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1章 步步紧逼

第131章 步步紧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肖家的别墅布局相当不错,不像现今那种房多屋小面积雷同的典型建筑风格,二楼的房间在整体规划上也做了周密考量,娱乐室就是其中一例。宽大的台球桌放在大厅里也不觉得局促,前后左右留下的击球位都很充足,对面还有两组沙发和一套电视音响组合,估计也能当做小型的舞厅或者卡拉ok房,在现今这种娱乐匮乏的时代,已经足够让人消闲的了。

    这时才刚过了上午10点,阳光透过落地窗挥洒进屋内,不论是室温还是光线都恰到好处,然而站在这么一间让人舒心的房间内,陈远鸣的心情却谈不上愉快,刚才那番闲谈还噎在嗓子眼处,只要稍加思索就不难猜到,肖君毅是去探过自己的底了,不管他发现了什么,这次恐怕都是有备而来。目光平直的注视着站在身前的男人,他率先开了口。

    “怎么,今天想来找回场子了?”

    肖君毅唇角挑起一抹微笑,从桌上拣过两支球杆。“要看你说得是哪次的场子了。是一个月前的,还是几年前咱们初见时的?”

    陈远鸣眉峰一紧,不由也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的情形。那时自己还只是条刚刚重返人间的幽魂,漫无目的追随着前世的阴影,才会被肖君毅眉眼间的一份相似勾起回忆,来了场十分不地道的虐菜。而现在,他恐怕是再也无法辨错这人了。

    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青年,肖君毅也敛起了那分笑意,长臂一挥,把一支球杆抛了过来。

    “跟你这人说话就是心累,今天咱们也不废话了,三局定胜负吧。”

    “胜负?”抬手接过球杆,陈远鸣语气中透出一丝不善,“用台球来定?”

    “呵呵,对自己的技术没信心了?”利索的用三角框码好球,肖君毅撩起眼帘,直直望了回来,眼神中可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如果是输给你,或者输给不争气的自己,我勉强还能咽下口气,但是输给自欺欺人,恕我不愿奉陪。”

    这话让陈远鸣手上一紧,牢牢握住了球杆,“你什么意思?觉得我上次是在开玩笑?”

    “行了,陈远鸣,我的意思你怎么可能不懂。”从桌角拿起一块蓝色的巧粉,肖君毅不紧不慢的擦了擦杆头,“再让你去找理由的话,怕是还能找出成千上万,你也不怕把自己憋坏了。什么人对你才是适合的,估计连你自己也分不清楚吧。”

    这句话可算正中了陈远鸣心底的隐痛,嘴角绷紧,他把球杆往桌上一搁,伸手脱掉了身上那件挺括的西装,随手扔在沙发上,把衬衣袖子一截截挽起。

    “那要是我赢了呢?以后咱们就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

    “行啊,只要你能赢。”肖君毅应得干脆利落。

    “好。”陈远鸣也不再废话,伸手捡起了球杆,“谁先开局?”

    “规矩我定,你先开球,也别弄什么斯诺克浪费时间了,直接打9球如何?”

    所谓9球也是台球桌上最常见的一种游戏规则,以9号球入袋为胜局,每次击球都要打到桌面上号码最小的球,一般按照1-9的顺序进行清球,违规则会被对方发自由球。由于9号球入袋才是真正的胜利,故而9球也是悬念最高,节奏最快的一种赌球方式,深受广大台球厅老手的喜爱。

    “9球吗?你赌性可不小。”陈远鸣当然也玩过这种球,直接就识破了对方的心思。

    “都到这份上了,不赌还能怎样。”肖君毅嘴角划过一丝自嘲,“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跑是个什么滋味,难道你还能不知道?”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提及这个话题了,当初自己对孙朗一头热的时候,不巧也让肖君毅看在了眼里,如今会联想也不算奇怪,只是被三番五次提前,饶是陈远鸣也冒出了股邪火,深深看了对方一眼,他不再废话,俯下身去开始发球。

    9球讲究的是开球入洞,只有第一球入袋,下来才能继续击球,对于很容易一杆清台的玩法而言,这个发球自然也非常关键。然而除了几年前跟肖君毅玩的那把外,陈远鸣这辈子根本就没怎么摸过台球,找不到合适的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对手,突然上手自然很难直接进入状态。

    啪的一声,白色母球击中了1号球,球堆哗啦一下散开,向各个方向反弹开去,然而力度却有些过猛,两颗球堪堪擦着球洞滑过,无球入袋。

    “承让了。”肖君毅笑了笑,毫不客气的接过了局面。和陈远鸣不同,肖君毅本来就对台球很感兴趣,当年那局又意外输得凄惨,让他后来很是练习过一段时间。而且怎么说打台球也是时下最流行的娱乐之一,身处京城交际圈,这玩意也不会随意撂下。

    一球、两球、三球……随着啪、啪几声脆响,浑圆的码球一颗颗滚入袋内,肖君毅就没有收手,一杆到底,清了台面。

    从案旁站起身,他似笑非笑的看向陈远鸣,“陈董怕是工作太忙,忘了怎么打球吧。要不要再开一局热热身?”

    陈远鸣脸色不太好看,心情更是浮躁,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肖君毅这小子今天不但是有备而来,还有点势在必得的意思。上次那番打击非但没让他放手,反而激起了某种古怪的斗志,让准备到了别处的自己有些措手不及。

    深深一呼一吸,陈远鸣也没跟他客气,自己抬手把球码好,再次俯身开球。这次起手好歹有了些熟悉感,开球就进了一颗,他不由松了口气,前2颗球入得还有些勉强,但是到了3颗以后,熟悉感就上来了,再怎么说这也是玩过十几年的东西,不会那么轻易扔下。

    一杆一杆清扫着台面,陈远鸣的心也渐渐稳定了下来,手上更是稳健,台球是一种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运动,算错一个角度,用错一点力道,就意味着和胜利擦肩而过。放在平时可能还无所谓,但是这场,他根本就不能输!

    可能是专注度的不同,这场他打的也相当顺手,哪怕是那个位置相当刁钻的7号球,最终也顺利被击进了球洞,再推了8号球,终于轮到了最后一关,陈远鸣呼出口气,左右试了几个角度,刚准备发球时,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肖君毅突然开口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赢了这局,然后转身离开?”

    手一抖,球杆啪的一下击出,方向却有些不对,9号球慢悠悠的滚到了一边,白球却落入袋内。违规了。

    陈远鸣有些恼怒的抬起头,“肖君毅,你是故意的吗?”

    “废话,难不成还能看着你夹着尾巴逃走。”从球袋里掏出那颗白球,肖君毅在手上抛了两抛,稳稳的放在了自己需要的位置上,“有时候我都怀疑你的胆子是怎么长的,几百万几千万的大生意也没见你手抖一下,怎么轮到感情方面,就跟一只缩头乌龟似得。”

    “你……”

    陈远鸣刚想说什么,对方却已经俯下了身。这个9号球的位置不算好,肖君毅大半个身体都伏在了案台上,肩背拉的笔直,t恤微微上卷,露出一节劲瘦的腰肢。

    啪的一声,陈远鸣猛地回过神来,只见9号球飞快的坠入球袋,肖君毅慢慢站起身来,那双常年带笑的桃花眼里没了半点笑意,剑眉舒展,瞳色闪亮,像是某种盯着猎物跃跃欲试的猛兽。

    “三局,两胜。”

    四个字,不紧不慢。

    陈远鸣捏紧了手里的木杆,脸上几乎都挂起了寒冰,“然后呢?你觉得我就该乖乖认输?该他妈的跟着你肖大少胡搞乱搞?”

    面对陈远鸣这种明显的赖账行为,肖君毅脸上的神色没什么改变,视线也未挪开半分,“我是家里行三的,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真正的独子,也是最需要血脉传承的是你,陈远鸣陈董。还是说,你将来也会找个女人去结婚生子,现在不过是玩玩旱道的把戏?”

    陈远鸣不由微微一滞,他既没兴趣跟女人滚床单,也没兴趣为了子嗣搞什么花样。在养孩子这事上,他并不热衷,也没自信,根本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上辈子最多也就是百来万的身家,有没有继承人都不是大问题。而这辈子呢?就算现在他说不会生,有人肯信吗?

    “说不出话来了?”肖君毅随手撂下了球杆,向前走了几步,“上个月你说我想得太少,不过是玩玩而已,那现在我想清楚了,跟你这种人在一起,风险太大,我他妈不但要防男人还要防女人,要提心吊胆被家里戳破,要挂心是否影响公司的形象,更要命的指不定哪天你就甩甩手说不玩了,要去结婚生子,要好聚好散。”

    “所有让你感到害怕的东西,对我而言也是相同的,甚至压力还要大一些。不过……”肖君毅唇角轻轻一挑,“那又如何?”

    “这些天我他妈脑袋都想破了,但是想到最后,也只有一个答案:不试试看,又怎么能知道结果?我肖君毅不是那种看到危险就夹起尾巴逃走的怂蛋,人他妈就活一辈子,谁敢保证自己就不会行差踏错。事事都瞻前顾后,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

    随着这番话,那人越走越近,近到了跟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太阳已经高高悬在正空,开始散发初夏的热力,让对方身上的热度也为之蒸腾,陈远鸣死死咬紧了牙关,克制着自己想要后退的冲动,攥着木杆的手已经暴起了几根青筋,像是在“打或逃”之间犹豫不定。

    但是肖君毅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就那么直接的站在他面前,桃花眼微微一弯,露出了一个十分短浅的笑容,“两局了。陈远鸣,你愿意跟我试试看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