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47章 家族基金

第147章 家族基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晚陈建华和王娟两口子谁也没睡好,满脑子都是儿子那番“章 程”的回响,这可是谁都没想到的法子,但是越琢磨,就越觉得没有比这更包治百病的办法了,只是儿子的手笔未免也太大了,让人怎么能睡得安稳!

    第二天顶着一对黑眼圈爬起来,连王娟都罕见的没了神采,蔫不搭的收拾了一下房子,就等着亲戚们上门。结果还不到9点,第一队人马就杀到了家里,恰恰还是离得最远的陈秀玲一家子。

    “哎呦嫂子,这么早就起了啊。”似乎完全没察觉到自己来得更早,陈秀玲笑嘻嘻的一推身边的儿子,“快叫舅妈!”

    李明倒是爽快,“舅妈好,有吃的吗?起太早都没赶上吃饭!”

    能不早吗?从县城到市里最少要坐3小时大巴,这是赶的第一趟车吧。王娟还能说什么,总不能让孩子饿着,只得引着一家人到厨房里吃饭,这些天她刚刚学会怎么用冰箱,里面东西倒是不少,蒸了三碗鸡蛋羹,又热了馒头炒了菜,才算把饥荒压住了。

    陈秀玲这次的表现倒是相当不错,手脚麻利的帮着王娟摘菜、洗碗,嘴上也嘚吧嘚吧说个不停,来来回回都是夸自家儿子怎么能干,这两年家里种烟叶他出了多大力,又能吃苦耐劳什么,配上李明那副坐得笔挺的身形,还真有点像那么回事。

    但是王娟没怎么搭理小姑子的吹嘘,昨晚儿子那番话还在耳边绕呢,虽然震惊,心里却多少有了底,哪还用怕这些亲戚们的聒噪。饭刚刚吃完,陈建华就从外面回来了,昨天没睡好,今早他就出门喝羊汤去了,也算给自己提提神,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小妹一家。

    “来这么早啊,坐得第一班车?”

    “大哥回来了。”李树才笑眯眯的站起身,“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怎么能不上心呢?这不一大早玲玲就催着我们赶紧起,好歹才赶上了6点那趟车呢。”

    “呃……好,好……树才你坐。”陈建华也不知该说什么,让小妹夫坐下,又给他递了烟。

    “哟,这不是软中华嘛。”李树才也是个识货的,喜滋滋接过烟,“大哥家就是红火了啊,都是咱侄子能干,看看这烟叶,也只有南边才能产,咱们这边地里种都种不出啊……”

    现在烟叶种植也算得上李树才的本行了,直接就跟陈建华侃起大山,聊得倒也有滋有味。李明也不见外,直接打开了电视,嗑着瓜子吃着水果,看起了连续剧。陈秀玲更是拉着王娟不撒手,聊了得有一个小时,其他人才陆续开始登门。

    进门看到陈秀玲一家子有说有笑的模样,孙佳佳眉头一皱,暗地里瞪了自家丈夫一眼,都说了早点来早点来,一直折腾到现在,还没带孩子,也不知道这亲家已经来灌了多少**汤了。现在二姐夫这边发达了,还不赶紧扒上,你倒是犹豫个什么劲啊!

    不过心底怒归怒,脸上的笑容却一点不少,孙佳佳也干脆的坐在了王娟身边,跟陈秀玲呈左右夹击之势,三个女人一百只鸭子就嘚吧上了,吵得陈建华都忍不住皱了皱眉。王涛倒是不太在意妻子的小动作,乐呵呵坐到了二姐夫身边。

    “姐夫,远鸣呢?怎么没看到他人。”

    “他大早上就出门了,估计等会就回来了。不急,来,抽根烟……”虽然没睡好,但是陈建华现在脑子也慢慢清楚了,甭管耍的大不大,只要儿子有那个手腕,能对家里好,他还怕什么呢。比起王娟心中些许的不甘,他到是挺坦然的。大家长嘛,就该有大家长的派头。

    紧跟在王涛之后,陈秀丽也带着丈夫来了,她丈夫张宏远看起来一副老实模样,个头不算高,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跟陈秀丽倒也般配,由于女儿还在高二冲刺阶段,学校也没放假,就他们俩口子到了家里。接着就是王婷和刘卫国夫妻俩,几家人齐聚,把宽敞的客厅都占得满满的,大家有说有笑,看起来一派和睦。

    就这么一直聊到了大概10点过半,陈远鸣才从外面赶了回来。

    “豆豆回来了啊!”看到陈远鸣进屋,陈秀玲马上站了起来,脸上堆满笑容,“都长这么大了,快认不出啦!看来大老板就是忙,放假都不得闲呢,赶紧再找俩帮手才是正经!”

    一上午虽然没从大哥和大嫂嘴里套出今天开会的意图,但是陈秀玲还是得知了陈远鸣开的那座矿,也听说刘卫国被安排在矿上,心里别提多窝火了。看看,这大嫂还是不地道,早早就把自家亲戚安排上了,对她们姐俩倒是一副敷衍像,也不知跟大哥吹了多少枕头风呢,这次她拼了命也要给自家多挣点好处才是!

    “小姑。”陈远鸣冲她点了点头,又环视了房间一周,“大家都来了,那好,我们就开始吧。”

    谁也没料到陈远鸣会如此干脆,然而当他走进屋时,众人才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两位,都是一副西装革履模样,还带着眼镜挎着公文包,别提多严肃了。今天不是家庭会吗?怎么还能冒出陌生人,所有人心中都浮出了好大一个问号。

    在房间正中站定,陈远鸣微微一笑,“今天把所有亲戚们叫来,就是要跟大家说件重要的事情。我想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两年我在外面赚到了钱,还准备在家乡开矿,按中国的老传统,富了就要提携亲戚、造福乡里,后一条先不说,咱们今天就说说前者。”

    话一出口,不少人眼睛都亮了起来,这可比想象的要顺利多了啊!既然主动开口了,那还用得着求吗?

    陈秀玲先忍不住了,呵呵一笑站了起来,“豆豆就是个实诚人啊!对嘛,有钱了就是该帮一帮咱们这些穷亲戚,咱家的产业不也要亲戚们一起扛着才能红火嘛,多一个人总是多一分力……”

    陈远鸣眉峰一挑,“咱家的产业?不,小姑,你误会了,产业从来都是我自己的,也没想发展成家族企业。”

    什么?!听到这话,陈秀玲嘴都合不拢了,他……他刚刚不是还说得好好的吗?!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

    陈远鸣却不多做解释,直接说道,“小姑,你先坐下吧,听我慢慢讲。”

    腾地一下,陈秀玲脸涨得通红,只觉得身边扫来的目光里都含了不少看笑话的意思,但是陈远鸣的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威严,让她这个长辈都有些承受不住,只得讪讪的坐回了原位。

    笑了笑,陈远鸣拉过一张椅子,直接坐在了众人面前。“先跟各位介绍一下,我身后两位是宋经理和王律师,宋经理是豫西矿业的负责人,同时分管公司事务,算是我的左膀右臂。王律师则是君合律师所的合伙人,目前受聘成为我的私人律师。以后你们很可能会经常跟他们打交道,今天就先认个脸吧。”

    律……律师……?

    不是打官司才会找这种人吗?!不少人脸色都变了,远鸣这身家出现什么问题了?

    并没有在意众人的脸色,陈远鸣从王律师手里接过了一份文件,目光再次扫过在座所有人,“今天我要说的,可能是以前你们从未听过的东西,但是它在西方世界已经传承了一段时间,算是富豪家族行之有效的管理手段,我就给稍作更改,用在了咱们这个大家庭身上。章 程的核心只有两点,一是培育下一代人才,二是给诸位亲戚的生活提供保障。下面我来详细说。”

    朝王律师点了点头,对方飞快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叠厚厚的文件,分发到每个人手中。

    看到所有人都拿到了资料,陈远鸣继续说道,“关于培育人才,从今往后,陈家和王家的每一个后代,都将有20万的教育基金,专门用于上学。从小学到大学的所有学费、杂费,乃至住校花销的食宿费和补习班费用,都可以从这个基金里领取。如果孩子学业有成,能够以优异的成绩出国留学,那么出国的一应费用也有我全部支付。”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孙佳佳不可置信的盯着坐在面前的青年,他在说什么?每一个?!现在四家可能还只有6、7个孩子,等到以后呢?每一个都能供起吗?

    陈秀玲张口结舌了一阵,但是马上反应了过来,高声叫道,“那,那我家明明呢!”

    陈远鸣瞥了一眼坐在一边,有些心不在焉的表弟,“抱歉,小姑,这个计划的目的是为了给家族培养人才,就算是我的钱也不是水上飘来的,既然表弟已经无心学习,还是不要勉强的好。还有句话要说在前面,这个教育基金很可能会随着物价的上涨而提高上限,但是它终究只能用在教育上的,任何其他理由都无法从中挪用,如果想尽量使用它,督促你们的孩子好好学习吧。”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陈远鸣又扔下了第二颗炸弹,“关于生活保障,家族成员们的任何重大疾病也将由我出钱医治,同时从即日起,我将为在座四家开设家族账户,每一个账户里都有50万元人民币的起始金,这笔钱可以随意供你们花用。”

    如果上一条只是震惊,那么这条就是惊骇了!50万元!白给的?!

    然而震惊还不只这个,陈远鸣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们暂时不需要这么多钱,可以继续把它留在这个账户里的,这笔钱将以每年20%的利息增长,为其15年。”

    此话一出,下面嗡的一声就炸锅了,李树才结结巴巴的问道,“每……每年20%,这,这是光算本金,还是带利息一起……”

    陈远鸣笑了笑,“自然是本息合计的复利式算法。”

    什么?!顿时好多人脑子都不够使了,复利嗳!1年50万,15年又该是多少呢?!

    刚才就坐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的张宏达倒是紧张的推了一下眼镜,“就是说本金一点不动的话,15年后能拿到750万?”

    “大姑父数学很不错嘛。”陈远鸣笑了笑,“准确来说是770万,不过平常花销估计还是要用掉一些,这个数字可不容易凑到。”

    就算拿不到全部,只要在账户上剩个10几20万,15年后也变成百来万了吧?!这可是四家子啊!加上孩子的花销,他怎么能舍得!

    “觉得这是笔意外横财了吗?”陈远鸣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这笔钱的确不算个小数目,但是拿到它的最基本一条,就是家庭成员不能涉及任何作奸犯科的违法行为。我赚钱的目的是为了家里人过得更好,而非用钱养出一群蛀虫败类。这笔钱如果没有挥霍,足够两代人花销了。等到你们的儿女都走出社会,它将为他们行一大步方便,也将保障你们的生活富足。只要你们能守住本心,不去触碰那些不该碰的东西。”

    这话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震,为了让家人守住本分,就用这么的大手笔?可是,不得不说这种大棒胡萝卜的效果奇佳,那可是750万啊!!!就算作奸犯科能弄来这么大一笔钱吗?儿女的教育也不用愁,只要忍耐一年,账户里就能多出十万块的利息,十年估计就有百来万了,这可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没法想象的财富啊!

    陈秀玲只觉得牙关格格作响,突然一咬牙,她大声问道,“远鸣!那你能给孩子安排个工作吗?这么大一笔钱都给了,不过是个工作……”

    “安排工作?”陈远鸣的脸板起来了,“小姑,我开公司是为了赚钱,不是给人扶贫的,750万还没法让你满足吗?”

    陈秀玲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大姨夫都……”

    “我让大姨夫进矿山,是因为他当了15年的兵,荣立过二等功,还是战斗连的老连长,我信任他对安全方面的责任心,而非其他。同样,这句话我也告诉在座各位,只要你们的孩子能考上国内一流大学,他们就能在我麾下任意一个公司得到实习的机会,如果实习顺利,可以直接在公司任职。其他没有相应学历,又想进公司的,请走正常应聘程序,合格的会直接聘用,跟其他工人拿一样的工资。但是话说在前面,如果在应聘时报出我的名号,标准只会比常人更严格,如果有自信的话,尽可以到我的公司来应聘。”

    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让陈秀玲不由晃了两下身子,差点都没坐稳。这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啊!陈远鸣的手笔之大,让任何人评价都足够的照顾亲戚了,但是,但是真跟她想得不一样啊!!

    李树才倒是比老婆镇定多了,眼珠子转了转,他突然问道,“那如果我们想自己做些生意呢?能跟你借钱吗?你看总不能一辈子靠吃利息过活啊,万一我们也能发家致富,不是更好吗?”

    “借钱?”陈远鸣靠坐在了椅背上,“当然没问题,只要是用于经商,有着足够的计划和准备,都可以来找我借钱,我也不会收取任何利息的。但是作为风险投资,我将占有你们生意30%-50%的股份,如果生意宣布破产,我也有优先拿回这份投资的权利。至于这些股份嘛,都是一家人,我也不会为难大家,只要资金足够,都可以从我手中赎回,按市场价来计算就好。”

    这下连李树才脸色都变了,借钱还要股份这种事情从没听说过啊!我借你一百万,辛辛苦苦变成了一千万,还要倒找你三、五百万?哪有这样的事情!

    陈远鸣并没有理会他的情绪,轻轻击了两下掌,“好了,具体协议都写在你们手中的那份文件上了,里面还有不少附加条目需要遵循。这份协议是需要签字画押才能生效的,也具备真正的法律效力,每一笔资金支取都需要一定程序才能拿到,请各位仔细阅读后再来签署。当然,如果对它没兴趣的话,我也无意强求。”

    “花这么大一笔钱,我最终的目的还是希望所有家人都能一步步变好。我有这个资本,让你们所有人在起步时比别人容易几分,但是一定要牢牢记住,这份助益只是起步,如果你们自己放弃了拼搏,那么再多的钱也不过是坐吃山空。今后想要变成什么样,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说完这番话,他冲身边的王律师点头示意,“王律师,那下面就交给你了,他们有什么疑问,请尽量详尽的解释。”

    “陈董,放心好了。”王律师笑着答道,“也希望在今后我能更长久的为贵家族服务。”

    这可是句吉利话,陈远鸣笑了笑,点头称谢。接着转身走到有些呆滞的父母面前,轻声说道,“爸,妈,请跟我来。”

    走在光溜溜的大理石地板上,王娟都觉得跟踩在云朵里一样,虽然昨天听儿子说过这安排,但是实际讲出来却跟自己单独听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看看小姑子那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她都忍不住想要哈哈大笑了,这钱花得还能更恰到好处吗?!

    “远鸣啊,我还是觉得这复利是不是有些高了呢……”陈建华倒是打心底里发颤,750万真不是个小数字啊,万一人人都攒着不花,他们该怎么办呢?

    “不过是每年20%的利润,我手下任何一个公司都能轻松做到的。”陈远鸣的神情也轻松了很多,从众人的表现来看,这番做法还是很有效的,不过二老这边,还需要打一些防御针。

    走到了无人处,他转过身来,认真对父母说道,“亲戚那边的事情很好解决,但是家里这边我也需要叮嘱几句,以后我依旧会每月给你们打生活费,不过你们今后的开销可能就不只是日用了,会有亲戚朋友想要上门借款的,这个不用太担心,如果是以前对我们家有过帮助的,十倍百倍来借款都不成问题,但是借贷需要通过王律师之手,签署借款协议。我们可以救急,但是不能救穷,那只会让他们把我们家当成永无穷尽的提款机。”

    “同时你们在花销上也要留一份心,如果想投资金古玩玉器之类的东西,我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每一笔超过万元的交易,也要通过王律师联系的鉴定人,来确认这些器物的真假。我可不希望回头看你们搬一堆假货回家。”

    “怎……怎么会……”王娟有点结巴的说道,“咱家哪有人喜欢那种奢侈的玩意啊……”

    陈远鸣轻轻摇了摇头,“以后总会有人主动上门的,还是要提前留心为好。不过收藏这些也不失为保值的好方法,不用太抗拒。从今往后,将会有无数人想要通过巴结你们来获取利益,对于这些人,只要保持平常心就好,有什么搞不明白的可以去问问王律师或者小宋,把决定权交给专业人士。你们会慢慢习惯这一切的……”

    看着父母略显懵懂的表情,陈远鸣轻轻舒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家里这些事也算初步落定了。其实不论是家庭还是其他,归根结底都是“一力降十会”几字,既然有这样的能力,他又何苦做些钩心斗角的勾当呢?

    金饵已经扔下了,之后就看他们怎么选择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