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0章 做戏

第120章 做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今香港夜总会和大陆会所还有着不小的区别,像中国城这种夜总会,在香港被称作“日式夜总会”,主打就是大厅里的歌舞表演以及公关小姐们的陪酒取乐,不少明星还在场子里做过演出,像中国城就曾邀请过香港最负盛名的“三王一后”现场表演。

    公关小姐则分茶小姐和舞小姐两种,前者纯陪酒、一般是出身良家出来兼职的,后者则是真正的交际女郎,可以提供特殊服务。只是香港娱乐场所法规比较严苛,在夜店不会直接进行桃色交易,如果需要进一步“深入交流”,需要带小姐出街。因此香港的夜总会更偏向商业性质的娱乐场所,尺度反而比大陆那种开在灰色地带的会所要收敛很多。

    马强等人明显是玩惯了的,爱的就是这种欢场气氛。这时中国城正在推展新型服务,来自俄罗斯、英国和日本的舞小姐最受欢迎,这几个家伙显然也没落后时代,不一会房间里塞进了5、6位不同发色、眸色的佳人。

    这里可是寸土寸金的香港,就算是中国城这样的顶级夜总会,vip包间的面积也逼仄的要命,只有20平米左右,摆上两组沙发就挤得满满当当。舞小姐们再往中间一插,更是连身形都挪动不开,大家都挤在一起,房间里的气氛就越发热闹。法国红酒开了几支,荤话调笑也没少说,开场的半小时过去后,在座的各位舞小姐终于发觉坐在陈远鸣身边的是个什么角色,好奇的眼光就不断飘来。

    要知道这可是香港最顶级的夜总会啊,这时代可没什么少爷、鸭子之类的噱头,男人出来找乐子都是为了女人,就算口味不太一样,也不会在夜总会里正大光明摆出来,低调的寻个同志酒吧才是正途。因此看到这么个美少年霸住了屋里最顺眼的年轻老板,各式各样的消遣话也没少过,被这群彪悍的女人包围,文文脸上的晕红越来越盛,低眉顺眼的窝在陈远鸣身侧。

    “香港什么都好,就是房子不堪住……”马磊弹了弹烟灰,笑着饮下旁边日本妞递过来的红酒,“老弟你看现在的局面,还适合投资房地产吗?”

    “怎么,马哥还想往房地产上发展一下?”陈远鸣伸手接过了李松递来的香烟,低头让文文点着了火。“现在香港的房价也不低了,马哥不怕遇上日本那种局面?”

    这里说的自然是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在80年代后到90年代初,日本房价疯狂上涨又瞬间破灭,日经暴跌40%以上,房价更是达到了46%的跌幅,让日本陷入了长达十年的经济衰退期。有了日本的前车之鉴,香港如今的房价涨势也难免让人心存疑虑。

    “最近香港的房价可有点古怪了。”马磊轻轻一笑,“陈老弟你消息灵通,台湾那档子事应该也听说了吧?我倒觉得这是个挺好的机会,反正距离回归还有些时日,不如趁机做一把?”

    看对方问得诚恳,陈远鸣也笑了,“房市介入还有点早,不过最近做一下豪宅生意应该不错。”

    “哦?你也觉得最近是个机会?台湾那边真能闹起来?”

    “不会大打出手,但是也不会忍气吞声。”

    这几天美国突然发布了李某人的访美计划,引起轩然大波,议论的人自然要多少有多少。只是会从这上面想到生意的却不多。

    微微一笑,陈远鸣继续解释道,“现在可不是70年代了,就算有美国在后面撑腰,中国也不会轻松放过这次事件,退一步,以后就要领地尽失了。所以台湾的访美计划一旦真正实施,沿海就要乱一段时间了。港人速来胆小,对台局势紧张,移民潮就要升温,豪宅可不就空下来了。”

    “但是中国能赢吗?”一旁李松也有点好奇的问道,“如果97之前闹不完,入手的豪宅不就压在手里了?”

    “不会真打起来,至少面子上不能输。”吐出了一口烟圈,陈远鸣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今年跌的,97时一定会涨回来,但是之后的情况就很难说了,国际局势太复杂。所以拿豪宅做个短线行,真正进入楼市就难讲了。”

    “嘁,让我说还是大陆方面的房地产好走嘛,这狗屁香港房价都涨这么夸张了,还能折腾出个什么花花?”马强跟身边中文都说不利索的俄罗斯大妞玩了半天,终于空出时间插了一句,“而且大陆可以空手套白狼,香港行吗?大哥你总要考虑下资金链吧?”

    “如果你们想做香港的生意,我倒是可以投点钱进来。”陈远鸣不紧不慢的按灭了手中的烟蒂,“等房价开始下跌时屯一些现货,再涨起来及时出手就行。”

    这次马磊却没有马上回话,继续慢吞吞的吸着烟。其实这已经算是图穷匕见了,在盗版影碟机,娱乐公司之后,如果加上投资的现款,恐怕这个公司真的要让陈远鸣介入。如今自家不断扩张的事业确实很需要进一步资金支持,但是就此向对方俯首,正式投靠过去,还是让他心有芥蒂。

    钱总是能赚到的,入股后的控制权可就难说了。这世界上多得是为一分利翻脸的亲兄弟,自己已经有了上亿的身家,还需要投靠他人吗?眼前这青年手中掌握的,是不是就值得自己付出呢?

    李松呵呵一笑,“陈老板就是财大气粗,来,小弟敬您一杯。”

    话题轻轻松松的被绕开了,陈远鸣也不在意,从文文手里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毕竟招安是个大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定的,不急于一时。放下杯子,谈笑又变得轻松起来,随意聊了两句,陈远鸣低下头,凑到怀中的男孩耳边。

    “戏做得不错嘛,你都跟强哥说了什么?”

    从进屋之后,这位陈老板的态度就没有分毫异样,文文紧绷的心神早就放松了下来,也逐渐习惯了其他人的调笑,这时正一心一意的讨好着身边这位金主,根本就没料到会有这样的突然袭击,被吓得浑身僵硬,他轻轻抬起眼帘,可怜巴巴的望了过来。

    陈远鸣脸上却没有半丝动容,手指从一侧抚上男孩的耳垂,轻轻揉捏,让那张略带惊惶的脸无法逃开,“强哥虽然爱凑趣,却不是真正不懂眼色的人,你怎么让他觉得我看上你了呢?”

    男人的声音很轻柔,看上去就像在**一样,但是话语中没有丝毫温度,文文的嘴唇哆嗦了起来,他跟强哥说了什么?其实什么也没说。那天被人打发走时,他没有选择其他地方,而是让保镖把自己送回了马强的住处。

    哭了半宿,嘴唇还有些发肿,在离开之前他好好照过了镜子,还给自己身上添了点吻痕和掐出来的瘀青,很清楚自己的模样像是被人蹂躏了一宿,再加上陈远鸣撒给他的1千美元,就成了最好的佐证。根本就不用说什么,只是脸上的红晕和欲言又止的眼神,他就成功的让马强以为陈远鸣真的睡了自己,而且还是索要无度那种。

    被自己误导,马强显然也相当开心,送上去的玩物不是不讨人喜欢,而是自家老弟面皮太薄,不好意思直说。有了这个误会,加上自己刻意摆出来的“守贞”姿态,自然让下次重逢有了可能。

    而这位陈大老板会拆穿吗?文文心中却也有几分笃定。那晚都箭在弦上了,这男人却没对自己做出点什么,不会是……不行吧?虽然不太清楚是哪方面出了问题,但是事关尊严,任谁都不会四处张扬,自己再努力曲意迎合一番,还是有机会的。

    有了对于金钱的憧憬,有了身份地位的诱惑,最终他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再次凑上前来,可是一切美好的假设,这时却被撕了个粉碎。

    看着文文眼中渴求的泪花,陈远鸣轻笑了一声,“我该说你是胆子小呢,还是胆子太大?玩这手,也不看看是对谁……”

    “远鸣,你也别光顾着逗自家小白兔嘛。”旁边传来了一阵笑声,马强指使着身边的美女给陈远鸣斟酒。

    笑了笑,陈远鸣放开那个瑟瑟发抖的身形,接过了酒杯。然而还没等一口干掉,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只见小宋木着脸快步走了进来。

    “老板,电话。”

    陈远鸣眉峰一挑,“谁的?”

    “应该是肖少。”

    愣了一下,陈远鸣不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肖君毅?”

    小宋点了点头,把一直在响的手机递给了自家老板。陈远鸣扫了一眼房间内的情形,笑着起身,“抱歉,去接个电话。”

    打过招呼后,他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按下了通话键。就算是肖君毅,也从未隔这么近打来电话,是出现了什么紧急状况?心脏不由悬起,他飞快的“喂”了一声。

    “还在忙吗?”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倒是相当的沉稳,还带着一丝笑意。“听你那边吵得厉害。”

    陈远鸣看了看身边,香港的夜总会就这点不好,根本找不到私密空间,连走道上都人来人往。“嗯,跟朋友出来吃个饭,出什么事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听筒的信号不太好,但是对方声音中的笑意却无法抹去,“就是在停车场看到了一部私车,太有你的风格,忍不住就打来电话问候一声。”

    “私车?”陈远鸣一愣。

    “是啊,路虎系列的,不过跟你那辆软顶卫士不太一样,是硬顶的,黑色车身,看起来更帅气了一些。”

    沉吟片刻,陈远鸣轻轻唔了一声,“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香港啊,南下深圳跟人谈生意,邀请我来这边玩玩,正在尖沙咀这边……”

    听着对方坦然的说法,陈远鸣很难说清自己的心情,眼光不由看向站在身边的小宋。这是真正的偶遇,还是有人给递了消息呢?稍微顿了顿,他最终还是轻笑一声,“那可巧了,我也正在中国城陪朋友。”

    “果真是你?”电话的声音里带出了一丝惊喜,“我还想谈完正事再去找你呢,没想到这时候会遇到。要不等会喝一杯?”

    “何必等会儿呢,不如直接来找我吧,也跟这边的朋友们见个面。”陈远鸣声音里没有太多情绪,淡然说道。“我在316间,让小宋去接你好了。”

    “那好。”对方也许是在停车场,话筒里没有任何背景音,只是干干净净的人声,那么纯粹。“等会见。”

    虽然道了别,但是对方的电话并没有马上挂断,似乎还在恋恋不舍的等待什么。陈远鸣把电话从耳边拿开,按下了切断。随手把电话扔给了站在一旁的小宋,他简单吩咐道,“肖少就在楼下,等会把他带过来吧。”

    小宋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惊讶,但是很快就点了点头,“好的,老板。”

    看着保镖飞快离去的身影,陈远鸣敛起了眼中的光芒。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既然今天如此凑巧,干脆来个痛快好了。

    推开房门,他重新走进了包间,冲马磊等人微微一笑,“抱歉,有个大陆的朋友过来玩,招呼他来这边坐坐,马哥不介意吧?”

    “哪里的话。”马磊笑着挥了挥手,“小陈你的朋友,自然也是我们的朋友,也要喝一杯才是。”

    马强接着说道,“就是就是,要不要再招两位小姐……”

    “强哥,别。”笑着制止了马强的动作,陈远鸣坐回沙发上,伸手搂住了文文,“只是来这边坐坐,他也有生意要谈呢,不用费事了。”

    感受到怀里搂着的身躯有些僵硬,陈远鸣笑着低下了头,把嘴唇贴在了对方耳边,“既然会演戏,给你个机会,别搞砸了。”

    文文的身体轻轻一颤,突然发觉搂着自己的那只大手放低了一点,暧昧的贴在腰腹处,都带上了点**意味。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能感受到这位老板的认真,和唇边笑意完全不同的认真。吞了一口唾液,他乖乖点了点头,捧起手中的酒杯,凑到了陈远鸣嘴边。

    双眼微微眯起,陈远鸣就着酒杯喝了下去,手上更紧了一些,让男孩乖顺的倚在了自己怀中。这时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

    “没想到他乡遇了故知,我就来叨扰一杯了。”

    随着这句清朗的问候声,一位青年大步走了进来,站在了众人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三王一后:这里说的是八十年代香港乐坛四位天王巨星,张国荣、陈百强、谭咏麟和梅艳芳。

    台海危机:发现有人不太清楚,大致时间就是从1995年5月22日美国宣布李登辉访美开始,6月访美,7月中国就在沿海开始演习,一直持续到了1996年年中,是当时影响非常大的一个事件,也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