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19章 深交

第119章 深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次会面定在了马磊的香港总部,早在两年前他就在九龙尖沙咀包了一个楼层,挂的也是威宁集团的牌子,怎么看也算是个正经公司了。

    下楼来迎的自然还是马强,这货也没个正经接待人员的样子,一眼就被陈远鸣的座驾勾走了魂儿,脚步不停的凑了上去,眼珠子都快黏车上了。

    “这车吊啊,”兴奋的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马强爱不释手的东摸西摸,快把车身蹭了个遍,“比你上次那辆奔驰霸气多了,什么牌子的,市面上怎么没见过,!”

    陈远鸣下了车,看到对方这副神情不由一笑,“新出的路虎,香港这边可能还没上货。既然强哥喜欢,要不回头送你一辆?”

    “哎呦!”马强顿时大乐,干脆的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可说好了啊!也要这款黑色的!老弟,不是我说的,你对靓车的品味这么高,怎么就不会挑马子呢,嘿嘿~~上次那只小兔子要不是我塞给你,你能尝出好吗?怎么样,哥哥挑的也不错吧。”

    陈远鸣含蓄的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马强这种性格,给他加个油就能直接上火,这次能找个小白兔,下次指不定找来什么其他货色,还是别折腾了。

    瞥了眼陈大老板脸上的淡然,马强眼珠一转,邪笑了两声,“不过老弟你也够手松的啊,才一晚就给人扔了两万块,这服务得有多到家啊。要不是哥哥我实在不好这口,说不得也要做一次连襟……咳~~”

    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忘形了,马强干咳一声,勉强把话题重新转了回来,“今天大哥可发话了,谈完之后好好乐乐,别跟上两次似得弄得都不痛快。晚上订了中国城的套间,机会难得,你也别赶着回家了,独守空闺多无聊啊。”

    所谓“中国城”,自然就是指尖东的中国城夜总会。八十年代至回归前正是香港夜总会鼎盛时期,中国城基本就是名流们最爱的娱乐场所,别说明星、富豪,就连哈萨克斯坦的国王都曾驾临体验“chinaton”的风情。每到夜幕降临,那里就是一片人山人海,如果没点身份地位,估计包间都不一定能排到。能在这个时节订到中国城的包间,想来是花了功夫的,也带着十足诚意。

    心里太清楚这里面的门道,陈远鸣无所谓的笑了笑,“只要强哥别再给个‘惊喜’,小弟我自然乐意奉陪。”

    “哈哈哈,看老弟说得,哥哥我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吗!”

    谈笑自若,两人一同走进了写字楼的电梯。

    虽然只占据了一个楼层,但是威宁总部的装璜还是相当豪华正规的,很有些国际大企业的派头。据马强说这个装修都是请了名人设计,很是花了一笔钱呢,不过好处也相当明显,不论跟谁谈生意,都不至于丢了脸面。马磊在这上面很能拎得清,该花的钱一份都不会吝啬。

    因此在走近马磊的董事长办公室时,陈远鸣第一句就是称赞,“马哥好眼光,好魄力,总部修的不错啊。”

    “老弟这是在寒碜人吧。”马磊笑着把人迎了进来,“飞燕在合肥的总厂我也是见过的,那才叫大手笔、大气魄,这租来的楼层怎么能比。”

    马强在后面叽歪道,“就是,论这点还是大陆最好!老子在家盖个两层二十屋的大宅子也花不过百来万,到香港上千万才能买栋100来平方的‘豪宅’,这鸽笼一样的破地方,憋死个人了!”

    两人都没理会马强的抱怨,一起有说有笑走进了房间,进了屋,陈远鸣才发现房间里还站着个人,大概30上下的年龄,样貌很是一般,梳了个大背头还穿着宽大的西装,看起来就像个农民企业家。他脚下一顿,“这位是?”

    “哈哈,阿松,这边来。”马磊笑着招了招手,“这是我远房表姐家的儿子,名叫李松。当年走海贸全都是他帮着操持接送货的事情,也算是公司元老了。”

    话说得含含糊糊,但是陈远鸣立刻就听了出来,当年马磊的走私团队分工相当仔细,内围外围有两大块,跑长途送货的司机属于外围群体,在海边和沿途接送货的则是真正的核心,中间由马氏兄弟负责调度。早些年这种黑道性质的团伙,核心成员往往不是远亲就是近邻,讲究出身血统,就像当时有名的广州帮和福建帮,不是本地人根本就进不了最内层的圈子。

    这个李松即是马磊的亲戚,又是负责接送货的管事,在团伙里的地位应该不低,如今肯让他来见自己,马磊这是真准备踏踏实实谈生意了。

    转眼就明白过来事情的原委,陈远鸣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原来是李总。”

    “不用这么客气,叫我阿松就好。”李松憨厚一笑,“都是自己人,表舅也跟我说过很多陈老板的事迹,现在才知道,百闻不如一见啊。”

    话说得圆滑,跟他那副淳朴样貌可不太搭调,陈远鸣笑了笑,也不在意。能让马磊引为左膀右臂的,当然不会是个真正的蠢人。几句场面话过去,四人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这次可没再闲侃,马磊干脆切入了正题。

    “陈老弟,这次叫阿松来也就是为了给你摊个底。”已经把烟点上了,马磊轻轻一挥手,把端茶倒水的女秘书赶了出去。“当年跑海贸的事情,老弟你不是外人,心里大概也有数。阿松那边原本有两船人,50多号吧,都是能拼能干的好伙计。珠海的生意关张后跟我一起到了香港,开始也闲了段时间,跟着强子拍拍电影,熟悉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后来永源那边的散货市场扎起来了摊子,才让他带着伙计过去帮忙,这两年也算走南闯北,有点见识。”

    短短几句话,就把事情说了个分明。陈远鸣轻轻点了点头,这个李松恐怕就是马磊的暗线所在了,永源那种散货市场可不比威宁家电连锁,盗版销货市场永远都是山头林立,谁也说不清有多少来头不明的卖家,还要跟地方上搞好关系,中间的人情往来恐怕比正经开店还讲究,这个李松能在两三年内撑起摊子,确实是个人才。

    李松笑了笑,“表舅说哪去了,只是下面打打下手,这次多亏见识了陈老板的手笔,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不说这些客套话。”陈远鸣伸手止住了对方的夸赞,“那现在出口方面,也是你负责了?”

    “嗯。”李松点了点头,“现在货已经开始往印尼、马来和菲律宾走了。四小龙这边管得相对严点,大家都不好做生意。还是四小虎更好,经济发展不错,小市民手头闲钱也多,很容易做买卖。”

    所谓亚洲四小龙,指的自然是香港、台湾、新加坡和南韩,属于东南亚发展一线。不过由于经济体系比较严谨,由其是新加坡这样法规森严的地方,走私贸易不太好涉入。

    而李松说的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再加上一个泰国,在这两年则有亚洲四小虎之称,经济也算突飞猛进,再加上政策体系混乱,根本就像个自由贸易市场,很适合做浑水摸鱼的买卖。不过它们的兴盛也就到1997年为止了,亚洲金融危机很是伤了这四龙四虎的元气,再加上中国这条真正巨龙的腾飞,那些小龙小虎也就没有蹦跶的机会了。

    陈远鸣点了点头,“销路长途是最好不过,不过路子还要多走走,要为长远计。”

    “哦?”马磊轻轻一挑眉,“刚刚进入东南亚市场,就想着发展其他路线了?你不太看好东南亚今后的发展?”

    “嗯,跑得太快,根基不稳,总有一天会摔跤。”陈远鸣也没有隐瞒,台海危机结束后马上就轮到东南亚遭劫了,早作打算总是没错。“反正咱们是做碟机生意的,这世界上卖盗版光碟的总比卖盗版碟机的要多,只要他们能销出去,不怕咱们的货卖不出。”

    和李松交换了一个眼神,马磊磕了磕手上的烟灰,“不过在香港待了一段时间,还真是见识了这边的风俗。那些卖盘的各个都不好相与啊。”

    这可个大实话,香港、台湾、日本,乃至俄罗斯的黑社会团体都有介入盗版光盘买卖,其间的利润不会比从金三角贩白粉低廉,罪名还轻得多,是个人人瞩目的“新兴产业”。如今市面上控制盗版光盘产业的,大多都有来头。

    陈远鸣眉峰微皱,“马哥这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吗?”

    “麻烦倒是谈不上。”马磊沉吟了片刻,“只是山头太多,咱们这种外乡来的浮萍,总是缺点底气。”

    话说到这份上,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陈远鸣点了点头,“该牵牵线的,自然还是要牵。最近强哥不是要成立个娱乐公司吗,等到开张的时候,我给强哥扎个架子,撑撑场面好了。”

    马强眼中一亮,“哎呦,那敢情好!能请到谁?”

    “飞燕跟邵氏的关系很不错,最近我也跟六叔有过点交流,他会能引荐一些tvb和邵氏的明星给我,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

    这下连马磊的眼睛都亮起来了,邵爵士在香港影视圈的地位毋庸置疑,没想到陈远鸣居然能请动这么一尊大佛,看来飞燕跟邵氏交往过密的消息并非谣传。这两年香港影视圈也在努力清洗自己的涉黑成分,回归在即,之前那种绑人刺杀的情况越来越少,大家都想往正道上走,像邵爵士这样的前辈,当然会倍受尊重。

    陈远鸣却笑了笑,接着说道,“还有大陆和好莱坞,飞燕的资源也都不错,如果强哥你真有决心发展,前景广阔啊。”

    这番话掷地有声,偏偏陈远鸣说的风轻云淡,就连一直把自己当陪衬的李松也有些动容了。刚才见面时的恭维不过是场面话,而现在他才真正切切感受到了这年轻人格局的不同。自己还在这边发愁着港岛的发展,人家的家业已经不知扩展到什么地步了。根本不是一个量级,怎么比较?

    “也是,飞燕现在一家独大,还缺这种资源吗?”马磊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自家兄弟的肩膀,“强子,远鸣这是对你给予了厚望啊,你可别给哥丢脸!”

    马强这时就剩嘿嘿傻笑了,“别的不敢说,片子好坏我还是懂得,你们就看好吧,咱马家的娱乐公司也不能输给嘉禾那种大佬!”

    陈远鸣也笑了,选择马氏兄弟,而非飞燕麾下其他二线或者三线公司,还是有他的想法所在。香港娱乐圈可不是一汪清水,与其培养一个人适应它的存在,不如找个本来就是这道上的人,尽快进入状态。这两年算是后世知名影业公司扎堆出现的时节,也可以说是香港电影业的余晖,尽快把这些积累下来的资源吞噬消化,也就成了如今的重点所在。只希望这点投资,能够获得更好的收益吧。

    有了开场的成功,这次几人聊的就更为尽兴,转眼天色就已经擦黑,也到了夜生活正式拉开序幕的时节。没有另行推辞,陈远鸣随几人一起驱车前往尖东。夜间的尖沙咀多得是五彩霓虹,中国城夜总会门前也人声鼎沸。从停车场下来,几人沿着vip通道来到了预定的包厢。

    然而到了地方,赶在服务员之前,马强突然踏前一步,笑眯眯的推开了房门,随着他的动作,房间内的摆设一览无遗。只见屋子正中站着的不是那些妖娆可人的服务小姐,而是一个看起来无比生嫩可人的男孩。

    愣了几秒,那孩子快步走上前来,低声说道,“老板们辛苦了,请里面坐……”

    打眼扫过那张熟悉的脸孔,陈远鸣转过了头,看向一旁咧嘴邪笑的马强。

    对上他的目光,马强眨了眨眼,“这可不算‘惊喜’了吧?都是出来喝花酒的,怎么可能让你孤家寡人,不喜欢这口,要不我再给你换个?”

    “算了。”陈远鸣自嘲的笑了笑,率先走进了房间。

    在他身后,文文紧张的握了一下拳头,飞快贴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