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94章 剖白

第94章 剖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什么?”孙朗明显就是一愣,续而有点着急的加了句,“别担心,我觉得老姐那边开始不会太忙的,你可以……”

    “不。”陈远鸣截断了对方的话,露出了一丝苦笑,“二哥,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如今我手头上的东西已经足够复杂,不可能再腾出时间来跟晴姐一起做公司……”

    这话说得太直白,孙朗眨巴了两下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好会儿,他才有点结巴的吭哧出了一句,“不是……虽然生意这个我真不懂,但是我姐那项目挺好的,我觉得她能赚大钱……”

    唇边的苦笑更深了一点,陈远鸣叹了口气,“没错,那是个好生意,如果有足够强大的团队,它很有可能发展成为一个国内数一数二的好公司,现在中国高档服装类还是一片空白,从这里入手再好不过。但是不论它的前景有多好,对于我而言,都太小了,不值得在上面花费太多功夫。”

    孙朗沉默了下来,双手从陈远鸣的肩头滑落,默默后退了一步,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里。“你的意思是,这种将来可能会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公司,也不值得你浪费时间了?你现在的……”

    话没说完,但是声音里的纠结和困惑却一览无遗。肩上那点热度在慢慢褪去,陈远鸣握紧了双拳,不紧不慢的答道,“这几年时间,我其实做了很多事,不只是开个大车,运个货物。如今手下这一摊子已经太过庞大,不可能轻易抛开。”

    “可是你不是还在上学吗?如果真那么忙,怎么可能有时间上培训班……”

    “那是因为之前我还能抽出些时间,但是之后就未必了,就连这个学,我也已经缺课整整两个月,估计来年的课程也无法再继续。”顿了顿,陈远鸣终于下定了决心,事到如今,他又怎么可能再瞒下去。

    “中关村最近刚刚开了家风投资公司,名叫点金石,你听说过吗?北理也有人过去投递企划书了,似乎就是机械系的哪个学院。那家公司,就是我开的。除了它以外,还有很多的生意都需要我亲自打理,因此刚才跟晴姐和阿姨开诚布公的讲过,投资她们的生意可以,但是真正运作,只能靠自己……”

    孙朗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点金石他确实听说过,最近在学院系统里非常火热,据说是个什么美国投资公司,专门给有能力的科研人员撒钱的。在学长嘴里,北大就从那边撬走了500万美元。500万,美元。

    如果面前人没有骗他的话,他拥有的将是怎样一种身家?又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态,跟自己一起看书上网,踢球玩闹呢?他会没有自己的私车,没有自己的住所吗?还用跟自己一起挤公交,睡通铺……他为什么……

    嘴唇哆嗦了两下,孙朗突然开口,“那第一次见到你时,那辆车,还有那个开车的男人……”

    “是我的保镖。”

    “上个月你请假是去……”

    “去美国,谈一些很重要的生意。”

    “那这个……”孙朗突然从桌上捡起了那几张软盘,精致的暴雪LOGO被他的指甲狠狠掐住,几乎起皱,“别说这个也跟你有关。”

    陈远鸣沉默了片刻,“是啊,它确实和我有关。暴雪公司也是点金石投资的项目,目前我拥有它37%的股份。”

    “你……”孙朗狠狠吸了口气,想要扔下那叠软盘,又或者是要压住翻涌的怒火,“你为什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为什么不实话实说!”

    因为我无法忍受你现在这样的表情……

    因为我一直都知道,它会改变一些我无比渴求的东西……

    因为……

    陈远鸣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抱歉。”

    两个字很轻,也异常的干脆,就像锋利的刀刃切断了一条本来系在一起的绳索。孙朗的眼圈腾地一下红了,挥手扔掉那叠软盘,翻涌的情绪让他浑身都微微颤抖,那种讨人喜欢的无忧笑容像是被什么猛力抹去,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怪异又冷漠。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孙晴笑吟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饺子快好了,妈叫你们去吃……”话说了一半,她敏感的发现屋里气氛有些不对,微微皱起了眉,看向自家弟弟。

    “我不想吃!”孙朗用力吸了一下鼻子,“谁爱吃谁去吃吧!”

    “你这孩子!”孙晴瞪了回去,“大过年的闹什么别扭……”

    “晴姐都是我的错……”陈远鸣从床上站了起来,“我跟二哥说了……”

    “陈远鸣!谁是你二哥!你把我当成过兄弟吗?!”

    “二毛!你怎么说话呢!”孙晴的声音几乎称得上怒斥了,看了看陈远鸣脸上的表情,她牙关轻轻一咬,压住了怒意,“远鸣,真对不住,你先去吃饺子吧,我教训教训这混小子……”

    “晴姐……”

    “别……”孙晴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你这表情可让人够难受的,大过年的,怎么能这么折腾人。先去吃点什么吧……”

    陈远鸣看了眼还坐在电脑桌前的大男孩,即便只是一个侧脸,也能看出那张英俊的面孔微微扭曲,头垂的很低很低,看不清楚表情。他的脚步顿了顿,最终还是迈出了房门,向客厅走去。

    还是那个明亮的客厅,刘芸正端着一盘盘饺子往饭桌上送,看到了陈远鸣就露出了笑容,“远鸣啊,快来吃饺子,羊肉馅和韭菜馅两种,都是我们自家包的,那俩人呢?再磨蹭饺子就黏住了……”

    看着那个忙忙碌碌的身影,陈远鸣只觉得喉咙哽的难受,拳头捏紧又松开,最终还是低低说出了口,“抱歉,刘阿姨,我之前没能实话……刚才我跟二……跟孙朗说了,他……”

    话说得断断续续,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想要说得究竟是什么。刘芸诧异的停下了动作,看向面前这个青年,只见他常年挂在脸上的淡然被撕了个粉碎,就像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显得茫然又有些局促,连嘴唇都发着微微的青白色。仔细想了想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刘芸放下了手里的盘子,走到了他身边。

    “你跟二毛说了什么?”

    声音很轻,像是在安抚什么受惊的小动物,陈远鸣只觉心中一抽,嘴唇抖了下,“我之前骗了他,关于我现在的身家,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

    刘芸轻轻的唔了一声,“那你今天跟晴晴说的那些,应该是真的吧?”

    “是的,没有半句话假话。”

    “唉,你这孩子……”刘芸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其实刚听你说这些的时候,我也有些吃惊,但是这怎么能算是骗……”

    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刘芸的眼神却更加温和起来,“只是这个社会,能够同患难的人太多,能够同富贵的人却太少。别说你现在的身家,就连阿姨我,也不敢轻易跟老家远亲紧邻漏老底不是?你做的并没错,只是谨慎了一些。这两个月你跟二毛一起玩时的情形,我也是亲眼见到过的,那可做不了伪。而且今天,你本可以继续瞒过去的,却偏偏还要亲手帮我们一把,这份情,阿姨是怎么都无法忘记的……”

    “只是……”她的声音顿了顿,露出了些微的痛苦,“只是我跟二毛他爸的事,对他影响太大了。他爸以前对他那么好,几乎都把人宠上了天,却偏偏跟个小、贱、货搅在一起,还生了个杂、种,当时那男人当着他的面亲口说不在乎我,不在乎他们姐弟俩,他气得跟那人打了一架,脸都被打肿了,好几天都说不出话来。后来跟我离开那个家时,却总是摆出一副笑面孔,努力逗我和他姐开心。”

    刘芸的声音微微哽咽了一下,“但是我是他亲妈,怎么可能不懂他心里的难受劲,这口气一直憋着,憋得他都快变成另一人了,直到再次见到你。这孩子是真的很开心,很高兴能够重新跟你在一起玩儿,能够重拾那份当人家哥哥的满足感。看到你俩这样高高兴兴的,我也可高兴了,这种事情,是做不得假的。现在这么大的事儿突然跟他说,他肯定会钻牛角尖,会害怕再被人骗,再失去过去拥有的那些美好的时光。他性子有点直,但是真不傻,谁好谁坏能分得清,只是……只是给他一点时间,他总会懂的……”

    话说的很慢,句句都语重心长。陈远鸣只觉得一股热意在眼底翻涌,不得不屏住了呼吸,想要压住那份情绪。过了很久,他轻轻说道,“谢谢刘阿姨,我……我明白的。”

    “你……”刘芸忍了片刻,最终还是伸出了手,轻轻摸了摸陈远鸣的额发,“你也别想那么。赚钱有多难,没人比阿姨更清楚,这些年也苦了你了。二毛他总会想清楚的,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上下牙还有打架的时候呢,别说是兄弟俩。行了,先来吃个饭吧……”

    被那只温柔的手牵到了桌前,一盘热情腾腾的饺子摆在面前,醋碟里还放了点辣椒油,不咸不淡,是他最喜欢的口味。陈远鸣默默拿起筷子,夹起一个塞进嘴里,热气一层层哈在脸上,弄得面颊都有些湿漉漉的。

    一旁,刘芸轻轻叹了口气,端了两份饺子送到了孙朗的房间里。十一点马上就要结束,电视里转成了歌舞、曲艺这种不用听声的节目,窗外的鞭炮声又再次响起,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时一阵清脆的铃音突兀奏响,几乎是下意识的,陈远鸣接通了电话。

    “新年快乐!”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清爽明亮,带着一丝干净的笑意。

    “肖……”陈远鸣顿了下,“君毅。”

    “嘿嘿,怎么没在家,打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现在在外面呢?”

    “是啊,到朋友家拜个年。”

    “你可够忙的,除夕就开始串门了啊。”声音里的笑意更浓了点,“早知道你不回家,我就让人把你拉回来了,今年家里人也够多的,过年嘛,热热闹闹凑在一起才好。”

    “除夕夜,打搅总不合适。”陈远鸣的嘴角微微一抽,挤出了一丝笑容。“过两天一定登门拜访。”

    “行了吧,别当我不知道你的行程安排,再回来都要十五以后了吧?没关系,忙你的吧,以后总有机会。”

    电话里的声音断了一下,像是应付什么人,过了几秒后,那个声音再次回来了,“我小叔也让我给你带个好,还说让你务必上门拜年什么的鬼话,你听听就行了,别当真。”

    “哪里的话。应有之义……”

    这次电话里声音又断了几秒,突然传来个一个声音,“听,敲钟了。”

    话筒里、电视里,钟声似乎响成了一片,窗外的鞭炮声猛地激烈了起来,瞬间淹没了一切杂音,站在客厅里,似乎只有耳边的手机,和那个轻轻的呼吸声伴随在一起。在吵闹中,空出了一份奇异的宁静。

    当鞭炮声再次慢慢停歇时,对面传来了一声轻笑,“怎么样,这下我成了今年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人了吧?”

    陈远鸣微微愣了一下,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是啊,你绝对是第一个。新年快乐。”

    对面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甚至带出了点小小的骄傲,“知道吗,今年可是我的本命年,咱也满24岁了。”

    “属猪?”陈远鸣微微挑起了眉,这个他还真没有留意过。“好属相。”

    “那是,金猪最有福气了。”对方完全没有受影响,反而调侃了回来,“回头过生日可要猛敲你一笔,要准备好哦。”

    “放心,红内裤总是少不了的。”

    几乎是同时,两人都笑了出来。对面的声音似乎变得柔和了几分,那种常年积攒下来的傲气和自得都被掩盖了下去,“行了,不打搅你休息了,等到从美国回来再详聊吧。你这小身板也没那么耐操,还是要保重身体,别累坏了。”

    似乎从未听他说过这样的话,陈远鸣微微愣了一下,最终还是简单道了句谢,又闲聊几句,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垂下了头,看了手里那部小灵通片刻,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把它收了起来。

    ——————

    放下了电话,肖君毅抬起头,就看到了自家小叔打趣的眼神,不由挑了挑眉,“怎么,没见过人打电话?”

    肖云嗤笑一声,“你那是电话吗?放着家里一堆座机不用,非要窝在角落里打小灵通,不知道还以为你打给哪任女友呢。”

    “小叔,话可不能乱说,哪来的几任?”肖君毅可完全不吃这一套,干脆的顶了回去。

    “哎呦臭小子,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信不信我把这话告诉你妈,让她赶紧给你找几任?”瞪了侄子一眼,肖云大摇大摆的走回了客厅,把人撂在背后。

    站在走廊里,肖君毅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小灵通,最后忍不住还是勾起了唇角。他先打的是陈远鸣家里的电话,然后换成手机,最后才是小灵通,谁知他还真把机器带在身边。这是……在等我的电话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肖君毅就觉得心里酥酥痒痒的,其实在察觉自己不太对后,他还真束手无策了一段时间。要知道他的感情史不能说空白,但是肖三少那是真没追过任何人,别说男人,就连女人都是自动送上门的,哪里会泡妞处对象啊。

    现在莫名其妙就走上了弯道,忐忑过也挣扎过,最后他还真就看开了,既然对方值得,他就该伸手试上一试。其实在北京的纨绔圈子里,玩兔儿爷的也不是没有,只是这群人口碑太差,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圈子里的。没什么可借鉴的经验,只好一点点尝试起来,还要憋着把自己捣腾的正常点,别把人吓跑了,连朋友都没得做。

    现在他真觉得自己做得对极了,今天打电话时,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对方的情绪略显低落,再怎么聪明能干,他不也只有十来岁,离家这么远,还是有家不能归哪种,这大年夜的,能不难受吗?不惜扔出自己的生肖,终于博君一笑,值了!

    含着笑意的桃花眼轻轻挑起,既然要打持久战,那就来吧,不看看咱肖少是个什么家传。根本没在意把自家的“家传”黑了个彻底,肖君毅掂了掂手里的小灵通,哼着小曲向房间里走去。

    ——————

    鞭炮声彻底静下来时,陈远鸣看到刘芸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站起了身,强在对方开口前说了出来,“刘阿姨,都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家了……”

    刘芸眉毛微微皱起,“这大半夜的,车都停了,怎么走……”

    “没事,我有专属的司机,刚才就给人打过电话了,在亚运村那边买的房子,几分钟就能到。”这时也无需隐瞒更多,陈远鸣飞快答道。

    犹豫的看了对方两眼,刘芸发现自己真的很难找出什么借口,这时再留人恐怕也够不愉快的,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今天这事闹得,真是过意不去,等到回头我一定让二毛去跟你道歉,你……”

    “阿姨,真的没关系。”嘴角停在了那个完美的弧度,陈远鸣轻笑着摇了摇头,“这几天我还有事要忙,可能不会在国内。等回来晴姐安排好了企划书,再打这个电话联系我就行。”

    一张名片递在了刘芸手中,上面只是很简单的印着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刘芸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那行,我送你下楼吧……”

    “别,真的不用了,这大冷天的。”陈远鸣利索的拿过了自己的羽绒服和围巾,打开了房门,“几步路的事儿,别麻烦了。阿姨再见,哦,对了,新年快乐。”

    走得太过仓促,几乎就像是逃跑。刘芸无奈的看着那年轻人的背景穿过走廊,隐没在楼梯拐角。

    北京的大冬天,门内门外几乎就是两个世界。用力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陈远鸣呼出了一口白气,走到了楼下,手指就已经冻得有些发麻,他飞快的给司机小宋拨了个电话,就朝小区门口走去。

    这时鞭炮声已经稀稀落落,夜色浓密,路灯摇曳,哪怕走在小区里,也像是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僻巷。而等待他的,不过是一间更加空旷的套间罢了。不知不觉中,陈远鸣放慢了脚步,似乎刺骨的寒风也不再那么可怕,司机可能还要十几分钟才到,他又慌个什么……

    在小区门口的一盏路灯下,他停下了脚步,突然就抬起头,看向天空。这时北京有得还是一片晴空,就算刚刚放了一夜的鞭炮,天上依旧那么明亮,连银河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呼吸全部都成了白色的烟雾,隔在他和那片星海之间,黑暗如此浓重,似乎想把他全部包裹。

    他其实懂得,在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必然也会失去另一些东西,只是他太贪心了,忍不住想要抓到更多。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几乎能称为传奇,但是获取了,就必然要付出代价,也许他该放弃那些痴心妄想,把这辈子的精力用在更加有益的地方,而非纠结与这些……儿女情长……

    不知站了多久,陈远鸣缓过神来,慢慢垂下了头,继续迈开脚步,他必须等在小区门口,才方便车来接他……正在这时,背后传来了一声大喊。

    “陈远鸣!”

    声音大的几乎能吵醒一栋人的美梦,陈远鸣的脚步僵住了,不由自主停住了身形。身后的脚步声更加急促了起来,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直至一个拥抱猛力的撞上他。

    “你这个混蛋!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哥就那么嫌贫爱富……不,那么趋炎附势吗?!你可以告诉我的,你该直接告诉我的!”

    陈远鸣的身体彻底僵住了,一股热乎乎的吐息喷在颈窝里,那么肆无忌惮的挥洒着情绪。

    “下次再碰到这种事情,我一定要狠狠揍你一顿!你这小子……你就不能干脆一回?想那么多不累吗?我都替你累!你……”一声响亮的吸溜鼻涕的声音,“别把我当傻子耍!虽然我没你那么聪明,但是别把我当傻子耍……”

    声音里有着愤怒,有着恳求,也有着懊悔。陈远鸣阖上了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身后的年轻人没有穿羽绒服,正微微发着抖,眼睛带着一丝哭过的通红,却依旧闪烁明亮,没有半分杂质。只是犹豫了下,陈远鸣解开了自己的围巾,挂在对方脖子上,还没来得及撤手,孙朗就凑了上来,用力的抱住了他。

    “别忘了我是谁!你他妈还挂着鼻涕时就跟在哥身后跑了,现在牛气了,就不放在心上了?你他妈还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陈远鸣轻轻答道,“我知道。你是二哥,永远都是。”

    也不会、不该是其他了……

    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陈远鸣从那个怀抱中挣脱了出来。“我的车马上就到了,你先回家吧,天冷,小心感冒。”

    “要你管,只是等几分钟车而……阿嚏!”一个响亮的喷嚏打断了孙朗的话,他尴尬的擦了擦鼻子里喷出的可疑物体。

    陈远鸣露齿一笑,“别他妈逞强了,没听到发动机声吗,车就等在门外了,你还想站在这里跟我唠嗑吗?”

    “阿嚏!你……真的要离开一段吗?”孙朗有点不甘心的问道。“我听我妈说……”

    “是啊,工作,忙得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手帕,陈远鸣伸手递给了对方,“不过有空还会回来的,晴姐的企划我也是要过目的。”

    有些不甘心的接过手帕,孙朗想了想,“那等你回来后,还会有时间吗?我们可以一起玩玩电脑,或者让我给你介绍一些院系里的能人,我知道很多……”

    “当然,当然。”陈远鸣笑了笑,“我答应过你的,一起切魔兽。”

    一个称得上复杂的笑容浮上了孙朗的面颊,但是他没有迟疑,反而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记得就好!”

    还是那么干脆,还是那么率直。陈远鸣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对方挂着一层冷腻汗水的脑门。“赶紧回家吧,我也该走了。你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辜负了阿姨的一片期盼。”

    “我可是正经北理的全优生呢!要走就别废话了!”

    陈远鸣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向小区门口走去。果不其然,大切诺基已经停在了小区门口,小宋早就替他拉开了车门。上了车,陈远鸣扭头看向小区内,只见那盏路灯下还有一条影影绰绰的身影,就那么顽固的站在那里,不肯离去。

    前座传来了一声问候,“老板,要到哪儿?”

    陈远鸣收回了视线,靠坐在沙发椅上,垂下了眼帘。“回家去吧。该回去了。”

    在空无一物的马路上,汽车拖出了一道浅淡的尾气,绝尘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