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4章 衣锦

第134章 衣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间新房也是现今最流行的户型,两室一厅6o平米初头,家里没什么装修,只是在地板上贴了一层浅色瓷砖,为了保持地面整洁,还要专门换了拖鞋才能进屋。不过地上每一寸瓷砖都光洁如镜,能看出来是花了大力气维护的。

    跟着父亲的脚步,陈远鸣在屋里简单转了一圈。由于是厂里建的第一批新家属院,房间的结构比想象中的还要局促,三个屋子大小相仿,那时可没有什么大客厅小卧室的说法,主卧反而比客厅都要大些。

    次卧虽然没人住,但是收拾的相当清爽,看着摆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张小床,陈远鸣不由微微一笑。家具可以添,但是床还是原来的老床,显然是没舍得扔,不到1米7的窄小木板床,如今自己再睡上去,怕是连腿都伸不开了吧。

    陈建华显然也察觉到了这点,轻轻咳了一声,“你回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等周末我跟你妈去家具市场逛逛,给你换个新铺……”

    “不用……”

    陈远鸣刚想说什么,陈建华的双眼就是一瞪,“怎么?这次还不准备回家住?一张床而已,咱家还是买得起的!”

    陈远鸣笑了笑,没再说话,跟着父亲一起回到了客厅。原本客厅里就只能摆下两张小沙发和一个玻璃茶几,如今再把餐桌也支开,屋里就顿时就转不开身了。往常陈建华夫妻俩也不过是在厨房支个小桌子吃饭,今天儿子回家,哪里还管那么多。

    坐在这样一个拥挤狭小的客厅里,陈远鸣看着母亲手脚麻利的往桌上端菜,除了花生米和凉拌猪耳朵,还炒了一盘笋瓜肉片,一盘鸡蛋西红柿。三碗匀过的面汤,四个雪白的大馒头,盘盘碗碗都要冒出尖儿来。东西不多,但是胜在情真意切。

    陈建华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瓶白酒,不是自己让人送回家的五粮液,而是42度的杜康,一人斟上了一杯。王娟满面喜气的坐在桌边,看到丈夫拿出的酒,对着儿子就是一通埋怨。

    “豆豆啊,你送回来的酒真是太贵了,那次请小张她家那口子吃饭才知道,这五粮液居然要百来块一瓶呢,喝得我们直心疼。我跟你爸都攒着准备过年过节时送领导了,你也是,花钱也不能太大手大脚,出门在外不容易,你爸哪用喝那么高级的酒,抽那么高级的烟,浪费啊!”

    不过只是嘟囔了一句,她就开开心心的往儿子手里塞了个馒头,“怎么样?这次回来是准备在家里发展了吧?我都打听过了,百货楼那边的铺面3万块就能买到手,5o多个平方呢。等你回来盘个铺面,咱们也能好好在家干!你寄回家的那些钱妈都给你攒着呢,都快15万了……这次你不会再走了吧?”

    话中的殷切之意哪里还听不明白。这两年陈远鸣每月都往家里寄回5千块,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的开销,但是本意绝非是让父母攒着生利息的。笑着摇了摇头,他轻声说道,“暂时会在家里停一段时间吧,也在这边投资些生意,但是长远还很难说。”

    听到这话,陈建华的眉毛就皱了起来,王娟眼中露出了点失望,但是马上就又振奋了起来,用眼神止住了丈夫跳起来训话的冲动,笑眯眯的转过了话题,“先不说这些了,赶紧吃饭!先吃饭!”

    知道父母并没有死心,陈远鸣也笑了笑,从善如流的举起了筷子。王娟的厨艺相当普通,根本就是个刚刚能入口的水准,早些年家里穷,她又哪来的条件练习这个。不过吃惯了也就那样饭菜,反而多出了一丝怀念。

    饭桌上除了王娟兴奋的叽叽喳喳外,父子俩都没怎么说话,陈建华是沉默惯了,酒喝的滋溜溜,看着儿子的眼神也透着股自得,但是夸奖或劝慰的话却说不太出口。陈远鸣则是心中挂记着事情,没那么放得开。

    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等到该洗碗时,王娟硬是把要帮忙的儿子推到了一边,“大男人家进什么厨房啊!快去边儿坐着歇歇!”

    陈远鸣也不没坚持,站在旁边帮老妈递递碗筷什么的,一边状似随意的问道,“妈,最近家里情况怎么样?”

    “好着呢!”王娟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你爸最近要评先进队长了呢,听领导说下次提干都有可能,我最近逼着他去上电大,好歹咱也镀镀金,到时候说不定也能混个厂长当当……”

    “娟子,跟儿子说什么呢!”

    外面客厅传来了陈建华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引得王娟掩嘴一笑,小声跟儿子耳语道,“你爸他最近学的可下劲了,就是班里数他年龄最大、底子又差,现在还愁着呢……对了,你那个成人大学上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拿到毕业证了?真是正规大学吗?”

    这是当年陈远鸣跟母亲说过的,在北京接受成人教育,准备拿大学文凭,才稳住了一直想要催儿子回家的双亲。不过如今陈远鸣也算是人大的校董之一了,早就把这个忘到了脑后,被母亲这么一说,才记起这件事。

    “这个不用担心,很顺利。”随意掩饰了一句,陈远鸣话头一转,“那家里情况不错,亲戚们么?大姑、小舅他们还好吗?”

    王娟洗碗的手顿时一滞,嘴上也哈哈了两声,“好啊,怎么能不好呢。婷婷在一高学习成绩可好了,据说努力两年上北大都不成问题呢,圆圆也考上了一拖,争气着呢。家里都好,不用担心啦。”

    听着母亲敷衍的笑声,陈远鸣在心底叹了口气。是了,不管自己赚了多少钱,这些长辈们的事,还是不会有人告诉他的。这次如果不是张刚及时给自己打了电话,估计几年后他才能知道事情真相吧。

    但是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机,陈远鸣笑了笑,也没追问下去。帮母亲洗完碗后就一起到了主卧,看电视聊天。这时央视正在播放《武则天》,刘晓庆主演的片子,王娟爱看到不行,偏偏又忍不住要鄙夷那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武媚娘一番,神情别说有多纠结了。

    陈远鸣也不戳破,陪自家老娘闲话家常。父亲则偷摸把自己关在了次卧里,似乎在努力学习着什么。一直看到9点过半,一家人才收拾收拾准备睡觉。几个小时里不知被母亲灌输了多少遍赶紧回家的意思,当躺在那张窄小的木床上时,陈远鸣只觉得心头都轻了几分。

    其实对于这个家,他的情绪真是无比复杂。上辈子跟家里的关系闹得很僵,不论是外出打工还是不婚不育,都让父母指着鼻子骂过。家里过的困难,那两人可没有这辈子的轻松惬意,生活的重压让他们始终无法抬不起头来,唯一能够控制的可能只有儿子的人生,自己却不甘心沉沦在这个狭小的城市,每一次冲突,每一次决断,都让家里的关系又冷下了几分。

    而这辈子,由于时间紧迫,他又过早的离开了家庭出门闯荡。虽然实现很多目标,但是这个家却变得更加陌生。加起来两辈子,他跟父母之间多出了一个长达二十年的鸿沟,如何来填平这个沟壑,他心里其实根本就没一点谱儿,这可不是某种单机游戏,刷刷好感度就能改变一切,想要改变二老的观念,需要的又何止是另一个二十年。

    抬手揉了揉眉心,陈远鸣换了个姿势,让自己的长腿稍微舒展一点。就看明天了,希望能走好这第一步吧……

    第二天一大早,陈远鸣这次没有赖床,6点初头就醒了过来,这时父母早就已经收拾好早饭,吃完就准备上班去了。有点惊讶儿子居然起得这么早,王娟马上起身把锅里热着的白粥端了出来。

    “豆豆,快来吃饭,我跟你爸都要上班去了,你在家看看电视,或者出门逛逛街都行,中午我回来给你做饭……”

    “妈。”止住了母亲的动作,陈远鸣笑着把人按在了椅子上,“今天你跟我爸都请一天假吧,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什么话?!”陈建华马上皱起了眉头,“有什么不能周末再说吗?正经的上班时间,请的哪门子假!”

    王娟显然也有些困惑,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儿子干脆的堵了回去。

    “这很重要。至少要比一天的休假要重要都很多。爸、妈,请跟我走一趟吧,车已经停在楼下了。”

    这可不是商量的口吻,陈远鸣的神情多出了几分严肃,久居上位,这种气场上的压迫也是相当惊人的。陈建华和王娟两人立刻被镇住了,有点拿不准的互相看了一眼,王娟犹犹豫豫的问道,“豆豆你别吓我,真有什么大事吗?妈是不是该找什么人……”

    陈远鸣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坏事,跟我来就知道了。”

    有了这番做派,陈建华也相当罕见的没有说出什么让人糟心的话来。稍微收拾了一下,两人就跟在陈远鸣身后下了楼。这时正是上班高峰期,整个院里都是厂里的职工,还都是稍有身份地位的领导干部才能分到这种房子。一路上陈建华和王娟也跟不少同事打了招呼,由于没有骑自行车,还不得不跟一分厂的宋厂长结伴而行,宋厂长是要去小区外面坐小车的,对于陈建华和王娟那种拘谨的巴结很是待理不理,只是有些好奇的瞥了几眼夫妻俩身后跟着的小伙子,据说他俩的儿子,个头不小,穿得也人模狗样,但是听说是外面跑大车的,这不会是想回来找自己安排工作的吧?

    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然而走到小区门口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见来来往往的骑车人都忍不住向路边看去,还有不少在窃窃私语,像是有什么让人吃惊的东西。由于没骑车,王娟不由好奇的走快了几步,想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出了小区定睛一看,外面只是停着一辆汽车而已。

    不过刚才还在跟没精打采的宋厂长眼睛突然亮了,“哎呦,这不是大切诺基吗?谁家的?”

    宋厂长也是个识货的人,现在厂里的配车都是日产的尼桑和蓝鸟,级别已经不低了,但是跟大切诺基这种车型和块头的家伙还是没法比。男人嘛,总是更喜欢大车一点,连总厂那些高官们都不一定坐过,能在自家小区外看到也算是看了眼界。

    谁知还没等他夸完,站在车旁边的一个高大男人就快步走了上来,“老板,你来了。”

    宋厂长顿时一愣,老板?哪个老板?

    “嗯,张哥你辛苦了。”

    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宋厂长愕然的眨了眨眼,扭头向背后看去,只见陈建华家的那个小子从容的上前两步,向自己点头致意。

    “宋厂长,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回头再聊。”

    “好……好的……”说话都有点秃噜了,宋厂长张口结舌的看着那个据说是开大车的小子带着同样一脸震惊的陈建华夫妻坐上了轿车,绝尘而去。

    过了好半天他才一个激灵缓过神来,真是那小子的车?谁他妈说的这家孩子是开大车的啊?!没个几百万身家能坐得起这种车?!

    愤愤的啐了一口晦气,宋厂长不由暗自琢磨了起来刚才自己是不是随口得罪了人,老陈家也不厚道,让自家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这年头鳖孙年头,当官的还真不如个体户啊!

    王娟坐在车里楞了好半天,才终于缓过了神来,结结巴巴的看向身边坐着的儿子,“豆,豆豆这是你买的车?这是要去……”

    “别慌,妈。”陈远鸣笑了笑,“马上就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