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03章 窝边草

第103章 窝边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话一出口,院子里的气氛立刻冷了几分。过了会儿,肖云把只吸了一半的烟头扔在地上,一脚捻灭,转头很认真的盯着肖君毅的双眼。

    “小毅,平时你跟那群狐朋狗友怎么玩,玩什么,小叔都没说过闲话,我知道你心里有数,不会像那些真纨绔一样把自己玩进去。但是现在……”肖云摇了摇头,“别过界了,那不是个能‘玩玩’的人,也不该是!”

    肖云的声音里有一份罕见的严肃,其实四九城里发生的这些事情,有哪家大人不是心知肚明。出生在改革开放前后的这代,有着太多长辈们无法理解的心思和乐子。两球一机、歌舞厅、飙车、会所,还有那些不干不净的**关系……这个时代的新生事物太多,让压抑了十几年的东西彻底喷发了出来,诱惑太大、金钱太多,难免就乱了人心。

    但凡讲究点的家庭,在这上面都管得很严,从小严格挑选玩伴儿,扼住经济命脉,或者干脆早早把孩子扔到军营操练脾性。不讲究的,儿子老子玩到一块的也不是没有。肖家算是门风很正的一派,从上到下几乎都混过军营,只是到了肖君毅这里,大嫂的老来子,出生前后还是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差点就没能养活,没舍得让离家,就多了份溺爱。

    也多亏肖君毅本人聪明争气,学习成绩好、为人品性也不差,家里都乐得睁只眼闭只眼,也没太过拘束,就养成了这小子表面圆滑无比,内里又倔又拗的脾气。天之骄子嘛,应有之意。同样是老来子,年岁又只差了一轮,肖云可以说是从小最亲最近这个侄子的人,真正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可能比他老子都更了解他的为人,如今的改变如此明显,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

    然而面对肖云的警告,肖君毅的神色没有改变半分,淡淡说道,“小叔,你是真想岔了。”

    想岔?如果你刚才不说那话,估计我就不会想岔了!肖云刚想再说点什么,肖君毅笑了笑,一把拦住了对方,“小叔你们都是那个年代过来的,就像我二叔或者大哥,还上过战场,多得是过命的兄弟。我呢,不过是在皇城里长大,最多也就见识过凑圈打群架的,玩命的没有,玩笑到多得是。他是我第一个拼命救回来的人,也是个难得的人物,凭什么我就不能多照顾点,当多出个弟弟还不行么。您真是多想了……”

    话说的很坦荡,表情也真正的无辜,肖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是啊,什么都没发生过,让他说点什么?在这方面,肖君毅还真没什么劣迹,跟那些走旱道的糟心玩意儿也没有太多交集。也许,他真的是多虑了?

    半信半疑的又端详自家侄子半天,肖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你心里有数就行。今年都24了,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姑娘收收心,以后生意越做越大,谈起来可就麻烦了……”

    “呦,小叔,您老可也是28岁才结得婚嘛,不带双重标准的啊。”肖君毅倒是没什么反抗,笑眯眯的反驳道,“多玩两年也无妨嘛,我心里有数着呢。”

    “你……”被堵的有话说不出,肖云最终叹了口气,无奈的冲他挥了挥手,“行了,这是大嫂该操心的事儿,我回头直接跟她说就好,就不跟你这儿废话了。不过你可给我仔细着点,万一作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

    肖君毅笑眯眯的应了声,恭送自家小叔离开。随着那身影越走越远,他脸上的笑容也越变越淡,最终完全消散不见。

    真他妈的糟透了,有那么明显吗?一时间,连肖君毅都想来根烟抽抽了。满脑子想法还没来得急实现,就被人看了个对穿,还是自家最亲的小叔,这感觉可不怎么美妙。只是这番话,还真像数九寒天的一盆冷水,把他从那种晕登登的状态给浇醒了过来。

    是啊,他对陈远鸣是有点想法,但是这种想法之后呢?那人可不是京城圈子里的纨绔,别说水路两道,就连少年人正常的那些念想都罕少出现,任何时候都是一副跟年龄完全不搭的工作狂样貌,看似热情有礼,心底却相当寡淡。如果他也发现了自己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却没想去回应呢?是否连普通朋友都没得谈了……

    而相反,如果他能接受呢?一想到那副少年老成被自己捂化了的样子,肖君毅就觉得心底一阵奇痒,他想看那人冲自己无所顾忌的大笑,迷迷瞪瞪的在自己身边醒来,如果亲亲他,会不会也在脸上染出点羞涩的红晕,更进一步呢……然而热意只是一阵翻腾,就撞上了小叔埋下的那道堤坝。再怎么亲密,对方依旧是个商界奇才,一个十几岁年龄就身家亿万的成功人士。就算他们能成,又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大家一起玩个两三年,再好聚好散各自成家?

    在之前,肖君毅真的从未认真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他才20出头,还是游戏人间的最佳年龄。什么责任、婚姻、孩子,都离他万分遥远,他有足够的资格肆意狂放,尝遍那种种奇妙滋味。但是在这番话之后,他却难得的认真了起来,那确实不是个可以“玩玩”就撒手的存在,他该为这样头脑一热的冲动,去伸手染指吗……

    还没思量清楚,那个身影就走出了屋门,踩着稳健而缓慢的步伐向自己走来。几乎是下意识的,肖君毅迎了上去。“怎么,聊完了?”

    “嗯。”陈远鸣轻轻点了下头,“劳烦伯母挂记了……”

    “客气什么。”肖君毅轻轻挑起了嘴角,“不过你也够讨老爷子欢心了,第一次来家里就给开茅台的,你还真是头一份。”

    “是吗?”陈远鸣也笑了,视线不由自主看向拉着窗帘的小二楼,“其实我没什么跟长辈们接触的经验,二老待我真的很好……”

    “你家的老人没……”肖君毅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糟了,这话题是不是过界了?

    然而陈远鸣似乎没想那么多,“嗯,家里老人都过世了。爷爷去世的很早,姥爷姥姥是当年灾荒时没的,奶奶在我小时候也病逝了,只记得她当年拉着我的手,让我好好照顾自个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本来以为自己都忘光了,谁知……”

    声音越来越低,带着一股让人揪心的惆怅,肖君毅只觉得心肝都被什么攥紧拧了一般,他是侧面了解过一些陈远鸣的家庭情况,但是这样从他嘴里说出,却是第一次。跟自己这个从小养在长辈身边,如珠如宝对待的少爷不一样,他的童年应该没那么美好……

    似乎被某种力量驱使,话就脱口而出,“那多来这边转转吧,二老最喜欢孩子们了,你完全可以把他们当自家长辈……”

    陈远鸣足下突然一顿,微微皱起了眉,又来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位少爷在自己身边时总会露出几分略带古怪的亲昵,似乎不断在蚕食那些模糊的界限,刻意拉近双方的距离。如果自己是个直男,可能会很自然的把它当成是哥们间的情意,但是他不是,这份亲昵就成了难以消受的东西。

    这可是1995年,是一个把同性恋当成是精神疾病的年代,是一个出柜就会引来千夫指的年代。陈远鸣上辈子不是没煎熬过,但是性向使然,憋着、忍着、偷着、摸着,最后把感情压抑成了一种奇怪的东西。他也曾尝试过几段惨淡的关系,连恋爱都谈不上,只是身体上的交流,可是即便这样的关系也无法持久,巨大而迫切的渴求,才会让他遇到沈建坤时,栽了一个赔上命的跟头。

    而这辈子,有了钱、有了势,有了很多人无法企及的能量,如果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去享受挥霍,会有数不清的人乐意为他献身,甚至买来段“真挚”的感情。但是经历过死亡的阴霾,他对这些丧失了兴趣,这些虚伪浮华的可笑玩意。他想要的,是真实的“活着”,那些唤醒他生命的东西。

    而肖君毅,不论是什么让他产生了这样奇怪的想法,他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也不是自己该要的。这是一株真正的窝边草,一个和自己达成了利益交融的大家族的成员。他从未想过破坏这种关系,更不会选择把这样一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拖下如此复杂的世界。

    他们,不是一路人。

    轻轻瞥了一眼肖君毅脸上的笑容,陈远鸣勾起了唇角,淡淡答道,“那可不敢当,不过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拜访二老的。”

    听到这话,肖君毅也皱起了眉,怎么好像刚才敞开的东西,又在自己眼前合拢了呢?只是看着对方再次变得淡然的神情,他心底的渴望也愈发煎熬。操他的!难道几十年后的事情他也要一一在意吗?人就活这一辈子,连自己想要的都不敢伸手,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

    压住了心底情绪的翻滚,肖君毅也微微一笑,“等下次有机会吧。”

    说着不痛不痒的闲话,两人并肩向院外的停车场走去,身影挨得很近,却若即若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