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26章 格局

第126章 格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陈,身体没大碍了吧,”亲自把陈远鸣迎进了大门,孙国强一脸关切的问道。

    “谢谢孙主任挂心。就是缝了几针,已经没大碍了。”

    “你啊。”看着陈远鸣一脸淡然的神情,孙国强摇了摇头,“这次只是运气好,下次可就未必了。出门在外还是该多带几个人,香港如今太乱,是非也多,别人都是拼了命的往外逃,偏偏你上赶着往里挤。怎么,港岛上还有什么让你撒不下手的东西,”

    面对孙主任的埋怨,陈远鸣歉意一笑,“香港毕竟也算是大陆和西方的跳板,能埋下点种子,还是趁早埋下的好。这次也多亏了孙主任鼎力相助,才让事情这么顺利。”

    “行了,你主意从来都多,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对于陈远鸣这种似软实硬的态度,孙国强也不好说什么。论年龄,这年轻人可能只算自己的子侄辈,但是论身份地位,却是个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成功企业家,根本就无需自己从旁指手画脚。

    简单寒暄过几句,孙国强也不再废话,直接从手边拿出本资料,递给了陈远鸣,“这是国兴基金上半年的收益情况,除了铜、铝两样外,我们还分别尝试了一下大豆和天然橡胶的操作,有赔有赚,也算积累了一些经验。”

    陈远鸣随手翻开本子,仔细的一页页看去,这里没多少交易记录,但是盈利和损失都标注的很清楚,目前净利润大约有32亿美元,现金比之前的少了2亿左右,但是现货入账冲抵了一些,基本上没什么损失。

    “年利润超过150%了,比美国那些对冲基金都不差,孙主任劳苦功高啊。”笑着合上了本子,陈远鸣赞了一句。

    “哪里的话。”孙国强可不敢居功,“这里面有多少是小陈你的功劳,我心里还是有数的,这半年来的试水对我们的启发之大,绝非是账面上几个数字可以涵盖的。上层对国兴的表现也非常满意,下半年本该进一步投入运作,但是目前国际局势出现了些波荡,因此我们的国兴可能也要面临一些方向上的调整了。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商量一下这方面的事宜。”

    “国际局势?”陈远鸣微微皱起了眉头,“不会也是因为台海方面的原因吧?”

    “哦?”孙国强略带诧异的反问了一句,“怎么?你也听到消息了?”

    “不是听到消息,而是切身受到了一些影响。”陈远鸣也未隐瞒,简略的把最近飞燕的区域码事件和远扬的近况叙述了一下,特别是远扬在华尔街遭受的冷遇。

    孙国强听得相当认真,在陈远鸣说完后,长长叹了口气。“难怪你突然决定在香港发展了,看来如今美国局势的复杂,还要超出我们的想象。其实这次我们察觉情况有异,也是在最后几笔天然橡胶交易上,似乎有人专门做局,对我们展开了狙击,如果不是操作人员发现及时,恐怕还要损失更多资金。不过这还是次要,更重要的是如今国家在努力收紧外汇储备,提防美国对冲基金的动作。”

    说道这里,孙主任的语气变得凝重了几分,“小陈你可能还不太清楚目前台海方面的局势。最近上层已经跟美国方面进行了几轮交涉,但是对方的态度非常敷衍,台湾局势被这种隐晦的试探推上了风头浪尖。再往下可能就要从政治层面向军事层面过渡了。这次军方态度非常强硬,如果美国和台湾不收敛气焰的话,恐怕会出现真正的交火情况。”

    “希望不会走到这一步……”陈远鸣的表情也不算轻松,虽然他对台海危机还有些印象,记得这次事件最终也就是两轮导弹试射和美国航母对峙,根本没有出现交火。但是谁也说不好现在局势会不会跟上辈子一样,具体要怎么操作,还得看上层的决断。

    不过如果只是暂停国际期货交易,根本无需找自己这个挂名顾问商谈吧?陈远鸣略一思索,就知道今天的谈话还没进入到戏肉,他张口问道,“那么国兴基金呢?除了收紧最近的业务外,就没有其他打算了吗?”

    “也不算彻底放手。”孙国强摇了摇头,“最近还在针对铜矿做一些铺垫,只是国家现在对于期货市场的关注度明显有了提升,与其在国际市场上捞钱,做一个金融猎手,不如努力提高上海期货市场的国际地位,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伦敦金属交易所那种成功的牧羊人才是我们学习的目标。一个良性发展的国际期货市场,对于国家而言明显更为重要。”

    这话让陈远鸣眼前一亮,能够促使国家针对期货证券市场进行清理和扶持,无疑是一件更让人振奋的事情,要知道从1994-1996年,可以说是中国期货市场最为黑暗和混乱的时刻,随着大宗期货交易的叫停,国债期货的永久关闭,如今热钱又一窝蜂的涌进了小宗期货交易,开始炒起胶合板跟红小豆之类的产品,局面之混乱,态势之复杂,让人瞠目结舌。

    但是国内市场这种无序和混乱,如果能被一步步的清理,能够经过政府引导走向另一个方向,所能获取的优势也是无限的。在未来,中国很多产业都将迈入世界前列,如果话语权永远掌控在其他人手里,那么再多的投入也不过是送给别人剪羊毛,真正的利益反而被那些握有定价权的势力剥削掠夺,同时其他原材料的价格疯涨也给中国的发展套上了一层层枷锁,这里面又何止是原油或矿石这几项。

    如果能从现在开始重视国际期货市场,对于中国未来的工业发展无疑是一剂真正的强心针,这个变化可远远超出了陈远鸣最好的预期。

    “真的准备从上海期货市场入手了?”手指不由自主的轻弹沙发扶手,陈远鸣的声音里都带上了一丝兴奋,“现在有目标了吗?”

    “是有一点方向了,不过上层还在研究,所以才想听听你这个顾问的意思。”孙国强相当罕见的卖了个关子,微微一笑,“你听说过稀土吗?”

    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上辈子从2005年至2008年正是稀土概念开始升温的阶段,财经类报纸上不知见过多少类似的报道,而这辈子一头扎入了硅谷电子产业,陈远鸣对于稀土在电子科技中占据的地位了解更加深入。

    如今突然提到这个话题,简直让人喜出望外。“怎么?”陈远鸣追问了一句,“国家准备加强对于稀土的控制权了?通过国际期货市场?”

    “是啊。”孙国强笑了笑,似乎很满意陈远鸣的反应迅速,“这两年稀土给国家创造了不少外汇,但是价格过低也是有目共睹的。最近有计划取消稀土的出口退税制度,进一步加强出口监管和价格调控了。毕竟稀土这种资源也算世界范围内的稀罕物,更是中国的特有资源。现在国际定价居然连煤炭都不如,损失太严重了。”

    对于这点,陈远鸣了解的可能比孙国强还要多些。如今中国算是稀土产业的最大出口国,全世界90%以上的稀土都由中国供给。但是于此同时,由于定价权控制在别人手中,中国除了贱卖外别无他法。在其后的几年内,中国稀土的世界占有率大幅狂跌,靠电子科技腾飞的日本和韩国通过大量购买矿山、非法走私等方式,掠夺了难以计量的财富。其后美国更封存了自己的稀土矿产资源,用纯进口的方式保护自己国内的矿藏。

    要知道任何矿产资源都是有其储存极限的,稀土之所以冠以“稀有”的名号,就是因为它在世界范围内的储藏量太低,这样挥霍式的开采和销售,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而现今,上层居然诞生了加大稀土控制权的念头,如果这个目标能够真正实现,作为目前最大的稀土销售国,逐步拿回稀土定价权也未必没有可能,只是现在中国在稀土的加工和利用上还欠缺太多,根本没法有效的消耗这些原材料,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单纯提价只会让更多人前仆后继进入走私行业,就像现在的煤炭产业。

    微微舒展的眉头又再次皱起,陈远鸣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想法很棒,但是任重道远。中国市场太复杂了,如果没法让稀土的加工品获得更大利润,那么稀土原矿的过度开采和走私就永远无法停歇,人们的趋利心理往往可比法律更加可怕。”

    没想到陈远鸣这么快就想清楚了稀土行业监管的问题所在,孙国强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是啊,因此上层的决策才更加需要谨慎。没想到你对稀土的了解也挺深刻,怎么样,这次有兴趣参与这个项目吗?”

    这样的邀请是陈远鸣没有想到的,但是花了更长的时间,他最终还是遗憾的摇了摇头,“对于稀土行业,我只能算七窍通了六窍,估计是没法参与国家的这次部署了。不过……”话锋一转,他笑了笑,“其实趁美国方面局势紧张,我也想在国内进行一些投资,正巧也跟‘稀有’相关。”

    孙国强诧异的咦了一声,“之前可没听你说过。‘稀有’?难道是想朝什么实业方向发展了吗?”

    “其实也跟飞燕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陈远鸣并没有隐瞒,率直答道,“最近新一代的dvd光碟已经诞生,目前兼容性和稳定性最好的是一种金盘,它的表面镀膜含有一种名为钛菁的染料,这种产品的原料之一就是辉钼矿,我就想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

    “稀有金属吗?”孙国强有些不解的皱起了眉头,“可是开采、挖掘,加上提炼和加工,这中间花费的功夫并不比购买现成制剂要小啊?就算对钛菁有兴趣,又何苦从矿产本身入手呢……”

    面对孙国强的疑问,陈远鸣只是淡淡一笑,“仅从商业价值来说,投产原材料加工当然不够理想。但是从其他方面,却又有不得不为之的理由,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的家乡盛产钼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