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投资人生 > 第148章 下乡

第148章 下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八月的盛夏,市区气温早就攀升到了36度的高温警戒位,但是驱车一路向西,进入县区那片茂密的山林后,炎炎夏日转眼就化作凉风习习。这里是豫西最为广袤的山区,在未来将会诞生两个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七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世界地质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森林公园等等美誉接踵而至,使之成为一片令人羡艳的旅游圣地。

    然而现今,旅游业还未曾在这片土地扎根,日后的美景就成了眼前的穷山恶水。由于刚下过几场暴雨,本来就不算平坦的道路被山雨一冲,满地都是泥洼乱石,就连大切诺基这种准越野车都有些施展不开,慢吞吞的爬了1个半小时山路才抵达目的地。

    从车上走下来,陈远鸣深深吸了口气,如果说从市区到县城的公路让人还能忍受,那么从县城到山区这段土路就堪称灾难了。看来路还要继续修啊,以后加上矿车往返,不知还要多少损耗,但愿能够尽快完工吧。

    “陈董来了!快!快点走!”从前方传来了一个声音,洪亮无比,还带着股乡土味十足的口音。

    陈远鸣抬起头,只见前方快步走来了几人,最前面那位身穿的确良短袖衬衫,白底蓝条样式,看起来蛮新的,只可惜肤色太黑、身板太瘦,脑门上还歪歪斜斜搭着两撮头发,用最传统的方式掩盖着逐渐上移的发际线,让这一身正经打扮看起来有点滑稽。

    那人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到了陈远鸣身前,激动的伸出手,“啊呀!陈董您可算来了,乡亲们……啊不,工人们都等您好久了!俺就是王寨村的村支书王二旺,您叫俺小王就好了!”

    陈远鸣哑然失笑,握住了那只干瘦粗糙的大手,“王书记,前几天的大雨对工地有影响吗?我听说附近有处山体滑坡了……”

    “对工地没影响!绝对没影响!”王二旺赶紧答道,“咱这矿场都让那么多专家审过了,不怕雨水的!下雨那天施工全部都叫停了,管得严着呢!一点儿都没出问题!只是……”

    王支书黢黑的脸上露出一丝肉痛的神情,“只是咱村那几亩薄田遭了秧,这眼看都要收粮了,突然来场暴雨,今年怕是要绝收了啊……”

    可不是嘛,夏收时节最怕雨,别提是这种暴雨了。陈远鸣轻轻叹了口气,这片山林虽然有着举世无双的资源,但是对于农人而言却太过残酷。不是大旱就是大涝,山地又种不住庄稼,道路环境还十分恶劣,想要开发林业资源都很困难。导致山区周围的村镇大多数都是贫困、特困户,生活在温饱线之下。

    想了想,陈远鸣话锋一转,“这条矿区通往县城的路怕是要修了,小车根本就没法走,一上路地盘估计就不保了。回头我会跟市里商量一下,到时还需要贵村大力协助啊。”

    “那太好了!太好了!俺还要替乡亲们谢谢你啊!”王二旺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别说修路能赚好大一笔劳务费,光是路修好带来的经济效益就不容小觑,没听上面怎么宣传的吗,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这山沟沟里缺啥都不会缺树,只要路修起来了,果子、山货还怕运不出去吗?怎么算都是老大一笔呢!想到这里,王支书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这位陈董可真是他们村的财神爷啊!

    “陈董回来了。”这时远方那几人也终于走上前来,说话的正是身穿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刘卫国。

    从上个月起他就进山实地学习了,因为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跟陈远鸣的关系,在人前都以职务相称。只是他如今已经走上了安全管理的轨道,这位大外甥却还是初次到访矿山,上个月处理完家族基金那档子事,只在市里多停了几天,他就直接甩手走人了,据说外面有更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

    什么事还能比这个大矿更重要呢?在山上呆了近2个月后,刘卫国彻底搞清了这个矿山的规模,光是已探明的金属矿产储量就不下120万吨,占据了好几个山头,一期投入就有超过800名工人,还有矿山机械厂和市里的全面配合。这个矿如果能正式进入运转,哪怕就按现在的金属价格,每年销售也不能低于7、8个亿吧?更别说这还只是一期,等到二期建设完成,深加工配套设施系统化后,还不知利润能有多少呢。

    这么重要的摊子,说扔下就扔下了,让刘卫国真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不,如今县里的厂房已经开工建设,矿工培训和矿场的筹备也即将完成,马上就能投入生产了,他这个大老板又怎么可能置之度外?

    “刘队长。”陈远鸣笑着朝自家姨夫打了个招呼,“怎么样,工人的安全培训、技术操作都熟练了吧?”

    “有小半都是老豫西煤矿的工人,又采取的是新老帮扶加现场作业教学,大家都学得很快,已经可以走上工作岗位了。对了陈董,这两位就是前豫西煤矿的邓工、梁工,都是干了一辈子矿业生产的老技术了,对我们帮助非常大。”

    站在刘卫国身边的是两位老者,年龄看起来都不小了,由于满脸沧桑,有些认不出实际年龄,但是应该也不下50岁。其中被称为邓工的老者快步上前握住了陈远鸣的手。

    “唉……陈董啊,我一直都想见见您,当面跟您道声谢。三年前豫西煤矿大规模停产时,我都不知今后的生活该怎么着落。我干了37年的煤矿,最后落下的养老金还不够养活一家人,真是……多谢您能聘用我们这群老骨头啊,顾问顾问,就冲有人肯问我们一问,这辈子的余热都要发挥到咱这矿上了啊!”

    这位邓工说话的语气相当激动,也的确情真意切。要知道煤炭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采取价格保护措施,根本就是赔钱搞生产,那些90年代初退休的老一辈煤炭人可以说是待遇最不公的一群。他们没有享受到一天煤价上涨带来的福利,反而在奉献了一生后,面对食不饱腹的困境。他们积累下来的那些经验,也都成了过时的老黄历,看起来只有被淘汰一途。

    但是陈远鸣没有这么做。虽然挖掘的矿产不同,使用的工具不同,但是有些经验不是书本上能够学来的。对于坑道的了解,在安全防护上的经验,这些干了一辈子矿业的老技工们简直就是会走路的活字典,如果能用不算昂贵的价格给他的矿场挂上双保险,又何乐而不为呢。

    “邓老您言重了。”笑着拍了拍老人的手背,陈远鸣认真说道,“聘请豫西煤矿的下岗、退休职工,也是为了我的矿山能够尽快步入正轨嘛。经验这种东西,是永远不嫌多的,还要请你们好好带一带这些新兵蛋子,把他们培养成更为优秀的人才。”

    “哪里,哪里。”邓工赶紧摇头,“这钼矿对于我们也是个新行业啊,互相学习,共同提高!”

    “哈哈,这就在理了。”笑着拍了拍两位老者的肩背,陈远鸣转头问道,“宋厂长今天没来?”

    “没,今天有一批设备要抵达县里,宋厂长亲自下去查看了。”刘卫国很干脆的回答道,“要不要我打电话让他回来?”

    “不用。”陈远鸣一摆手,“我过两天就回县里了,到时候再跟他联系吧。”

    这位宋厂长也算是陈远鸣埋了许久的一颗棋子了,他名叫宋毅,是原山西炼钢厂的副厂长,当年陈远鸣还是在总裁研修班里碰到他的,也相互接触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大型国有企业干部,其实不少在能力上都是相当优秀的,毕竟需要一步步爬上高位,很多人都干过不止一个车间、一个分厂的领导岗位,能把几千几万人管理的井井有条,放到这种千把人的小厂子里,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更别提宋毅还是个接受过新式总裁教育的准EMBA人才,放在国企里发霉太可惜了,陈远鸣就毫不犹豫的把他从原厂里挖了过来,放在矿上独当一面。

    有了这层层的布局,他才敢放心离开,如今回来一看,果真不曾令人失望。

    “那……”刘卫国微一皱眉,“今天就举行一个职工大会?陈董要不要发表个演讲,也算是开工前的动员……”

    陈远鸣不由笑了出来,“刘队,这种东西还是等正式开工剪彩时让那些市领导们来吧。我其实就是过来观察一下进度,也为下一步打算做些准备。生产方面的事情,交给老宋我就很放心了。”

    这话一出,在场几人都有点发愣。听这意思,剪彩他都不准备参加了?那还来山里干啥,总不能是旅游吧?

    陈远鸣却没有在意他们疑惑的目光,只是笑了笑就向矿场走去。跟刘卫国猜测的不同,这半个月来,他还真就进行了好几桩比钼矿还要大的生意,也收到了一份出乎意料的礼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