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15章 无奈

第115章 无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见那群交际花身后站着一个相当年轻的男孩,个头不高,身材也十分瘦削,夹在脚蹬高跟鞋的长腿美女中根本就显不出头来,但是脸蛋着实精致,比一般奶油小生还要漂亮几分,再加上发型略长,都有了点雌雄莫辩的味道。

    “还愣着干什么?!”看到那男孩杵在原地僵着不动,马强脸上的横肉一抽,大声骂道。

    像挨了一鞭子似得,那孩子哆嗦了一下,脚步虚软的凑到了陈远鸣身边,紧挨着沙发坐下。

    “老……老板……”

    男孩的声音不太大,还带上了点浑浊的鼻音,似乎强忍着泪意,头垂的也很低,都快扎进了桌子底下。

    “嘿嘿,这种雏儿够味吧。”桌对面,马强早就搂住了一个凑过来的艳妞,爪子也不规矩的伸进了衣襟下,揉弄着尤物的纤腰丰臀。“虽然不敢保证是原封未拆,但是总比那些妖里妖气的好多了,哥哥可花了大工夫挑选呢……”

    “别是逼良为娼吧。”缓过最初的惊讶,陈远鸣冲马强挑了挑眉。

    这种特殊服务他确实是没想到,但是也不算奇怪,生意场多得是风花雪月,陪酒取乐更是天经地义,就连上辈子开公司揽生意时,他也没少经历如此阵仗。只是这辈子年龄实在太小、又长期身居高位,但凡有点体面的人都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耍这些花头,加之又没跟人透过自己的性向,会送男人上来的更是绝无仅有。

    赶巧马强还真就是“仅有”的一位了。未发迹时就提携过自己,关系难得的熟络,还不巧知道他这口爱好,这人又是一贯没节操没下限的俗人,就给演了如此一幕。陈远鸣心底也略感无奈,这人送个小少爷来,是真心想给“四铁”再加个砝码呢,还是单纯好奇,想看自己的笑话。

    “嘿,哥哥我是这种人吗?”马强浓眉一竖,故作不忿的答道,“要不是惦记着老弟你,哥哥我会花这鸟功夫。嘁,这电影圈看起来风光,乌七八糟的事儿别提有多少了,真是个‘良’,就别上赶着往圈里跳啊。”

    “跳也不是往你床上跳吧。”陈远鸣笑了笑,“只是香港电影圈这边水深,强哥你可别大意失了荆州。”

    “我可是守法良民,怕那些混混啊。”不屑的啧了一声,马强转了转眼珠子,“我说这次食儿都送嘴边了,你还废什么话啊?之前说不同道也就算了,现在道都给你铺好了还不落脚,不会是专门为了落哥哥面子的吧?”

    马强嘴里说的严重,但是表情实在太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他心理在闹什么鬼。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抬起了男孩的脸。那孩子哆嗦了一下,但是没敢挣扎,乖乖仰起头,陈远鸣只觉触手一片光洁,又带着一丝干爽滑意,只是一掐就知道是扑了粉的,嘴唇上也涂了层厚厚的唇蜜,就连眼睑都画上了妖媚的浅紫色眼影,配上大大圆圆的眼睛和湿漉漉的睫毛,还真有点我见犹怜的味道。

    只是这种白斩鸡似得美少年,对得恐怕是那些走两道的胃口吧。

    “脂粉味太重。”淡淡扔下句评语,陈远鸣撒开了手。

    “什么?”一旁正津津有味等着看好戏的马强就是一愣,“这种小兔子不是正好吗?”

    “太嫩,没味道。”陈远鸣脸色纹丝不动,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只是看也没看又往沙发里缩了几分的男孩。

    “嗤,说的跟你多大年龄似得。”这答案马强明显不买账,“而且你们这口不都喜欢玩嫩的吗?再大几岁浑身都是肉还怎么啃下嘴啊?”

    陈远鸣哑然失笑,“怎么,就许强哥你喜欢波涛汹涌型啊?”

    仔细琢磨了下“波涛汹涌”是个什么意思,马强当场就是一呲牙,“我操,你别勾我想这个!”

    “行了强子,玩玩就行了,别闹的太过。”实在看不下去了,马磊挥了挥手,打断了自家不靠谱的堂弟。

    陈远鸣笑了笑,也不追究,继续聊起正事。马磊这边干的虽然是个穿针引线的活,但是跟飞燕方面、乃至劲科和利达的沟通还是有的,做好了可是一大助力,同时他对马磊电连锁方面的构思也挺感兴趣,九十年代是民企发展的绝佳时机,但也是大批民企老板落马沉沦甚至下狱入罪的高峰期,一些该规避的东西还是要事先提点一下。

    如果说之前陈远鸣还单纯把马氏兄弟当成是一步好棋,那么当马磊的远景规划摊开后,他对这人的兴趣就发生了转变。这已经不是一个单纯二道贩子的格局了,不论是做盟友还是做帮手都有了相应的资格。在大陆玩黑是行不通的,但是这种灰色地带却永远不缺买卖,多个聪明有能力的人帮衬再好不过。更妙的是等下面的盗版盘子建起后,马氏兄弟对于自己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高,身份地位都能稳稳压住对方,关系又熟络知根知底,不正是最好的发展线路吗?

    对于陈远鸣的想法,如今马磊也隐隐有了察觉。是和其他很多只图钱的走私贩不一样,马磊其实对权势和地位还是有追求的,否则当年也不会盖起贿赂官员的小洋楼,更不会直接跑去香港拍电影洗钱,换了身份再到大陆投资正经买卖。因此当再次见到陈远鸣,并且窥到了他指缝中露出的冰山一角后,他是真的心动了。这可不是当年那条小贼船,而是条真正的金光大道啊。

    只是对方真正的实力还很难推测,更别提万事开头难,如今也不是贸然行事的时机。因此热络归热络,马磊倒也没失了底限,只是聊得越来越投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接触。

    然而两人聊的投机,马强却觉得无聊透顶。一半是云里雾里的商业内容,另一半又是让人酸掉牙的互相吹捧,他最不乐意参与这种商谈了,要不是今天想看看陈远鸣的窘样,估计根本就不会耗在这里。

    结果窘样没看到,倒是被人涮了一通,连围在身边的莺莺燕燕们都不敢打搅大老板的正事,变得跟正经服务生似得,端茶倒水别提多贴心了。再看看窝在陈远鸣身边,连茶水都不会招呼的小兔子,他心里别提多窝火了,越看那张涂脂抹粉的脸越火大,如果这小兔崽子能主动点,就算人家不爱这型的,也未必会推开吧?

    被马强不善的眼光盯着,男孩抖得更厉害了点。要知道马强装正经人时还有点憨厚模样,可是一凶起来,脸上的刀疤就显出了十足的流氓气息,他可是正经跑走私出身的,打打杀杀、争地盘抢货源就没少干,比大部分香港混混都要有黑社会气质,这时的电影投资人又多鱼龙混杂,更是让他的身份多了几分神秘。如今惹恼了这么一位大佬,怎能让人不怕?哆嗦着偷眼看了看身边的那位年轻老板,男孩死死咬住了嘴唇……

    也许是气氛着实古怪了些,又或者身边闲杂人等太多,不适合深谈。只是又聊了一会儿,陈远鸣就笑着起身告辞。最近处理完碟机的事情,他还要回趟香港,跟邵爵士沟通致谢,正好马磊最近也要回港,就约了改日再见。

    笑着谢绝了两人的送行,陈远鸣走出温柔乡似的套间,尚未阖上厚重的屋门,就听里面传来了一声怒骂,还有杯子应声而碎的脆响。脚下一顿,他犹豫了几秒,却没有停步,径直朝外走去。只是刚走了几步,尚未离开走廊,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就从身后响起。

    小宋上前一步,把包里装着的手机递给了陈远鸣,“老板,电话。”

    如今知道这个号码的人着实不多,他只是打眼一看就停下了脚步,铃声又响了两声,陈远鸣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接起了电话。

    “喂,远鸣吗?”从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亲切,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陈远鸣抓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声音却平静自如,“怎么现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怎么,这才9点多,就打搅你了?”那声音带出了一丝调侃味道,“只是听小叔说你最近回国了,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手头那些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小事一桩。”陈远鸣轻笑一声,“还不用烦劳肖少挂心。”

    “陈董的事要能让我挂心就好了。”对面答的干脆,笑声中却掺杂了些古怪意味。不过还没等陈远鸣回答,他就又转变话锋说起了别的,“对了,最近我们的掌上电脑出原型机了,五大类功能,还有三个拓展项目,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一台试用机,到时见了面可以听听你的意见,只是有些功能还不够完善,上市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试用机……陈远鸣不由想起了自己手上那两台蓝色烤漆的小灵通。当年收时只当是正常的关系往来,而如今,却不得不多想几分了。只是这人用得却不是步步紧逼,也从未坦白说出过什么,然而每当自己毫无准备的时刻,又会冒出来给他来一下出其不意。

    轻轻吸了口气,陈远鸣的声音依旧稳健,“哦,那可太好了,等我回北京一定先去拜访肖大哥。”

    对面的话筒静了片刻。“那就等见面再谈吧。”

    “好的,晚安。”

    挂断电话,陈远鸣拿着手机愣了片刻,似乎想要甩脱什么东西似得摇了摇头,正想把手机递回给保镖,就听背后传来一声怒喝。

    “站住!”

    微微皱起了眉,陈远鸣扭过身,只见小宋伸手拦住了一个身影,正警惕的瞪着对方。那人在怒喝下微微发着抖,两手成拳放在身侧,却意外的没有退缩。

    这不是刚才那孩子吗?陈远鸣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小宋还没答话,那男孩先急切的喊了出来,“老板,老板我能好好服侍人的,求求你带我回去吧,别把我扔在这里,我真的能做好……”

    不知是什么水迹把他脸上的淡妆给冲花了,如今眼影、淡粉混作一片,斑斑驳驳很是可笑,可是虽然不断发着抖,男孩的表情却依旧认真无比,甚至带出了一丝渴求。

    陈远鸣愣了一下,刚想说些什么,又突然住了口。目光复杂的扫过手上捏着的爱立信手机,他叹了口气,把手机递给了小宋。

    瞥了眼一旁面带焦急的男孩,陈远鸣撩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跟我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四铁:一铁是一起同过窗,二铁是一起扛过枪,三铁是一起嫖过娼,四铁是一起分过赃嘿嘿,蹭小伙伴们一个,期待下一章 咩=w=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