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95章 盛宴

第95章 盛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大部分国人而言,农历年还有很久才会过去,但是陈远鸣的春假却早早宣告结束。初一下午,他就踏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

    这次跟他同行的还有宋凯文和国兴基金的主管孙国强等,一行共8人,目的地是远扬基金设在纽约的总部。和其他多大数商业机构不同,陈远鸣并没有把公司安置在拥挤的曼哈顿中城区或者华尔街,而是在公园大道租了一层办公楼,跟那些低调的对冲基金比邻而居。

    对于私募基金而言,隐秘几乎就是先决条件。虽然坐落在这个金融之都,远扬基金的总部却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简朴,没有悬挂任何标示,装修也看不出端倪,想要参与它所涉足的金钱游戏,只有通过内部渠道,而这个内部渠道,就是所有私募基金的关键所在。

    时值2月初,纽约各大公司的新年晚宴浪潮已经平息,但是曼哈顿那些上流酒店依旧生意兴隆。像是提前复苏的冬眠生物,对冲基金的合伙人们开始了自己的私人酒会,在觥筹交错间引导钱潮的流动。这是属于金融巨鳄们的盛宴,西装革履、笑容和煦,带着十足的绅士风度,用刀叉分享那些被害者的血肉。

    想要在私募基金圈子里站稳脚步,这样的交际必不可少,它才是圈子里互通有无、携手并进的最佳途径。对于新成立的远扬基金和陈远鸣本人,当然也不例外。

    因此在安排好了孙国强等人的视察之旅后,陈远鸣就开始整装待发,为一场宴会做起准备。这次的主持人是一位真正的“老朋友”,老虎基金的创始人罗伯逊先生。

    这两年来,由于精力多花在硅谷和国内,陈远鸣并没有在华尔街这个领域浪费太多时间。但是他跟罗伯逊先生的交流从未中断过,作为一个看向对冲基金世界的窗口,他在这位真正的大亨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从1994年的欧洲债券危机开始后,罗伯逊先生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要知道1994年可是美国宏观型对冲基金从兴盛走向衰落的起始,别说七七八八的小型公司,就连斯坦哈特这种真正的短线巨头都惨遭巨额损失,量子基金勉强依靠其他收益做到了不赔不赚,但是老虎基金却一反常态的在1994年获得了盈利。

    而这个盈利,正得益于陈远鸣的提示。虽然有着十足的傲慢脾性,也从未把这个中国小子的话当真,但是就像屋子里的大象,只要有了提示,难免都会产生关注。正是这份关注,让罗伯逊成功规避了欧洲债券的狂跌势头,在大跌前安全撤出,保住了老虎基金的年收益份额。

    这一点对于罗伯逊而言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好事,要知道这两年从老虎基金退出,开自己新对冲基金的合伙人就有不下十个,而在1994年的欧洲债券风波中,这群人足有一半关门大吉,跟老虎基金的现状比起来,怎能不叫人开心。

    而对于陈远鸣这个小家伙,如果说债券危机只是瞎猫撞了死耗子,那么94年底,他在国际金属期货上的斩获就展现出了让人惊讶的天赋。期铝的升值不足为奇,奇的是能赌到2000美元的高点,又在恰当时机抽身退出。而期铜,在罗伯逊的调查中,铜价已经有了人为操纵的迹象,那位5%先生的做法在如今的华尔街几乎人尽皆知。开始有大大小小的机构陆续做空铜价,但是陈远鸣完全没有受其影响,居然跟着滨中泰男一起做多,并在期铜上大大获利一笔。

    对于对冲基金而言,合伙人一年获利几亿美元并不算罕见。但是一个单独的炒家,靠借款赌赢了10亿,这就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了。因此在远扬基金成立后,罗伯逊先生率先向陈远鸣伸出了橄榄枝。

    面对这样的善意,陈远鸣自然不可能推拒。由于点金石的存在,以及对纳斯达克科技股的过度关注,在以金融衍生产品为主流的对冲基金圈子里,关注、看好他的人并不算多,而今后几年里,他确实需要一个更为强大的盟友。如今,捏在他手里的砝码已经足够充裕,是该搞一些大动作了。

    迈着优雅的步伐,陈远鸣走进那间奢华到有些过分的酒店大厅,没花多少力气,他就看到了身处会场中心的熟悉身影。微微一笑,他从侍者手里取过了一杯香槟,并没有挤进人群包围的圈子,而是漫不经心的站在角落里,打量起房间中的众人。

    这是个真正的“精英聚会”,入场的全都是圈子里的熟面孔,没有一般的晚宴明星或作秀政客,人人嘴角都挂着真正属于华尔街的傲慢笑容,风度翩翩、又满含深意。站了有大概一刻钟,刚刚放下手中的酒杯,一个声音就迎了上来。

    “陈!”罗伯逊先生挂着满面笑容,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在握住陈远鸣的右手时,他嘴角浮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听说了吗?墨西哥完了。”

    陈远鸣笑着握了回去,“意料之中。”

    一唱一和,会让很多外人摸不著头脑,但是两人却心知肚明。他们在谈论的正是最近发生的墨西哥金融危机。1994年12月19日,墨西哥政府突然宣布比索贬值15%,市场瞬间陷入了混乱,大量外国投资者开始狂抛比索,购入美元,导致汇率进一步暴跌。短短一个月时间,比索对美元就跌去了超过50%,墨西哥股市也狂跌30%有余,进一步引起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国的金融动荡,连带一大批美国投资者都遭受了严重损失。

    不过这次的墨西哥金融危机还真跟那些宏观型对冲巨鳄们无甚关系,毕竟墨西哥是美国金融业的圈地范畴,没人想要搞垮自己投资的产业,这次的金融危机纯粹是墨西哥政府在金融政策上的失当。而被这个重大失误影响,为数不少的美国金融家都遭受了损失,就算一部分对冲基金由于自己的保险空仓没有遭受太大的损失,这个突发事件对他们而言依旧不算什么好事。

    然而数以千记的人蒙受损失,场上这两位却并不在其中。早在12月初,刚刚成立的远扬基金就在比索上建立了2亿美元的空仓,不算多、也并不醒目,但是利润却相当可观,在这一片赔钱的逆流中,也显得愈发抢眼。而罗伯逊先生最近关注的是金属钯买卖,在墨西哥也没有多少动作,反而因祸得福,避过了这场遭难。

    但是陈远鸣这个巧到了极致的动作,着实让罗伯逊先生大为赞叹,唯一可惜的就是本金太少,没能攫取更多利益。不过这一役,算是彻底打通了他通往金融猎场的大门,才有了这次的邀请。

    “怎么样?最近退出了金属期货,美国政府也准备开始对墨西哥进行援助了,你手头还有什么打算吗?”罗伯逊先生端过了两支细脚伶仃的酒杯,递给了陈远鸣一支。

    “没意外的话,还是准备再次操作一下金属期货。”陈远鸣答的非常诚实,双眼闪烁着跟对方相似的光芒。

    “你也发现伦敦那边有问题了?”这个情理之中的答案让罗伯逊先生非常满意,“准备下场吗?最近公园大道已经人头攒动了。”

    轻轻饮了一口怡人的美酒,陈远鸣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改变半分。这才是真正的邀请函,一场围猎盛宴的开幕仪式。这群对冲基金的持有者就像一群凶猛的虎鲨,平时独来独往,但是闻到血腥味时就会一拥而上。而当这笔庞大的资金汇聚成一体时,足够颠覆一国的经济。如今,就是血腥味开始出现的时刻了。

    “如果您有这样的打算,我很乐意跟进。”陈远鸣笑得毫无芥蒂,“只是需要一个具体时间。”

    “2月底或者3月初吧。”罗伯逊也笑了,“那群人还要从墨西哥的泥潭中脱身才行。”

    没错,这才是能够轻易组成战线的缘由。墨西哥金融危机,对于美国的影响也是巨大的,100亿美元在动荡中湮灭,500亿用来稳定市场。这场突发事件,在金融巨鳄们身上也刮下来一块肉来。既然挥霍了血肉,就必须有人填补。现今已经飙高到合理区间外的伦敦期铜,正好是一个绝佳的猎物。要知道自从广场协议开始,日本财团一直是美国人眼中的肥羊,滨中泰男这样的存在,已经让很多人看不顺眼了。

    如今羊已经养肥,自然就该出圈了。

    “那么规模呢?”这个也是关键所在,要知道在陈远鸣的记忆中,这场拉锯战整整持续了一年之久,反抗难以想象的激烈,那位锤子先生也算是个顽强的对手,硬是拖垮了量子基金的信心,直至伦敦和美国方面的双重违规审查开始,才宣告失败,那可是1996年中的事情了。

    “目前已经有6、7家了吧。”罗伯逊先生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100多亿总是跑不掉的。”

    在期货市场的杠杆原则下,这笔钱几乎就等于上千亿的规模了,理论上已经是个让人十分放心的数字。

    陈远鸣笑了笑,举起了酒杯,“共攘盛举。”

    两支精巧脆弱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

    “这两天我看过墨西哥方面的资料了,情况真的如此严重?”放下手中那叠文件,孙国强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今年年初会直接来到美国,一方面是实地考察一下国际期货市场的运作,另一方面则是针对墨西哥最近的金融危机直接评估,没什么地方能比美国本土的消息更为灵通了。当在远扬总部拿到那份资料后,孙国强心中的惊恐简直难以言说。

    这次的墨西哥危机,完全就是政府调控的失当,过度开放金融市场,致使大量外国游资涌入国家,又吸取了现有的外汇储备,导致本国货币再也无法锁定美元汇率,由墨西哥政府开端,再由外国游资撤退引发雪崩,酿成了一起泼天的祸事。

    看到这样的案例,哪个能不心惊胆战。要知道国内鼓吹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的也不止一个两个,那群在金融圈春风得意的家伙,又怎么可能预见到这样的惨剧。

    坐在沙发上,陈远鸣轻轻饮着手里的咖啡,不紧不慢的说道,“可以引以为鉴的东西还有很多,不止在外汇一隅。”

    是啊,再过几天,巴林银行的倒闭就要再次让世界震惊。这种纯粹人为的灾难就如同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制度漏洞引发的可怕后果。有着如此两例,不知能否让国内金融市场稍稍降温呢?

    不过这个目前还不是重点所在,真正关键的,依旧是手头的期铜。陈远鸣把话题拉了回来,“不过在墨西哥方面,咱们目前是只赚不赔的,还是先来敲定期铜的运作吧。”

    听到这话,孙国强抬起了头,眼神中有着一丝犹豫,“你真的打算这么操作吗?咱们在期铝上的成果也相当不错,现在冒然闯入期铝混战,是不是太早了?”

    “也不算早了。”陈远鸣笑了笑,“而且只有鹤蚌相争,渔翁才能得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