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1章 生变

第121章 生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看清来人的长相后,屋里大部分人眼前都是一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碰到这种毫不掺水的英俊样貌。不像陈远鸣那样标准的帅气,这男人几乎可以称得上俊美,光从长相来看就不逊于港台一线明星,更难得的是他身上那份与众不同的气质,不论衣着打扮还是身姿气度都有一种灼灼的天之骄子味道,一双带笑的桃花眼尤为出彩,为他的神情平添几分生动可亲,搭配着让九成九男人羡慕的宽肩窄腰大长腿,别提有多醒目了。

    马强磨了磨后牙槽,卧槽,长成这样还让人活吗,跟特么孔雀开屏似得,太瞎眼了。

    陈远鸣笑着站起身,对来人招呼道,“肖少来了啊,见见我这些朋友。这位是马磊马老板、这是他的堂弟马强,还有李松李经理,都是当年的老相识,帮过我大忙。这位是肖少,京城来的,也是故交。”

    “哈哈,果真是远鸣的朋友,一看就知道是位俊才啊。”马磊先赞了一句,招呼身边的公告小姐倒酒。

    马强也酸溜溜的加了句,“肖少一来,咱们的风头可就要被抢光了,阿廖沙妹妹,你觉得是肖少帅呢,还是哥哥我帅呢?”

    旁边的俄罗斯大妞嬉笑着凑过去,狠狠嘬了一口马强黢黑的脸蛋。

    一时间大家哈哈笑成一片,不断有人招呼肖君毅就坐,满到快要溢出的红酒也斟上了,等着一起共饮。然而肖君毅脸上的笑容却并不那么自然,他不动声色的看着陈远鸣坐回来原位,潇洒的重新搂住了身边的男孩。

    没错,那是个男孩。在进门的第一刻,他的眼神就紧紧锁在了陈远鸣身上,可是欣喜尚未溢出,就是微微一滞,只见陈远鸣端坐的沙发那侧并没有围着姑娘,反而在他身边——或者说怀里,坐着一个男孩。

    脑袋嗡的一下,笑容就僵在了脸上。肖君毅挪开了视线,快步走到了沙发前,接过公关小姐递来的红酒。

    “今日难得一见,谢谢大家款待,我就先干为敬了。”二话不说,肖君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耳边传来了一阵叫好,又一位小姐凑上前来,飞快把酒杯斟满。只是这次肖君毅并没有饮下杯中美酒,而是转过了视线,直直看向坐在对面的青年,露出了一个不像是笑容的笑容。

    “远鸣,你身边那位,不介绍下吗?”

    这话一出,身旁几人都是一愣,这种货色还用介绍?陈远鸣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淡淡答道,“带出来的玩意儿,不值一提。”

    像是被肖君毅的语气吓了一跳,男孩又往身边人怀里缩了几分,陈远鸣笑着拍了拍他的腰肢,“怕什么,来,叫肖少。”

    文文扬起了头,大大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白净的脸上推起了笑容,“肖少好”。

    “好?”这个词似乎在齿间碾过,肖君毅举起了玻璃杯,再次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把空杯撂在了桌上。“我到没想过,陈董还有这样的爱好。初次见面,哥哥也没带什么礼,这玩意儿就送你了。”

    说着,他摘下了腕上的手表,向前递去。

    这下屋中人可都觉出不对了,只是个带出来玩玩的伴儿,谁还给见面礼的?这不是给人难看吗。文文无措的看向陈远鸣,神情里带了些撒娇般的求助。

    “肖少真是太客气。”陈远鸣脸上的笑容似乎也淡了几分,“不过是个小孩子,哪配得上这么贵重的礼物。”

    “贵不贵要看对谁。怎么,我的礼就没法收?”肖君毅脸上的笑容也全部散去,伸出的手并未收回。

    “……”陈远鸣直视着对方那双淡色的眼眸,过了半晌,还是轻轻拍了拍文文的后背,“肖少赏你的,接住吧。”

    带着一丝忐忑不安,文文站起身,向那个英俊的男人走去,但是对方始终没有把他放在眼中,锐利的视线分毫不离钉在陈远鸣身上,那双剑眉几乎都要挑入鬓中,隐隐透出了一丝怒意。

    颤巍巍的伸出手,文文想从肖君毅手中接过那支明显价格不菲的腕表,但是未曾想对方并没有松手,而是狠狠的捏着表链,手背都迸出了几根青筋。文文僵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是要给,还是根本不想给?

    “肖少?”

    一个声音给他解了围,肖君毅指尖一颤,把表扔在了文文手里。连忙鞠躬道谢,文文飞快退回了陈远鸣身边,被对方一把揽在怀里,温热的指尖揉了揉他的发顶,声音里带着一丝玩笑般的亲昵。

    “一块表而已,看你出息的。”

    肖君毅把手放回了身侧,脸上已经血色尽消,那双总是带笑的桃花眼中也没了半点笑意,挑起唇角,他淡淡的向屋里还在目瞪口呆的几人点了点头,“抱歉,今晚还要见几个朋友,就不叨扰各位了,改日再请大家喝酒。”

    “哦,这么快就要走了。”陈远鸣冲一直站在门边的小宋挥了挥手,“去送送肖少。”

    深深看了陈远鸣一眼,肖君毅再次冲众人点了点头,转身走出门去。

    人离开了,房间里还是一片鸦雀无声。再愚钝的人都看出这两人气氛不对了,何况这屋里就没一个蠢人。马强轻轻咽了口唾沫,咂摸了一下味道,这他妈怎么看怎么怪,不会是……捉奸吧?

    轻咳一声,马强嘴里透出了点犹豫,“远……远鸣啊,不是哥哥说的,你这‘朋友’怕是真生气了,咱们出来玩玩也就算了,逢场作戏嘛,不值得为这闹别扭……”

    “强哥。那真是朋友,没半点水分的。”

    在‘朋友’二字上加了重音,陈远鸣松开了手,不再跟身边的男孩腻歪,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怎么?兄弟我都不操心,哥哥你是担个哪门子心啊?来,喝酒!”

    “哈哈,喝酒喝酒。”马强干笑两声,一推身边的女人,再次给众人满上了酒杯。这事来得蹊跷,却实在不好多言,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更别说是这种别扭到死的男男关系,他们还是少沾为妙吧。

    不过看看沙发里那个莬丝花一样白白嫩嫩的小逼崽子,再想想刚才走出去那位帅哥,马强突然觉得,陈远鸣之前说的不合口味可能真不是托词,像他这样的人物,恐怕只有肖少那种身份气度的才能搭配。不过两个一米八多没有半点娘们味儿的男人怎么搞到一起……突然打了个哆嗦,马强晃了晃脑袋,卧槽,这种事情还是别仔细琢磨了。

    大步走在拥挤的回廊上,连撞了几个人,肖君毅也没停下脚步。心中的怒火简直都要喷涌而出,如此“贴心”的款待,他怎堪消受!

    这次夜总会之行还真是实实在在的巧遇,是一位深圳客商邀他来香港饮酒。按照原计划,他本该过两天亲自去找陈远鸣,挑明那些潜藏的心绪,谁知这个偶遇却毫不留情的把那份若有若无的绮思砸个粉碎。

    这是一个偶遇。也就是说陈远鸣本来就带着个男孩出来饮酒作乐,而他身边的那些同伴也见怪不怪,根本不可能有做戏成分。如果他原本就喜欢男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的心意。可笑自己还忐忑懵懂,半点不敢越雷池一步。而现在呢?但凡陈远鸣对自己有半点意思,就不该在这时邀他上来,不该在他面前跟那贱货亲亲我我,更不该让自己给出了那份见面礼!

    这简直都不是在拒绝了,而是干干脆脆的扇脸!

    脚步一顿,肖君毅飞快的转过身,“小宋,远鸣身边那个小白脸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

    一直紧紧跟在身后的小宋身形就是一僵,什么关系?带回酒店睡的关系吧。他可忘不了第二天那孩子惨遭蹂躏的小模样,可是这话却真不能说啊!尴尬的吞吞吐吐了片刻,小宋红着脸憋出了句,“这,这是老板的**……肖少,真是……”

    “草你大爷的!”一拳砸在了过道的墙壁上,肖君毅破口骂道,“你他妈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这下就连小宋都跟不下去了,僵硬的站在原地,看肖少怒气冲冲的消失在了走廊尽头。在原地尴尬的站了一会儿,他转身回到了vip包房。跟刚才相比,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又冷淡了几分,他低声把刚才的情况跟陈远鸣仔细的叙述了一遍,本以为对方会生气,谁知他只是轻轻摆了摆手,“知道了,去外面等着吧。”

    有了这一出闹剧,众人哪还有谈笑的劲头,别说饮酒作乐,都快食不下咽了。草草又喝了几杯,顺便吃了个简餐,就起身准备打道回府。马强觉得自己是真怕了陈远鸣了,也不是说他态度不好,或者说不到一块,只是……出来喝花酒这种事情,口味不一样还真不能勉强,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再看看那个厚着脸皮跟上来的小兔子,马强又开始牙痒痒了。

    比起马强的尴尬,马磊可就镇定多了,一同走到停车场时,他突然笑着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老弟,这话本来不该哥哥说,只是强子这次办的确实不地道,本来也是想玩个开心,没想到反而添了乱。如果需要的话,我让他帮你道个歉去?为个玩物,不值得。你的人品老哥心里清楚,别在这上面置气……”

    如果马强说了什么,陈远鸣还能一笑而过,但是马磊都发话了,他却不能不带出几分认真。唇边露出一丝苦笑,陈远鸣缓声说道,“马哥,实不相瞒,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我跟肖少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牵连。这档子事也不是什么能上台面的好事,身份地位摆着那里,谁也不想行差踏错。今天的事情,能忘就忘了吧,也算小弟我拜托各位了。”

    刚才陈远鸣做戏的姿态这三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如今听到这话,心里也不由生出了点感慨。也是,玩男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正正经经跟男人谈朋友就是另一回事了,那个肖少看来身份也不低,这种事,外人真是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插嘴。

    无言的拍拍对方的肩膀,马磊把话咽了回去,“老弟你心里有谱就好。”

    “让马哥操心了。”陈远鸣笑了笑,“关于房地产的事情,回头也可以坐下慢慢谈,我就先静候佳音了。”

    “要的。我回头再好好考虑……”

    这项几位正主在握手道别,另一边,守在前方的小宋突然发现身边的气氛有了丝微妙的变化,他可是真正参加过行动的特种兵,对于危险气味的感知再敏感不过。不由往前挪了几步,他用警醒的目光扫过四周,这时已经过了夜总会上客的高峰期,停车场里摆满了私家车,来来去去都是泊车取车的散客,根本就没有闲杂人等,可是在老板的路虎旁边3、50米开外的地方,却有几个年轻人貌似轻松的围了过来。

    “老板,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并没有回头,他飞快的往后退了一步,低声跟身后几人示警。然而还没等嘱咐如何躲避,就见正前方一个男人把手伸进了怀中。

    “有枪,卧倒!!”

    吼声未落,枪声炸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