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18章 转折

第118章 转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大早,陈远鸣就让小宋把红着眼眶的男孩送了出去。并没有在深圳多待,转天他就回到了香港。

    最近又从美国方面传来了一些消息。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期铜大战,终于以平手落下了帷幕。众多对冲基金在住友集团身上没能捞到太多好处,铜价照旧回涨到了3000美元每吨的高位,眼见滨中泰男的顽强,很多人都选择了偃旗息鼓,为下一波攻势蓄力。远扬基金在这次的战役中获利大概3亿美元,不算什么惊人的数字,但是好歹没有白费时间。

    比起远扬,国兴的收获就丰厚了很多,期铜的双向操作和年初期铝的稳步下跌,让它在半年内入账30多亿美元,几乎已经达到200%的利润。有了实打实的进账,其他理念性的东西才会被人重视,陈远鸣对于期铜未来走势看法也开始受到上层的关注,哪怕住友集团目前还未曾露出颓像,水面下的操作也开始了稳步推进。

    然而国兴方面势头一片大好,美国国内的局势却发生了转变。之前对远扬基金态度还算友好的几大基金和投行,最近也若有若无的摆出了另一幅面孔,特别是老虎基金的罗伯逊先生,更是一反之前对于陈远鸣的欣赏,连电话交谈都开始言不由衷,对于未来期铜的走势更是闭口不谈,不再交流任何信息。

    这样的冷遇在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为了在华尔街立稳脚步,陈远鸣花费的精力并不算少,可以说已经推开了这扇大门一半的门扉,维系跟罗伯逊先生之间的关系更是用过不少小手腕。但是友谊的退散就像冬日薄雾一样,转眼就烟消云散。

    是什么让这些华尔街大佬们开始转变脸色,连利益交往都不放在眼里了呢?当一条条信息反馈回来后,陈远鸣无奈的发现,自己又陷入了一个盲区,关键词和之前2区风波的始发点别无二致——台海危机。

    对于军事政治,陈远鸣了解的实在不多,上辈子台海危机发生时他还在工厂里苦练钳工技能呢。之后眼界开阔了,所关注的也是经济这一挂的事件,对于经典案例的分析也停留在了经济政策之上。但是军事和政治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概念,而它们对于经济的连锁反应也出人意料的可怕。

    这样的影响,在前世他完全不用考虑,也轮不着他操心。但是放在今天,特别是自己这种一大半身家都在美国的情况,就变得异常严肃起来。自己曾经对林董说过的,也许有超越国籍的科学技术,却绝不可能有抹消国籍的商业巨头。这一点在中国适用,在美国更加适用。量子基金、老虎基金这样的宏观对冲基金跟美国政府的联系要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相当于一支隐蔽的军队,跟随着白宫的指挥棒在金融战场上征战厮杀。

    而当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的反扑也让人毛骨悚然。现在,就到了美国政府开始转变立场的时刻了。有了这种对华政策的收紧,远扬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成为他们的盟友,想要借助对方的力量,也就成了痴心妄想。

    很快明白过来这一点后,陈远鸣不由长长叹了口气,在美国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之前点金石不过是一家天使投资,在这个领域几乎不存在任何阻力。谁也不会觉得提前给那些小公司投几百万,会对于美国经济会产生多大影响。但是当这些公司逐步显露出成功的表象,初期投入的几百万也化作几亿几十亿资产后,争抢它的就不只是单纯的经济力量了。

    之前远扬基金曾经推开过进一步走向vc之路的大门,而如今,这扇大门恐怕就要再次关闭。这时还是1995年5月,在其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中美关系只会持续陷入紧张,这时再去跟别的大型风投公司虎口夺食,或者暴露出一些让美国政府不安的倾向,对于远扬、甚至是飞燕集团都是相当不利的。

    这是真正的大国战争,作为一个小人物,陈远鸣还有什么选择呢?就当是猫冬好了,反正纳斯达克真正火爆也要等1996年以后了,而今后两年将是无数未来巨头开始崭露头角的关键时间,还是先把种子种下,慢慢积聚力量,当这个“寒冬”逐渐过去后,他手中拥有的东西才会展现出真实的份量。闷声发大财吧。

    有了美国方面的顾虑,陈远鸣的目光自然转回了国内,以及他现在所在的香港。今后两年这里的局势将恶劣到哪种地步,他可是心知肚明,是不是也该在港岛埋下些根基呢?

    被各种事务干扰,拜访邵爵士的行程也顺延了几天,一直到5月底时他才再次东升。这次陪同的依旧是李芳箐,只不过让她换下那套刻板的职业套装,改作真正的“花瓶”打扮。

    李特助的心思陈远鸣是猜不透的,但是邵爵士对于这个改变显然相当欣赏,乐呵呵的又称赞了几句。这几天香港天气晴好,邵爵士那张干瘦的脸上也显出了几分红润,看起来兴致不错。有了老者的好心情,陈远鸣自然也乐得捧场,还笑着谈起了赫赫有名的“丁蟹效应”。

    这月和下月,香港著名影星郑少秋主演的《香帅传奇》、《男人四十一头家》两部连续剧陆续上映,前者是在台湾,后者则是tvb大作。对于诸多秋官粉丝而言,这都是不可多得的观影良机,但是对于香港股民而言,却不知有多少人愁的寝食难安。

    原来在1992年时,郑少秋主演了一部名叫《大时代》的连续剧,片子里饰演的角色就叫“丁蟹”,还是个能在股市里翻云覆雨的大牛。只是不幸电视剧里翻云,香港股市就要倾盆暴雨,此片播出后香港恒生指数在一个月内暴跌20.6%,创造了惊人的历史记录。

    如果只有这一次,可能还是巧合,谁知在1994年他的电视剧《笑看风云》播出后,恒生指数再次在一个多月内跌出了20.5%,这下可就成了真正的话题,不知谁喊出来的“丁蟹效应”也成了各家八卦小报热议的话题。现在新剧播放在即,作为谈资再好不过。

    这话题当然也让邵爵士哈哈大笑。陈远鸣笑着问道,“六叔你就不担心那些小报带来负面影响吗?”

    邵爵士嗤之以鼻,“我是拍电视的,又不是做金融的。他们说的越多,收视只会越好,还要谢谢这些人的宣传呢。”

    “六叔说的是。别的圈子是怕人言可畏,到了影视圈,没人肯提起恐怕才更要命。”

    “嗯。”邵爵士端起茶抿了一口,“就像你们卖碟机的,巴不得全天下都用自己的区码,而我们卖光碟的,恨不得一城就有一个分区。”

    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像六叔这样能卖两家的还是少嘛,最近宁波那边的2区生产线建的如何了?”

    “上月才说动工,前两天就已经建成了,谁知是真是假。”

    “大陆速度嘛。”又飞燕从旁协助,能够飞快建成也不奇怪,陈远鸣顿了顿,“只是邵氏以后想进入台湾,恐怕也有点难度了吧?”

    这个说的自然就是邵爵士最近的站队问题,跟飞燕搭上关系,台湾那边的路子多多少少还会有些影响,由其是现在这个局势。

    邵爵士倒是不怎么在乎,“一时之争,还能变成一世?闹不了多久的。”

    “我看未必。”这次陈远鸣是真的认真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褪了个干净,“山雨欲来,近况还很难说。六叔还是要早作打算。”

    好奇的瞥了陈远鸣一眼,邵爵士最终还是轻笑一声,“墙头草是做不久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反正大陆市场够大,容得下几家小小的公司。”

    “六叔总是如此魄力,真是让人敬佩。”有了邵爵士这句话,陈远鸣算是彻底放下心来了。邵氏才是飞燕在港岛的最大支柱,只要邵氏当家人还支持自己,他们在港岛就有立锥之地。

    也拿起茶润了润唇,陈远鸣话锋一转,“不过有了山雨,才好浑水摸鱼。这种大时代,恐怕还只有丁蟹那种人才如鱼得水。”

    邵爵士露出了一抹笑意,“怎么,也想见见秋官吗?”

    “久仰香帅大名,能见见自然是最好啊。”

    两人同时一笑,话题又不知不觉变得随意起来,似乎什么承诺也没做,又似乎说了许多。在邵氏大宅又逗留了半个多小时,陈远鸣起身告辞,但是下山却不是直接回家,而是转到了市区方向,马磊最近也到了港岛,今天正约在九龙见面。既然决定了在香港立足,也该是提点一下他的时候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