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7章 震惊

第137章 震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一会车就开到了迎宾楼,下车时陈远鸣跟张刚说了声,“去告诉凯文,我到了。等会去见他们。”

    kevin是谁,怎么还用外国名,刘卫国也下了车,有点疑惑的看向陈远鸣,不过对方并未停下来解释,而是直接带他走上了饭店2楼的雅间。这年代的迎宾楼是真正的接待用酒店,在市里地位也算数一数二的,来往的不是领导就是豪商,根本没有平头老百姓。

    穿着一件最为普通的短袖衬衫,刘卫国走在铺着厚实地毯的回廊里,难免有些局促,但是身边女服务员表现的异常亲切,笑容可掬,态度谦恭,让他也不由产生了一丝底气。

    这时陈建华等人已经在雅间里就坐,连小宋都没下去,被这几位留在房间里壮胆撑场面,由于完全没有赴宴的经验,他们的座次也够乱七八糟的,让王娟坐在了主位上,进门看到这幅景象,陈远鸣微微一笑,也不戳破,干脆的在父亲身边的下手位坐下。

    拿起服务员递过的热毛巾擦了擦手,陈远鸣吩咐道,“开始上菜吧。”

    随着一声令下,热菜如同流水一般摆了上来。这年头谁上过高档饭店啊,最多就是混过别人结婚时请的大碗流水席,去外面苍蝇馆子吃饭的机会都不多。面对这样一盘盘连摆盘造型都精美绝伦的饭菜,陈建华他们几乎都要伸不开筷子了,饭菜吃在嘴里也嚼不出个滋味,反而生怕自己出了丑,落在房间里那些端茶送水的小姑娘眼里。

    陈远鸣也察觉了父母和大姨的不自在,直接挥退了这些服务员,让小宋开了两瓶茅台,陪着长辈们一起喝酒。没了外人,也被陈远鸣轻松自若的神态影响,几人终于放开了紧绷的神经,以及肚子,对着美味佳肴狼吞虎咽了起来。这么贵的饭菜,万一剩下了多可惜啊!!

    这边吃的开心,在迎宾楼西头的贵宾厅里,也是酒到酣处。今天是市委、市政府联合宴请投资商的日子,邀请的不是别人,正是年初到市里进行投资的美国大公司远扬基金的负责人宋凯文先生。自从宋先生抵达市里后,已经先后在市区和高新技术开发区投入了2千万美元的资金进行基础建设,修建高速公路和通往县区的国道、协调产业区建设、完善水电铺设,为市里的发展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这两年为了开发高新区,市里已经投入了近2个亿的资金,这年头市政府都穷得叮当响,本市虽是全国闻名的重工业城市,但是奈何近几年所有国企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亏损和负债,别说维持税收了,能不给他们贴钱都是万幸,只能从上到下都勒紧裤腰带过活,如今突然天降财神,怎能不让人欣喜若狂!

    而且跟其他外资企业不同,这个远扬基金并不是一上来就露出贪婪嘴脸,采取吞并或者入股的方式抢占基础资源和良性资产,而是闷不吭声的把钱投在了没什么收益的基础建设上,这一举动更是引来了一片惊愕和好评。据新上任的杨书记所说,远扬的幕后老板相当厉害,不仅跟财政部那边关系良好,还是飞燕集团的重要投资人,不论是财力还是实力都让人瞠目,必须全力配合远扬的工作,争取他们在市里扎下根子。

    有了大老板的指示,谁敢轻慢疏忽,只是远扬的这位宋经理实在不太好请,今天能够点头,自然是排除万难也要顶上。因此主管招商引资的李市长,负责城市建设的吴副市长,财政局的孙局长,还有市委的万秘书长一起列席作陪,给足了宋经理面子。

    席上聊的也颇为投契,在第一轮基础投资完毕后,远扬已经把他们的下一步计划递交给了市政府,想要联合市里一起开发豫西那边的钼矿。对于这个提议,市里还是相当重视的,现在钼的价格不算太高,但是奈何豫西那边就是个穷山沟沟,根本没有什么投资价值。听远扬的意思,这次开矿只是他们计划中的第一步,下来则是以钼矿为依托,铺设光盘涂料生产线,并且充分发展利用钼产品的剩余价值,建立一个新的工业体系。

    新工业体系啊……如果是别人这么吹牛皮,市里那些头头脑脑们怎么也得深思熟虑一把。但是远扬不一样,这两年飞燕集团彻底让合肥尝到了甜头,围绕光盘产业诞生的新工业体系对于整个安徽省都是举足轻重的。为这一个企业,多少大员升迁的升迁,获利的获利,仕途、钱途都一片光明,如果能有个跟飞燕相仿的集团在本市诞生,那么对于他们这些任上的官员,意义不言自明。

    有了这么个前景召唤,谁能不鼓足了干劲?酒桌上就别提有多其乐融融了。

    李市长率先举起了酒杯,“宋总,再敬您一杯!年纪轻轻就能担任远扬副总,前途不可限量啊。”

    宋凯文笑了笑,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他也算从小在美国长大,中原这种灌酒风气见识的可不多,经历了两次都快被吓毛了,这次如果不是老板发话,说什么也得换个场合再来商谈。果不其然,李市长这边一碰杯,咕咚咚一杯2两分量的茅台就下了肚,下面满桌都是酒到杯干,害得他也不得已多喝了两口。

    如果是别的场合,市长都干了还有人不干,那绝对是不给面子,但是这次李市长也不糊涂,别看宋总一副中国人长相,但是人家是地地道道的美国国籍,属于黄皮香蕉人,不能以自己这边的习惯度之,干半杯就很给面子了。

    笑呵呵着让了两句菜,李市长放下了筷子,继续刚才的话题,“听宋总的意思,远扬是要在几大厂矿里寻找合作伙伴呢?”

    “是啊。”宋凯文笑着答道,“我们看好的就是贵市的基础工业体系,比如开采完矿石后的冶炼加工,比如研制新的化学试剂。不论是铜加工厂还是黎明化工院都能称得上国内一流,新产业也需要原有工业的支持嘛,能够让一些企业转型,为我们提供服务,也是件好事。”

    可不是嘛!李市长几乎都要拍大腿叫好了。这年头哪家国企不想转型,但是厂子越大包袱越重,轻易不敢翻身挪动半步。除了职工基数过大外,企业的资金和技术又长年短缺,可以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会轻易接手这一团乱麻。但是远扬不同,真的不同。只这半年来的表现就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甚至可以说,这家公司就不是来捞钱的,而是来助人为乐的。

    想到这里,李市长又举起了酒杯,脸上露出了真挚的笑容,“宋总一番话,真是让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啊!哈哈,之前听杨书记说远扬跟我市也有些渊源,我还不敢相信呢,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宋凯文微微一笑,“还别说,贵市跟我们远扬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我们集团的陈董就是在市里长大的嘛,现在发了家,自然要回馈乡里。”

    刷的一下,饭桌上七八双耳朵都竖了起来,李市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的青年,这事虽然之前在小道消息里听过,但是还是第一次有人确认呢,远扬的幕后人真是本市人?

    旁边万秘书长飞快搭上了话,“这么说来,我市也算交上了天大的运气啊!只是可惜陈董日理万机,至今还无缘得见。”

    “嗯,其实最近要谈一些重要的事情,陈董已经回到了市里,今天约在这边也是他的意思,等会应该可以来拜访一下各位领导……”

    宋凯文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一阵碗碟翻到声,也不知是谁碰翻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但是这时哪还能顾得上他啊!市委、市政府的两大要员都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

    李市长反应神速,马上就站起身来,“陈董也在迎宾楼用餐?那我们可真要去叨扰一杯才是……”

    “别。”宋凯文笑着拦住了对方,“陈董那边是家宴,不太方便见外客,刚才他的司机已经来说过了,过十几分钟就会过来,还要劳烦各位领导稍待片刻。”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能当上市长那是个什么情商,李市长顿时哈哈一笑,又坐了回去,“真是没有想到,我们这种山沟沟也能飞出金凤凰啊!陈董有心了,宋总你也费心了!来,喝酒,喝酒!”

    再次举杯,人人面上可都有些魂不守舍了,这位传说中的陈董可是位只手通天的人物,别说远扬或者飞燕的基业,就是上面的部委能说上话的也不止一家两家,如果能给他留下个好印象,是不是也能换来一场造化呢?!

    那厢喝得忐忑,这边陈远鸣看了看手表,从桌前长身站起。“爸、妈、大姨,你们先在这边吃着,我跟姨夫出去一圈,有几位领导在附近吃饭,正好去见见人。”

    陈建华一愣,放下筷子,“那……那我们是不是也……”

    “不用。”陈远鸣答得干脆,“只是解决一下姨夫工作上的问题,马上就会回来。”

    话一出口,满桌皆惊。这还不到半天,连事情经过都没弄明白,要怎么个解决法?陈建华刚想再说什么,陈远鸣已经离开了座位,向姨夫点头致意,“姨夫,咱们走吧。”

    看着外甥淡定的神情,刘卫国将信将疑的站起身,跟在他背后走出雅间。张刚正守在外面,看到了陈远鸣的身影,立刻上前一步给两人引路。二楼的结构并不复杂,只是几步路就来到了贵宾厅门口,看着豪华门扉上挂着的字样,刘卫国不由也紧张了起来,迎宾楼的规格已经不用复述,在迎宾楼里还能占据贵宾厅,可想而知里面人身份之“贵”。

    然而他的紧张并没有影响其他两人,简单敲了两声门,张刚就推开了那扇装饰过度的门扉。

    “陈董。”

    一个声音迎了上来,刘卫国看着一位比外甥大些的年轻人从席间站起身,快步向这边走来。然而先不提这个称呼,随着这声呼喊,席间稀里哗啦就是一阵响动,整间屋子里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刘卫国顿时目瞪口呆起来,不知该如何反应。

    陈远鸣倒是毫不在意,笑着跟助手打了个招呼,“凯文,帮忙引见下吧。”

    不引见还好,这一引见,刘卫国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别说市长、秘书长这样的大员,就是他们带来的局长、区长都不是他随意能够见到的。可是如今这些大人物无一不面带笑容跟自家外甥握手致意,别说高官的排场,就那副亲密劲儿,不知道还以为是见到了自己的衣食父母呢!

    笑着跟屋里所有人打过了招呼,陈远鸣接过张刚递来的酒杯,向众人虚敬了一下。“今天招待不周,还请各位见谅。”

    “哈哈,看陈董说的!”李市长也连忙端起了秘书递过来的酒杯,“本来是我们宴请贵公司的,招待不周这话还该落在我们头上啊!说来惭愧,如果不是宋总提起,我们还不知您也回了市里呢,让陈董见笑了!”

    “李市长太客气了。”陈远鸣微微一笑,“还有万秘书长,这半年来远扬承蒙大家的照顾,鄙人都放在心上了。今后一段时间,还要拜托诸位,为远扬在市里的发展打好根基。”

    “陈董太见外了。”万秘书长满面笑容的接到,“听杨书记说过陈董的事迹,但是万万没想到陈董居然如此年轻!我们这些老骨头是比不上了,今后市里的发展还要靠陈董大力支持啊。”

    “客气了。感谢大家的心意,那我就先干为敬了。”

    说着陈远鸣一口饮尽了玻璃杯中的白酒,换来满堂喝彩。杯子刚放下,就被一旁的孙局长迅速满上。

    陈远鸣这次却没有接过,虚让了一下,笑着说道,“今天家里还有点事,酒是真不能再喝了,等改日再约各位一起吃个便饭。”

    孙局慌忙把杯子挪开,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多喝伤身,还是家人重要。”

    没理会对方露骨的巴结,陈远鸣转身把刘卫国引到了前面,笑着向那些市领导们介绍到,“这位是我家大姨夫刘卫国,在甘肃那边为国效力多年,年初才转业回到市里,在铜加工厂上班,也请各位领导多多关照了。”

    听到铜加工厂几个字,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刚才宋总说远扬要跟铜加工厂合作呢,原来还有这一层道理。李市长顿时露出了笑容,“难怪如此英气勃发,原来是转业军人啊,刘老弟现在在哪个分厂高就呢?”

    “熔……熔铸厂……咳!”刘卫国紧张的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吭吭哧哧把话自己的职务报了上来。

    李市长倒是没露出半分不耐,反而让秘书给端过了杯酒,笑呵呵的要跟他碰杯。刘卫国哪里能跟陈远鸣一样想推就推,稀里糊涂就被一圈人灌了个遍,最后还是自家外甥把他从人堆里捞了出来。

    “好了好了。今天就不叨扰了,等改日我再到市里拜访各位吧。”陈远鸣笑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就飘然退场。

    眼见人都走了,在官场上混油了的各位哪还能不清楚情况。这位陈董今天恐怕还真不是来见他们的,而是让他们见见这位“大姨夫”啊!有大姨夫,就没有大舅子吗?没有爹妈吗?家宴家宴,明晃晃的亮出来,恐怕就是想要稳固自家人的身份地位了吧,只是放在明面上的好提拔接触,没有引见的,还要从长计议。

    李市长使了个眼色,他的机要秘书立刻找借口退了席,直接跑去迎宾楼找负责人去了。

    这边暗潮汹涌,那边陈远鸣已经扶着刘卫国走回了雅间,才短短几分钟,刘卫国酒杯灌下了七八杯高度酒,哪怕酒量过硬,这时也有些高了。又惊又喜还有些腿软,要不是陈远鸣在旁边搀着,他真可能跌倒在回廊上,在妻子和妹妹、妹夫的愕然目光中坐下,他用手抹了把脸,才把那股心跳过速的劲儿压下。

    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那么多大人物,说见就见了?为什么见了还不提自己的事?看样子怎么完全颠倒了个,不该是他们去巴结那些大领导吗?

    陈建华有些吃惊的看着妹夫失态的模样,再才去了十来分钟,怎么跟被灌醉了似得,儿子这是去见什么人了?王娟也有点犹豫的看了大姐一眼,轻咳一声,“姐夫这是喝多了吧?豆豆你也真是的,怎么能拉着姨夫去陪酒呢……”

    “不……不碍事……”陈远鸣还未开口,刘卫国先说话了,“我,我就是坐会,坐会就好……”

    面对这情形,谁还能吃得下去,王婷忧虑的站起身,“豆豆啊,要不咱们把菜收拾一下,先回家吧。你姨夫恐怕是真喝多了……”

    “就是就是。”王娟也站了起来,“咱能要个塑料袋吗?菜都没吃多少,浪费了可惜。”

    陈远鸣微微一笑,跟小宋打了个招呼,让他出去找服务员打包,自己则坐到了刘卫国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姨夫,不用担心,你的事情马上就能处理好了,只是接下来要怎么办,还要你做出个决定。”

    我……我能做什么决定?满心都是茫然,刘卫国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时两个服务员快步走了进来,拿着一大叠干净的塑料饭盒开始打包。旁边还跟这个大堂经理,满面歉意的微笑。

    “真是对不住,没有招待好大家。我已经让厨房备了一些蔬果和糕点,一起给您打包了,还请多多见谅。”

    小宋则凑到了陈远鸣耳边,轻声说道,“帐已经挂在市政府的账单上了,没让付账。”

    陈远鸣颔首,“我知道了。”

    见老板没有反对,小宋退后一步,站在了张刚身边。听这家还有外带的蔬果,王娟别提多高兴了,“不愧是大饭店,服务就是过硬!”,她笑着跟大姐一起帮两个妹子打包起来,弄得两个服务员又是窘迫又是尴尬,动作又快了点。来迎宾楼谁还打包剩菜啊,这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堂经理可是知道内情的,哪还能让客人动手,连忙也冲上去帮忙,屋子里顿时一片混乱,倒也多出几分趣味。陈远鸣站起身,轻轻的舒展了一下肩背,微笑着注视着眼前景象。下来,就要看那些聪明人的反应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