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2章 赌局

第132章 赌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带着微笑,肖君毅脸上的表情却无比认真,和3年前那个略带轻佻的纨绔子弟不同,时间洗去了他身上的浮躁和幼稚,像一块精心雕琢的钻石原矿,开始展现出属于自己的光采。面对这样的笑容和请求,陈远鸣没法不晃神。另一只鞋已经轰然落地,方式和结果却远远出乎自己的意料。

    但是……死死的站稳了脚跟,陈远鸣终于压下了心中的震惊和跃动,控制着自己的语调不致扭曲,他沉声说道,“这可不是游戏。试试,你想过如果这话让楼下那位听到半点风声,是个什么后果吗,”

    “行了,别扯我妈,她老人家也算是位敢爱敢恨的新女性,比你胆子大多了。”肖君毅摇了摇头,轻轻嗤笑一声,“我很清楚自家是个什么情况,也没想把事情闹到满城风雨。你在顾虑什么,我当然明白,但是我肖君毅也不是一辈子只能依附家族的废物。”

    视线扫过陈远鸣依旧绷紧的肩膀和眉宇间那份凝重,肖君毅放缓了语速,让声音更加沉稳坚定,“目前君腾的写字楼已经盖到了三期,第一间光缆厂也在天津投产。下一步我打算慢慢脱离北京,向河北外延发展。除了光缆之外,君腾的研发部也开始向路由器领域进军。这次深圳之行收获不小,华为的发迹模式给了我很大启发,以后的互联网将会一步步替代传统通讯,成为新的大势所趋,但是我想要的不是单纯的铺设线路,而是互联网架设的关键所在,是由光电缆、核心路由器一手支撑的计算机网络系统。你也算半个硅谷人,该明白这里面有多大的前景和机遇。”

    “就算比不得你的鹏程万里,我也不是只会在地上扑腾的草鸡。只要几年时间,君腾会慢慢壮大为一个真正的新兴企业,一个无需肖家的名头也能站稳脚步的公司。而到那时,我就有了可以直面一切的资本,我明白这不是什么轻松简单的事情,但是它也没你想象得那么复杂和困难。”

    “只是需要几年时间而已。”

    “不过……”肖君毅敛起了唇边那抹笑意,“……现在不说出来,恐怕你是不会给我几年的时间了吧?以你如今的身家地位,总能找到一个更好掌控,更‘适合’自己的伴儿,不给别人添麻烦,不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来一段乏味但是安稳的人生。”

    陈远鸣没有答话,只是握着球杆的手又紧了几分。

    “我猜对了?”肖君毅轻哼了一声,“也不难猜。其实更好猜的还有一点……”

    那双拂去了朦胧笑意的桃花眼直直锁住了陈远鸣的双眸,他一字一句说道,“你拒绝我的次数也不算少了,但是从不是因为我这个人,不是因为‘不稀罕’,而是‘不能’和‘不愿’……陈远鸣,你他妈还要骗自己骗到什么时候?”

    满室无言。

    陈远鸣喉头滚动了两下,最终也没能吐出半个字。如果肖君毅只是轻松的玩玩而已,自己还可以编出有无数种拒绝的方式,但是现在,他认真了起来,剖心剖肺的站在自己面前表白,甚至连未来都作出了打算,如此的光明正大,又如此的坦率自然。

    他该去试一试吗?

    这边犹自挣扎,那边肖君毅却突然退后了一步,再次从桌上捡起了球杆。“无法决断?那就再赌一局吧。这次玩你擅长的,斯诺克。”

    什么?陈远鸣微微一愣,捏紧的手指却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几分,“……你想,赌什么?”

    从桌上捡起一块巧粉,肖君毅随手往陈远鸣那边一抛,“一个吻,如何?”

    这话让陈远鸣伸出的手指都僵住了,蓝色的巧粉块擦着指尖飞过,吧嗒一声掉落在地。

    肖君毅却浑不在意的又拿起一块,轻轻擦了擦球杆的皮头,“怎么,已经没自信能赢了吗?”

    这辈子陈远鸣还没这么狼狈窘迫过,吸了口气,定了定神,他也走到了台球案前。“我他妈至今还想不明白你发的是哪门子疯,又看上了我哪点……”

    用三角框把22颗球摆好,肖君毅轻轻一笑,“大概是当年失血过多,脑袋糊涂了吧。”

    听到这话,陈远鸣的双眼不由看向对方的左臂,夏衫的袖口太短,透过最边缘的布料,能隐隐看到一道疤痕,印记不算浅,也不难想象掩在袖中的部分有多么狰狞。心脏咯噔一下,跳出了几分凌乱。

    拿开三角框,肖君毅轻轻磕了两下球杆,反问道,“那你呢?下定决心来赌这一局了吗?”

    站在桌前,陈远鸣看着那些五彩缤纷的台球,呼出了心中郁气,“既然是赌,就不一定是我输。这次谁先发球?”

    “咱们这局里,发球权永远都掌握在你手中。”肖君毅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一步退让几乎堪称绅士了。然而没有了步步紧逼,陈远鸣心态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刚才肖君毅说的那番话不断在脑中反复,上辈子他以为自己找到了最合适的人,谁知不过是场有去无回的豪赌。而这辈子呢?明知道是一把危险的赌局,却又不由自主,被拉入了局中……

    数不清的想法在脑中交叠碰撞,最终他只是摇了摇头,俯下身去,开球。

    斯诺克不像是9球,规则更加繁琐,难度也明显大了很多,就算陈远鸣这种玩过一杆清的老手,也不能保证自己每一局发挥都能那么出色。一颗红球,一颗黑球,陈远鸣尽量有条不紊的选择着角度和挥杆的力度,确保自己的发挥不致失常。

    而这次肖君毅也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做足了公平竞赛的姿态,甚至都没故意晃在他面前晃悠,干扰视线。只是再怎么小心翼翼,斯诺克也不是个简单的游戏,不过打了2红2黑,他就一杆挥空。

    “成绩不坏嘛。”肖君毅笑了笑,换手上场。

    明显比刚才打9球时认真了很多,肖君毅这次每一杆都挥的相当谨慎,局面早就被陈远鸣破坏,打起来自然不如开局时轻松,不一会他的额角就渗出了汗珠,有几点过于顽皮的在眉梢凝聚,沿着他微微上挑的眼角滑落。不过肖君毅没有花功夫去擦,就那么任它安静的流淌。

    陈远鸣不觉看得有些出神,直到啪啪两声脆响,才缓过神来。只见桌上又消了5颗球,只是不知怎地白色母球也滚入了球袋。

    笑着站起身,肖君毅从袋里摸出了那颗白球,“我该投诉你干扰比赛吗?目光灼灼,烧得我后背都快着了。”

    把白球扔给了陈远鸣,他眼睛一弯,“你是希望我赢呢?还是希望我输呢?”

    陈远鸣没有回答,把那颗白球放在了开球区内。

    “其实不论输赢,我们都可以继续打很多局。”这次肖君毅没有停嘴,慢悠悠的继续说道,“你今年才19岁,而我也不过24,不论是输赢,我们都有很多继续的机会。”

    啪的一声,红球入袋。

    “而且这事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如果你一名不文,或者我是个纨绔浪荡子,阻力可能还大些。但是你身家早就过了几十亿,还是美元。我又是个相当争气的新锐企业家,有种东西叫做阶级特权,反而没那么严苛。”

    啪的一声,又一颗黑球入袋。

    “再说了,如果都想着最坏的情况,这世上就没有可谈的人了。谁能保证永不变心,谁能保证没有任何阻力或斥力出现?天天操心那些有的没的,岂不虚耗生命。这年头就连流氓罪都不用挨枪子了,你又在顾忌……”

    “肖君毅!闭嘴!”忍无可忍的抬起头,陈远鸣喝到。

    肖君毅笑着举起了双手,“一报还一报而已。”

    面对这个痞赖动作,陈远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吸了口气,他继续推杆,只是思绪不由被带偏,脑子里乱哄哄的都是那双带笑的桃花眼。又打了几杆,手上一滑,再次击空。

    笑着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肖君毅把杆子一换手,“承让了。”

    话说的风轻云淡,但是拍在肩上的掌心净是汗水,把衬衣都打湿了一小块。肖君毅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点,状似随意的在牛仔裤上蹭了两下,继续握杆击球。看着这个略显孩子气的动作,陈远鸣突然就觉得心中层层叠叠的顽石塌下去了一角。如果自己在这个年岁,碰上这么个局面,会如何反应呢?恐怕比不上这人的万分之一吧……

    其实陈远鸣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在情感上的笨拙和匮乏,碰壁太多,压抑太过,才会饮鸩止渴。这是这一次,换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还会是鸠酒一杯吗?

    “远鸣。”

    一声呼唤把他从怔忪中唤醒,陈远鸣抬起头,看着站在两步之遥的那位青年。

    “吓傻了?没事,我只是领先了2分而已,你还有的是机会……”那双桃花眼里闪烁着一丝欣喜,像是察觉了什么细微的变化,不由自主露出了喜意。

    陈远鸣轻笑了一下,把杆往桌上一扔,“不玩了。”

    “什么?”欣喜顿时冻住了,眉峰耸起。

    “在你的主场里,玩来玩去也不过是任人宰割。”看着对方微微握紧的手指,陈远鸣摇了摇头,“游戏是不能玩了,不过你说的,我会考虑。给你一些时间,也给我自己一些。等到想清楚了,我们再来继续。”

    “你……”肖君毅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面前那人像是松脱了什么枷锁一样,不再局促紧绷,变得更加舒展,也更加让人挪不开视线。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但是似乎……也不坏?

    “行了,别忘了这是在哪儿,该吃午饭了吧。”从沙发上捡起了自己西装上衣,陈远鸣随意把衣服搭在臂弯,“我先下去了,你……收拾收拾吧。”

    说完这句,他转身就离开了房间,向楼下走去。看了看对方的背影,又看了看桌上的残局,肖君毅摩挲着手里的木杆,轻轻笑出了声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