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46章 重塑

第146章 重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着父母脸上别扭又略带尴尬的神情,陈远鸣笑了笑,在两人面前的沙发上坐下,语气温和的问道,“家里的事?这两天开始有人上门了?”

    这话堪称一语中的,王娟只觉得身上莫名一轻,忍不住吁出了口气。看看,儿子果真就是不一样,早就猜到了吧!陈建华却稍微有点不自在,沉声问道,“你真没到咱厂里疏通?还有开那个矿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你姨夫说规模可不小!”

    这番话说的严厉,但是不难看出说话人的色厉内荏,陈远鸣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这两天我在省会那边就是跑矿场的事情,见了不少人,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如今矿山开发已经快要定下预案了,由我、投资集团和市里三方合作,规模的确不小。等矿场真正进入良性运作,未来必将成为豫西的支柱产业之一,对一些消息灵通的人而言,自然会生出想法。”

    听到这番话,陈建华明显愣住了,把自己原打算说的东西忘了个一干二净,结结巴巴的问道,“投……投资集团?买下矿山机械厂的那个投资集团?”

    前两年矿山机械厂重组的消息在市里也炒得沸沸扬扬,不少国企职工都羡慕得矿山厂交上了好运,能被这么一个大集团收购,据说厂里工人的工资都涨了不少呢。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被新厂子辞退,出来堵路闹事,折腾了好一段时间。

    “就是那个投资集团。”陈远鸣答得肯定,“今后可能还会跟他们展开进一步合作呢,这个矿场只是先期投入而已。”

    即便是陈建华和王娟这样的普通工人,也不会傻到听不出这段话代表的意思,市里都打通了关系,连投资集团那么大的公司都谈起了什么合作,这次儿子手笔之大可能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王娟呆了一会才嗫嚅道,“那,那你姨夫的工作呢?咱……咱还能做主吗?”

    “放心,就算是合营,我在矿场里的股份也不会低,姨夫这人忠厚老实,责任心又强,正适合负责安全方面的适宜。不过不会让他直接当主管,先下去磨练两年吧,等到意识和技术都到位了,再谈其他。”

    这话说得风轻云淡,但是让王娟夫妻俩完全不敢插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么正式的问起儿子的工作,然而说起公事,陈远鸣就跟变了个人似得,不论是面上的表情还是说话的腔调都透着一股让人敬畏的东西,这派头,就连分厂那些厂长们都不一定有啊。

    这是真成大老板了啊……几天的经历下来,饶是陈建华这样心存疑虑的,也不得不承认儿子天翻地覆的变化,原先就不是很足的气势,顿时又弱了几分。

    王娟倒是比丈夫多些心理准备,在接受了实事后,马上就想到了姐夫和弟妹曾经说过的那番话,“那……远鸣,妈是不是该辞了厂里的工作呢?这两天车间主任都来探病了,让我别扭的要死。我也听你姨夫说了,这些人就是心存不轨,万一收了人家的好处,指不定要怎么麻烦你呢……”

    面对母亲的担忧,陈远鸣微微一笑,“这个其实不用太担心,只是妈,你确实想好要辞职不干了吗?离开熟悉的工厂,适应家里的新环境。”

    “我想好了!”比起前两天的彷徨,这次王娟答得相当肯定,“天天对着流水线有个什么劲儿,还不如在家享享清福,将来你结婚后,再帮着媳妇带带孩子什么的,不比在厂里受他们的闲气要强!”

    陈远鸣的眉峰微微一簇,旋即绽开笑容,点了点头,“也好,等回来我会请一位保姆,让她帮着分担些家务,如果将来您有什么想做的,也可以直接跟我说,咱们再来考虑。”

    王娟张了张嘴,刚想说家里不需要保姆,陈远鸣已经把视线挪到了父亲身上,双手轻轻交叉,他放缓了声音,“爸,您又有什么打算呢?”

    陈建华坐在一边,老半天没说出话来。比起妻子轻松随意做出的决定,他心底的情绪要复杂很多。这些天,厂里领导的变化确实让他心惊,一些往日熟悉的工友态度也陌生了几分。在国企厂矿里是没有秘密可言的,就算是他们这些不喜欢八卦的汉子,多少也会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看着眼前的一切都一步步的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又何尝没有焦虑?

    但是那终究是他工作了20年的厂子。从县城里走出来,甩脱了泥腿子的命运,他是抱着何种骄傲的心情开始自己的工人生涯。当学徒的那两年里,他是班上最认真好学的,靠着一股子吃苦拼命的精神,终于分配到了现在的车间,跟着师父学到了不少磨工绝活。在他们那个生产车间,年年都能达到100%的产品合格率,他还有好几次拿到了技术标兵的奖金和小红本本。

    这本该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当一个骄傲的国企工人,有一份能够养活老婆孩子的称心工作,就算没本事当上领导,他也能认认真真完成自己该干的事情,就像一枚标准轴承一样,在需要他的地方奉献自己的一切。

    然而母亲的重病却改变了他的生活,为了治病,家里花了很多钱,借了很多债,最终只留下了满满的伤痛。这些钱本来也不该是大问题的,但是一夜之间,国企突然就变成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改革开放了,曾经的铁饭碗被滚滚浪潮掀翻,市面上开始出现那么多新奇的玩意,物价在一步一步上升,粮票不再值钱,而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也容不得他再过上体面的生活。

    除了一身生产线上练就的好技术外,他一无所有了。生活的重担压弯了他的脊梁,也让他失去了很多很多东西,直到儿子跪在地上的那一声硬邦邦的话语,才让他惊惶又茫然的重新睁开了眼睛。

    那一天起,他真觉得自己开始老了,在本该壮年的时间里。眼睁睁看着儿子飞到了遥远的南方,寄回来了一笔笔自己不敢想象的大额汇款。只是一年时间,家里的债务还清了,妻子脸上的笑容变多了,自己身上的重担也被慢慢挪开。这样的改变,怎能不让他欣慰又沮丧。

    最终,在老婆和儿子的鼓励下,他开始一点点笨拙的学习怎么去巴结人,怎么去跟领导们搞好关系。那些好烟好酒送出去,那些笑脸摆出去,他的生活也慢慢发生了改变,手下有了真正的学徒工,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班组,他似乎重新找回了那份属于工人的骄傲,甚至捡起扔掉了几十年的书本,准备到电大进修,好争一争车间主任的头衔。

    但是儿子的归来,就这么轻松的打破了自己的生活,让他再次陷入了混乱。他其实舍不得厂里的工作,在奋斗了二十年,终于看到曙光的现在。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今后不论是升迁还是其他,靠得都不再是自己,而是站在背后的儿子。这种失落感是难以形容的,但是自己那点小纠葛,又怎能比得上儿子的大事业……

    看着久久说不出话来的父亲,陈远鸣叹了口气,“您还是喜欢那份工作的,是吗?”

    陈建华嘴唇哆嗦了一下,“没事,我,我知道……”

    “爸,先别急着说其他。就告诉我一句话,您喜欢那份工作吗?”陈远鸣的声音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像是悲伤,又像是欣慰。

    “我……我也不知道……”陈建华的声音罕见的有些虚弱,“就是在车床上干了一辈子,除了这手艺外,什么都……哈哈,没事,也不算啥,我不过就是个普通工人,没啥……”

    陈建华说不下去了,就像丢了家里唯一大牲口的农人那样,满脸的惶恐和无措。

    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当工人并不丢脸,尤其是出色的技术工。轴承行业里尤其需要工人优秀的技术,才能造出一些我们本不具备生产能力的产品。”

    儿子的声音并不大,却让陈建华的眼中闪现出了光芒,然而紧接着的那句话,让他心头一凉。

    “但是说实话,这个厂子已经不适合呆了。”

    “我……”陈建华张了张嘴,眼中的火花黯然淡去。

    “爸,您别多想。”陈远鸣唇边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不是您的错,也不是那些技术工人的,而是这个厂子的管理出现了问题。您可能还不知道,最近几年市里出现了多少家小轴承作坊,不断有人把厂里的优秀产品偷偷拿出来,低价卖给这些作坊,赚取其间的差价,然后任凭那些小作坊用价格战挤掉我们原本的市场。这才是为什么你们日日夜夜加班加点,工资奖金却越来越少的根本原因。”

    “什么?他们怎么能这样!这,这可是国家财产啊!”陈建华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变成了愤怒,他从没想到过,厂里居然还有这种问题存在。

    “我知道,但是在大粮仓里,硕鼠什么时候都不会少。”陈远鸣轻轻叹了口气,“对于这个厂子,我暂时也想不出太好的解决办法,在这个低端廉价大于品质的时代,大型国企的经营模式只会一步步变得缺乏竞争力,而这种大船将倾的征兆,又会促使更多的硕鼠诞生,来加速它的沉沦。这是个基本无解的难题,我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咱家人不该在这个泥潭里继续打滚了。”

    这是出乎陈建华意料的答案,不是因为家里条件变化了,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有了改变,而是因为他当做家来看待的厂子发生了改变。他不是没有听到这个厂子在前进中发出的咯咯吱吱的声响,但是他从未想过,这种腐朽居然来的这么快,就在自己身边脚下。

    “那……那我该……”陈建华的脑子完全乱了,不知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一切。

    “先离开,再作打算。”陈远鸣的声音里却带上了一份让人安心的笃定,“以后轴承工业将会慢慢步入真正的高端领域,只有技术上的竞争力才是一切。只要找到合适的人,我们随时可以另起炉灶,做一个规模没有那么大,但是足够尖端的小厂。而在这样的厂子里,优秀的技术工人什么时候都是必不可少的,您、还有您那些同事,并没有走到职业的尽头。不要急,只是再等待一些时间而已。”

    这话让任何人来说,陈建华可能都不会信,但是从自家儿子嘴里说出,他却莫名产生了一种信任。看着坐在面前,高大挺拔的儿子,他心底简直说不出的复杂,自己原本没有想到的,儿子却已经为他想到了,他……

    这时,坐在一旁的王娟伸出了手,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你看,我说咱家儿子心里清楚着呢,跟那群天天只会吃吃喝喝的狗官混在一起还有个啥意思,建华,咱们都辞了吧,儿子现在这么能干,听他的不会错的。”

    “我,让我再好好想想……”

    看着坐在面前的父母,陈远鸣交叉的双手慢慢松弛了下来,心底像有一块大石落地。家就是个这么奇怪的东西,他的父亲是位真正优秀的工人,是位足够孝顺的儿子,是位十分可靠的兄长,也是位真心爱着妻子的好丈夫。唯独,他不是个称职的父亲。那些可悲的传统和过早丧父的经历,让他在教育儿子上就如同顽固的暴君,从来没有理解、也缺乏应有的尊重。

    但是不能否认,他的父亲是一个好人,有着最质朴的信念和举动,就那么板直僵硬毫不变通的活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而他身上的一些特质,也分毫不变的传到了自己身上。比如正直、比如顽固、比如责任感、比如骨子里那份属于国家子弟的骄傲……他陈远鸣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父母的言传身教,才是一起的本源。

    而现在,他拥有了财富、权利,以及能够改变很多事情的力量。是到他反哺这个家庭,解开父母身上的枷锁,让他们睁开眼睛,重新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了。他有这样的能力,不是吗?

    王娟只觉得心里舒坦极了,她怎么能看不出丈夫的松动。是啊,儿子说的太在理了,赚钱升官还是其次,他们家怎么能跟那群只会穷巴结,乱生是非的官儿们搅在一起呢。不过工作上解决了,家里这些亲戚又要怎么整呢?

    王娟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开口问道,“远鸣啊,这两天你那俩姑姑和小舅一家也上门了,咱周日开那个什么家庭会又是个什么章 程呢?”

    “哦,这个啊。其实很简单……”陈远鸣笑了笑,不紧不慢的讲解起来。

    但是随着他的话语,王娟和陈建华两人慢慢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家儿子,这……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