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5章 露富

第135章 露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车开得确实不慢,这时市区面积也不大,只花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了城东,这里已经离市中心商业区和几个大厂有些距离,根本就不是陈建华和王娟会来闲逛的地界,因此当汽车驶进美华苑小区的时候,两人一起睁大了眼睛。只见规整的绿地上矗立着十几栋看起来就十分高档的建筑物,每家都是独门独院,不少户还配备着带有大铁门的车库,几辆高档轿车随意停在院里,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人家能住的地方。

    这是要去见谁吗,公司的大老板家住这边,王娟心里慌的厉害,一点也摸不清儿子的打算,因此当轿车停在一栋房子前时,她半天都提不起勇气走出车门。陈建华倒是比妻子好点,毕竟也是经常见领导的人了,知道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直接把妻子拽下了车,又神经质的抚平衣领,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父母的紧张陈远鸣当然看在眼里,但是对于这件事,他实在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自己经历的是真正传奇性的一夜暴富,只能一点点让父母接受他已经开始有钱有能力的事实,用潜移默化来影响他们的认知,现在,不过是最初的一步。

    快步走到两人身边,陈远鸣搀住了有些脚软的母亲,“爸、妈,咱们一起进去吧。”

    “这是要见谁啊?”王娟再也忍不住了,压低了声音问道,“老板姓什么来着?”

    “姓陈。”陈远鸣笑了笑,迈步向屋里走去。

    虽然只是传统意义上的独栋,而非真正的别墅,但是在房间的装修上,陈远鸣很是下了些功夫。大厅采取的是简约中式风格,不算奢华,组合沙发、红木桌椅,整面墙的开放式落地窗,看起来简洁大方,又多出了一丝家庭式的温馨。

    由于一进门并没有看到人,王娟悬着的心顿时放松了一点,被儿子按坐在了沙发上,她别扭至极的用手撑着柔软的沙发坐垫,准备见到主人后随时站起身。陈建华则是腰板挺得笔直,像是要接见总厂领导似得,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拳头捏的死紧,牢牢的压在膝盖上。

    然后两人就眼睁睁看着儿子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先到了杯茶摆在他们面前,又上楼转了一圈,拿着一叠文件回来。

    “觉得这房子如何?”陈远鸣随意的坐在了父母对面的沙发上,把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

    陈建华有点无措的伸手接过,房子如何?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要见的老板呢?王娟倒是被陈建华手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微微张开了嘴,她有些哆嗦的推了丈夫一把,“建华,你手里的是……房产证?!”

    中国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简称“房产证”。放在几年前,估计还没人见过这东西,但是从去年深入推进房改后,这个小红本本已经成了好多人心之向往的东西,掏钱就能把公家的房子买下来,变成自家的房子,对于大部分中国人而言仍是一种难以抵抗的诱惑。

    作为房契,这个证件的重要性一点也不亚于银行存折,哪家不是藏在柜底深处,生怕出现半点纰漏。但是陈远鸣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把一个房产证交到了他们手中。陈建华听妻子这么一喊,手抖的差点把东西撒一地。干咽了两口吐沫,他抬头看向儿子,只见陈远鸣轻轻点了点头,“这栋房子是我买下的,爸,我现在生意做得确实不错,足够养活咱们一家人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语气也十分平稳,但是陈建华夫妻俩就觉得脑中嗡的一声,跟听到了一声惊雷似得。王娟腰一软,就斜倚在了沙发上,陈建华则抖着双手打开了那叠文件,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各种协议等等一大叠文件,又是红章 又是硬皮本,每一个上面都写着相同的名字:陈远鸣。

    “这……这真是……”

    陈建华茫然的抬起了头,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这个房间,每一件家具都那么新、那么好看,大厅宽敞的似乎能抵上自家所有的房屋面积,别说还有拐角处的楼梯,光这一栋房子,恐怕都要好几十万吧?

    这真是自家的了?

    这时王娟终于缓过劲来了,伸手接过儿子递来的茶杯,咕咚咚就把一杯茶喝了个干净,又劈手夺过丈夫手里的文件,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几分钟后,她抬起了眼睛,双眼中闪烁着一点泪花。

    “这,这真是你买的?多少钱……”

    “大概40多万吧。”陈远鸣笑了笑,如今的房价真是让人惊讶,这样的独栋居然还不到1200块/㎡,加上改建和装修费用,也没超过80万。

    “那外面的车……”

    “也是我买的,比房子还要贵点呢,下面车库里还有辆尼桑,回头你们也可以学着开开,或者让张刚去接送都行。”

    脑子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王娟几乎是瞬间就加出了这些东西的价格,两车一房估计就要上百万了,再加上寄回家里的,这绝对已经是百万富翁了啊!!

    “你……你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陈建华花了好大的功夫,才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再怀疑。但是这种真实背后的东西有让他不由自主毛骨悚然,从儿子离家到现在也不过是4年时间,他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怎么可能赚来这么多钱?!

    “股票、投资。”陈远鸣吐出了两个词,“当年在上海,我在股市上赚了很大一笔,后来又投资了几个产业,才慢慢有了这些身家。不知你们听说过杨百万的名字吗?大概就是跟他差不多吧,只是没有把钱都扔在股市里,而是继续做生意去了。”

    自从92年股市大热之后,各种各样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哪怕是在这样的内陆城市,大家对于股票也不再是一无所知,尤其最近厂里传出要上市的消息,更是有人宣传了好多股市消息,什么一夜暴富、身家百万都是听说过的,同样也有不少赔钱发疯、跳楼自杀的小道新闻,但是这些东西陈建华从来都是当故事听的,就没想过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会落在自家儿子头上!

    王娟的反应慢些,但是关注点却更加明确,“那这些年来你赚了多少?”

    陈远鸣淡淡一笑,“上千万还是有的吧。”

    饶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王娟也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上千万!!!这两年就算是涨了点工资,她和丈夫也不过是每月200元的薪水,别说千万了,就是几十万都要花一辈子来攒,这样一个恐怖的数字,就从儿子嘴里轻轻松松冒了出来,让她怎能不心跳过速。

    飞快抓起来陈建华面前那杯水,王娟又是一口气喝到了底儿,转身就拉住了丈夫的胳膊,“建华!建华!儿子出息了啊!!”

    被摇了差点没坐稳,陈建华这时已经说不出话了,各种情绪在心底翻涌,又是激动、又是惶恐,还有一丝难以形容的憋闷,让他跟呆了似得根本没法动弹。

    陈远鸣也看出了父母过于紧张的情绪,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做了个请的姿势,“要不要跟我去屋里转转,以后你们也要搬过来了,可以先熟悉一下。”

    王娟马上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一把扯过了丈夫,“走!去看看新房!跟儿子一起去!”

    被半扯半拽,陈建华脚步踉跄的跟了上去,在陈远鸣的细心介绍下,一一参观了各个房间,有用来读书的书房,有用来看电视的娱乐房,有主卧和客卧,专门用来洗澡的房间,楼下居然还有一个保姆房,可以安排保姆入住。

    这哪是住家啊?!简直就是地主老财的大宅子了!王娟越看越兴奋,胸腔中已经被满满的自豪填充,她比任何人都坚信自家儿子的聪明能干,因此接受起这个“事实”,也惊人的迅速。相比陈建华的反应就正常多了,从纠结到目瞪口呆,又从云端到脚踏实地,一直走到车库时,他才真正长长舒了口气,用自家遍布硬茧的粗糙大手,轻轻摸了摸那辆小轿车光滑的漆面。

    “出息了……”

    是啊,他们老陈家也终于有发达了,可以堂堂正正走在别人面前了,虽然打造这一切的是儿子不是他,但是这辈子,也值了!

    从车库走回客厅的路上,王娟忍不住拉着陈远鸣唠叨了一路,厨房里的冰箱多么高级,浴室里还有热水,后面花园那么大,要不要种些东西,浪费了总不好……唧唧呱呱总是停不下嘴,而陈建华则有点犹豫的看着空荡荡的二楼,认真琢磨着能不能让大妹也搬过来一起住,他们一家现在窝在职工宿舍呢……

    当三人再次回到那间窗明几净的客厅时,还没等两人坐稳,王娟就抢着开了口,“豆豆啊,既然这么大的房子都买了,这次是不是准备回来发展了?”

    陈远鸣摇了摇头,“房子主要还是给你们买的,我的生意重心在外地,这次回来是跑个投资项目,不会一直呆着家里的。”

    “哦。”王娟沮丧的坐了回去,但是这次却罕见的没有再纠缠下去,就算是她也清楚上千万的大买卖不是说挪地方就能挪的,这可是儿子的事业,自己再怎么拎不清也该有个轻重缓急。

    陈建华显然也是同一个态度,但是重点却在完全不同的方向,“你那生意跟别人有合伙吗?可要掂量清楚,别给人骗了!你才多大点,咱也算是一夜暴富,把这些老本守住才是正经,这么大手大脚,赚钱艰辛败家易……”

    话还没说完,王娟就火了,“你说的是个屁!你赚个几百万来给我败啊!”

    “我不懂,你懂?!厂里生产要多少资金你知道吗?几亿的销售额才1、2千万的利润,钱是水上飘来的吗?!都用在吃喝拉撒上了还做个屁生意!”

    眼看两人就要掐起来了,陈远鸣微微皱起了眉,沉声说道,“爸,这些事情还用不着您操心,我心里有数。”

    这话顿时让陈建华冒出了火,但是看到儿子那张严肃的脸,他张了张嘴,又不知话该怎么说。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就算现在儿子把钱全部都赔了,也比他出息多了,但是这小子才几岁?连学都没怎么上过,耍这么大将来出问题了怎么办?这不也是为他好嘛……

    看着父亲脸上的表情,陈远鸣也没有废话,转头看向坐在一边干着急的母亲,“妈,昨天我问过你,家里有没有什么事,您说没有,现在我想再问一次,家里有没有什么事呢?”

    没想到儿子突然把话题转到了这上面,王娟脑子一时搭不上弦儿,支吾着不知该怎么回答。深深看了父母一眼,陈远鸣在心底叹了口气,面上却没有半丝动摇,干脆说道,“行了,大姨家的事我也大致有些了解,您今天抽个时间,安排我跟姨夫见一面吧。”

    话一出口,陈建华夫妻俩都愣了,王娟有点结巴的反问道,“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你大姨夫那边不是咱们能帮上忙的。”陈建华也皱起了眉头,“是他们厂子里有人使绊子,就算咱现在有了钱,也不可能疏通到人家厂里去啊,几大厂那是什么级别的,总厂厂长比市长都不低……”

    这次王娟难得没有反驳,也轻轻叹了口气,“豆豆,妈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姨夫那边就是个责任事故,顶多就是降至处理……回头咱也可以接济一下你大姨家嘛,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是吗?”陈远鸣微微一笑,“别担心,我就是问问看情况,也有快十年没见过大姨和大姨夫了,正好一聚。”

    听儿子这么说,陈建华夫妻俩反而面面相觑,猜不透这是个什么意思。看着父母略显茫然的神色,陈远鸣心底何止百感交集,对于现在这个社会,特别是在国企里工作了十几二十年的双亲而言,钱并不是真正万能的,哪怕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数字。官本位的思考模式如同一道符咒扼住了他们的手脚,如果不找一个突破口,不论他赚了多少钱,都很难在他们面前树立权威。

    自己太年轻了,这才是关键所在。如果是接近40岁时获得这一切,家中的控制权自然会转移到他身上,但是如今他还不到20岁,如果不用些别的手法,估计父母永远无法理解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能力,对于他们来说,自己不过是个15岁就离开了家的孩子。因此当张刚说起这事时,他马上就察觉到这是个改变父母态度、乃至大姨整个家庭的绝好机会,才匆匆赶了回来,如今看来,这一步不但要走,还要尽快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