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16章 试

第116章 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扔下电话,肖君毅有点失落的靠坐在了沙发上。又是这样。上次生日也是,花了大心思作出一张贺卡,寄过去后就渺无音讯,别说电话致谢,连张纸片都没传回来。这次提起原型机,对方更是有了明显的闪躲,别说现在小叔在不在北京,就算在,非要去找他吗?点金石跟安信的技术部多近啊……

    从上次西山做客后,那一点点被拉近的距离突然跌入了断层。就像一只圆滑的刺猬,那人再次用礼节性的态度把自己包裹了起来,言谈举止没有半丝破绽,态度却再次疏离,不着痕迹的拒绝着自己的亲近和好意。

    放在平时,肖君毅真的不会多想,本来就打算持久战,这点挫折又算什么。但是巧的是当时小叔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两相叠加,就不由产生了疑虑。不会是因为动作过于明显,被对方识破了,才不动声色要拉开距离吧?

    有了忐忑,心思就更难安定。幸好这段时间他手头的工作并不轻松,一股脑投入研发和拓展项目,才慢慢把那份焦灼压下,也成功的转移了小叔的注意力。如今随着北京互联网业务的正式开通,君腾公司的生意开始进入起步阶段,光缆研发也到了充实技术力量的时刻,再过几天可能就要南下一趟去摸摸深圳方面的底,顺便撬点墙角回来。有了这个行程,也知道那人目前就在香港,才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谁知话没开口就碰了一鼻子灰,让人怎么能不倍感沮丧。

    但是再怎么纠结,心底的渴望却没有减少半分。肖君毅摊开手,无意识的搓揉着左手指尖,似乎想要抚平那股让人心底发颤的麻意。这段时间又听说了不少关于他的消息,不论是国兴基金在金融猎场上的捕获,还是林家那边传来的赞许,在这个真正的小圈子里,他如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再也不掩饰自己身上的光彩,随着事业圈的增大,必然也会有更多目光被这耀眼的光芒吸引,紧紧跟随其后。

    如今已经很难说不清自己心底的**饱含了多少种情绪,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火光愈盛,就愈发难以自持的欢欣雀跃。长长叹了口气,肖君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无力的把头枕在沙发椅背上。也许他该在这份感情没有真正变质之前,去说点什么、做点什么,捅破那层隔在两人之间的窗户纸。就算惹出些真正的麻烦,也比让这一切在煎熬中无疾而终要好……

    管它呢,试试看吧。

    ————

    坐在车里,文文紧张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奔驰他是认识的,但是这种模样的奔驰还是首次见到,更别说乘坐。不论是屁股下面坐着的真皮沙发,还是车门或方向盘上镶嵌的木料,都透出了一股极度奢华的味道,自己则像一只渺小的老鼠,上错了该不上的船。

    局促不安的挪了一下身子,他又往一旁缩了缩,想把自己再遮严点。自从刚才上车,后视镜里就一直扫过来不善的目光,前面那位年轻司机根本就是把他当小贼一样看待,毫不隐藏自己的鄙视。比起那人的神色,或者马老板的态度,身边这位老板几乎可以称得上善人了。

    目光轻轻挪动,文文用眼角悄悄打量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这就是今天马老板让他来伺候的人,刚才在会所里太过紧张,他都不没怎么看清这人的长相,现在独处一处,他才发觉了对方是如此的年轻,且英俊。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英俊。文文也算是影视圈里混过的人,圈子里的俊男美女不知看过多少,却很少有人像这位一样,带着一种毫不矫揉造作的俊朗,没有丝毫奶油味,也不用任何修饰雕砌,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不很张扬,也决不低调,只是那么自自然然的坐着,就跟这辆昂贵无比的轿车融为一体,似乎那些豪华的、奢侈的,让人羡慕的东西本就该为自己服务似得,英俊又充满了魅力。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跟那些黑道人士搅在一起,文文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人会跟马老板那种货色称兄道弟。暗暗握紧了拳头,努力压住心底的慌乱和紧张,他悄然下定了决心。刚才追上来可能只是迫于无奈,但是现在,他真的不愿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了。不论这人身份如何、嗜好怎样,这都是他目前能够选择的最佳目标了。

    轻轻咽了一口唾液,男孩稍稍挺直了腰板,巴望着那位年轻老板能够转过头来,问他点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但是一直开到酒店,他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反而径直打开了车门,走下车去。

    傻了几秒,文文一咬牙,跟着走了出去,想要缀在对方身后,却再次被那位保镖拦了下来。

    “老板。”小宋再次拦住了那个男孩,有点为难的看向陈远鸣,“这小子……”

    似乎现在才想起自己车上还带了个人,陈远鸣慢慢扭过头,打量了对方一眼。

    “怎么,还不想走?”

    声音挺轻,似乎还带着点嘲讽意味,但是这时那还顾得上那么多,文文涨红了脸,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我想谢谢老板您,要不是您,马老板那边……”

    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陈远鸣轻哼了一声,朝小宋挥了挥手,“没关系,让他跟着。”

    小宋明显愣了一下,续而飞快的放下手,跟在了两人身后。他当这位陈老板的保镖也有大半年了,老实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带人回家,没想到居然是个男孩。然而只是走神了一瞬,小宋马上又板起了脸,这种私生活上的事可不是他该关心的,还是任务更重要。

    从上电梯到走进房间,只是几分钟的时间,文文手心就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努力绷着让自己的脸别那么扭曲,他跟着大老板走进了一间豪华套间,那个保镖也被打发走,房门咔哒一声落锁,让他背上不由自主出了一片鸡皮疙瘩。

    局促不安的站在房门前,他紧张的打量着这间豪华到超乎自己想象的房间,这就是所谓的“总统套房”吧?布置的根本就不像伸出旅馆,而是某种豪华私宅一样,只是窗帘都拉得死紧,看不到房间外的景象。

    看着对方脱下了休闲西装的外套,又在吧台到了杯酒,却还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文文紧张的又吞了口唾液,期期艾艾的开口,“老板……我……”

    一道目光扫了过来,陈远鸣抬手指了下一旁的盥洗室,“去把脸洗干净了,到客厅找我。”

    如蒙大赦,男孩飞也似的逃进了隔壁盥洗室,陈远鸣端着酒杯漫步走到了沙发前,让自己全然陷入了柔软的沙发中。

    多久了?重生以来,有意或者无意的克制情感和**,让自己像一台真正的机器一样飞速运作,不眠不休的建立着麾下的商业帝国,他都快忘了放纵二字该如何书写。这种近乎自虐式的克制又为了什么?

    死亡应激症的反作用?上辈子识人不清的生理反射?或者只是单纯的压抑惯了,忘记了该如何表达或者发泄**。轻轻抿了一口酒,任辛辣在味蕾上爆炸,滑入喉腔,留下一抹若有若无的甘甜。陈远鸣露出了丝苦笑,在其他**上,自己也没有太多拘束,吃穿住行都已经符合现在的身份地位,偏偏在性方面,还守得跟一个苦行僧似得,似乎他这具身体真得已经年近四十,而非青春洋溢的时节。

    何苦呢?

    既然别人都送上门来了,不过只是尝个鲜罢了,省得天天顾虑那么多,平添一些无聊的烦恼。轻轻一笑,陈远鸣一口饮干了杯中琥珀色的佳酿。不过只是发泄罢了……

    盥洗室的门发出了一声轻响,他的目光扫了过去,只见那个男孩轻轻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垂的很低,头发已经被水打湿,粘在面颊上,领口不知什么时候扯开了,几点水痕沿着脖颈滑了进去,似乎连锁骨都沾上了湿意。

    这不是他的型,真的不是。太单薄,太脆弱,像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不过……打发时间罢了。

    轻轻把酒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陈远鸣撩起了眼帘,“来这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