔飘出一声呓语,肩背却完全放松了下来,松垮的倚在那里,像是想要找到什么凭依……

    愣了片刻,肖君毅轻轻挪了几步,凑到了他身边,弯下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小灵通。但是他没有把机器交还,也没有唤醒沉睡中的人,只是把肩头轻轻凑了过去,让对方可以借力,睡得更加平稳舒适……

    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肖君毅小声跟司机说道,“开慢点,到了地方先找个停车场,还有一个多小时呢,不着急。”

    在这声吩咐下,汽车的行进速度又慢了几分,不一会儿,车窗外渐渐飘起了雪花,从星星点点到鹅毛大雪,飘落的雪花遮蔽了视线,从车窗往外看去,像是被封在了某种与世隔绝的狭小空间中。

    作为一个合格的纨绔,肖君毅从未停下脚步欣赏什么雪花飘落,更跟隔绝和安逸毫无关系。但是这一刻,他却安然坐在这个小小的车厢后座,期望着时间能够变得更慢,更加宁静。

    拿着小灵通的那只手放在了沙发椅上,跟另一只微垂的手臂轻轻靠在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