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4章 两线

第124章 两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医院“疗养”的时间持续了将近一周,陈远鸣这次很是见了一些人,也在很多事情上取得了进展。如今已经时值6月初,台海局势日益紧张,本来就因九七回归人心动荡的港岛,现在更是面临着严峻的站队问题。这种危机感迫使很多人开始钻营门道,为将来早作打算。

    站在这个节骨眼上,陈远鸣又怎么可能不利用眼前的大势。连续几天的会谈取得了相当丰厚的成果,几乎要超过这两年在香港经营造势的总和,不过这些还是次要,在展露过自己的真实能量后,一直紧锁牙关不肯松口的马磊,终于也露出了投效的意思。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要知道马磊如今的身家少说也要有3、5个亿了,并且还在以几何速度递增,如果不是这次的意外,想要收服他简直难如登天。而现在,依靠马磊在香港打下的根基,陈远鸣也终于能在港岛开埠圏地、一展拳脚。

    经过几天的磋商,最终两人达成了一项崭新的协议,由双方合资在香港开设一家离岸公司,注册资本7千万美元,主营港岛和大6的房地产业务,下设一个娱乐子公司。陈远鸣一共注资了5千万美元,拿到了65%的股份,成为这家公司的实际主人。

    这年代,注册资本达到几千万美元的公司实在不算多,何况还是开在这个敏感时期的港岛。这家公司倒也顺利成章 的吸引了许多关注目光,更别提马氏兄弟举办的两次盛大宴会了。比之威宁成立时的冷清,这次威远公司、特别是威远旗下娱乐公司的开幕仪式可谓众星云集。除了邵氏一手打造的tvb明星外,还有不少电影界明星前来助阵。

    其实这样盛大的场面马磊等人也未曾料到,此时港岛娱乐界尚未甩脱黑社会控制,那些功成名就的导演和演员们无不在绞尽脑汁和黑帮划清界限。比起称霸一方的嘉禾或者完全由新义安控制的中国星,威远这家影业公司的吸引力就相当可观了。有邵爵士的助阵,有飞燕集团在大6和好莱坞的关系网,还要那个传说中身份神秘、可以一手搅动香港黑白两道的幕后老板,对于这些明星们而言,无异是天赐良机。

    被这群星光璀璨的明星们包围,马强都乐得合不拢嘴了。这人浑归浑,但是对于影视作品也是有真爱的,还颇有点邵爵士那样慧眼识珠的惜花性情。之前投资洗钱用的几部影片都能保证演员和剧本的水准,如今这么大一个公司给他,更是如鱼得水。

    不过这场精心筹划、规模盛大的宴会,陈远鸣最终还是没能参加,在香港逗留了近一个月,也到了重新北上的时节了。只是临走前,他意外收到一件小小礼物。

    “我琢磨了半天,这玩意还是要还给你才对。”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容,马强递给了陈远鸣一个做工精致的小木盒。“专门找那小兔崽子要回来的,这么高级的玩意,他怎么配得上!”

    只见盒子正中,躺着一支劳力士腕表。不同于现今最流行也最恶俗的金黄色款型,这款劳力士主体为银黑两色,简单别致又品味绝佳,就像它的原主人一样,带着一种惹人注目的独特气质。

    看着那支表,陈远鸣久久没能说出话来。

    马强倒是毫不介意,还颇为八卦的叽歪道,“嘿嘿,让我说直接把这块表还给人家,多大的火气都消了。我看那小子对你上心着呢,被人这么饿损一顿还巴巴回来探病,脸都吓青了,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得了绝症呢。赶紧拿回去服个软,保管手到擒来!”

    马强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估计又把上次停车场里听到的告诫抛之脑后了,简直就像个永远都搭不上弦儿的伴奏机。听着对方滔滔不绝的废话,陈远鸣垂下眼帘,用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那个小木盒,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把小盒子收了起来。

    ——————

    和陈远鸣不同,肖君毅并没有在深圳多停片刻,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后就直接返回了北京。他现在也不再是那个天天出门混日子的纨绔了,且不说安信方面的研发部门需要他持续关注,最近国内互联网业务正式开通,也让他的楼盘瞬间火爆了起来,三期写字楼已经破土动工,还承接了不少单位和部门的网线架设服务,前期布局已经初见成效。

    但是公司爆炸式的成长并没有让他冲昏头脑,盖楼、铺设线路这种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产业是无法长久的。如今互联网业务正式开通,大半设备却依赖进口,不说服务器的核心组件,就连光缆和交换器也无一例外是国外设备,在这上面国家进行了大量投资,也只是勉强达到了几所重点院校和特殊机关联网的需求。缺口如此之大,产业如此贫瘠,几乎让人触目惊心。

    然而这样的现状,却恰恰是新兴产业的机遇。最近肖君毅在天津并购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国有电缆厂,在它的骨架上增加了崭新的设备和技术人员,投入生产研发,目前专营互联网急需的网线和一些传统通讯光缆。有河北、深圳两地搜刮来的专业人才,又有君腾公司前期的铺垫作为保障,这家公司在短期内绝无生存之虞。但是想要长久发展,核心竞争力就是关键所在了。

    像是一只真正的陀螺一样,在回到北京后,肖君毅投入了废寝忘食的工作中,桌面上堆着的永远是大堆大堆似乎都处理不完的公文,连人都变得阴郁了几分,那种曾经挂着脸上的懒散笑容再也不见分毫,像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几岁,变得愈发沉稳起来。

    对于儿子这种变化,刘兰馨又是欣慰又是担忧,事业有了长足进展自然是好,但也不能这么拼命啊。飞快跟自家婆婆组成了统一战线,两位长辈开始对肖君毅进行旁敲侧击,来来回回都是劳逸结合啦、年纪轻轻要多交朋友享受生活啦之类的慈母败儿言论,没少惹家里老爷子生气。然而看着家人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切,肖君毅心里却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把自己逼到这种程度,真的是因为工作太忙,发展机遇难得之类的托词吗?是,也不是。他如今麾下的产业虽然不少,但是基本都是管好决策和发展路线就行的事情,具体业务自然有人操心。可是现在事必躬亲,恨不得忙到没有任何休闲娱乐的程度,更多也是种自我麻痹。

    像是只要一停下来,就会把视线停驻在自己那副残败的可怜相上。在他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自哀自怨,没有裹足不前之类的软弱词汇,可是碰到这么个人,却像是把自己所有的座右铭都打翻一遍,伴着血水吞回肚里。

    如果是输给一个女人,甚至是输给一个像模像样的男人,他都不会这么沮丧恼怒,但是在那天医院的对话后,真正让他哑口无言的,是自己心底那份虚弱感。他从未考虑过那么多,那么复杂的事情,就像是进行一场甜美爱情游戏,不用考虑后果和将来,永远停驻在最让人心旷神怡的一刻。

    然后,他就被一耳光扇醒了。

    陈远鸣问出的每一话,他都无法作答。再也没有比这更为干脆的否定,或者比这更为残忍的拒绝。而这种失落和沮丧,却又没有任何方式排解。最终,肖君毅只能选择了化悲愤为动力,至少也要…

    ;在事业方面给自己挽回点自尊。

    只是在连轴转了十几天后,一个无法推拒的邀请最终落在了案头。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发小最近要结婚了,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怎能不去捧个人场。这次新郎官还专门搞了一个时髦无比的告别单身聚会,邀得都是关系最铁的儿时玩伴,就算肖君毅有万般理由,这样的情况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最终还是被一群损友拉了出去。

    聚会放在了最近刚刚装修完毕的长泰夜总会里,据称游戏宗旨是暧昧不出界,心跳不越位,但是肖君毅刚走进包间门,就露出了一丝苦笑。这几个孙子大大咧咧坐在沙发上,一人怀里一个美妞,正在狼嚎着卡拉ok,出不出位还没迹象,但是出息绝对半点也没。

    坐在沙发正中间,嚎得最大声的新郎官本人率先看到了走进门来的小少爷,张口就是一个狼哨。

    “来来来,三少这边走一个!多久没欣赏你的专场演出了,来跟这边的妹妹们露一手!”

    “滚你的吧。”肖君毅笑了,许久不

    曾见的真心实意,“现在还闹成这样,不怕弟妹一脚蹬了你。”

    “咱这么玉树临风潇洒帅气的哥哥,妹妹们怎么舍得。”

    在一片嘻嘻哈哈的笑声中,那小子欢脱的跑了过来,一把揽住了肖君毅的肩膀,“看你这副小表情,跟忒么失恋被人踹了似得,要哥哥给你指导两招吗?把妹我不如你,但是娶老婆这件事,你现在是绝对不如我啦!”

    在对方张狂的笑声中,肖君毅嘴角微微一抽,那条甩开了八爪鱼似得胳膊,径直向沙发走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