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89章 风不止

第89章 风不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朦胧中,有个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却始终想不起到底是谁,他也就没有理会,继续沉浸在温暖惬意的半梦半醒中。过了片刻,那个声音停了下来,似乎轻笑了一声。

    “豆豆,快醒醒,该工作了。”

    叫他大名的可能有万万千,但是叫小名的,只有那几个,这声呼唤就如同一声尖锐的闹铃,划过意识的洪流,干脆利落把他从睡梦中唤醒。陈远鸣眨了眨眼,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一双桃花眼,离得极近,连纤长的睫毛都能数的一清二楚,眼尾微微上挑,眸色有点浅淡,呈现出一种清亮的琥珀色,笑意氤氲,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水雾。

    这是谁?在疑问浮出时,答案也瞬间而至,陈远鸣突然现自己正斜倚在对方身上,估计已经睡过去一会儿了,面颊枕得生痛,嘴角还有一丝可疑的湿意。

    愣了几秒,他猛地坐直了身体,有些尴尬的抹了把脸,“抱歉,肖少,刚才一不小心……”

    肖君毅脸上的表情却毫无变化,从容的活动了一下被压麻的胳膊,无视上面那一点小小的湿痕,冲陈远鸣眨了眨眼睛,“不是我说的,虽然咱轮不到‘哥’这个级别,但是叫肖少也太见外了,换个称呼呗。”

    对方的语气非常轻松,表情也很随意,陈远鸣刚睡醒的脑袋就没彻底清醒过来,手不由僵在了脸上,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笑着垂下了手,“那该跟着谁叫呢?”

    小叔从来都是叫小毅,老妈则是喊君君,这小子还真就跟他们同辈论交。被反将了一军,肖君毅剑眉一挑,靠在了沙上,“就叫君毅吧,这个没人叫。”

    这是实话,家里人称呼不会那么死板,外人又都是肖少、肖总,再亲近的也得叫声毅哥,很少有人会直呼其名,一想到目前只有面前这人会这么称呼他,肖君毅心底就不由带上了点自得。

    然而话到了陈远鸣耳朵里,却有点怪异。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对方几眼,没能从他脸上现任何异常,陈远鸣不由在心底一阵苦笑,这家伙看起来可不像弯的,应该是无心之言吧?既然是无心,那就没什么好矫情的了,他微微一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么一打诨,刚才的尴尬算是一扫而空,陈远鸣抬起手腕看了下表,“我睡了多久,迟到了吗?”

    “才一个小时,安信的会议还有1o分钟才开呢,不急。”不紧不慢的伸了个懒腰,肖君毅把手里的小灵通递还了回去,“你是多久没睡饱了,说着话呢怎么就睡过去了。”

    伸手接过那支小灵通,触手一阵温热。陈远鸣只觉机身的金属外壳都带上一股暖暖的热度,也不知道被攥住手里多久了,他的手不由微微顿了一下,苦笑道,“可能是刚才开会太困了,政府部门的会,你也知道……”

    我还真就不知道了。对于这种解释,肖君毅压根就没信,现在别说那略带蜡黄的脸色,就连黑眼圈都被熬出来了,眼底也净是血丝,一看就是妥妥的过劳。想了想,他话题一转,“其实安信那边也没啥大事,正主都回来主持大局了,你该休息就去休息吧,我给小叔带句话好了。只是你刚才说的关于手写输入和电话薄的事情……”

    “什么?”陈远鸣突然打断了对方,诧异的反问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怎么,睡糊涂了?”肖君毅失笑,“刚才你不还说美国有个公司已经开始研究这种技术了吗,但是名字我没听清楚,叫什么公司来着?你还说手写更适合中文模式,适合在国内推广……”

    这下陈远鸣是彻底醒过来了,刚才肖君毅提到手写输入的时候,他心中不由一揪,还以为自己神志不清的时候说了什么胡话,比如把自己用过智能机这种事情给透了出来。当听到是研究手写输入的公司,他才想起来前一段确实听乔纳森提起过这个事儿,也算是硅谷内部的一个小道消息,当初造势很大的一家公司刚刚停业,由于是研究手写输入的,他才好奇的记了起来。

    心中一定,陈远鸣笑了笑,“是叫‘go’吧,前两年跟其他公司合并了,最近才彻底关门,因为技术研经费太高,实用价值又不太大,在欧美市场并不被看好。当时我就想,如果把手写输入法放在中国,可能实用价值更高,目前的五笔字型学起来太麻烦,不利于推广。最近出现的智能abc也是用的拼音,在老一辈人里普及率太低,如果有个合适的手写输入工具,不论是对电脑还是对手机,用处都会很大。”

    话里的道理清楚明白,但是肖君毅还是敏感的察觉了对方的那一丝诧异和迟疑,是在担心自己睡糊涂了说出什么商业机密?这心也太重了……有点好笑,也有丝无奈,肖君毅的目光扫过对方疲惫的身形,轻轻叹了口气,“远鸣,你最近是不是把自己逼的太紧了?赚钱是重要,但是身体不能不顾,你现在才几岁,用不着这么赶吧?满心都是工作,连不是自家的也操着心,总要给我们这些老人家一条活路嘛……”

    话是略带调侃,本意也是劝慰,陈远鸣心头却微微一颤,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那支还带着点体温的小灵通,嘴上却轻飘飘的说道,“只是最近摊子铺的有点大,过了年应该就好了,机会难得,总不能眼看着错过。”

    听在肖君毅耳中,这话多少有点敷衍的意思,但是陈远鸣的内心深处,它却是没有丝毫折扣的真话。机会难得。如今已经是1995年了,从1995-2ooo年,他所熟知的历史里,有多少百年难求的机遇在等待他呢,别说是明年的国际期铜,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呢?99年的互联网泡沫呢?甚至更远一点,2oo3年的经济再次腾飞呢……他拥有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到2oo8年4月为止,他的先知先觉只剩下了13年,而前期对于市场的影响越大,后期就越难保证自己记忆中的东西还会原样重现。

    他已经因那个天赐的未卜先知获取了太多,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早就渡过了满足生理需求,寻找社会价值的层次。衣食温饱有了,财富地位有了,称赞和尊重也只会越来越多,但是当视线从自身以及那个闭塞的家庭上挪开后,一种名为野心的东西就在体内诞生。

    这么多年了,他经历过、见识过太多事情,有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奋力一搏却有功败垂成的开拓者,还有那些将在未来呼风唤雨的豪客巨擘。在一步步爬上更高层次的同时,他的视野正在变得开阔,被这个大时代和那些迎风破浪的弄潮儿吸引,潜移默化。孟力生的故事、林学文的选择、宋老的感慨、林总的诉说,还有类似蒋涛这种败类的威胁和逼迫……点点滴滴凝聚成了一股更大的力量,让他想要竭尽全力去改变身边的一切,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家庭,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公司,而是让这个国家,让整个世界为之动容。

    为了这个目标,承受的压力自然也在急增大,他拥有的东西很多,但是时间并不总是站在自己这边。急迫感让他拼尽全力,把所有能够利用的时间都利用起来,去掌握那些笃定的存在,学习那些自己曾经并不了解的东西。在这样强大动力的驱使下,他又怎么可能踱步不前,安享富贵。

    也许熬过最初这三五年就好了,在心底轻叹了一口气,陈远鸣推开车门,“行了,好歹我也算是个安信股东,听听会议总是没错的……”

    然而打开车门,看清外面的景象后,他突然一怔,停下了动作。刚才由于车窗上的雾气,他还真没留意到外面的景色。如今天空已经不再阴云密布,恢复了湛蓝宁静,空气也清爽了几分,车门外是一片无垠的洁白,整个停车场已经被大雪覆盖。雪花松松软软堆积在地面上,足有几寸深,但是周围连一个脚印、车辙都没有,干净的像是清晨起床时的雪地。

    站在马路上,陈远鸣扭头看向车顶,由于没有遮蔽的棚子,车顶上的雪层几乎跟地面一样厚,堆积在那里看起来有些滑稽。这时肖君毅也从另一侧走下车来,看到外面的景色就是一笑,“嚯,雪还挺厚,瑞雪兆丰年啊。这边公司没来过吧?会议室在东头,跟我来。”

    对方爽朗的声音里听不到任何勉强或刻意。其实车早就到了,雪估计也下了很久,只是他一直没叫醒自己。陈远鸣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紧紧跟上了对方的步伐。两人并肩走在雪地里,留下两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