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02章 家宴

第102章 家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吉普车开得风驰电掣,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如今的西山尚未彻底开发,别说后世那些高档别墅区了,连普通住户都相对稀少,大部分山区还保持着自然景观,虽然已经临近三月,周遭还是一派冬日景象,配上远方的崇山峻岭,到有了几分苍茫之意。

    车前方就是军区干休所的大门,这里是真正的将帅级老干部干休所,门口就是荷枪实弹的双岗双哨,一副闲人免进的模样。在那些戒备森严的警卫旁边,还站在一个身着便装的年轻人。就算穿得不薄,这山里的初春也冷的够呛,只见他两手都插在衣兜里,围巾也裹的足够严实,鼻尖还是冻得有点红了,也不知等了多久。

    看到吉普车,那人眼睛一亮,快步向前赶了几步。

    “来得还挺快嘛。”笑着拉开了车门,肖君毅干脆的钻进车里,坐在了陈远鸣身边。

    随着这个动作,一股冷冽的寒风也飘进了车内,陈远鸣微微皱了下眉,“怎么等在这儿?”

    “岗哨嘛,来人接总是方便一点。”肖君毅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朝司机招手,让车子往里开去。“抱歉,本来是准备去大院那边的,但是老爷子突然从北戴河回来了,不知从哪儿听说你要来的消息,非要见见。人老了总是说风说雨,谁也拿他没个办法,你别见怪……”

    “老爷子肯见,是我的荣幸。”这才是知道早上那通电话的缘由,陈远鸣倒没什么好介意的,只是从小跟爷爷奶奶辈儿的长辈们接触不多,多少也有些别扭。

    肖君毅似乎看出了陈远鸣压在内里的那份拘谨,弯弯的桃花眼就勾了起来,“别担心,有我在呢。老爷子虽然是个炮仗,但是从小最疼我了,跟在我身边就好。”

    这话听起来可有点古怪了,陈远鸣扫了对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车开进了干休所,里面还是笔直的马路,比想象的要宽敞太多。家家户户都是花园洋房布局,一栋栋小二楼分布在花墙掩映之下,看起来别具一格又有着充足的私密性。只是天太冷,路上看不到人,就这么顺顺当当的直接开到了西北角的一栋小二楼前。

    肖君毅先跳下了车,“这边走,老爷子还在小花园里练剑呢,咱们先去过个脸儿。”

    下了车,倒是觉得没外面那么冷了,可能是建筑上做了什么独特布局,虽然还是北京初春还冷得厉害,院子里却有了点暖意。刚绕过那栋小楼,就见后面花园中的空地上,一位老者精神烁烁的舞着一把长剑,套路还不是老年人常练的那种慢吞吞、挥来转去的太极剑,而是实打实的武打路数,虽然称不上水泼不进,也是一片青光闪烁,看起来颇有点风雷动的架势。

    看到陈远鸣略显惊讶的眼神,肖君毅露出一抹笑容,“吃惊吗?老爷子算是沧州杨派形意拳的关门弟子呢,十八岁闹革命时跟着师兄们一起参的军,可惜几年仗打下来,一派人死的死伤的伤,老爷子心里也不好受,手上的功夫就不肯落下,多少也有点传承师门的意思。可惜他出师太早,自觉没能学到真传,也不肯公开授徒,就逮着家里的男丁操练,除了我小时候太皮,家里人多多少少都会两手。”

    “这可真没想到。”陈远鸣眨了眨眼,刚才脑补出的共和国元勋就这么变成了仙风道骨的武林前辈,任谁都会有点落差不是。顿了一下,他有点犹豫的问道,“那我们……”

    “不急,站着看看呗。老爷子可喜欢耍给别人看了。”

    肖君毅这话似乎真没作假,两人往场子外一站,老爷子手上的剑似乎又抖擞了几分,真不像个年过七旬的人能耍出来的。一套剑招使毕,他接过警卫员手里拿着的剑鞘,单手一抖,长剑唰的一声就收回了鞘内,站在原地做了几个舒缓的伸展动作,他接过了递来的毛巾,擦了把脸,扭头看向两人。

    “这就是姓陈那小子?”一开口,那种武林前辈的范儿就被吹到了九霄云外,老爷子的声音意外洪亮刚强,双眼睁的很大,配上两条粗重的剑眉,显得目光更加炯炯有神,加上那身姿气度,十足就是一副“首长”派头。

    上前一步,陈远鸣轻轻鞠了一躬,“肖老您好,我就是陈远鸣。”

    两道如电的视线锁在他身上,上下绕了一圈,老者微微颔首,摸了摸下巴上的短胡茬,“比我想得还要年轻啊,你不错。走,屋里坐。”

    听到这话,两人都是一愣,陈远鸣是没想到上来就会被夸奖,而肖君毅则是很少见到有人能让自家老爷子开口去请,不过只是顿了下,他就朝陈远鸣眨了眨眼睛,跟在老爷子身后向屋里走去。

    如今已经是二月底,北京早就停了供暖,但是房间里似乎还开着地暖,比花园里还暖和几分,刘兰馨正坐在客厅里,跟老太太一起闲话家常,看到三人走进了,她立马站起了身。

    “哎呀,远鸣已经到了啊。快来让老太太看看,刚才正说起你呢。”

    比起老爷子,老太太看起来可要苍老了几分,头发都已经银白一片,脸也皱得很,但是笑容非常和煦。伸出有些干瘦的手,老太太抓住了陈远鸣的手,把他往身边拉了拉,“这么年轻啊,有君君大吗?听老大媳妇说了那么久,我还以为是个大小伙儿呢,没想到还是个孩子,不容易啊……”

    那只干巴巴的手在自己手背上拍了两下,带着点儿爱怜。陈远鸣只觉得心头哪点被轻轻触动,刚才还绷着的弦儿突然就松了下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答道,“是伯母谬赞了……”

    “都到家里了,还瞎谦虚什么。”刘兰馨笑着把陈远鸣按坐在了沙发里,“听说今年过年都没回去,一直在外面跑呢?”

    “嗯,这两个月太忙,过年时没能来拜访……”

    “哪里的话,要回也该是回自家。”刘兰馨轻轻嗔道,“前段时间的事情我也听到了耳闻,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也别都一个人背在肩上,小孙那人很不错,你们多多配合才好……”

    “都到家里了,还说这些公务做什么。”老太太瞪了自家儿媳一眼,抓起小桌上的一把糖果递到了陈远鸣手里,“小孩子都爱吃糖,这是我家老三带回来的外国硬糖,含着吃可甜了。”

    “奶奶,我都在这儿杵半天了,你老也不给我发颗糖?这也太偏心了吧~~”肖君毅挨着陈远鸣坐了下来,笑眯眯的从他手里抓了一颗糖,剥开了塞进嘴里。

    “你小子,什么时候缺了你的!”老太太笑着拍了肖君毅一巴掌,明显是被这撒娇讨了欢心。

    这时老爷子也端着一个手壶,吸溜着茶水走了进来。“听老钱说过的那个矿山的事儿,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嘿,你这人,三句都离不开工作,一辈子还没当够领导啊!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要汇报工作啊……”听到自家丈夫这句,老太太颇为不满横了他一眼。

    老爷子却满不在乎的往沙发里一坐,“你听戏只听个上折啊?这都挂记好几天了,院里那些老家伙也没个人能说明白的,正主来了我还不能问问?”

    陈远鸣笑着打了个圆场,“不妨事的,矿产方面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就当说个段子给二老听吧……”

    这时离饭点还有段时间,有这样的话题可聊,陈远鸣自然也乐意之至。也没有带太多关键信息,他把自己所知道的的关于工业方面的基础知识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讲了出来。关于工业需要的金属品种,世界范围的矿产分布,国内目前和以后面临的材料紧缺问题,还有一点点国际形势。

    话尽量说得朴实易懂,还有一些经济形势的介绍,听到后来,就连老太太都聚精会神了起来,不时还有些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冒出,倒也说得热闹非凡。七讲八讲就说了快一个钟头,当终于告一段落时,老爷子放下了手里的茶壶,长叹一声,“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

    陈远鸣笑了笑,平静答道,“又何止是美国一家。如今地球就像两千年的春秋战国时期,人人都有逐鹿天下的心思,咱们只能学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才能一雪前耻。”

    “哈哈,说得好。老子闹了一辈子的革命,可不是为了给日本鬼子和美国佬割肉吃的!”似乎想到了什么,老爷子一拍大腿,冲警卫员喊了句,“老赵送的那瓶茅台呢,给我取出来,今天中午就喝它了!”

    看着老太太和儿媳妇有要拦的意思,老爷子把眼睛一瞪,“我给小陈喝还不行吗,我就闻闻!”

    最后两字说得铿锵有力,几人顿时一起笑了出来。话题就没那么严肃,变成了普通的闲聊,关于家里的情况,关于学业和生活上的种种,肖君毅靠坐在沙发上,看着陈远鸣越来越舒缓的背脊,和眼角唇边带出的笑意,不由轻轻舒了口气,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等到中午开饭时,肖云也从公司赶了回来,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坐在饭桌前吃起饭来。酒开的还真是茅台,但是肖云、肖君毅、陈远鸣,乃至刘兰馨酒量都不差,一人满满一玻璃杯,就只给老爷子留了个瓶底够闻闻的,看到对方丧气的表情,老太太还乐呵呵的挤兑了他几句,又引来了一片欢笑。

    饭桌上的菜肴比想象中的还要朴实,都是地道的家常菜,不过滋味确实不错。只是肖云又例行的被老爷子训了几句,亏得刘兰馨帮腔才解了围,听起来似乎是小灵通业务跟新成立的中国联通掐了起来,大家后台势均力敌,掐得就有点难看,声势大了些。不过这玩意真不是陈远鸣能够多嘴的,就一直保持着多吃饭少说话的原则,一顿饭也算是宾主尽欢。

    饭后,二老都是要午睡的人,消了消食就双双告辞,陈远鸣则被刘兰馨单独叫出去谈话。

    对于这个召唤,陈远鸣倒也没多吃惊,本来就是刘兰馨约的这次会面,只是他没想到要谈的不是美国那边的对冲基金,而是国内的期货市场。

    “几天前财政部公布了今年国库券的贴息方案,最终还是加息了,那场对赌总算尘埃落定。”

    开场白干净利落,也让陈远鸣的心不由自主悬了起来。对于欧洲债券的讨论风波虽然影响了一些舆论走向,但是终究没拦住中经开的黑手,财政部在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了加息,不过由于时间拖的太久,减息风头又过旺,买空的人不在少数。这群真正的财主可不甘心赔上自己的老底,就联手上演了一把逼上梁山的戏码,硬是和占着地利人和的中经开玩了场大规模逼空。

    而由于辽国发的倒台,市场上大大小小的鼠仓、空单都有所收敛,加入中经开阵营的反而实力不足,多方就被逼到了绝路。最终中经开在2月24日那天,突然抛出大单砸向了市场,把国债价格从137.5左右猛拉上了148.3元,一天近十元的价格变化让很多人都陷入了疯狂,也让上交所为之色变。隔天,上海几家老牌券商联手把中经开告上了证监会,声势闹得沸沸扬扬,上交所无奈先对327国债进行停盘,准备进行下一步处理。

    这时,巴林银行宣布破产清算的消息传来,举世震惊。这个因为内部人员舞弊行为导致的破产案大大震惊了国内政治经济界的敏感神经,对于327国债案件的态度也就晋升了一个台阶。最终经过多方调查,中经开方面确实在2月24日违规抛出巨额空单,而上海几大券商也由于持仓超过法定限度,被判了同罪。目前上面的意思是要强行平仓,但是双方态度都很强硬,平仓价格无法谈拢,还在撕扯当中。

    “谁能想到他们会办出如此大的手笔。”刘兰馨轻轻叹了口气,“还真跟你猜的差不多,加息对于债券市场的影响出乎意料的可怕。现在国内市场如此混乱,上面对于你将要进行的国际期铜态度就鲜明多了,支持的意见这次占了多数。如果中经开输掉这场仗,到6月国库券兑现时财政部那里就要闹粮荒了,这可是16亿的大窟窿啊……”

    对于这样得来的支持,陈远鸣心底有些说不出的苦涩。虽然现在的327事件已经跟历史上发生的大相径庭,但是再怎么缩小的恶劣影响,终究是个恶劣影响不是吗?犹豫了片刻,陈远鸣低声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刘兰馨反问道,“期铜能赚钱对吧?”

    “能。”陈远鸣答得也相当干脆。“现在国兴那边可能就已经赚了15%的利润,大概3亿美元了吧。”

    “这么多?”刘兰馨轻轻咦了一声,“那整个对冲过程呢?”

    “翻倍应该不成问题。”陈远鸣冷静答道,“不过钱还是小问题,如果孙主任那边操作得当,收获的矿产才是大头。”

    “那就好……”刘兰馨终于露出了点笑容,“不过还是不能放松,不论是远扬还是国兴,都要立于不败之地,要更加小心谨慎才是。至于你之前提过的国债发行竞拍制,我也跟上面谈过两次,如今还在流通的329国债已经变成一边倒的多头,价格都涨到了159元了,国债实兑才148元,哪来的钱贴给这些买家。哎……这个国债期货,可能也要到头了……”

    刘兰馨的语气里带出了点萧索意味,配上远方的孤山冬景,更显凄凉。但是没人比陈远鸣更清楚,这已经是一个比原来好了太多的结果。过了片刻,他最终还是轻轻说了句,“伯母放心,美国那边没问题,如果需要的话,再加几个人的资金也能行。”

    有点惊讶的看了陈远鸣一眼,刘兰馨笑了,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傻孩子,想哪儿去了。只是事情有始有终,也不能让你蒙在鼓里。期铜那边只要操作好了,总有你站稳脚的时候。再说了,赚钱也要各凭本事不是,让他们先去着急上火吧,咱们现在的身家根本就不用怕那些人。”

    这话再一次出乎了陈远鸣的意料,也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真的被这个家族接纳并且保护了。包括老爷子的态度,包括这次大张旗鼓的干休所之行,包括刘兰馨语重心长的谈话……他们已经不再是利益共同体的关系,而成了“自己人”。

    并不清楚究竟是哪个方面起了决定性作用,但是这样真真切切的善意,却又让人心底平添了一份暖意。陈远鸣轻轻点了点,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懂了,谢谢伯母。”

    这边客厅里,是一应一合的默契谈话,那边的花园里,肖云有点郁闷的叼着颗烟,看着自己魂不守舍的大侄子。这他妈才站了20分钟,头都扭了十七八次,那边是你老娘,不是吃人怪物好不好。

    吐出一个烟圈,肖云有点咬牙切齿的挤出了一句,“三少爷嗳,今天把我扔公司里加班,你是回来忙啥了?”

    肖君毅瞥了自家小叔一眼,“当然是照顾老爷子老太太啊,会晚开半天也不妨事嘛。”

    呦呵,说您胖您还喘起来了!肖云差点被气笑了,“可不是嘛,这些日子都把你忙坏了,抽出点时间也要彩衣娱亲不是?怎么,最近也不跟那些狐朋狗友瞎混,憋坏了想要偷点乐子?”

    话里的语气有点不大对,这会儿肖君毅才彻底听出了味儿,剑眉一挑,“小叔,我怎么没听懂您的意思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