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38章 落差

第138章 落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天夜里,就有人开始忙起来了。最先得到消息的,自然是铜加工厂的高树森厂长。其实今天高厂长正按原计划设宴款待冶金工业部下来视察的领导,酒喝了还没一个小时,秘书手里的大哥大就响了七八次,区主任、局领导、市长秘书这种级别的还可以缓缓,但是当李市长直接打电话过来时,高厂长终于坐不住了,跟领导告了个罪,跑到外间接起了电话。

    “老高啊,你可算运气来了,”电话里传来了李市长中气十足的声音。

    “哈哈,有李市长这句话,我可惊喜交加啊,这是有什么好事情了?”

    虽然一头雾水,但是高厂长嘴上的哈哈可没停,要知道李市长可是主管招商引资的领导,对于僧多粥少的国企而言,不啻于一块肥肉,平时都是恨不得贴上去巴结的人物呢,如今突然找上门来说这么一句,怎能不让人又惊又喜。

    “今年来市里那个远扬基金,你知道吗?那家美国公司。”

    “当然知道!怎么了?远扬有意要跟我们合作了?”

    说起远扬这个大财主,市里谁人不知。光基础建设就扔了2千万美元进去,换算成人民币都上亿了,听说下一步准备到山沟里开矿,但是矿产这东西开出来,怎么冶炼、怎么提纯、怎么深加工都是问题,高厂长可不傻,豫西那边虽然钼矿为主,但是其他铝、金、银之类的金属也不少,如果能跟他们达成合作关系,对铜加工厂可是件天大的好事。这都盯了几个月了,难道今天终于有消息了?

    “哈哈,比那还要好点。”电话里李市长的笑声格外爽朗,“这消息我可只跟你说啊,远扬的幕后老板似乎就是本地人,还有个大姨夫就在你们厂,名叫刘卫国,在熔铸分厂当副主任。”

    “什么?”高厂长顿时一惊,转而又是一喜,“您直接见着了?”

    “可不是嘛,专门引荐啊。”

    ‘专门’二字别提有多意味深长了。

    高厂长哪里还能掩住嘴角的笑意,这年头不怕别人惦记,就怕没有让人惦记的价值。这样光明正大的把亲戚摆在了前台,含义恐怕也不难猜测。如果能走好这步棋,对他的仕途可是大有助益。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高树森也是又门路的人,相当清楚远扬基金在冶金部方面的能量,这次副部长来市里考察,还专门提起过远扬的名号,让他多多关注,争取搞好关系。有了副部长这句话,高厂长如何能不心痒难耐。

    如今的国有企业可不像十年前,厂长终身任职就能混个不愁吃喝,胆大点还能赚的盆满钵满。在这个国企没落,人人自危的年代,终身制反而成为了负累,谁知道哪天就不堪重负沉了船呢?光是享受副部级待遇又如何,落到那些市长、副市长面前,还不是要低头做人,哪里有亲自出任一方大员来得爽快!

    如今他已经把握住了铜价飙升的大好时机,又在上面活动了很久,如果再从远扬那边借一把力,说不好也能捞到个上佳的考评,直接给升迁个市长干干呢!压抑不住心头火热,高厂长迭声称谢,拍着胸脯跟李市长打了包票,一定好好把握住这次机遇。

    挂了电话,高厂长也顾不得贵宾厅里坐着的领导了,直接给厂办秘书科发去指示,让他们尽快把刘卫国的资料报上来,他要亲自审查!

    算盘打的噼啪响,谁知这一查,却整整花掉了2个小时,这边招待宴早就结束了,那边厂办还磨磨蹭蹭给不出个结果。由于陪酒也喝了不少,高树森这会都是强撑着精神了,浓茶灌了一壶又一壶,就差对着茶壶开喝,那边消息才终于姗姗到来。

    和厂办主任一起登门拜访的还有安技处的程日超程主任,带着一副讨好的笑脸,两人递上了那份关于刘卫国的资料——证据确凿,撤职查办。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文件,高厂长两眼都有些发直了,可是对面程处长还讨好的说道,“厂长放心,文件我们已经核实过很多遍了,绝对查不出纰漏……”

    “这他妈就是你们准备的资料?!”脑子里嗡嗡作响,高厂长也不是笨人,看看这份文件的日期,再看看安全事故发生的时间,怎么可能猜不出远扬老板今天把刘卫国介绍给各位领导的用意,这他妈哪是来求提携的,分明是在打人脸啊!

    敏锐的发现大老板情绪不对,程处长咽了口唾液,“其实刘主任的威胁性也不大,我觉得这样就差不多……”

    “差你妈逼!!”简直佛都不能忍啊!啪的一声把文件甩在了程日超脸上,高厂长破口大骂,“老子是让你们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吗?!一个上班才半年的生产车间副主任,跟他妈安全事故有个屁关系!去把熔铸厂的小焦给我叫来,我倒要,他手下这些狗屁玩意是怎么干事的!!”

    隔日,天光大亮,日头正好。美华苑的大宅中,也开始了另一轮建设。

    由于太过兴奋,又喝了不少酒,加之新房里那种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床太过消磨意志,陈建华夫妻俩双双睡到了个前所未有的大懒觉。醒来之后,两人就再也按耐不住,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怎么收拾新家的问题。

    这个宅子里东西太齐全了,锅碗瓢盆、家具电器,样样都新崭崭的,让本来想从旧宅搬东西过来的王娟都有些无从下手。跟这些真正的高级货比起来,家里那纯粹就是堆破烂,放在屋里都觉得不合适。但是好好的东西也不能扔吧?至少衣服、贵重物品和一些日用品还是要搬过来的。

    最终两人还是决定回家收拾一趟,结果搬东西差点搬回了一堆人,就算加了点谨慎,大切诺基往小区门口一停,就引来了无数的目光,再加上几个好事者的口口相传,帮他们收拾东西往下楼搬的就来了十几个。好在王娟还有点财不外露的理念,才没让陈建华把人都引到家里。

    即便是这样,两人也应下了一堆请客吃饭的承诺,看着曾经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们笑容可掬的面孔,陈建华都觉得有些飘飘然的恍惚了。王娟兴奋归兴奋,心里却清楚明白得很,请几顿饭还是小事,怎么稳住丈夫,让他不老想着把妹子接回家住才是正事。都几十岁的人了,婚都接了两次,她陈秀丽还不能照顾自己吗?这是当哥还是当爹啊!

    这边在大操大办,陈远鸣却根本就没有参与父母这些“纠葛”,一大早就驱车赶往了远扬总部,他回来可不是纯粹彩衣娱亲的,远扬在市里的发展才是关键。

    花了一上午时间,他认真梳理了一遍目前收集到的资料,如今这个城市如同被层层火山灰掩盖的活火山一样,压力之大、危险之重简直让人瞠目,如何以钼矿为基点,撬动整个城市的经济和民生,还是一盘复杂而危险的棋局。

    不过在审阅了一上午资料后,最终陈远鸣着重圈出了几份文件,其中一份文件的封面上写着一行醒目的黑体字:信托集团。

    在如今的政府高层,可能会有人不知道国兴基金,但是绝不会有人不知道信托集团的大名。由总工程师一手钦定,前国家副主席创办设立,信托集团就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改革开放对外窗口,也是国家进行对外投资的重要试点之一。

    和国兴在期货战场的做法不同,信托集团走得是金融和实业并举的路线,银行和以外汇为基础,以收购良性资产为目标,采取融资、并购等手段,在国际市场争抢打拼。有着国家宏观经济的指引,它在国内的投资也相当具有目的性,最近一起就是注资本市的矿山机械厂,使之成为信托集团麾下一员。

    购买别国的矿产本来就是信托集团的一大己任,开采和挖掘自然也是重中之重,同样作为“一五”期间的援建大厂,矿山机械厂在国内的矿山开采业地位超群,实力也是拔尖,但是由于常年负累太重,已经失去了原有优势。信托集团这次的并购,意图还是相当明确的,就是振兴这个极具实力的大厂,让之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而同样准备进入采矿业,远扬跟信托集团的接触恐怕势在必行,从孙国强透露的一些信息来看,这次期铜大战之后,真正操盘收购那些矿业公司和矿山的,恐怕也不是国兴,而要落在信托集团这种规模的企业身上。那么于情于理,他都该找时间跟这边的区域负责人好好谈谈了。

    但是还没来得及安排宋凯文去联络,张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老板,刘哥说想见见你……”

    刘哥?愣了一下才明白张刚说的是谁,陈远鸣露出了笑容,那群聪明人已经处理妥当了吗?

    “请他来我的办公室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