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6章 疑问

第136章 疑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最终王娟还是应下了儿子的请求,跟大姐一家取得了联系,定在晚上登门拜访。

    和王娟夫妻不同,王婷当年跟着丈夫一起随军去了甘肃,一直在那边呆了足足有十来年,今年年初才回到家里。作为转业军人,还是连级干部,王婷的丈夫刘卫国经过一番人事安排进了市里的铜加工厂,在熔铸厂担任生产车间副主任。

    铜加工厂本来就是国家“一五”期间第一批苏联援建的重点企业,属于市里十大厂矿中的中流砥柱之一,加之这两年铜价飞飚,能进入这个厂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刚刚在厂子里上了半年班,刘卫国就赶上了一起安全责任事故。在他监管的分厂下,往锻炉里加料的料箱松脱,整个砸向炉体,造成价值几百万的炉体出现破损,两位工人重伤,所幸没有出现死者,才让事情压下没有闹大。

    但是这个安全事故必有人来承担领导责任,经总厂安全技术处的多番审查,责任落到了刚刚当上车间副主任的刘卫国头上,据下面提供的资料,刘卫国为了赶生产进度不顾安全操作规范,致使安全检修出现了疏漏,酿成恶果。目前最终处理结果尚在商讨中,然而撤职查办已成定局。

    在这样的大型国有厂矿里,一旦被剥下来乌纱帽,想要再次起复基本就是异想天开,这件事情对于刘卫国而言无疑也是一件改变人生的大事,因此张刚才早早把消息带到了。

    在听了张刚的汇报后,陈远鸣瞬间就想起了前世的一些记忆。虽然从没跟自己说过亲戚家的详细情况,但是在母亲的嘴里,姐夫刘卫国就是被那些“狗官”冤枉的典型,才会积郁成疾,落得个早亡的下场。只是跟表妹圆圆的腿疾一样,这种属于“大人问题”的事件,父母是永远不会亲口告诉他实情的。

    上辈子错过了这些,这辈子怎么可能再次错过。想要解决这件事,他如今已经有太多办法和手腕,但是陈远鸣却没有贸然行事的打算,他必须先亲眼见见这位大姨夫,从他口中了解一下事情的详情,才好作出决断。

    天刚刚擦黑,张刚就载着陈远鸣一家到了铜加工厂这边的家属院。由于是部队转业归来,厂里还给刘卫国一家分了间一室一厅的小套房,供两口子居住。儿子、女儿都在外面读书,家里过得倒也不算局促。

    “娟子来了啊,快进屋。”打开门,见到了妹妹、妹夫,王婷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两天为自家男人的事操碎了心,她脸上已经好久没有笑模样了。“你姐夫还在上班,等会应该就下班了……”

    看着面带笑容的大姐,王娟却是一阵心疼。才几天不见,她头上的白发明显又增加不少,在甘肃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家乡,姐夫还进了铜加工厂,本来以为苦日子算是到头了,谁知道又出了这么个事儿,让人怎么能放心的下。只是这次是上面那些头头脑脑们要使绊子,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又能怎样呢?

    没察觉自家妹子心底的纠葛,王婷跟两人打过招呼后,抬眼就看到了站在他们身后的年轻人,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惊喜,“这是豆豆吗?这么多年不见,也长成大人了!”

    “大姨好。”直到这时,陈远鸣才终于压下了心底复杂的情绪,轻轻唤了一声。

    刚才走进门,第一眼看到大姨时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位女性虽然皮肤略显粗糙,脸上皱纹也不少,还是能很轻松的看出她跟母亲年龄相仿。是啊,两人只差了2、3岁,可不就该年龄相仿吗?

    但是在前世的记忆中,大姨却始终是一副垂老模样,似乎比一生困苦的母亲都要年长十余岁。中年丧夫,又要拉扯大小三个孩子,生活早就榨干了她身上的精力,即便后来儿女成年,生活无忧,也再换不回她的健康和青春。

    带着这份难以形容的感慨,陈远鸣走进了客厅。由于是一室一厅,家里又没什么人,夫妻俩把小间收拾成了客厅。屋里也没沙发,就是摆了几张靠背椅和一张圆桌,又可以待客,又可以吃饭,倒是非常方便。

    招呼几人坐下,王婷从厨房拿来了大壶沏的毛尖,给每人倒上,顺手扭开了屋里的落地扇。房间太小,又是顶层,客厅里人一多就憋闷的慌。比起王娟一激动就碎嘴的毛病,王婷明显不太会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让茶让烟,还不时的拍拍陈远鸣的手,感叹几句回来就好之类的话。

    只是这次王娟夫妻心里装着事儿,聊天时多少有点心不在焉,还时不时偷眼看儿子的表情,陈远鸣表现倒是很正常,跟大姨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但是这种沉稳做派反而让夫妻俩更是摸不着头脑。几个人维持着不尴不尬的场面,一直到刘卫国回家才有了转机。

    “我回来了。”

    和往常一样,刘卫国打开了房门,刚想把手中拎着的馒头放在桌上,就看到了满屋子坐着的人。

    “呀,大妹来了?”他只是微微一愣,就反应了过来,视线直接落在了陈远鸣身上,“这是……孩子回来了?”

    “是啊。”王婷迎了上去,笑着接过了男人手里的馒头,“豆豆昨天刚到的家,今天就跟娟子一起过来了。”

    “早知道我就买点肉回来了……”

    刘卫国还没说完,陈远鸣就笑着站起了身,“姨夫,不用麻烦了。刚才我已经跟司机打过招呼,晚上在迎宾楼定了一桌。这么多年没见,咱们也该好好聚聚。”

    司机?迎宾楼?这一句出口,满屋子大人都是一愣。这年头迎宾楼也算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高档饭店了,怎么张口就定在那儿?陈建华夫妻还好,至少今天看了房子,又被打过防疫针了,还算能够接受。刘卫国夫妻也可没这个心理准备。

    刘卫国眉头就是一皱,“都是自家人,何必去外面花那个冤枉钱。”

    好歹也是老连长出身,刘卫国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是挺有点威慑力的,陈远鸣却只是微微一笑,“其实也是有些事想跟姨夫商量一下,还要顺便见个人,摆在那里最合适不过。”

    跟陈建华不同,刘卫国这还是十几年后第一次重见陈远鸣,虽然知道他小小年纪就去出外打工的事情,但是对这个人还没什么主观印象。如今一上来就是先声夺人,眼神又如此的认真。沉吟了片刻,他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了首肯,陈远鸣笑着一摆手,“那咱们就先下楼吧,时间也不早了。”

    王娟等人已经完全被陈远鸣搞糊涂了,迷迷瞪瞪的跟着他走下了楼梯,楼下这时已经停了两辆车,小宋把车库里那辆尼桑也开了出来。把满脸惊讶的大姨和一头雾水的父母送上了小轿车,陈远鸣指了指身边的大切诺基,“姨夫,咱们俩就坐这辆吧。”

    这时刘卫国的表情已经完全不同了,他可不是陈建华那样只会闷头干活的普通工人,再怎么说也是部队上出来的,只是这两辆车,还有开车那俩司机,就让他对陈远鸣刮目相看。这年头有钱人不少,但是能让明显是部队出身的老兵当司机,可就不多见了。

    并没有立刻上车,刘卫国反而转过了身,沉声问道,“远鸣,你这两年赚了不少钱?这次打算回来发展了?”

    “嗯,是赚了不少,这次回家乡是要投产些项目。”

    “什么项目?”并没有在赚了多少上纠缠,刘卫国直切重点。

    “先是矿山吧,准备在豫西那边开采稀有金属,下来再看情况。”

    这个答案可超乎了刘卫国的预测,要知道他所在的铜加工厂专营有色金属,基本就是铜、铝等大宗产品的冶炼,豫西那边虽然产铝,但是谁也不会把铝称之为稀有金属,既然跟自己现在的工作没有半点关系,又为何要找他出来这么正式的吃饭呢?

    明白刘卫国的困惑,陈远鸣倒是笑了笑,“在这里说也无妨,今天请你和大姨出来,其实就是想问下姨夫你现在工作上的问题,那个6.12事故,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刘卫国睁大了眼睛,被这一问搞的有些措手不及。6.12说的自然是月初发生的安全事故,那天他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后续处理很是花费了功夫。由于是大型安全事故,光是炼炉停运、伤员救治就是一大摊子事,身为生产车间副主任,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前前后后很是跑了几天,但是后续处理却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主管安全的处长联合车间主任一起制造了几份资料文件,把责任一股脑推到了自己头上,由于是刚到厂里,人生地不熟,又对国企这套案牍把戏毫不了解,他顿时就陷入了被动。

    如果真让总厂下达了处分,那么他面对的前景就十分不妙了,但是根本没有人能为他,或者肯为他作证。这种正职出事推副职本就是官场潜规则,国企又不像他曾经待过的部队那么单纯,在几次撞壁后,他现在也有点束手无策了,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总厂安技处身上,这两天正想尽了办法,想托人见一见安技处的魏处长,向他汇报一些情况。没想到这时却遇上了陈远鸣的问题。

    “问这个做什么?”刘卫国反问道,他可没有见人就诉苦的习惯,更别说是对着个小辈。

    “也许我能帮忙想些办法。”陈远鸣笑了笑,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突然问道,“事故真是因为姨夫你的失当安排吗?”

    “当然不是!”虽然没想清楚陈远鸣所说的‘办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原则性问题却不能妥协,刘卫国最终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这哪是一两个主任的安排失当问题,从前年开始铜价就一路飞涨,最高时都到几万块一吨了,厂里生产压力很大,各个车间都恨不得工人三班倒。我是部队上出来的,干得还是炮兵,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长期高强度连续作业的危险度,进厂熟悉了车间业务后,我就多次跟主任提起过这个问题,但是程主任他根本就不听,生产压力这么大,别说工人疲劳操作了,就连安全检查都压缩到了最低水准,就为了完成年度指标,最终才酿成了这么一起事故……”

    陈远鸣微微一怔,国际铜价飙升是他亲自经历过的,也不止一次下水操作期货交易,国内沪铜的价格变化他也心知肚明,但是却从没考虑过这些加工铜产品的矿厂面对的问题。铜价提升对于他们本应是件天大的好事,但是如果无视这样的安全问题,任何好事都能化作不可挽救的灾难。

    刘卫国却没有停下,继续说道,“由于我算空降过来的,又天天给领导添堵,这次才被他们装进了事情里。其实这种无伤亡的事故,责任处分还称不上严重,但是如果一直放任下去,指不定还会出多少事故。现在只是料箱侧翻,如果是铜水倾泻呢?是炉膛炸裂呢?那就是重大安全事故了啊!会死人的那种!”

    安静了片刻,陈远鸣话锋一转,“那姨夫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事呢?再托人找找关系?”

    “就是打算找找安技处的负责人吧。”刘卫国捏了捏拳头,“一方面是汇报一下我的事情,另一方面也要跟领导反应一下情况,这样下去怎么能行。怎么说我也带兵十来年了,任上就没用过一个伤残指标。现在兵不当了,转了民,一上来就是两个重伤致残,我回家乡可不是为了这个……”

    啊……听到这话,陈远鸣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今天见到这位姨夫时,他还没法把他跟母亲嘴里的“郁郁而终”搭上弦儿,如今正值壮年,刘卫国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奋发向上的上进味道,就算被卷入了责任事故,也没从他身上看到一蹶不振的颓唐表情,相反还是在努力寻找着解决问题的办法。

    但是这种做法真得称不上一个称职的“官僚”,太直率、也太鲁莽。把一个几乎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问题捅到安全部门面前,会得到怎样的处理结果?往好处说,只会被冷处理,或者敷衍了事。往坏处说,如果真得如他的乌鸦嘴一般中了呢?但凡是个心理正常的人,都不会感激他这种直言不讳,反而会为了自己的疏忽大意找各种各样的借口。那么把这层纸捅破的人,想当然也不会得到什么礼遇了。

    做了心中正确的事,却被终身冷藏,眼睁睁的看着安全事故发生,自己只能束手无策。这样的压力,对于一个退役军人而言,恐怕也是很难承受的。

    在心底叹了口气,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我知道了。姨夫,咱们先去饭店吧。”

    对话有些没头没尾,刘卫国到这时也没琢磨清楚,面前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意思,跟着陈远鸣上了车,他的注意力慢慢被汽车本身和驾驶座上张刚吸引,随意跟对方搭了两句话,两位前军人就有了默契,倒是交流了两句。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人,陈远鸣笑了笑,看来计划可能需要一些改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