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92章 踌躇

第92章 踌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放完了鞭炮,推开房门就迎上了刘芸的怒视,一巴掌拍在儿子背后,爆竹纸屑悉悉索索掉了一地。

    “让你凑那么近!小心没烧完的鞭炮燎了衣服!”嘴上这么训斥,刘芸眼底却满含纵容的笑意。

    孙朗可不吃这套,笑嘻嘻的跟亲娘蹭了蹭,“嘿嘿,咱家可不就衣服多嘛~~”说着晃了晃捏在手里的那叠软盘,炫耀道,“看,豆豆给我的新年礼物!”

    “又是往你那台宝贝电脑里塞的东西?”早就被儿子灌输了诸多电脑常识,但是刘芸压根就没记住几样,反而柳眉一挑,“先说好,玩归玩,明年奖学金可不能少!”

    “哎呦我的太后喂,豆豆送的你都不放心……”

    “送给你了我就不放心……”

    背后传来一阵笑声,孙晴一手拉一个把两人拽到了饭桌前,“别抬杠了,先吃饭!远鸣快坐过来一起开饭!”

    陈远鸣嘴角的微笑始终没有褪去,在一家三口爽朗的笑声中落座。这时窗外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一片,浓郁的火药味几乎都能盖住饭菜的香气。孙朗可不在乎这个,率先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为了大厨!干杯!”

    “你这臭小子,别捣乱!”旁边的孙晴照着他脑壳就是一筷头,随即也举起了酒杯,绽放出一个极其明亮的笑容,“为了明年更好的生活,为了我们的事业和学业,还有身体健康,干杯!”

    话语间没有任何勉强,明亮的客厅,崭新的电视,丰盛的晚餐,以及几人挂着脸上的笑容,他们虽然离开了曾经的故乡,但是在这个新的城市、在这个新的时代,依旧能够活出自己崭新的风采。陈远鸣高高举起了酒杯,和其他几支杯子碰在了一起。

    “新年快乐!”

    饭菜非常可口,但是身边人夹菜的速度可有些恼人,陈远鸣最终还是用筷子架住了另一条海参,苦笑着避过那无辜的眼神。这可是海参,不是粉条丸子啊……

    “豆豆你吃的太慢了!”孙朗的声音里充满了义正辞严,“还不如我姐能吃呢……哎呦!姐,别踩!我做得不好吃吗?这可是专门跟老乡学的呢!”

    “好吃,二哥你能去当大厨了,真的。只是饭要一口一口吃嘛,你看我这碗尖就没平过……”

    “哈哈~~”旁边的孙晴笑了出来,“二毛他学做饭可下劲了,以后绝对不愁娶媳妇。”

    “嘿嘿~~那是自然。”孙朗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肯定不愁娶,就是老姐你赶紧嫁了才是真啊……”

    这话说的孙晴柳眉倒竖,用力掐了孙朗一把。这时新的婚姻法虽然已经实行了有些年头,但是七十年代出生的这辈儿还是习惯20岁左右就解决婚姻大事。孙晴18岁进厂工作,如今整23了还没结婚,也算是晚婚的大龄女青年了。

    “瞎说什么呢!”刘芸笑骂了一句,又拿起勺子往陈远鸣碗里挖了一满勺松子虾仁。“远鸣你赶紧吃啊,本来阿姨还想做个丸子汤,大过年的离家这么远,也该尝尝家乡菜才对……”

    但是这菜对于陈远鸣来说是家乡菜,对于孙晴、孙朗又何尝不是。眼角扫过突然敛起笑容的姐弟俩,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看阿姨说的,这一大桌菜,别说明天的‘余财’了,两天都不一定能吃完,再做丸子汤不是浪费嘛,年夜饭吃好吃饱才是真……”

    听到这话,孙朗也重新露出了笑容,“就是,咱这手艺,做什么都是顶呱呱一把抓,回头豆豆想吃啥直接跟哥说就好啦!”

    被这几句话一缓,气氛马上又圆了回来,刘芸眼中那丝短暂的阴霾也被一扫而空。即便平时再怎么坚强,遇到这种团圆夜时,难免也会出现一点愁思。如今重新看看这一桌菜,孙朗可是实打实的从小在河南长大,却做了一桌地道的山东家乡菜,他在规避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有些东西,不触碰并不意味着不存在。

    “还吹呢,先把你那个以身相许的美事儿摆平再说吧!”孙晴的话题转换更彻底,一句话就让孙朗刷了个大红脸。

    “姐!哪儿跟哪儿啊!”

    陈远鸣的筷子顿住了,过了片刻露出一个浅笑,“哦,这事我还真不知道,二哥又去英雄救美了?”

    “别听我姐胡说……”孙朗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就是上次那个出车祸的姑娘嘛,最近出院了,找当时帮忙的人感谢,我就被她和她家人堵了好几天……”

    “然后这小子没爱上崔莹莹,反而喜欢上红娘了。”孙晴笑眯眯的把老弟的底子抖了个干净。

    由于那次车祸的社会影响非常大,记者们分好几次采访现场目睹的同学们,很多拦车和陪护的学生都上了报,偏偏孙朗这个首倡没有露面。但是他的外形实在抢眼,受害者的一位同班女生就把他记在了心上,后来在一次校际球赛上偶遇,直接认了出来。

    作为受害者,当然是要感谢孙朗伸出的援手,尤其还是这种不为名不图利的无私帮助。小姑娘适逢大难,心中总有些难以言说的变化,就流露出了些许明恋的意思,但是孙朗却跟认出他的那位姑娘看对了眼,面对这种“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的劲头,真的十足头大,回家跟老妈和姐姐抱怨,这俩人毫无良心的笑了个前仰后合,一点儿帮忙的意思也没有,可把孙朗郁闷坏了。

    听着孙晴乐呵呵的调侃,陈远鸣的嘴角始终稳定在那个妥帖的弧度,就连拿着筷子的手都没抖一下。他早就知道,只是未曾想这个来的会如此快……

    有了各式各样的话题,哪里还有半丝乡愁。一顿饭说说笑笑,碰了7、8次杯,一直到春晚开场一会儿后才算告终。刘芸当然不可能放陈远鸣这时离开,人被按在了沙发上,一起看起春晚。播了3、4个节目后,他才抽空起身,跑去给家里挂了个电话。

    家里不止有父母,还有大姑和表妹,一家人也刚吃完团圆饭,正围坐一团看着电视,收到陈远鸣的电话后别提多开心了,就连一直嫌长途太贵的母亲都拉着他聊了许久。

    家里一切都好,大姑在年前还谈了个男朋友,是个中学物理老师,妻子去世后一直寡居,也没再婚,人非常忠厚老实,还在被表妹严肃考察中。二姑那边则彻底发了财,烟叶的收益非常好,不但还上了借家里的钱,还让儿子也回家务农去了,不再浪费钱读书,这一还一走,连带母亲心里也舒坦了几分,说话都透着轻松。小舅那边算是蒸蒸日上,据说大姨最近也准备返乡了,估计就在年后,十来年没见的亲姐姐也能回家,可让她落了好几次泪。

    有了这种种,电话里的期盼之意也就更加殷切。根据家人的意思,家里都好着呢,还在外面拼什么?回家自己干,再找个能干的媳妇儿,这日子不就和和美美了吗。钱这种东西多了烧手,够花就行了,过得稳妥才是关键……

    面对父母这样的期盼,陈远鸣还能说些什么?电话足足打了快一个小时,终于挂断时,他把头靠在了冰冷的墙面上,轻轻叹了口气。在孙朗家,他是个十足的外人,虽然被热情款待,被悉心照顾,但是依旧是个外人。而回到自家,他就有十足的融入感了吗?第二次生命给了他太多恩赐,却也剥夺了太多无知的幸福,他很明白家人需要的是什么,只是有些东西,他给不出……

    客厅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大笑,那么的无忧无虑,充满了欢乐。陈远鸣微微顿了一下,收起小灵通,向客厅走去。

    “豆豆,你快来看!”一眼瞅到了陈远鸣的身影,孙朗飞快的招了招手,“赵丽蓉的小品!!”

    屏幕上果真是那对最佳组合,如今的小品之王可不是本山叔,而是电视里这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1995年的春晚,播放的是《如此包装》,此时正是试衣服的环节,听着台上的一唱一和的捧哏,台下人笑得别提多开怀了。

    孙朗还犯贱的戳戳自家老姐,“看那件,那件多像你卖得啊!”

    在姐弟俩的打闹声中,陈远鸣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看着这个看过无数次的小品,在欢笑中微笑。小品播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演完了全场,孙朗这时终于停下了笑声,意犹未尽的看了看身边,突然冒出一句。

    “对了,姐你不是准备跟老妈一起开公司吗?让远鸣去给你们做参谋呗,他一定能行的!”

    语气里有着难以言说的信心,陈远鸣一下就想起了当年隔着铁栏杆的那段对话,以及少年眼中闪闪发亮的东西……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原本确实是准备回来的……

    然而还没等他说出什么,孙晴突然掐断了话头,“大人的事用得着你小孩子家操心吗!快去给姐倒杯水,茶壶里的茶叶也该换了!”

    被老姐毫不留情的指使,孙朗撇了撇嘴,端着茶壶一溜烟跑走了。电视里的节目继续闹腾着,客厅里却突兀的陷入了静默,过了几秒,孙晴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毛毛他不懂事,远鸣你别见怪啊。”

    “哪里。”面对有些过于客套的言辞,陈远鸣微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晴姐有兴趣的话,等会也可以跟我说说详情,不妨事的。”

    孙晴的眼睛顿时一亮,但是看了母亲一眼后,又压下了笑容,简简单单的答了句,“那好,等会再说。”

    几句话功夫,孙朗又端着一满壶茶水回来了,还是从老妈柜子里翻出来的顶尖龙井,先给陈远鸣到了一杯,才给姐姐和老妈满上。节目依旧精彩,陈远鸣却多少有些走神了,刚才那短暂的静默,以及孙晴略带歉意的表情代表着什么,他怎么可能不懂。

    既然没有刻意隐瞒,那么被人看出他目前真的忙于事业也不奇怪,这母女俩并不是尚未走出社会的孙朗,经商3、4年,她们本来就该有如此的眼光。如今,即便没有他的帮助,两人也走到了这个关口,能帮的话,他何尝不想帮一把呢。

    有电视,有闲聊,时间自然过得飞快,过年都是要守岁的,不一会就到了10点半,趁着几个无聊的歌舞剧时,孙朗麻利的把碗盘收拾了,准备先去洗个澡。这时家里用的是燃起热水器,又有暖气,洗澡相当方便,拿着几件换洗衣物,他冲陈远鸣眨了眨眼。

    “豆豆,要一起洗吗?哥给你搓背。”

    陈远鸣只觉一噎,飞快的摇了摇头,“不了,我刚洗过……”

    “我家的水可好了,不比澡堂差!”

    北方早些年都是洗大澡堂的,男生一起搓澡简直再天经地义不过。然而孙朗问的率直,陈远鸣却无法答得干脆,只能苦笑着拒绝了对方的好意。由于在厨房忙了一整天,实在是浑身油污没法凑合,孙朗最后还是丧气的独自钻进了浴室。

    唯一状况外的人消失之后,陈远鸣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直直的看向表情有些忐忑的孙晴。

    “晴姐,你想开什么样的公司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