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5章 心迹

第125章 心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屋子都是熟人,自然不用客气。找了个不那么乌烟瘴气的地方坐下,肖君毅接过了身边人递来的酒杯。

    “怎么还摆付晚娘脸,不会真被二孬说中了吧,”递酒的那位咧嘴一笑,饶有兴趣的看向肖君毅。

    这男人名叫梁峰,也算是他们小圈子里的一朵奇葩。别家的孩子要不参军从政要不经商下海,偏偏梁峰一声不吭跑去当警察了,把家里长辈气得够呛。好歹近年也算干出了点成绩,才没被一棍子打回来。

    比起李念华那浑货,肖君毅跟梁峰的关系还要更近些,面对死党的调侃,他冷哼一声,“屁话,最近工作忙,谁跟二孬那种货似得天天不着调。”

    “我可没见过你这种忙法的。”梁峰并不买账,笑着凑过去揽住了肖君毅的肩膀,“二孬他是常年在上海不清楚情况,咱们这些在北京的兄弟还能不知道。都大半年没见着您老兄的身影了,什么活能忙成这样,连跟兄弟们出来喝杯就没时间了?赶紧老实交代,说不定哥哥还能给你支两招……”

    “支两招?”肖君毅一口把杯中酒喝了个干净,“先把你那群女朋友搞定再说吧,就你那玩法,早晚得翻船。”

    “嘿嘿,没两手还拢不住呢。”梁峰可毫不在乎,掂起酒瓶就给肖君毅再次满上。

    这人的奇葩之二,则是他死性不改的花花公子做派。据说当年没去军队,有一大半是因为泡妞不方便,现在当上了人民警察还是那副死德性,从艺校里的学生妹到职场上的新白领,就没有上不了手的妞,妥妥的三里屯常客。虽然长相算不得多出色,但是论讨姑娘欢心,就连肖君毅这种正经帅哥也得靠边站,不服不行。

    但是现在肖君毅碰上的情况,又怎么可能随便找人出谋划策。端起酒杯随意喝了一口,他反问道,“怎么,还不准备定下来?二孬都把自己卖了,你还想继续玩下去?”

    听到这话,梁峰稍稍有些吃惊,就算是转移话题,这也够得上生硬了。肖君毅在他们这群发小里也算出名的洒脱,根本就不在乎女人,先天条件在那里放着,从来都是别人追他的份,怎么可能突然提起定下来这个话题。

    毕竟也是警察局里干刑侦的,对于细节的变化最为敏感。梁峰不动声色的眯起眼打量了肖君毅片刻,突然露齿一笑,“怎么突然转到这上面了?是二孬让您老受刺激了,还是真碰上什么事了……”

    梁峰的话说得不温不火,肖君毅的手却僵了一下,他差点都忘了这家伙的老本行。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这时改口未免太生硬,最终他只是笑了笑,“没什么,现在倒是有些羡慕二孬这种傻人傻福了。”

    “哦?”梁峰一挑眉,“究竟是何方神圣能给咱肖少使这种绊子,是个什么情况,说出来兄弟们也好给你参详参详嘛。”

    “没什么情况。”肖君毅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淡淡的喝着杯中红酒,就如同在吟一杯十分苦涩的浓茶,“人家说我不过是想玩玩,双方顾虑太多,没兴趣跟我参合。”

    “然后你就放手了?”这下梁峰是真惊了,肖君毅这人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面上看起来圆滑,骨子里却傲的出奇,还半点不肯服输,怎么可能被这点拒绝打击才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这次,肖君毅没有回答。

    看着自家发小这个态度,梁峰费了好大功夫才压下心中的惊讶,连看笑话的心思都淡了,“求不得”能被列入人生四大苦之一还是有它的道理的,久经情场的梁峰自然再清楚不过。只是肖君毅这次表现太过古怪,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正在或者追过某人,这么悄无声息,又如此辗转反侧,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够古怪了。

    难道是……心头灵光一闪,梁峰暗道不好,难道这小子看上哪家少妇了?玩出墙红杏自然别有一番风味,但不是“玩玩”就难办了。如果没记错,这还是第一次看肖少对什么人如此上心呢,都来远离尘世、借酒消愁这套了,真打击出个好歹也不是事啊。

    思索了半天,他最终一咬牙,再次凑了过来,“那位真的是如此说的?说她没兴趣跟你玩玩?”

    肖君毅捏着酒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你还想问几次?”

    听着对方不善的口吻,梁峰哑然失笑,“小毅,你这可是当局者迷。这哪是拒绝你的口吻,分明是在给她自己的找理由嘛。如果真想拒绝,有的是其他方法、其他理由,为什么偏偏要指出你不是认真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想要一片真心。以哥久经情场的阅历,这绝对也是心痒难耐了,才想把乱七八糟的枷锁摆出来,给自己一个警醒罢了。行百里者半九十,就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说法可从未有人跟他提过,肖君毅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惊愕的望了回去,“可是他的……不像啊!”

    “因为对方说得也没错。”看着对方诧异的表情,人生指导梁大师心中充满了自得,“如果你不是认真的,她自然就不会上钩,但是如果你认真起来了,却未必毫无希望。只是话要说在前面,追这种有主的类型,你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能够认真到那种程度,以对方的死心眼程度,恐怕认真起来就不好甩开了……”

    听到“有主”一词时,肖君毅的眉峰微微一挑,旋即明白过来,这损友怕是想错方向了,不过却歪打正着,他面临的恐怕还真是比勾引有夫之妇更为艰难的处境,在这个世界,想要“认真”,需要付出的勇气恐怕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多些。但是一想到陈远鸣可能并非是真正拒绝自己,他心间又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些意动,这样“真心”,他能付出吗?

    什么叫五味陈杂,现在看看肖君毅那张脸蛋就懂了。说了一大通话,梁峰端起面前的酒杯咕咚咚就是一杯,把杯子一撂,他直接给出了陈词,“想泡这种妞,代价还是有的,只是你要想清楚,到底值不值得!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这种伐了森林就为棵树的事情,你可要想明白了再说。”

    他想不明白的东西,太多了。刚才那番话,像是打开了一道崭新的门扉,让肖君毅看到许多自己从未留意过的东西。他只考虑过,陈远鸣为什么拒绝了他,却从未想过这份拒绝背后的理由,不是自己认不认真的那种,而是那人为什么只要真心,为什么小小年纪却顾虑这么许多,他究竟在怎样的家庭里长大,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在那份忙碌到让人心疼的背影后,又隐藏着什么?

    这是第一次,肖君毅没有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这件事。然而想的越深,他心中的触动就愈发深刻,这样一心扑在工作上,真得只是因为他想赚钱吗?或者需要用工作来证明自己?如果只是为了这两者,那人早就该达成目标了,以他的年龄,堪称奇迹的早。

    那么这样拼命的去打造自己的事业,又为的是什么?他真得并非一块顽石,至少肖君毅就知道他台球技术很好,对很多菜系也非常熟悉,甚至在去年上学那段时间里,还曾跟人一起打过球,像个真正孩子那样逛街压马路。

    是什么让他在遇到感情问题上,就像一块难以撬动的石头,只是因为他喜欢男人?还是因为什么更加迫切,更加让他心碎的理由。想起陈远鸣在西山小园里那句简简单单的话,肖君毅突然发现,也许自家这些人,的确是让陈远鸣止步的最大原因。不是因为他的身家,而是因为他的家人。

    这一瞬间,心脏被狠狠扭紧,肖君毅右手一抬,把杯中的红色液体全部吞下肚去。他突然觉得自己那些顾虑太多余了,这问题其实早就有答案了。

    为了那人,他命都可以豁出去,还有比这更值的吗?!

    “嘿嘿,想通了吗?”看到这豪气一饮,梁峰哪里还不明白,掂起酒瓶哐当一下就砸在了肖君毅面前,“谢媒就算了,今天咱们也来个不醉不归,操她的借酒消愁,没这点魄力活该单身一辈子!”

    “单身个屁啊!!!”旁边李念华扭头吼了一句,“老子明天就结婚,别他妈在这边触霉头!”

    “嘿,小样你不看看屋里多少孤家寡人呢,怎么,想跟哥哥练练了?”梁峰浓眉一挑,嘿嘿邪笑着站了起来。

    “哎呦我操,你,你想干什么!”李念华配合的捂着胸口往沙发里躲去,“嫉妒人家结了婚就想施暴吗?警察呢?快打电话叫警察!”

    “警察这不就来了!”

    旁边几人顿时笑喷了出来,还有一个人不怀好意的摸出了个十二寸奶油大蛋糕,“小样,行啊你,今天不舔光了自己身上的奶油,就别想离开了!”

    “唉……别!”看到几个准伴郎准备玩真的了,李念华顿时慌乱了起来,“大哥饶命,兄弟我真要结婚呢,别……别……嗷!”

    奶油漫天飞舞了起来,几位陪唱妹嘻嘻哈哈笑成一片,场面要多混乱就有多混乱。站在外围看了一会,肖君毅也施施然站起身来,挽了挽衣袖,掂起一块蛋糕加入了混战。

    然而这厢几多欢喜,那厢就有几多忧愁。陈远鸣回京的第一天,并没有到自家点金石巡视,而是直接找上了孙国强。国兴基金,恐怕也要换种方式来经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