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93章 考验

第93章 考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说话的声音并不大,语气也没有太多变化,孙晴却觉得眼前这个青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身上多了些让她熟悉又紧张的气质,就像她第一次孤身跑到服装厂谈生意,面对部门经理时的那种局促,那种被人审视掂量的忐忑感。

    如果孙晴心思更敏感点、文化水准更高点的话,可能会联想到“上位者气质”这样的词汇,但是如今她只觉得心脏砰砰跳个不停,手心都有些冒汗。瞥了一眼母亲略显紧张的神情,她深深吸了口气,开口说道。

    “远鸣,你别笑话姐姐异想天开啊……是说我在上海读书时,见识过不少国际知名品牌的大商店,里面的衣服真能让人挑花眼,料子也好、做工也没话说,但是这样的衣服,拿到当地的老裁缝手里,几乎能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价格还不到专柜里的十分之一。我就在想,这衣服能卖的如此贵,是因为布料吗?是因为款式吗?恐怕都不是,只是因为它有一个大家都听说过的品牌。”

    随着话语出口,孙晴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思路更加流畅,“上海那边优秀的裁缝真的很多,一大批老上海滩传下来的祖辈手艺,在他们眼里,那些品牌,特别是男装、西装根本就没什么秘密,如果拿着样子去里面定做,很轻松就能做出更加贴身、更加彰显身段的衣服。而在我的学校里,也有很多非常有才华的同学,他们设计出的作品并不比洋货差,还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眼光。所以我就在想,如果能把这两者集合起来,能做出一些合身又美观的服装,是不是也可以在高档柜台前占有一席之地呢?那种真正昂贵、又值得的中国名牌。”

    话说的很有激情,但是面前的青年并没有丝毫被打动的表现,只是手指交叉虚放在身前,似乎在等她继续说下去。孙晴刚刚燃起的自信又产生了动摇,嗫嚅的补充了句。

    “我们真的做了很多筹备,现在团队大部分都是中纺的高材生,还有几个特聘的知名老衣匠,我们准备做一个股份合营制的公司,还在银行里问过贷款的事宜,应该能顺利拿下100万的贷款,加上家里现有的钱以及其他人的投资,绝对能撑起摊子了。远鸣你看……”

    陈远鸣笑了笑,平静的答道,“是个挺有见地的点子,只是不够完善。”

    看着有些发蒙的孙晴,陈远鸣轻轻叹了口气,“你只说了自己的大体构思和设计团队,但是推广宣传呢?公司管理呢?品牌的具体走向呢?面对的消费群体呢?这些关键点又在哪里。”

    没错,如果把自己看做是个风投公司的合伙人,那么孙晴这样的规划只是个简单至极的点子,根本谈不上企划,也不会吸引投资者的注意。这就是中国最初一代创业人面对的窘境,那些真正成功的商人,往往大部分是先开始经营,有了初始资金后再根据来钱的多寡决定投资方向,而那些真正有着目标和远景规划的创业者,却往往无法脚踏实地,让热情和理想压过了现实,缺乏真正的经营理念。

    从一个真正的小农社会进化到一个商业社会,改变人们的思维和理念,还需要太长的时间。

    看着面前两人无措的表情,陈远鸣并没有继续打击她们,只是淡淡说道,“估计刘阿姨和晴姐都已经看出来了,其实我现在的生意铺得很大,在各种营生里,恰巧有一个投资创业者的公司,在美国,这种生意叫做‘天使投资’,就是专门针对那些有想法、有能力的人进行金钱上的援助。”

    “这种天使投资并不像普通的银行贷款,它是不收取利息的,也无需偿还,额度会随着投资人对创业者的认同度增加或减少,获取这笔资金的人则需要给投资人相应的公司股份,让他成为董事团的一员。在投资过一位创业者后,部分天使投资人还会对其进行后续的指导,帮助他们发展壮大,等到公司进入正常运营后,这些天使们就会采取上市、回购等方式把自己的投资套现。”

    “当然,就目前而言,我这家风险投资公司是针对高科技产业的,像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并不在投资范围之内,它的技术含量太低了。但是……”看着孙晴流露出的忐忑神情,陈远鸣笑了笑。

    “作为一个单纯的天使投资人,我个人可以为你的公司投资,甚至也可以在后续发展上帮一把力,但是在投资之前,我需要一份更为明晰的企划书,以及一个真正过硬的创始团队。你们想开的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目前拥有怎样的实力,股份有限制要怎么预算分股,获得投资后又要怎么支配这些财产……如果你们的企划书能够说服我,这个投资就能实现。”

    一番话说得干脆明白,孙晴却觉得自己的脑仁都被翻了一遍,他问得这些,自己原先真的考虑过吗?就算有些个想法,又怎么把它们落在实处呢?一腔的热血像是被浇了盆凉水,但是沮丧过后,又燃起了更多的不忿。

    深深吸了口气,孙晴开口问道,“那你说的这个投资能给我们多少钱呢?”

    “这就要看你们需要多少,以及你们拿出的企划能让我付出多少。”陈远鸣笑了,他又怎会听不出孙晴话里的意思,“不过我可以给你透个底,它只会比银行贷款要多,且稳定。如果这个公司真的值这么多。”

    刚才她说的可是向银行贷款100万……孙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这不像是两年前她们母女俩听着这孩子的建议去摆摊做小生意,如今的他已经完全不像一个“合伙人”,而成为了真正的“老板”,那种可以独断公司发展和兴衰的存在……

    这样的发展可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她该如何去选择呢?去贷款、去筹备公司、热情却又莽撞的闯入这个陌生的领域,还是稍微停下脚步,重新审视、仔细揣摩,走上另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低头沉思了几分钟,孙晴看着自己手上涂得漂亮匀称的指甲油,突然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她曾经走过一条很艰辛的道路,为了几块钱熬夜织毛衣,劳累过度导致整个冬天都无法伸展手指;她也曾为了几百块的利润守在人家的厂字旁,死皮赖脸的哀求对方接一个计划外的单子。苦她吃过,累她尝过,甚至更加屈辱、更加绝望的境地她也经历过,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充足的基础,也为自己的理想深造学习了那么久,在收获了如此多之后,她究竟还在害怕什么,犹豫什么?

    “我懂了。”再次抬起头时,孙晴的眼睛恢复了清澈和明亮,“我会再次认真整合手头的资料,重新考虑这个公司的发展,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

    陈远鸣轻轻点了点头,“当然。”

    当然,其实第一关,她已经顺利通过了。

    对于天使投资,那些拥有金钱的投资者看重的并非只有项目的前景本身,更重要的则是发起这个项目的人或者团队的前景,一头狮子可以领导一群羊,但是一只羊,却永远不可能领导哪怕一只狮子。在金融和商业领域,这是个亘古不变的法则。

    如果孙晴有那么一丝退缩,有那么一丝自傲或愤怒,今天的事情可能就会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陈远鸣不是没想过跟这对母女俩合作,但是那时他是把这个计划当成是自己的唯一。然而今天,他面对的早就是个更为复杂的名利场,再也无暇来对一家小小的服装公司亲力亲为。

    因此想要成立这家公司,就必须有一个更加坚强的领导者,一个真正有想法、有能力的公司法人。他无法预测孙晴能够给出怎样的答案,但是她的勇气和信心,以及最基础的商业敏感性已经表露无遗。只要给她一些时间和扶持,总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而这个投资也未尝不是一次试验。在中国,天使投资还是个太过新潮的领域,其实乔纳森等人开始并不看好中国市场,在这里,VC或者PE有可能取得一些成果,但是天使投资太复杂了,中国目前还没有确切的风投法规,没有可行的退出机制,他们很可能在进行一场血本无归的冒险游戏。

    在硅谷,上市才是风投的终极目标,才是金融家们套现的唯一途径。站在硅谷背后,掌握着纳斯达克曲线的,正是那个血腥的华尔街。然而在中国,一家公司上市,面临的境遇反而更加危险,如今中国股市遵从的还是丛林法则,还是大鱼吃小鱼、鼠仓挤散户的赌博游戏,这里没有可以依靠的法规,没有严谨周密的条理,如果贸然走进股市,取得的很可能不是胜利,还是毁灭。

    而境外,在香港创业板或者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很多经营良好的中国企业也只有任凭宰割的命运。大大小小的公司上市、退市,留下一地残骸和破碎的美梦,更多则被金融巨鳄们恶意吞并,笑里藏刀的掌控。再加上两次大起大落的股市危机,这何尝不是另一片险滩。

    如果只是赚钱的话,天使投资也许很简单。但是如果从扶持企业,从良性运作来看,中国的风险投资业还有很漫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他需要做的不只是个散财童子,更是个拓荒者、开路人。虽然天使投资本应该以高科技为基础,但是现在的中国,还远远未达到劳动密集型企业饱和的地步,服装、餐饮、交通运输、影视娱乐……这是个百废待兴的时代,有才能、有魄力的天才又何止一二。

    如果可能的话,他确实也想把投资的领域延伸到更广阔的范畴,但是比起高科技产业,这个低技术含量的领域需要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规则,如何摸索它的盈利方式,并把这个化作一场双赢,还需要太多的探索。

    不过……陈远鸣笑了笑,对于目前这个服装产业,他确实还是有十足信心的,要知道服装业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推广,他虽然没有打通巴黎时尚中心的路子,但是有飞燕的存在,有整个光碟产业的支持,大陆和香港影视业、特别是那些万众瞩目的明星们将会是他的天然盟友,衣服够出色的话,还怕没人穿出场,没人做广告吗?

    只是这些话,现在说来却还太早,先看看孙晴能够走到哪一步吧。

    坐在一旁,看着面前两个侃侃而谈的年轻人,刘芸心底也有着一份感慨。她是猜到了陈远鸣如今的身份可能早就变了一个样貌,但是绝对没有猜到会是如此巨大的改变。随手拿出超过一百万给人做投资,这是个什么概念?还有他那句“各种营生”……如果一个能给人投几百万的公司,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分支,这又意味着什么?

    但是即便换做了这样的身份,他还是轻轻松松的笑着来到自家做客,还是会带来礼物,像一个真正的亲朋一样,融入这个家庭,和他们一起欢笑闲聊。刘芸很难说清现在自己是个什么想法,但是有一点却不得不承认,原本那份毫无芥蒂的亲密,可能很难重现了。

    一个同院里生活过,看着长大的晚辈,和一个真正的巨富,可以投资扶持自家产业的老板,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存在。她能感受到陈远鸣的真心实意,也知道自家确实别无二心,但是看看女儿现在显得严肃过头的神情,刘芸真的感同身受。有些东西,悄无声息的改变了。

    这边创业事宜大致敲定了安排,谈话却没有停下,请教什么时候都不多余,孙晴又跟陈远鸣聊了很久,包括他对高档服装的看法,以及整个服装业的前景。当得知陈远鸣身上的衣物多大并非名牌,而是手工定制后,孙晴的心里别提多惊讶了。

    就算是在上海,最顶尖的手工定制也是价格高昂的,并不比任何大品牌来的逊色,有个一件两件可以理解,但是全身大部分都是该怎么形容?这可不是炫富,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名牌才有炫的价值。会这么穿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已经走到了这样的阶层,一个无需依靠品牌价值来包装自己的层次。

    而对于孙晴的惊讶,陈远鸣只是笑了笑,答了句,“没什么,只是这些穿起来更舒服。而且根据我,以及我认识的很多人的看法,品牌虽然可贵,但是手工定制永远不可能消失。服务到人才是真正的品味追求,在前期的发展,公司可以用产量和数量来获取胜利,但是归根结底,独特和品味才是奢侈品的根基。如果你想做高端品牌的话,千万别忘了这句话。”

    虽然陈远鸣算不上真正的业内人士,但是跟他聊天,获取的却远比那些业内人士要可贵,后来就连刘芸也有些忍不住了,开始讲一些自己面对的问题,以及经营上的困惑。站得层次不同,指点这两人对于陈远鸣而言还不算什么难事,几人就越聊越火热起来,甚至连电视里播放的春晚都被完全抛在了脑后,直到一个略显困惑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怎么聊的这么开心,现在节目播到哪儿了?”

    孙朗用毛巾擦着头发,有些好奇的问道。看到儿子的表情,刘芸才恍然醒悟,这可是除夕夜,怎么能这时候拉着远鸣聊工作呢?

    歉意的冲面前青年一笑,刘芸站起身来,“都这么晚了,我去煮个饺子吧,等会儿吃了饺子、听完钟声就能睡觉了。”

    “咦?妈,这活儿你不是安排给我了吗?”

    “就你那毛手毛脚,交给你这澡就算白洗了!”刘芸笑着点了点自家儿子的脑壳,向厨房走去。

    孙朗的眼睛咕噜噜在自家老姐和陈远鸣身上转了两转,突然咧嘴笑道,“既然都没心看电视了,豆豆你跟我去玩电脑吧,咱把那个游戏装上!”

    “你这臭小子,就知道玩!”孙晴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倒是也没拦着,毕竟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这样的时节,再深聊下去也不合适,还是等她筹备好那个企划书后再说吧。

    有了默许,孙朗笑嘻嘻的拉起了陈远鸣,向自己卧室走去。他那台宝贝电脑如今还塞在卧室的,每天都要摸上两把才甘心。陈远鸣也没拒绝,就这么任对方拉着,刚刚洗完澡,这个大男孩身上还散发着一股甜甜的洗发水味道,没有擦干的水珠顺着发梢滑落在衣襟里,留下一片湿痕,就连手上都潮乎乎的,透过衣袖紧贴在皮肤上,带出一点热度。

    飞快的走进卧室,孙朗打开了电脑,顺手把几张软盘放在桌上,却没有马上开始安装,而是轻轻关上了门,把陈远鸣按坐在床上。

    “豆豆,你刚才是跟我姐她们聊生意对吧?”孙朗的双眼里有着掩不住的期待,“我是说真的,你来跟我家干吧,我妈现在每年都有十来万的收入了,等我姐的公司开起来,一定会更赚钱的!虽然我不是经商那块料,但是你绝对能行,你那么聪明,还能上人大的培训班,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绝对能干成大事的!原来我偷偷跟人打听过,你去南方打工并不好做,还把钱都寄回家里了,这样怎么能行,你应该能过得更好,有更远大的前途,只要……”

    这个大男孩的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双手牢牢的按在肩上,滚烫的热度几乎要灼伤皮肤,他话语里的真诚不容置疑,也有着让人心颤的期冀,他确实想要留住自己,想要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从一个死党,一个发小的角度……

    心脏突然一阵没来由的抽痛,陈远鸣垂下了眼帘,轻轻挤出了一丝微笑。

    “抱歉,二哥,我真的做不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