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2章 亡命一刻

第122章 亡命一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宋第一次示警时,陈远鸣就猛然抬起了头,经过两次劫案,他如今的警惕性不可谓不高,然而一切发生的太快,由于几人站立的角度不同,只有他和小宋看到了杀手的动作,那支从怀中掏出的乌黑事物,就这么直直的指向了站在自己身前的马磊。

    瞳孔缩到了极致,陈远鸣根本就没时间细想,一个纵身扑向马磊,枪声响起。

    从未听过真正的枪响,陈远鸣只觉得耳畔嗡的一声轰鸣,地下停车场产生的回音和共振让枪声大到震耳欲聋。这一瞬间,肾上腺素爆发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身体只是在地面一顿,他就拽着马磊向旁边的车后闪去。

    然而预料中的第二枪和第三枪却没了刚才的准头,当那男人掏出手枪,开始射击的瞬间,小宋已经把手里拎着的公文包抛了出去,360mmx260mm的皮包看起来没多大,却精准的飞到了杀手视野正中,为了躲这一下,后续的两枪相继放空,给了所有人最宝贵的一线生机。

    肩背狠狠的撞在了轿车坚硬的门扉上,陈远鸣牙根一紧,闷哼出声。直到这时他才感觉肩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灼烧感,神经早就绷到了极致,根本觉不出痛来。远方响起了模糊的尖叫声,像是这边的枪击终于被人发现,引起了骚动,然而之前形成包围之势的几个歹徒似乎并不准备放弃,从后腰和裤腿中抽出砍刀,他们向陈远鸣等人冲来。

    这时杀手也不再浪费子弹了,对方的耐性显然极佳,像是在等待几人跟刀手搏杀时再来点射,情况紧急到了无以复加,几人身上根本就没带武器,怎么可能躲过砍刀和手枪的夹击。马强眼中闪过一丝凶光,跟李松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同时从作为掩体的车后跑出。只是一人扑向了匪徒,而另一人看起来像是要逃跑的样子。

    枪声再次响起,杀手干脆的选择了扑向同伴的李松,马强却趁这机会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自己的大奔旁,一拉车门就窜上了驾驶室。这时杀手才恍然发觉了他的意图,枪口倒转,火力全部扫向已经发动起来的汽车,车前窗哗啦一声碎了个彻底,马强却没有停下手头动作,油门一踩,径直向枪手冲去。

    几吨重的钢铁猛兽起步加速是个什么概念,杀手慌不择路想要闪避,但是人腿又怎能跑得过马达,只听轰隆一声,大奔猛地撞上了一旁的立柱,把那人狠狠夹在了汽车和水泥柱之间!血花飞溅在了车前盖上,甚至有些都喷在了马强脸上,他却毫不犹豫的一拉档把,倒车,再撞!

    这边李松也迎面对上了一个匪徒,西装不知何时已经褪下,被卷成厚厚一坨缠在了左手上,有了这层保护,他毫不犹豫的用左手挡住了对方砍来的刀锋,右手一抡,捏在手心的大哥大就砸上了那混混的太阳穴。这年代大哥大是有砖头之称,但是用它砸人的可就屈指可数了。摩托罗拉的做工就是过硬,只一下就给对方开了瓢。抬腿猛力一踹,李松夺过了砍刀,那张憨厚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凶戾,举刀就朝敌人砍去。

    没了手枪的威胁,小宋也彻底施展开了手脚,一人就拦下来三个匪徒,这可是对付真正的亡命之徒,哪里还用手下留情,来自特种部队的身手根本就不是那些街头混混可以阻挡的,几乎招招致命。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停车场外的惨叫声还未落下,场内的情况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后一个匪徒见事不好,手上的砍刀虚晃两下,转身就跑。不过事到如今又怎么可能放他逃走,马磊拔腿追了过去,在离匪徒不到两米的地方飞起一脚,直接把人踹翻在地。

    陈远鸣用手按住肩头,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有这几个人在,还真不用他出什么手了。这时疼痛感终于从伤口处传来过来,刚才被子弹擦到,似乎被掀掉了一块皮肉,淅淅沥沥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半条袖子,痛得厉害,却并不致命。

    身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呜咽声,陈远鸣扭头一看,只见文文狼狈的缩在一辆丰田车后,双手抱头浑身颤抖,连裤子上都多出了一片可疑的湿痕。陈远鸣皱了皱眉,也没搭理他,径直向马磊走去。

    在李松的帮助下,小宋很快也击溃了其余几个歹徒,在确定对手失去威胁后,他抽身回到了陈远鸣身边。解开染血的西装,小宋在伤口处打眼一看,就知道自家老板没伤到筋骨。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从西装上撕下一节布条,给陈远鸣做了个简易包扎。

    “老板,先去医院吧,可能要缝几针……”

    一瘸一拐的从车上爬下来,马强也走回了几人身边,由于玻璃炸裂,他满脸都是细碎的划痕血口,3次剧烈碰撞也让身体承受了巨大冲击,走起路来都有些打摆子了。但是眼中的猩红却没有完全散去,直接拉住了马磊的手臂,马强咬牙切齿的说道,“哥,留活口了吗?叫人来审吧!操他妈的,要是让老子知道主使是谁,不活剥了他们誓不为人!”

    李松抹掉脸上的血沫,从地上捡起了大哥大,试着拨了几键却没有声响,又一声不吭的跑到那台快撞碎的奔驰残骸上,从后座摸出了另一部手机,开始打起电话来。

    马磊扔掉了刚才夺来的砍刀,直直看向左手扎着简易绷带的陈远鸣,脸上一片阴云密布。“老弟,这次估计是哥哥连累你了,你先走,这边交给我们就好,一定处理干净。”

    “我看很难吧。”陈远鸣抬头看了看停车场外,此时已经乱成一片,还有几个夜总会保安正往这边赶来,“香港太小,盖不住的。而且你们也不清楚是谁动的手脚,有什么目的,现在盲目行动未免太过冒险。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交给我处理如何?”

    什么?马磊和马强都是一愣,马强开口问道,“怎么个处理法?难不成还交给警察吗……”

    “法治社会,不靠警察靠谁。小宋,去把我的手机捡回来。”陈远鸣冲身边的保镖喊道。

    明白此时情况危急,小宋也没有犹豫,飞快跑去捡回了刚才扔出的公文包。有皮包作为缓冲,电话倒是没摔坏,陈远鸣接过手机,随手播出了一个号码。

    这时已经是深夜了,早就过了一般人上床睡觉的时间,电话响了足足十来声才被接起,对面传来了一个略显含糊的声音。

    “谁啊?”

    “孙主任,是我,陈远鸣。”

    “嗯?小陈?你等等。”对面传来了一阵稀里哗啦的碰撞声,似乎开灯时带倒了什么物件,不一会,话筒里又传来了声音,这次明显清醒了几分,“有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我在香港这边跟人谈生意,回家时突然遭到了枪手的袭击,一共六个人,一人持枪、五人持刀,死伤比较惨重。”

    “什么?!”孙国强的声音猛然增大,震得人耳朵都有些发痛,“你人现在怎么样?!受伤了吗?”

    “还好,身边有几个帮手,只是受了点轻伤。”

    话筒里传来一声分明的吐气声,再开口时,孙国强的声音已经带出了一丝罕见的怒意,“你先去医院治疗,其他的交给我来,香港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光天化日下居然就有歹徒当街行凶,也不看看现在是哪一年了!你放心,不管是谁都跑不了!”

    “嗯,那就拜托孙主任了,我先就近找个医院。”

    “尽快治疗!还有身边保镖多叫上几个,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保护好自己。”

    “我明白,谢谢孙主任。”

    电话挂的干脆利落,陈远鸣抬头时,正对上马氏兄弟略带疑惑的眼神,马强伸手擦掉鼻子里往外淌的血珠子,“主任?你找的是什么人,大陆方面的官吗?能管到香港方面?”

    “怎么管不到。”陈远鸣笑了笑,“香港回归,一国两制是开玩笑的吗?”

    没错,虽然只是国兴基金的管事,但是孙国强能够触及到的关系网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这可是国家主权基金的雏形,光是三个部委的来头就难以估量。而且消息传出去后,带来的连锁反应也不会小,除了国兴之外,陈远鸣手下的远扬基金也关系着数位高层的钱袋子,但凡自己出个好歹,就要有不少人蒙受巨大损失。自己现在算得上真金白银的摇钱树了,是什么人想动就能动的吗?

    思索了片刻,陈远鸣再次拨通了电话,这次联系的却不是大陆方面,而是邵爵士的私人助理。此时老人估计已经睡下了,再去打搅也不合适,但是该通知的还是要通知到,毕竟人家是地主,一声招呼不打未免太过失礼。

    简单跟对方交代了一下事情经过,堪堪挂上电话,远方就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小宋从陈远鸣手里接过电话,再次建议道,“老板,先去医院吧,这里应该没什么事了。”

    “没错,远鸣,你先跟强子一起去医院看看吧,伤势拖不得。”

    虽然不知道陈远鸣是个什么打算,但是这时马磊也觉出自己计划的可能有些草率。这么大的乱子,3、5条人命官司,不是自己小打小闹就能解决的了,还要从长计议。同样这也未尝不是一个观察陈远鸣真实实力的机会,如果连这么大的事件都能摆平,他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今后的打算了。其实仅论救命之恩,这都能算是第二次了。一明一暗,陈远鸣可是实打实的救了自己两次,光这份恩情就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听到大哥让自己也走,马强直觉的想要抗议,被对方直接喷了回来,“你他妈脑壳是榆木做的吗?不看看你路都走不稳了,在这里还有个屁用!好好进医院呆着,跟远鸣也有个照应!”

    不甘心的哼唧了两声,马强最终还是跟着陈远鸣上了车。肾上腺素消褪的比来时还要迅猛,不一会儿他就觉得眼皮沉重,有些看不清东西了。

    “强哥,别睡过去了,你可能有点脑震荡。”

    “荡个屁,我就是……刚才……喝的……多了点……”

    顽固的咬着牙,马强根本就不承认自己受了伤,还在这儿耍着嘴皮子。陈远鸣看着对方强打精神的样子,突然就有点恍惚。当年自己也是这样坐在车里,不断的跟那人说着话,让他保持清醒,别睡过去。出租车的底盘那么低,车厢压的他几乎喘不上气来,血腥味浓郁的让人想要呕吐,唯有那双冰凉凉的手,紧紧抓着自己……

    轻轻叹了一口气,陈远鸣放松肩背靠在了后座上,刚才扭紧的心脏如今正在缓缓舒展,带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痛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